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进山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白崖让张鑫做得事情很有难度,但年轻的猎户还是接下了这个任务。他既是为了乡亲父老,也是为了蒙崇这个打小一起长大的兄弟。

  对比起蒙崇,张鑫要比他成熟得多。他知道蒙崇再错过机会,可能真要终老此地了,毕竟十七岁也不算小了,再拖几年就耽误掉了。

  白崖目送张鑫离开,回头朝木屋走去,他还要找老猎户交个底,剩下的事情就要这位老人家配合了。

  “公子现在就要去雉城?不等那两位仙长过来吗?”老猎户听白崖说完,顿时一脸惊讶,有些不明所以。

  “那两人不是老丈和蒙崇以为的仙长,她们都可以算是某的师妹!”白崖大言不惭地说道。

  孟甜其实是他的师姐,马颖则只是青城门徒,这师兄师妹的关系也就仅限于口头。

  “公子的师妹?”老猎户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问道,“女子?她们能对付水贼吗?”

  “英雌赛英雄!老丈宽心,某这两位师妹的功夫,一个比我强,另一个跟我差不多。蒙崇这样的,她们一只手就可以拎一个!”白崖面不改色地吹道。

  “哦……”老猎户想起蒙崇两米多的魁梧身材,再联想一下某个女子像拎小鸡似的,一手拎一个蒙崇,那画面让他觉得有点头晕。

  虽然不太相信白崖说的,但总算对来人的武力有了点概念。

  白崖其实还真没说谎,马颖的功夫肯定比不上他,但也达到了气境最后一层融意于气的入微境界,确实比蒙崇厉害。

  至于孟甜就不用说了,正儿八经的意境。只不过,不是意境武者,她学的是符阵之道,属于玄道。非要给个名称的话,可以叫意境玄者!

  正面打架,孟甜是肯定不行的。可要是给她时间和充足的符阵材料,等她布下符阵,那就是宁清真人来了,也能挡一两个照面。

  这丫头可是被麻姑观派到华山论剑的符阵天才,没两下子能入选吗?

  “可要是公子的两位师妹有个闪失……”老猎户比较传统,对于丫头当家有本能的抗拒,支吾着说道。

  “所以才要老丈帮忙啊!”

  白崖的瘫脸笑得跟狐狸似的,他越来越发现这事情开始有意思了。起码眼前这位老人家嘴角一抽一抽的尴尬表情,就让他感觉很有趣。

  ……

  三日后,雉城,心悦客栈。

  白崖坐在客栈大堂里,心不在焉地吃喝着,眼神时不时飘向外面的街道。

  “来了!”忽然间,他眼睛一亮,从街道尽头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蒙家老丈,辛苦了,来来,快坐下!”

  等两人走到近前,白崖连忙站起身,笑着扶其中一个坐下,正是老当益壮的蒙老猎户,至于另一人却是戴着斗笠和面纱的铜尸白彤。

  “事情如何了?”

  白崖笑得很开心,他其实不用再问。看见白彤在,而另外两个丫头不在,他就知道事情进行得很顺利。

  “唉,白家后生,老头子今年快七十了,还没被人这么折腾过。”老猎户苦笑着叹了口气,“若不是为了村寨里的那帮乡亲,这张老脸真是没法见人了,居然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跟人合伙哄骗两个女娃娃!”

  白崖听得一僵,有点尴尬地摸了摸鼻子,神情却不以为然,心说我可没让你演得涕泪直下,那是你自己即兴演出好吗?

  “她俩相信啦?”

  “你说得没错,本来那个小不点是不太相信张鑫的,来了村里就一直在追问你的下落。不过,等老头子和张家老婶子一起上阵,她就顶不住了。”

  老猎户自得地摸了摸胡子,“现在就她喊得最大声,整天嚷嚷着要除暴安良、剿灭水贼!”

  白崖一阵鄙视,心道还说我折腾你,你自己不是也玩得挺嗨吗!

  “那……蒙崇没露馅吧?”

  “没呢,张家老婶子当心他说漏嘴,干脆让他搬到张村去了。还临时给他改了姓,现在他叫张崇,是张鑫的亲大哥了!”老猎户面无表情地说道。

  “白家后生,老头子这下连孙子可都赔上去了!”

  “哈哈哈!”白崖拍着酒桌,终于忍不住大笑。

  他早知道会这样,感觉自己当初就不该费什么脑细胞,请这位张家老婶子安排就行了。坑蒙拐骗这种事情,果然是三姑六婆更在行,张家老婶子就是那一片村寨的卦姑!

  白崖这个计划其实是很不靠谱的,纯粹是把孟甜和马颖当三岁稚童。

  只不过,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计划再不靠谱,只要演员得力,全部都不是问题!

  白崖自己先闪是计划成功的前提条件,他那张瘫脸虽然看不出表情,可有他在场,两女就有依赖心理,绝对不会把猎户山民的困境当成自己的责任,反正有白崖在,不是吗?

