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6章 域外战场20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血杀至尊和血刃至尊看得目呲欲裂,对于胖瘦至尊之间的感情,没有人比他们两个更加清楚了。∈♀頂點小說,

  一胖一瘦,虽然一直拌嘴,甚至互相攻击,但是,他们是愿意为了对方去死。

  可是,这两个可爱的家伙,都受了极重的伤,还在嘴硬。

  血杀和血刃正试图恢复力量,想办法冲杀出去,突然,胖瘦至尊一起催动最后残余的神力,把他们两个送了出去。

  血杀和血刃一起被送出去上千里。

  金沐尘看着这一幕,“胖子瘦子,你们以为你们两个这么做有用吗?他们逃不掉的。”

  他朝着身边的三个至尊一道神念传递过去,这三个至尊瞬息之间就追击了上去。

  胖瘦至尊脸上却露出了狡黠的笑容,让金沐尘突然有一种十分不好的感觉,这是一种从内心深处燃起的恐惧,让他感到震颤。

  “放开本尊,你们两个该死额家伙,快给我放开。”金沐尘看着胖瘦至尊身上燃起来的力量,眼中露出惊骇的表情。

  他手中的至尊圣兵疯狂的在两个人身上开始乱刺,胖瘦至尊被刺的全身都在冒血,可是他们还在哈哈大笑。

  下一刻。

  “嘭!”

  一声巨响。

  胖瘦至尊竟然抓着金沐尘自爆了。

  两大至尊自爆的力量,直接波及千里范围之内。

  整个虚空都在颤抖,那三大至尊刚刚飞出去抓血杀和血刃,他们也在爆炸范围之内。

  “噗噗噗!”

  两大至尊舍命自爆,这三个至尊全部从口中吐出一口血,瞬息之间就受了伤,他们脸色苍白,身体忍不住颤抖了一下。

  三大至尊顾不上血刃和血杀,朝着爆炸中心急速飞去,寻找金沐尘。

  “金师兄……”

  有个至尊率先看到了金沐尘,刚刚冲上去,却被金沐尘怒吼道:“老子身上有玄天战甲,他们自爆想杀死我,做什么春秋大梦,你们三个快去给我把血杀和血刃抓住,千万不要让他们跑了。”

  这一次自爆他身居最中心位置,虽然身上有宗门最强防御的玄天战甲,但是,也受伤不轻,身上经脉和骨头断裂无数,受了极重的内伤。

  但是这些伤不足以致命,可是,违反星月坡盟约,到时候会成为各大宗门讨伐的对象,人人得而诛之,到时候,就算是玄天宗也护不住他。

  三大至尊应声前去追杀血杀和血刃两大至尊,就在这时候,金沐尘却突然感觉身后有人,他急忙回头看过去,不由得目瞪口呆,和血杀他们一起的那个小子不知道何时站在他身后。

  他竟然浑然没有发现。

  “是你?”

  金沐尘冷笑一声,“本尊还以为你死了呢,你既然没事,就快点离开这里吧,我们玄天宗办事,小心误伤。”

  他记得眼前这个天君境的小子,是符皇座下虎贲卫,而且,还是血武堂信任血龙使。

  单单这两个身份,金沐尘就没有理由放他走,今天必须灭口。

  不过他要等对方转身的那一刻,发动偷袭,达到十成把握让对方死掉。

  他话说的客气,甚至,境界上完全压制眼前这小子,可是,陈楠却是嘿嘿一笑,开口道:“金沐尘,你违反星月坡盟约,要是放我离开,那你肯定是脑袋被门夹了!”

  金沐尘大怒,他就算刚刚被胖瘦至尊自爆,受了重伤,可是,也容不得一个天君这样冒犯,瞬息之间,他从原地消失。

  下一秒钟,金沐尘出现在陈楠身上,手掌一动直接朝他的后心抓了过去。

  他要瞬间穿透陈楠身体,把他的心脏捏爆,然后再灭杀他的神魂。

  可是,他一抓却发现,原地竟然只是个残影。

  一个天君的速度,竟然比至尊还快,可怕的要命,他甚至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感觉脑袋一剧烈的疼痛。

  然后一种非常难受的气息,瞬息之间窜入他的脑海之中。

  陈楠拿着血龙令,脸上带着冷笑看着金沐尘,“金沐尘,这名字给你还真的是可惜了,我看你以后还是叫金沐猴吧,不是有个词叫沐猴而冠么,正适合你这种货色。”

  金沐尘气的吐血,他竟然被一个无敌天君如此嘲讽,瞬息之间,他手持至尊圣兵,发动神通朝着陈楠再次攻击过来。

  “找死!”

  他手中的至尊圣兵眼看要碰到陈楠的时候,陈楠嘿嘿一笑,手肘抬起来,金沐尘的至尊圣兵攻击落在陈楠的手肘护甲上。

  陈楠闷哼一声,被击飞了出去。

  金沐尘看到此景,哈哈大笑,就在这时候,在他身后昊天塔出现,瞬息之间朝他身上罩来。

  “什么?”

  金沐尘临被罩进去的瞬息喊出来两个字,下一刻,他已经困在了昊天塔之中。

  陈楠飞回来,收了昊天塔,目光之中闪过一道怒气。

  他能力有限,本来想趁着这个机会把玄天宗的至尊一一击杀,可是,胖瘦至尊终究还是没等到他出现,就选择了最惨烈的处理方式。

  自爆!

  “金沐尘,你还是不要挣扎了,这塔你是出不来的,那个绿衣服的家伙已经尝试过了,最后被老子打的灰飞烟灭,你要是想死的快点,就继续,放心,我不会留手的。”

  陈楠冷剩下笑道。

  “你是谁?就算是符皇座下虎贲卫手中也绝对不会有这种至宝。”

  金沐尘被困在昊天塔之中,无数道攻击都被昊天塔化解,一口血喷出,眼中闪烁着不甘的目光。

  “我是谁,等你死的时候,我会告诉你的。”陈楠轻轻一笑,收了昊天塔朝血杀和血刃身边飞了过去。

  胖瘦至尊死了,血杀和血刃不能再死。

  就算他们是天人族,和人族是世仇,凭他们的一腔热血,也不应该不明不白的死在这里。

  “金沐尘和那个绿毛已经被本座杀了,你们三个狗腿子,还留在这里,莫非是在等死?”

  陈楠手中血龙令牌一指三大至尊:“本座血武堂血龙使,不想死的立刻离去。”

  这三大至尊眼中闪过一道诧异之色,瞬息之间,其中一个至尊眼中闪过一道狠辣之色,朝着陈楠攻击过来。

  “本尊不相信你一个天君境的能杀死我玄天宗两大高手,何况我们违反星月坡盟约,就算离开,消息泄露出去也是死!”

  这至尊一开口,其他两个至尊眼中也是闪烁着疯狂的神色。

  陈楠却是暗暗叫苦,奶奶个熊,老子今天可不想拼命,在血杀和血刃面前,昊天塔不宜露面,这特么可怎么打?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