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73章 三法带头、武将响应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刘行的行事风格、做事手段已为人熟知,朝堂上的大臣们虽然绝大多数都对刘行心悦臣服,却没有几个人真的会无私到拿自家的钱、心甘情愿地往国库里送。

  所谓大公无私者,多为道貌岸然。或是博名、或是博利,亦是有许多其他的目的。总之在刘行的认知世界里,大公无私者人间绝对没有、即便是仙界也罕有见之。

  见到高阶之下、大殿之上那些大臣们闻听种家兄弟要做透明官后的反应,刘行丝毫没有生气、反而神秘地望着马扩笑了笑。

  心有灵犀、早知刘行心境的马扩看到刘行那笑容,立刻转身对站在高阶下的候仲良、吕本忠投去一个眼神。

  吕本忠与候仲良眼见马扩那个眼色,二人对视一眼、候仲良先躬身一礼,大声道:“启禀太傅、宗二郎来时于我二人所讲颇有道理。他言说、既为法权独立官,应当先做到无私不惹非议、不给人以任何构陷之机,才可做到奉公廉政、不阿不惧。”

  候仲良的话至一般突然停,吕本忠随即接上话端、也是躬身鞠礼间朗声道:“欲做到如此,唯有洁身自好的同时做一透明之官。故而我与候总检察长、与我两院四品以上所有官佐皆愿效仿宗二郎、做一透明之官。”

  吕、候二人初登大殿即做出此举,竟是紧随于宗欣之后要做透明之官的话一从他二人口中说出来,登即引来大殿群臣齐齐侧目和又一阵低声窃语声。

  吕本忠、候仲良为何也要紧随于宗欣之后来做这样一个举动呢?或是博名、或是博利,那是刘行用名与利作为条件,今日清晨将二人秘密召入府中与之交换而来的。

  最高**院、最高检察院是两个怎样的衙司,本身就在两个衙司中做了各有二年的吕、候自然清楚。

  法权行使者的名、名垂千古是信手拈来之事,首先这名利之中的名、只要他俩愿意效法宗欣就能得到。

  利呢?坐上两院主官的位置上以后,既为执法者、自然不可能通过一些违法手段去谋取私利,那他们的利又从何来、刘行又如何给予保证的呢?

  刘行的做法简单、直接,虽为内阁同知或参知衔为主官衔,只能算是从一品和正二品之职。但凡为两院一署之人,俸禄之外全部另有三成“保廉补”。

  亦就是说、本来候仲良与吕本忠的俸禄是二百七十元外加一百八十斛的粮补,可是因其为两院之官,另外还可以每个月多领到八十一块的“保廉补”。一个月下来,实际上他们两个的合法月收入也就达到了三百五十一块龙元。

  三百五十一块龙元的概念是什么呢?等于说他们在单一职务上得到的收入,已经超过了马扩内阁副首相正一品的三百块。

  位高权重、收入又比内阁副首相一年下来还多出六百多块,六百多块足以在京郊承租下四十亩良田七十年之用了。

  如此大名与利的交换条件,吕本忠、候仲良自然不会再多多想,当然会积极响应、紧随宗欣的脚步来做“透明之官”了……

  这些事情他二人心中清楚,可是朝堂之上其他的大臣们却并不知内情。所以在他二人紧随宗欣说出要做“透明之官”的话以后,几乎所有的人都大惊失色、大为不解。

  就在那些大臣们不解私议声中,宗欣上前一步。

  拱手对向御阶、宗欣朗声说道:“启禀太傅,昨日我与兄长私信相通,已决定自此后我兄弟二人非您许可绝不再行家书相通事。我兄长与我商议之后愿以家中半数之资认购新一期的国库之债,且自此之后我兄弟二人所入三成皆请度支部代换为国债,以此来表我兄弟二人对朝廷的忠诚、亦为便于接受各有司监管我兄弟二人之财资。”

  “哄……”

  宗欣此言一出,大殿之上更是嘈声雷动。

  半数家财换做国债、以后收入的三成全部自动换成国债。

  宗欣这是疯了、还是傻了?所有的大臣都万分不解,因为在他们的心目中、真金白银在手上那才是钱,钱在自己手上才是自己的钱。哪有人家没要求、自己先站出来把钱往国库里送的呢?

  “我也愿效法宗署长,将自家半数之财购为国债、且日后所入三成请度支部代转为国债。”

  “我亦如此,家财半数认购为国债、收入三成日后自请度支转为国债。”

  就在众大臣惊诧中嘈杂地议论纷纷声变得越来越大,有人指责宗欣这是标榜自己、逼着别人跟他一起把钱变成国债,有人说宗家兄弟俩这是败家之举、宗帅未死他俩便要败掉其家中半数的财资时。候仲良、吕本忠用两声响亮的追随之语,再次震惊了满朝文武。

  “有国才有家,无国何来家?大国家富足,小家族才能充盈。”

  在大臣们一阵震惊后,有人开始指着两院一署主官骂出辱没之词时,武将朝班中一人闪身而出开口先以此话制止出那些人的谩骂。

  众大臣侧目一看、挺身站出来的是谁呀?不是别人,正是副总参军使、皇家部队总部参军部总监岳飞。

  岳飞的战功卓著、文武全才,那是满朝无人不知。即便是诸如杨时、朱震那种书香世家、名儒传人,也对于岳飞的文武全才一直是敬重万分的。

  如今他挺身而出、说出这样一番话来,顿时便让大殿之上短暂地恢复一了宁静。

  就在大殿上突然变得鸦雀无声时,岳飞走到御阶下、右手按向左胸。

  行过一个军礼后,他朗声道:“飞愿效法三法,自报家财接受监管、做一‘透明之将’。并愿将家财七成换做国债,以资我大宋四方军用。今后所得之一半,也肯定太傅、副首相准许,请兵部代换位兵事国债。”

  “我等愿追随岳总使做一‘透明之将’,七成家财以换国债、今后所得半数换为兵事国债。”

  岳飞话音才一落,武将朝班之中的翟兴、辛兴宗、雷震和近卫十军的都统制们也一起上前,齐齐立于御阶下、发出了整齐划一的附和声。(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金枝宫孽

禁区中的幽灵其他小说:西北之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