第1065章 1105 皇甫嫣到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距离灵王传承山脉千里之外的一座灵秀山岳上,二道身影巍然而立。网W wくWく.★8√1√z

  这二道身影,一道被雾霭所笼罩,周身模糊,似融于虚空中,不分彼此,身侧更有缕缕奇异玄妙的光芒流转,却不是来自其体,而是诞生于虚空。

  这是法则之光,表示在亲近此人,如果靠近仔细聆听,还能听到天地大道音在鸣颤,在回响,这是一种极神异,极可怕的景象。

  如果被人知道,定然震惊的无以复加,因为这种程度连人仙都未必做得到,除非能达到传说中的百分百潜质灵根,才能做到。

  如果没有达到圆满灵根,就需要在人仙期时,对法则领悟达到一个极惊人的地步,才能得天地法则如此亲近。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可怕到极点的存在。

  而另一道身影,却是窈窕曼妙,盈盈娇躯挺秀丰盈,如一株动人心旌的神莲,莹白的娇躯若羊脂美玉,整个人清丽绝俗,雅洁而出尘,似来自仙界的绝代仙子,谪仙落凡尘。

  这女子眉目如画,挺翘的琼鼻,灵动中透着淡漠的美眸如纯净的黑宝石,圆柔的脸庞线条本应柔美,但在漠然的眸光与无情的神色下,却透着一股子遗世独立的刚强与英武,令她更是风姿绰约,气韵独有,恍若天成。

  此女一身雪色宫装,胸前与后背皆烙印着一株火红动人的神莲,正是冰莲宫的标志。

  此女不是皇甫嫣又是何人。

  而她身旁的神秘绝的身影,自然是她那来历惊人的师尊陈峰了。

  二人并肩而立,眺望远方天际,那中.央天宫深处。

  皇甫嫣此时心神有些不宁,思绪不知为何,有些纷乱,黛眉不时轻蹙,不知这种感觉从何而来。

  尤其是转头看向那遥远处的黑暗结界时,芳心更是轻跳不已,丝丝担忧的情绪莫名涌上心头,让她难以平静。

  不知过去多久,她再次看向黑暗结界时,忽然心头一阵刺痛,仿佛针刺刀绞,这种痛源自血脉,源自灵魂,让她心悸,二根手指头都莫名抽动了二下。

  那里到底生了什么?到底有什么在那里?为什么自己会这样?

  皇甫嫣惆怅焦急,想不通这种反应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风动了。”

  陈峰模糊无比的身影一动不动,声音缓缓传来。

  皇甫嫣陡然回过神,美眸带着一丝诧异和不解,还残留着一丝焦躁不安。

  “为师的境界,不说言出法随也差不多了,我心永恒寂静,这天地也不会有任何波动,但却有风拂过,是风动了,还是你的心动了?”

  陈峰声音很平静。

  “徒儿知错,请师尊责罚。”

  皇甫嫣螓低垂,低声道。

  “何错之有?”

  陈峰说道。

  “心不静,打搅师尊了。”

  皇甫嫣声音淡漠。

  “我心是静,你何需静?为心上人担忧,实乃人之常情,你有何错?”

  陈峰笑说道。

  “师尊……”

  皇甫嫣猛然抬头,随即又低了下去。

  “那是道衍城,正在遭受鲲鹏神宗四大准王围攻,你,不去吗?”

  陈峰转过头看着皇甫嫣。

  “徒儿不去,什么都没有师尊的事重要,徒儿要与师尊去征战斗法。”

  皇甫嫣螓轻摇道。

  “什么时候,你也只会这般说好话了?”

  陈峰轻笑,抬指一点皇甫嫣光洁饱满的额头,继续道:“去吧,为师的厮杀不是你能参与的,你的战场在这里,你的牵挂,亦在这里,虽然你从未提出过让为师解除你的记忆封印,但你和他的感情羁绊很深,这是你们无可分割的缘。”

  “为师也听过这小家伙的名号,道衍城城主,准大道仙城之下第一城,倒也不错,是个人才,此事了后,带他来见为师,为师替你把把关,若他没有成仙的希望,为师可不会留情,他不会有机会。”

  师尊即父,师尊要见他,这代表着什么,不言而喻。

  哪怕皇甫嫣心境再好,如何出尘绝俗,此刻听到最敬重的师尊如此说,也不禁霞飞双颊,透出几分羞不可抑,还有几分暗恼。

  “师尊……”

  皇甫嫣不依了,嗔怪的目光瞪着陈峰。

  虽然和叶默早就已经很亲近,这并不算什么,可惜她的记忆被封住了,没了原有的记忆,这就和第一次接触这种感觉没区别,自然羞赧难当。

  “好好好,为师不说了,你去助他一臂之力吧,为师也只是匆匆从边缘看了一眼,不知道其中战况如何,但想来他不会那么好受。”

  陈峰不再调笑自己这个傻徒儿,神色略微郑重道。

  皇甫嫣绝美的俏脸微微一变,心中愈担忧。

  “师尊保重,徒儿去了。”

  皇甫嫣得到师尊准许,不再犹豫,转过头轻轻一跃,恍若飞仙,衣袂飘飘,伴着万千绚烂光雨,转眼消失。

  陈峰如一柄仙剑屹立在大岳之巅,看着徒弟离去的身影,静默良久,突然自语道:“好像忘记问了,这道衍城主叫什么名字?似乎姓叶?倒也有缘。”

  ……

  此时,胎藏曼陀罗灭界之中。

  叶默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透胸而出的剑尖,眼中冷芒爆闪,随即看了一眼左拳上的血迹。

  同时应付三大顶尖准王,叶默也很吃力,再难有精力再应付一人,偏偏这一次并不止三大准王,还有幻王一脉。

  幻王一脉是普通王侯中颇为神秘与强大的,比不上顶尖王侯,但在普通王侯中绝对属于前列,即使顶尖王侯一脉也不敢轻易招惹这幻王一脉。

  这足以说明幻王一脉的可怕。

  孤身独对三大顶尖准王,叶默已经落了下风,而在千军一之际,却遭受了幻王一脉的袭杀,根本避无可避,闪无可闪,这是一记必杀!

