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西北民变(四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四更求推荐求收藏,求月票!

  第二百四十七章:西北民变

  陕西,汉中府,宁羌州。

  西北流民军又起。辽军破边入寇京师城导致形式骤然紧张。宋宇仁勤王诏书四出,西北地区又是除了辽东之外,军力最强的地区。这个地区的驻军自然是勤王军的重中之重。

  陕西,凉州等地的军队调走之后导致了陕西和凉州等地的兵力空虚。原本偃旗息鼓,被平定的流寇见官军外调,在一起掀起了起义造反的风暴。

  西北民变又起,是辽军入寇引起了一串连锁反应。

  西北的民变再度冲击着这个风雨飘摇的帝国。

  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西北巨寇陆天浩在失败之后带着残存的几十骑残兵再度出山。

  几十骑残兵,加上王将支援的陆天浩的一些粮草军器,这就是陆天浩东山再起的所有的资本。

  陆天浩不愧是陕西的惯匪,到底有着和赵军几十年的作战经验。这一点是陆天浩相比其他流寇的优势。陆天浩还有一个优势变身名声响亮,在陕西,除了巩昌府是秦军的老巢,彭族在巩昌府势力庞大,流民军难以攻入和渗透之外。在陕西其余的府,陆天浩的影响力很大,说是一呼百应也毫不夸张。

  陆天浩起事才刚刚不到十天,第一天人马就扩充到了千人之数,能在一天之内扩充出这么多的人马说明陆天浩在汉中府的影响力不是盖的。

  到了第三天,陆天浩的人马跟滚雪球一般越滚越大,达到了恐怖的四千人,就在第三天吗,陆天浩攻克了这次起事以来的第一座小县城。

  而到了第十天,陆天浩就攻打下了这次起事的第一座大城:宁羌州。而此时陆天浩拥有的军队人数竟然近万,这是一个何等恐怖的数字!十天军队人数从几十骑到近万,是外人难以想象的。只有流民军能够做到这一点。

  这一次的起事很顺利,至少来说比以前要轻松的多,一路上攻打城池很轻松,基本上没有遇到官军像样的抵抗。

  陆天浩自然很清楚这是因为官军的主力全部奔向京师城勤王的缘故,不然,他这一路攻城夺地下来不可能会这么轻松。

  陆天浩现在倒是有些感谢辽军,没有辽军陆天浩在这次失败之后不知道又要熬到多久才能再次出山。

  宁羌州城内,流民军攻入宁羌州之后开始对宁羌州进行劫掠,金银珠宝、粮食、布匹等等只要有用的,能够拿得走的东西都是流民军要劫掠的目标。

  虽说宁羌州这座城池已经被流民军几度攻陷,官军又几度收复,每一次的城池易手,宁羌州都会遭受一次洗劫。经过这么多次洗劫,宁羌州已经没剩下什么油水,没有多少值得劫掠的东西。

  不过这并不影响流民军的疯狂。流民军在宁羌州城内发泄着他们的兽性。

  几个流民追着一个上身衣裳被撕开,半露出亵衣的女子。女子一边在冷风中奔跑一边无助地哭泣。身后追逐他的几个流民军半裸着身体淫笑着跟在那女子身后。

  很快,一个流民军追上了那名女子,扯着那女子的头发粗暴地扯下女子身上最后一层遮羞的衣衫。诱人的**暴露无遗,流民军急不可耐,褪下自己裤子对准那女子的(蓬)缝处狠狠撞去。看着女子在自己的体下呻吟挣扎,而有不能挣脱,那流民军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那流民还没有完事,他的同伴们也同样的急不可耐,褪去了自己的裤子,在一旁催促正在办事儿的流民军赶紧完事。

  “军爷,这是俺家的存粮,俺们全家就靠这些粮食熬过这个年节,军爷行行好把粮食还给我们吧。”大街的另一头,一个七旬老汉抱着一个正在洗劫的流民军大腿苦苦哀求。

  那名流民军手上抱着一袋粮食,见老汉紧抱着的他大腿不放,厉骂道:“老不死的东西,放开老子,你的粮食充公了,收归天王大军所有,识相的赶紧松开老子,否则老子跟你不客气!”

