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8章 1108 夺灵以饲魂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五行仙柱封天地,五行冥柱灭魂身。网Wくw W√. 8 1√z

  冰火化莲演万世,一声龙吟斩沧桑。

  此地,如恢弘仙战画卷展开,天降血雨,风暴卷天,万丈昊光普照万里。

  待光芒敛去,烟散云消,王伏、山灭、河干、天地寂,维余烽烟袅袅,青衫猎猎,宫装秀伴风舞。

  天空中,那二道身影背靠背悬立当空,一道英武,一道圣洁,恰似命定天生的眷侣,分不开,斩不断。

  道衍城上。

  苏沐清、鱼婉容、景雪烟、纪灵珊等女无不美眸大绽异彩,心有向往,羡慕不已。

  “这才是神仙眷侣啊。”

  古天方赞叹,同样有着一丝羡慕。

  修仙界当中,不能说没有真正相爱结合的修士,但并不多,尤其是生于大势力小势力的男女修士,一般而言,选择道侣很难有权力自己选择,即使有,想选也太难。

  男性修士还好一些,一般达到见色起意的程度便差不多了,女性修士就难了,更多是在交易。

  因此,像叶默和皇甫嫣这样,从弱小时候一直相守到而今这个境界,自然令人羡慕。

  “什么时候,我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道侣呢?”

  谁也不知道,澹台不破此刻竟也起了这样的心思,受到触动很大。

  他的目光不经意瞥过景雪烟、苏沐清、鱼婉容等女,暗自摇了摇头。

  按理说,这几个女子是最适合的,因为有足够的潜力成长,一直陪伴他,但他并无感觉,强行结合,只是交易。

  随后,澹台不破就熄了这样的心思。

  叶默和皇甫嫣给他的触动虽大,但像他这样心志坚定的人,倒不会因此就火急火燎找一个女子结成道侣,哪怕触动再大,也不会在心中停留太久。

  也不怪澹台不破都因此受触动。

  修仙固然是求长生,但长生注定伴随着孤独,如果能在修仙途中,再找一个能长久陪伴的仙子,自然是再好不过。

  仙途,对于很多修士来说,都不会只有长生,能有一人相依、相守、共长生,如此才是完美。

  “道衍城主,皇甫嫣……此二人终于成为我鲲鹏神宗的大患了!”

  蓝荆书不断咳血,鲜红的血液染红了一袭蓝衫,无比刺目。

  当年叶默和皇甫嫣在东海渡劫的时候,东妖古界的妖族就对这二人十分忌惮,不断派出强大妖族袭杀,鲲鹏神宗在那个时候,其实也注意到了叶默和皇甫嫣。

  只是,鲲鹏神宗自以为是太久了,哪怕叶默和皇甫嫣再如何天才,也不曾畏惧,根本不在意。

  而自那之后,想对付皇甫嫣已经没有机会,而叶默,也在飞成长,直到今日,终于成长到令人恐惧的地步。

  此二人分开还能围攻对付,二人联手,除了至强者,还有谁能对抗他们?

  “叶默,你杀不了我等。”

  阿涅罗陀肌肤是古铜中带着黑色,声音很生硬,如此说道。

  “来日方长,我没想过一战要你们的命,但也要废掉你们的保命手段,方便下次斩你们。”

  叶默微微摇头,淡淡地说道。

  此话一出,四位准王都变了脸色。

  以他们的权势与实力、地位,何曾被人如此小视过,轻描淡写的要将他们底牌废掉,方便日后斩杀,实在太狂妄,太目中无人了。

  “你当你自己是谁?”

  准幻王冷笑不迭,声音不屑,不认为叶默能将他们逼到这种地步。

  “我从未把自己当谁,只是把你们当做土鸡瓦狗……错了,你们就是土鸡瓦狗。”

  叶默神色淡淡,丝毫不将四大准王放在眼中。

  如此姿态,让四大准王怒火中烧,却又惊惧不已。

  因为他们知道……叶默和皇甫嫣联手,是必然能做到的。

  “既然他都说要把我等的保命手段废掉,不如我等主动抛出,让他们品尝一番,我神宗王级修士的手段。”

  这时,释箭王传音给其余三人说道。

  “你疯了?我等的保命手段可不像元婴期、结丹期那样,随随便便就能有一大堆,王级修士也要耗费很大精力才能制作出来的。”

  蓝荆书很不舍得。

  王级修士本就稀少,虽然相比起九州世界四族,鲲鹏神宗的王级修士多的多,但相对的,各大王系的化神修士也多的惊人,王级修士哪可能一人送一个保命手段,有一个就不错了,再多是做梦。

  “哦,那随意吧,不过,你认为,被逼出保命手段,就真的能拦住他们二人?”

  泠如晦淡淡说道。

  听到泠如晦所言,蓝荆书心尖一颤。

  此前他们就收到消息,知道皇甫嫣很可能入了北溟同盟的一个神秘人物座下修炼,现在看来,的确不假,否则无法解释其修为进境如此疯狂。

  真是如此,皇甫嫣此女必定有手段,一旦她出手挡下,而叶默出手攻伐,一时被纠缠住,还真有可能被留在此地!