  因此,他必须先走,将自己只当成一个过客。在计划当中,他跟老猎户、蒙崇等人毫无关系,只是出钱请他们送个信而已。

  信里的内容无关紧要,只是说白崖正在西鄂城逗留,马上就要进尧山,请她们赶紧过来汇合。

  然后,从宛城到西鄂这一路,就要靠张鑫的演技了。他必须隐晦地透露出村寨受水贼压迫,快要民不聊生的状况,反正是怎么可怜,就怎么说。

  当然,不是这么一说就行了。

  这一套对马颖有效,对孟甜就不一定有效,所以只是先给她们打个底。到西鄂之后,还要趁热打铁,这就要靠老猎户的演技了。

  白崖本只想让老猎户发动一下猎户村民,让他们去求两女。没想到张家老婶子,也就是张鑫的奶奶特靠谱,一个人就把两个丫头片子给搞定了。

  如果说张鑫是碟小菜,那么老猎户和张家老婶子就是大餐了。

  面对年轻的张鑫,孟甜能顶住,可面对一大把年纪的蒙老猎户,以及影后级别的张家老婶子,小丫头要还是能顶住,那白崖就认栽!

  事实证明,孟甜就算是条小狐狸,可依然逃不出猎人的手掌心。或者说她即使看破了这场戏,同样还是动了恻隐之心,毕竟村寨受水贼的祸害是真的。

  总而言之,两位老人家的套路太深,孟甜还是年轻,终于陷了进去!

  淯水的水贼行期不定,所以孟甜和马颖暂时就被拴在了西鄂,而且以那片村寨的情况,她们要出手救人,不是杀几个水贼就行,必须要连窝端。

  因此,这件事想要妥善解决,说不准就要跟水贼们斗智斗勇好几个回合。甚至于这个时间在华山论剑之前,都算挺紧张的,反正是没工夫搭理白崖了。

  不过,白崖却必须要时刻关注她们,不能让两女真出事情,所以他只能在雉城的这间心悦客栈设下一个通讯点,让老猎户和他随时保持联系。

  雉城和西鄂不过万里之遥,一个传送就找到人了,这样就算是稳妥了。

  况且,孟甜和马颖处理水贼一事,不仅是让她们增加江湖经验,而且也是有好处的。

  最起码等她们看见蒙崇的战力,只要眼睛不瞎的话,应该就会鼓动其去青城应试。那样等蒙崇入门,两女也有一笔功德到手了。

  想到这里,白崖不禁有点得意,起身取走铜尸身上的芥子袋,以及两女托老猎户送来的一封信。

  只是等他看完信,就不由黑了脸。

  白崖放了她们两次鸽子,信里自然不会有好话,就差指着他的鼻子,骂他负心汉了。

  幸好无论是马颖,还是孟甜,此时还没将西鄂的事情联系上他。估计两女就算已经有了怀疑,但没有真凭实据,还是觉得他不会这么没节操。

  毕竟宁清真人可说过白崖是血面侠和桑面聂政,在两女看来,西鄂城猎户山民遇到的这种事情,不正好就是他行侠仗义的范畴吗?

  说不定两女还憋着一口气,想等解决完事情,再过来讽刺他两句呢!

  或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两女虽然让老猎户带信给他,却没有说起那边的事情,只是说要等一段时间再来汇合。

  同时,将白崖的芥子袋交给铜尸带来,算是单方面归还了抵押品。

  “老丈辛苦了!”白崖将信烧掉,谨慎地跟老猎户说道,“记得若有急事,就马上来此处联系。某已经特意嘱咐过店家,他们平时要送食物进山,所以除非出现特殊情况,否则都会知道某在尧山何处!”

  “嗯,老头子记住了!”老猎户郑重地点了点头。

  安排完两女的事情,白崖只觉浑身轻松,又付了一笔重金给心悦客栈的掌柜,让他重述了一遍承诺,这才出城朝北面的尧山进发。

  白崖这三日来,在雉城打听过尧山的一些情况,让他意外的事情是尧山没有仙武宗门的驻地。

  道家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其中三十六小洞天仅指洞窟,已经包含在了十大洞天和七十二福地当中。

  比如:青城就是第五大洞天,而麻姑洞则是青城大洞天里的小洞天。又比如:庐山是七十二福地之一,庐山洞又是三十六小洞天的其中一个。

  本来嘛,尧山绵延千里,有个仙武宗门也不奇怪,可问题在于尧山,包括万里伏牛山都不是洞天福地,甚至连个著名的道观、寺庙都没有。

  风景秀丽归风景秀丽,偏偏这里的天地元气并不算浓厚,甚至还不如某些平原地带,所以这片山脉成为了罕见的修者荒野。

  这倒是也方便了白崖观摩虎意,否则在人家的地盘上晃来晃去,总归不是一件令人愉快的事情。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