  好在,叶默也不是普通的修士,肉身强大之余,也柔韧的惊人,在这样的近距离接触中,骤然难,往往能打人一个措手不及。

  幻王一脉的袭杀者就中了一招。

  他哪里会想到,叶默左拳能从左侧回转重击,好似肩头、手肘等关节的掣肘完全不存在一般,折的好像断了一样,然而,打出来的一拳却可怕无比,滔滔神力摧山断岳,将他打的重伤,脏腑全部震裂!

  也正因如此,他没能将叶默的身躯震的四分五裂,只有短剑留在叶默身上,叶默也因此救了自己一命。

  “幻王一脉准王?”

  叶默仿佛示威一般,还是左手伸到了后背上,关节折起,缓缓拔出短剑。

  “嘭嘭嘭!”

  就在短剑拔出的刹那,一道道剑气洞穿了叶默的身躯,从内而外,防不胜防。

  然而,叶默却并不当一回事,鼓荡法力,催动法术,开始治疗自身。

  “幻天雄。道衍城主好魄力。”

  袭杀叶默的是一个俊逸的男子,看上去只有三十岁左右,很年轻。

  “不拔出来还给你重新抓剑,震碎我肉身的机会?”

  叶默神色漠然,一抖手,短剑被收进储物袋。

  “即便如此,你也已经重创了,还如何应付我四人?”

  幻天雄冷笑不已,然后像是想到什么,作“恍然”状道:“难道你在期待那头妖懒力挽狂澜?说起来,妖懒的确是我神宗的心血之作,不过一直没有验证,今日倒是要看看,是妖懒厉害,还是……金乌族更强!”

  一道金光,炽盛无比,将这方天地照耀的透亮,破开了胎藏曼陀罗灭界,从天而降,落在叶默和道衍城之间,而后骤然一转,化作一颗通红泛金的圆球,其中有一头神禽仰天长鸣,通体缭绕无匹狂焰,形似乌鸦,生有三足,如皇似帝的威严盖压苍穹众生。

  见此情景,叶默心头猛沉,声音阴沉无比:“原来你们早有准备。”

  四大准王或笑,或默然,并不言语,只是眼中透出的杀机愈盛烈。

  就在这时,阿涅罗陀脸色猛地一变,转头朝灭界尽头看去。

  一道细微的冷光在微微闪烁着,光芒并不强烈,气息并不强大,但却生生不息,并迅突破了结界,极而来。

  这光芒度太快了,甚至于,比叶默还要快一分,根本不像化神修士能达到的度,下一刻还在天边,转眼便来到不远处。

  金乌族至强者张口喷出一道火焰匹练,霸烈的火,带着强盛的光,熔穿了虚空,令虚空沸腾、熔化。

  但是,这道光很神秘很诡异,至强者竟然拦之不住,被它一穿而过,转眼间来到叶默身畔。

  “嫣儿!”

  金光敛去,露出一张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容颜,叶默不禁愕然。

  “你受伤了!”

  皇甫嫣微微点头,美眸一瞥叶默胸前,目露担忧。

  “你怎么来了?”

  叶默看到皇甫嫣美目中的一丝担忧,心下一暖,随即沉下脸:“你离开,这里不是你能插手的。”

  “哼,你先恢复伤势吧,我不弱于你!”

  皇甫嫣微微扬起俏脸,神色带着一丝冷傲,浑身气息毫不掩饰地爆出来,刹那间,风云变色。

  “化神……巅峰?”

  叶默脸上满是不敢置信。

  要知道,自己去了小星空一趟,得到的机缘造化足以让人疯狂,由此,才拉开和同辈人的差距,和老牌准王比肩,没想到皇甫嫣短短时间内也达到了这般程度,怎能不令他吃惊。

  皇甫嫣也不理会他的震惊,抖手射出一道夺目的红芒,令其在叶默身旁环绕,护其周全,她则素手持着一柄如万年玄冰雕琢而成的冰系飞剑,转过身冷冷扫视四大准王。

  四大准王脸色难看无比。

  他们自诩天资潜质惊艳万古,寻常化神巅峰他们都能对付数个以上,如今不但没能斩杀妖孽无比的叶默,而今又蹿出来了一个不比叶默差的皇甫嫣,如果让叶默恢复几分伤势,此战结果如何就很难说了。

  “出手,极镇杀她!”

  阿涅罗陀神色阴沉的能滴下水来,冷声说道。

  其余三人自然应诺,他们还真不信,出了一个叶默就够逆天了,还会出一个和叶默差不多的妖孽不成,化神巅峰又如何,他们同样能轻易斩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大道主武逆乾坤官路弯弯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