  “好了,就按如晦说的那样做,如此才能保证我们四人都走掉。”

  阿涅罗陀不容置疑的声音断然道。

  “前辈,我等一走,你也快快离开吧,此战,是我们败了。”

  阿涅罗陀给那头炼虚层次金乌传音。

  “你们走就是,那头妖懒还拦不住我,只是要快,那头妖懒一直锁定着我的气机,我的危机感越来越浓烈了,再拖可能会出现意想不到的变化。”

  金乌声音很凝重,让四大准王更是心下一震。

  已经有了决断,四大准王不再犹豫,纷纷祭出各自的手段。

  轰!

  至强气息陡现,一蓬火,一支箭,一枚玉简,一根针,相继被四大准王祭出。

  与此同时,四大准王和那头至强金乌一下破开虚空,直接跨空逃遁而去。

  “哪里走!”

  叶默长啸,四道明亮柔和的月华迸而去,紧随着四道身影进入破碎的混乱空间中,几乎在同时,叶默的身影消失了。

  “好胆!”

  其中一处破碎的虚空中,传来一声怒吼,下一刻,一条手臂带着一蓬鲜血喷涌而出,夹杂着一声悲愤的惨叫。

  嗖!

  那根细小的银针倏忽而动,消失在虚空中,紧接着,另一处破碎的混乱空间中传来一声巨响,叶默的身影翻飞出来,一根普普通通的银针追杀而来。

  就在这时,皇甫嫣远山般的娥眉一挑,抖手打出一道煌煌白光。

  这白光刚一出现,就显化出一个身穿道袍,颔生长髯的老道人,这道人模样平凡,面色漠然冰冷,眸光深邃如星空,数道尘绝俗的白气在其身侧环绕如练。

  这老道人目光一扫,只是屈指一弹,四道艳艳仙光迸而出,轰向四件保命法宝。

  仿佛受到了刺激,那四件保命法宝同样显化出四尊弥天极地的巨大身影。

  然而,这四道身影刚一出现,便见到老道人身畔环绕的数道白气,顿时倒吸一口凉气,震惊失色。

  噗噗噗噗……

  四声闷响,四件保命法宝如琉璃般破碎,看起来不堪一击。

  只有亲身接触过其中一件保命银针的叶默,才知道这些保命法宝的恐怖,毫不客气地说,就是普通炼虚期强者来了,敢硬撼也要受创!

  “斩了准法王一条手臂,不算亏。”

  叶默心中自语,转过头看向皇甫嫣,淡淡一笑。

  这一下,那老道人却如见鬼一般,面色前所未有的惊骇,苍老的手指点指着叶默,整个人抖若筛糠,看了叶默半晌,又回过头看了看皇甫嫣,仿佛明白了什么,神色复杂无比,不断变幻,最终,温和一笑道:“小子,期待与你相见。”

  叶默不明所以,正想行礼,却现老道人已经消散了,目光中有他不理解的色彩。

  和皇甫嫣回到道衍城城墙上,叶默忍不住问道:“你师尊认识我?”

  “或许你和他认识的某个人很像,师尊的来头很惊人,一开始我都不敢相信。”

  皇甫嫣也很疑惑。

  “来头能有多大?难不成是仙人下凡?”

  叶默摇头失笑,他现在大势已成,寻常人物根本不需要怕。

  然而,皇甫嫣却没有再说话,只是带着一丝莫名的意味看着他,让他一时愣了下,随即心中翻起滔天骇浪。

  嫣儿的师尊是……仙人?

  叶默感觉有点晕,整个人都是木的。

  这到底什么情况,皇甫嫣的师尊竟然是仙人,是什么时候下凡的?

  果真和嫣儿说的那样,来头大的惊人啊。

  击溃了四大准王,皇甫嫣也没有离开,而是留在了道衍城,引得魔盟众圣子、圣女纷纷投以好奇的目光,不停地打量。

  苏沐清仿佛忘记了“争正宫”的事,率先和皇甫嫣交谈起来,随后其余几女也加入进来,一群女子叽叽喳喳,聊的好不畅快。

  叶默见状无言了一下,摇摇头,便操控着道衍城朝灵王府所在的山脉疾驰而去,而那十个本想浑水摸鱼的势力,损失惨重,早就在叶默和皇甫嫣大破四位准王的时候跑远了,再无人打扰道衍城掠夺灵王府。

  山脉的深处,因为有胎藏曼陀罗灭界隔绝,并未受到摧残,依旧山清水秀,灵气十足,漫山遍野都是青翠之色,引人入胜。

  深处的其中一条山脉上,群山迭起,如同一根根巨大的支柱,撑起了一座灵秀中带着无法言喻的恢弘巨城,满城青意浓烈,古树参天,无数珍禽异兽在其中造窝筑巢。

  半日后,叶默得到了一枚碧绿青翠,晶莹剔透,比上等翡翠宝玉还要美丽的宝珠,通体绽放莹莹宝光,流光溢彩,有一丝丝浓烈的生命气息涌现。

  “这是灵王一脉的王道传承法器——灵王天珠,没想到那些至强者没有将它带走。”

  计圣香目光淡然,神情始终未变。

  “王道传承法器?它有什么用?”

  叶默把玩着宝珠道。

  “依靠它,你可以领悟灵王的传承,同时这也是对敌的法器,可以将人、妖、灵、鬼,甚至法器的生命都掠夺走,夺灵以饲魂。以此壮大魂魄,强大肉身与魂魄,延长寿元,此宝充满邪性,不是凡卓绝的人物都不敢碰它。”

  计圣香依旧平淡,连看也不看这宝珠了。

  夺灵以饲魂……仅此一句,就足以证明此法宝十分妖邪。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