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9章 1129 地下世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广阔荒凉的古路上,四周昏沉,凄冷一片。√网Wくw W★.★8く1くz

  古路的正中间,是宽有上百里的神金河,无数灵材熔炼而成的金属液体滚滚奔腾涌动,每一点溅起的浪花都沉重无比,带着犀利的锋芒之气,更有穿甲之效。

  一路上计圣香和皇甫嫣度都不快,所以二个月来并未走出多远。

  途中,也有别的势力的生灵追上来,看到其中一人是皇甫嫣后便加离开了,不敢打任何主意。

  对此,皇甫嫣二人也是乐得清闲,在计圣香的指点下,这二个月来,皇甫嫣收走了不少颇有价值的法器、法宝等,没有几件是普通的,并且,还弄到了几件战争法器,一套威力不弱的飞剑,收获不可谓不丰富。

  脚下是奔腾咆哮如万山摇颤的神金河,皇甫嫣和计圣香眉眼含笑,神识不断交流着,显然在闲聊打时间。

  忽然,计圣香似察觉到什么,清丽容颜上笑意消散了些,目光朝身后无限广阔苍茫处远远望了一眼。

  “怎么了?”

  皇甫嫣见她神色有异,也回头看了一眼,却什么也没现,不禁奇怪地问道。

  “殷沐风,他也进入神藏内围了,不过他走的是神丹库古路。”

  计圣香神色复杂地道。

  皇甫嫣更奇怪了,皱眉道:“你怎么知道?你没见过他才对,怎么对他的位置知道的那么清楚?”

  “这是他自创的一种秘法,名为姻缘结,只要在一定范围内,就能察觉到对方的动态,虽然几经轮回,被磨灭的差不多了,但此次他重新归来,显然加强了此法,就是要找到我。”

  “说起来,此法也没什么特别的,你和叶默之间也有那种莫名的感应吧?此法就是加强这种感应而已,并非什么限制,只要磨灭的不是太厉害,记忆也存在,此法就能生效,因此轮回也是解不开的,只要……我记忆还在,对他的感情……还在。”计圣香神色愈复杂。

  “姻缘结?”

  皇甫嫣却是吓了一跳,不管此法有没有限制的能力,它无法被轮回直接磨灭,仅此一条,就足够惊动整个世间了。

  可为什么紫鹏皇不加以限制,控制计圣香呢?难道就不怕计圣香变心?

  想了片刻,皇甫嫣才完全理解计圣香的话。

  说白了,此法就是因为没有任何威能,仅仅是加强二个相爱的人相互之间的感应,所以才能在轮回中不灭。

  它有了威能,就会触动天地,遭到无情磨灭。

  再者,它没有任何限制作用,只要计圣香记忆还在,对紫鹏皇的感情还在,那么这种感应就一直存在,除非记忆没恢复,或是计圣香变心,这种感应才会失效,此法也会彻底磨灭消散。

  真正在轮回中无法被磨灭的,是刻骨铭心的记忆,至死不渝的感情,而非任何秘法,看似是秘法在轮回中难以磨灭,其实或许应该是秘法之力依附于灵魂深处,才这么难以磨灭!

  别的不说,想法如此天马行空,创造力如此妖孽逆天,紫鹏皇给皇甫嫣的印象已经天翻地覆。

  “紫鹏皇是个什么样的人?”

  皇甫嫣面色也复杂起来,有深深的忌惮。

  “他?”

  计圣香一对美眸变得茫然迷蒙起来,半晌才回过神,想了想,敛衽一挥,顿时光雨弥漫,在半空中凝聚出一道光影。

  这是一个高瘦的年轻人,看上去不过二十许岁,穿着一袭白蓝之色的宽袖长袍,头是高贵飘逸的紫色,直垂到腰,眉毛很细很长,如柳叶,隐藏着一丝丝锋芒。

  眼眸如星辰,非常明亮,细看之时又会感觉如星空,深邃的令人几欲陷进去,睫毛细密修长,鼻梁高挺,肌肤洁白如象牙一般,背后背负着一柄普通的带穗长剑。

  总而言之,这是一个十分美丽的男子,美的令皇甫嫣都惊叹,忍不住生出一丝妒忌。

  “他就是紫鹏皇殷沐风,鲲鹏神宗最后一位掌教,位列三帝三皇,甚至可以说,他是三帝三皇中,最惊才绝艳的人,史上最年轻的人仙期存在。”