  那名抢劫的流民军丝毫不为所动,反而恶语威胁那名老汉。

  流民军每一次过境都想飞蝗一般,对这个地区进行没有底线的洗劫。西北民变多年,民变愈演愈烈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便是,流民起义对当地具有很大的破坏性,流民军只知道抢掠而不知建设,因此流民军所过之处,如同飞蝗过境,一颗稻子都没有留下。

  流民军这种只知道破坏不知道建设的结果就是西北地区越来越穷,灾荒越来越严重,更多的人没有粮食吃。着导致了更多人起义,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宁羌州经过流民军的多次洗劫,剩下的东西不多,宁羌州城内的百姓无论是富户还是一般居民都过着紧巴巴的日子,存粮极为有限。这个流民军手里的那袋粮食就是这个老汉一家过冬的救命粮草。

  没有这袋粮食,老汉一家就熬不过这个冬天,老汉死死抱着那流民军的大腿不放,希望流民军能够网开一面,给他留下这袋子的存量。

  流民军见老汉还不松手,怒气上涌,狠狠抬起脚,一脚踹开了老汉。那老汉年过七旬,怎禁得起这流民军狠力一踹,老汉猝不及防,一脑袋撞在墙边,灰白色的墙面上陡然现出一朵鲜红色的血花,斑斑点点。

  “爷爷,爷爷。”

  老汉撞在墙上,屋内跑出来两个七八岁的孩童,或许是老汉的孙子,是老汉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老汉冒死想要留下那袋米粮,也是为了他的这两个孙子能够熬过这个冬天。

  两个孩童拼命地摇着老汉,希望老汉能够醒来。遗憾的是任凭两个孩童如何摇晃,老汉仍旧是没有动静。老汉已经死了。

  一个孩童眼睛中夹杂着泪水,透过泪幕,眼睛深处藏着的是仇恨。

  那孩童冲上前,抓住那名流民军的胳膊张开嘴,狠狠咬了下去,另一个年纪稍小的孩童见状也扑了上去,死死咬住那流民军的胳膊。

  流民军疼痛难忍,撇下手中的粮袋。骂道:“小王八蛋,他娘的敢咬老子!”

  说罢流民军抽出腰刀向那两个孩童无情地挥劈而去。

  地上,粮袋中散落出来的米粮沾染了新鲜的血水。

  那名流民军若无其事的一般,收刀回鞘,抱起粮袋,扬长而去。

  陆天浩对流民军粗暴的行为不以为意,一旁的叶问砍看了直皱眉头。

  陆天浩的流民军,乃至西北所有的流民军以义军自诩。可有哪一支军队干的是义军该干的事情?眼前流民军的所谓哪里是义军应该做的!这更像是强盗,比官兵还不如!

  “天王!”叶问实在看不下去了,叫陆天浩道。

  “先生有何指教。”陆天浩目光从街道上收回落在叶问身上。

  这是陆天浩这次起兵以来打下的第一座大城,陆天浩好不得意,很有成就感。

  “还请天王约束将士们的行为!”叶问说出了一句大煞风景的话,“这他娘的哪里还是义军,分明是强盗!强盗所为!”

  叶问毫无遮拦地明言义军是强盗,引起了陆天浩在内的义军不快。听到叶问说话地人都皱着眉头,只是碍于叶问是军师的身份,连天王陆浩天都敬叶问三分,他们也不便发作。

  只是看着陆浩天,看陆浩天会死什么态度。

  叶问对流民军的很多行为不满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以前叶问都憋在心里,强忍着没有说出来。只是这一次,叶问终于忍无可忍。无法再忍受流民军,所谓义军的暴行。

  “将士们憋了这么久,发泄发泄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大家都是干脑袋拴在裤腰带上的勾当,有今天没明天。还望先生体谅则个。”陆天浩陪笑道,陆天浩也是泥腿子出身,最初也是从流民军的大头兵干起,陆天浩太了解这些流民军了。他知道这些流民军是怎么想的。

  “是啊,是啊。”陆天浩身边的流民军首领纷纷附和道,“就是这个理儿,天王说的极是!极是!”

  陆天浩的话,说到了他们心坎里去了。到底是天王,能够理解体谅兄弟们。

  “天王可知百姓们是如何称呼我们义军的吗?!”叶问言辞激烈。

  “怎么称呼啊?”陆天浩问道。

  “蝗虫!”叶问心口起伏,犹自愤愤不平,“天王是农民出身,蝗虫是何物,应该不用我这个五谷不分,四体不勤的书生解释吧!”

  陆天浩是农民出身,蝗虫是什么东西陆天浩当然知道。

  当农民的时候陆天浩最痛恨的生物就是蝗虫,而如今他和他的军队也被视作他曾经最讨厌的生物,陆天浩很不是滋味。

  “放他娘的的狗屁,鸟!”一个流民军首领骂道,“呸什么玩意儿,俺们是义军,谁他娘的是蝗虫。”

  几个流民军首领骂骂咧咧,陆天浩在一旁沉默不语,低着头,似乎在想着什么。

  叶问凑到陆天浩旁边,语气缓和了下来,对陆天浩说道:“天王起兵反抗暴赵已经有二十多年,大起大落的日子,我想天王现在应该是不会喜欢了吧,义军也时候需要一个稳固的根基之地同赵朝廷抗衡,而不是还是像无根的浮萍一样没有着落。”(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网游之诡影盗贼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桃运狂医开艘航母去抗日我为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