  “他不曾开疆拓土,不曾征服一方,只平过一次乱,在接手鲲鹏神宗时,鲲鹏神宗已经是世间最顶尖的势力,因此他也没能让鲲鹏神宗更进一步。”

  “他无法与一手创建了鲲鹏神宗的鲲鹏仙帝比,也无法与血杀亿万妖族的妖帝,收服灵族的灵帝比,更无法和炼虚巅峰就征服冥界,创立鬼族部的幽神皇比,更无法和一手将鲲鹏神宗送上巅峰辉煌时代的神鲲皇比,甚至……他比不上武神,武神平定三次大乱,令鲲鹏神宗免于遭受灭顶之灾。”

  “他的功绩,是三帝三皇与武神之中最小的,按理说,应该排在最末,无论时间上还是功绩上,都是如此。”

  “但是,他的天资是最绝顶的,这一点毫无疑问,融三帝二皇传承与武神之法于一身,开创无数禁忌法术。”

  “神鲲皇曾言,三帝三皇与武神若处在同一时代,他必能力压其余六人,功绩太小,只是生错了时代。仙界的前辈也曾言,若是他没有生在末世,顺利成仙,我九州世界修士在仙界当有鲲鹏神宗之辉煌!”

  “这就是各部王侯为什么千方百计想要得到他的支持的原因,一旦成功进入仙界,他的成就将越所有人的想象。”

  计圣香缓缓说道,再一挥袖,那光影便轰然溃散成了光雨。

  皇甫嫣心中微震,美目中有忌惮、有敬佩、有叹服。

  在真古时代,三帝三皇中的任何一个所处的时代,都是极致辉煌的时代。

  神鲲皇同样如此,他没有开疆拓土,但却在幽神皇飞升仙界,鲲鹏神宗沉寂、没落无数年之后,一举将偌大的鲲鹏神宗再次送上辉煌巅峰。

  如此人物,无论文治武功,都是极其惊人之辈。

  而紫鹏皇却能得其如此夸赞,甚至对先辈不敬,敢言紫鹏皇能力压其余六人,如果是故意夸大,也绝不敢拿先辈做比较,只能说,紫鹏皇真的很恐怖,否则得不到神鲲皇这样的评价。

  还有仙界的前辈。

  虽然说不知道九州世界的修士在仙界是个什么生存状况,但绝无可能达到顶尖势力的程度就是了,而仙界前辈却说,紫鹏皇能带领九州修士,重现鲲鹏神宗在九州的辉煌,这岂不是意味着,紫鹏皇能无限接近仙尊的层次?

  这是何等的重视?

  “既然是这样,那仙界的人为什么不让他飞升?”

  皇甫嫣不解道。

  “仙界飞升之地太多了,而且都是十分重要之地,我们九州修士在仙界勉强只能算三流势力,如何能控制飞升之地?不管殷沐风资质多高,那也是以后的事,仙界的人绝不允许他一个沾染了世界破灭之气的生灵进入仙界。”

  计圣香苦笑道。

  这时,神金河忽然剧烈翻滚起来,不多时,一道身影蹿了出来,同时一个声音传来:“照你这么说,我们都是沾染世界破灭之气的生灵,即使日后能打破禁锢,进入仙界,不也一样很危险么?该如何避过仙界之人的针对呢?”

  “躲,只能躲着。仙界也是有凡人和修士的,并非全部都是仙人,我们可以隐姓埋名修炼,只能如此。”

  计圣香断然说道,随后看着叶默道:“才二个月你就出来了?我们的时间还是很多的,你不用那么着急。”

  对计圣香躲起来的说法,叶默没有多说什么,心中是嗤之以鼻的,只是说道:“已经足够了,我们下面去哪里?”

  “一个隐秘的地方,任何人都找不到的地方。”

  计圣香见叶默如此说,也不说什么,美目一亮道。

  叶默和皇甫嫣相视一眼,皆不知道计圣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看计圣香一脸神秘的样子,便压下了心中的疑惑,让她在前带路。

  一行三人度暴增了数倍,飞出不知多远后,三人的度同时骤减下来,目光凝滞地望着远方那高高的虚空。

  在离三人极远的古道上空,出现了一颗若星辰般大小的银紫之色的球体,缭绕雷弧亿万都难以计数,雷光滚滚喷薄,照亮了一方天宇。

  更奇异的是,那球体并非完全是球体,表面还有一根根尖刺,同样是银紫色,令它看起来好似一个海胆,不过那些尖刺却是不断伸缩着,透出一股诡异玄秘。

  如此大的球体,偏偏出的光不是太阳光,而是雷光,异象万千,令人震撼的无以言语。

  “这是什么?”

  叶默看到这球体,心下情不自禁涌现出激动。

  这种力量、这种力量……如果没错的话,应该是自己这阵子在一直钻研的元磁之力。

  若是可以得到这法宝,自己的阴阳万象仙雷何愁不能大成。

  “这是元磁烈阳,是一件准仙器,千万不要妄想打它的主意,它的元磁雷暴之力,能够撕裂粉碎一切。”

  计圣香看都不看叶默,就知道叶默在想些什么,当即警告道。

  “可以靠近接触感悟一下吗?”

  叶默目光炽热,不死心道。

  沉默了片刻,计圣香才勉强点头,说道:“可以,但时间最好不要过一炷香,还有,不要逼得尖刺退无可退,那样会惊动它。”

  “好。”

  叶默微微点头,提聚起一身修为,屏气凝神地缓缓靠了上去。

  还未真个接近,叶默就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恐怖力量临体,紧接着,一身法衣陡然剧烈撕扯鼓荡起来,哗啦啦作响,要粉碎掉衣衫。

  当然,叶默的肉身也被这股力量撕扯着,但是,也没的肉身太逆天了,根本撼不动。

  叶默小心翼翼地靠上前,同时催动一身法力包裹住了法衣。

  自己的肉身能轻易扛住元磁之力,可这法衣就未必了,还是提前做好防备的好,否则万一法衣被撕扯的破碎,光着身子让二个女子看了,自己可就没脸见人了。

  很快,叶默就接近了元磁烈阳,同时,元磁雷暴笼罩而来,元磁之力暴涨无数倍,即使叶默也感觉十分的不适,血液在倒流,头根根竖起,法力都开始紊乱。

  叶默不敢耽搁,连忙将手探出,按在一根尖刺上。

  入手是柔柔软软的触感,却十分冰凉,在叶默碰触的一瞬间,那尖刺似是受到天大的刺激般,一下缩了回去。

  叶默没去理会这尖刺,身躯淹没在元磁雷暴当中,开始体悟这种元磁之力,而那尖刺,则似乎有好了伤疤忘了疼的毛病,缩回去后总会再伸出来,然后碰触到叶默的手掌,忙不迭又缩了回去……

  一炷香后,叶默从元磁烈阳中出来了,和二女打了个招呼便取出虚风青莲莲座,盘坐其上,消化一番体悟所得。

  一直飞出又是极远距离后,叶默三人才来到一座雄峰下。

  雄峰高千丈,雄壮巍峨,陡峭崎岖,峰顶有一大湖,湖水清澈如镜,在边缘有一豁口,湖水奔腾冲击而下,形成一条飞流直下三千尺的银白瀑布,半空有霞光飘舞,水雾蒸腾。

  如此仙气氤氲的景象,在古道之中,着实显得诡异。

  但见计圣香十根青葱玉指穿花蝴蝶般交错,挥舞间飞出一道道绚丽流光,在半空中形成一个充满古拙沧桑之意的神秘文字,金光澎湃,旋转着轰在瀑布上。

  顿时,水花轰然飞溅,瀑布逆流而上,显露出了一个小小的洞口。

  “这是……”

  叶默和皇甫嫣不禁惊讶。

  “这是通往古道地下世界的入口,你们不是奇怪低阶些的法器、法宝都去哪了吗?都在下面藏着呢。”

  计圣香一指那瀑布掩盖下的洞口,浅笑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邪御天娇人性禁岛逆剑狂神贩妖记不灭武尊大道主天才杂役带着农场混异界重生之军火巨头

百里玺其他小说:仙府之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