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传承论(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谢俊平把矛盾焦点又揽回到自己身上,不过在他看来,也许这是救了朱律师一条命。想到这里,便颇有一些居高临下的优越感:

  “朱律师,你要说现在秩序俱乐部继续运作,招收新人,就是折损资源,这我可就不认了。我们学生会都是吃猪食的?胡三,秩序俱乐部招收新人资格,是新学期刚恢复的吧?”

  胡华英正被突然激化的矛盾弄得有点儿晕,谢俊平已经扯他下水,还好多年的盟友也不是白干的,当即点头:

  “9月1号恢复的。”

  谢俊平明知这是执行程序上的滞后表现,却是当作证据,一把甩在朱律师脸上:

  “也许朱律师对学校内部情况不了解,那我不妨告知一下。秩序俱乐部这几年确实作死,除了去年财务问题之外,93年也出了实验事故,被取消了招收会员资格。

  “可就是这个资格,在今年9月1号已经正式恢复了,这说明什么?说明校方还是希望能够给秩序俱乐部一个机会,让这个建校以来就存在的老社团,能够保留一点儿印记。就算是最后逃不过并社的命运,也不是彻底消失,至少还有个传承在……”

  原本是自己都不信的荒唐言语,谢俊平却是越说越来劲,甚至都有些感动。

  因为这一刻,他突然就想到了卜清文,想到这位一手设计“齿轮”的才女学姐,在留下其经典作品之后,远赴荒野,又以那样一种堪称悲壮的方式陨落。

  曾经拥有如此人杰的社团,总要留些什么,让人记些什么……他正是在做这样的事!

  所以,谢俊平的声音越发地响亮:“新人提出申请,社团批复,这很正常啊?我看这位同学提出的申请情真意切,理由充分,本身也是非常优秀,在代管期间,允许入社又怎样?”

  朱律师看多了这种情绪大于理智的表现,年轻人总爱这个样子。他微笑摇头:“理由充分?能否告知具体内容?”

  若是之前,谢俊平或许会遇到尴尬,可如今却大为不同,他哈哈一笑:“当然充分,充分得很哪!”

  他直接调出社团资料库里的设计图,通过附近的投影设备,亮在所有人面前。

  “齿轮,也就是我们所在的这座建筑,是由本校建筑设计院72届博士生,卜清文女士独力设计,并最终建设完成,这是相关电子档案,包括卜女士的亲笔签名,没问题吧?朱律师?”

  朱律师觉得有些不妥,收敛了笑容,皱眉察看。倒是旁边黑脸保镖冷盯一眼过来,让谢俊平心里一突:

  这哥们儿不像保镖,倒像是持枪火并的黑帮份子。

  不过,在前所未有的情绪推动下,谢俊平很快就振奋精神,昂然道:“只凭齿轮这一个作品,卜清文女士就是我们学校的骄傲!但很可惜,天妒英才,卜女士在完成这个作品6年后,就不幸去世。此后齿轮里人员更迭,没有谁再记得,当年那位惊才绝艳的学姐,直到今天……”

  谢俊平大步走到罗南身边,一把揽过他的肩膀:“直到今天,卜女士唯一的儿子,罗南同学,追寻着母亲的足迹,进入知行学院学习。经过一个月的追寻,他找到了当年母亲的作品,却目睹秩序俱乐部衰败,齿轮缺乏维护,痛心不己,主动要求加入社团,贡献他所有的力量,让这处传奇的建筑,重新焕发他的光彩……这个理由够不够?”

  罗南往肩膀上的手掌处瞥了一眼,终究没说什么。

  最难伺候的那位都没异议了,谢俊平的气势更是水涨船高:“郎学弟,朱律师,虽然我们知道,秩序俱乐部很可能将成为历史,但卜女士为学院做出的贡献,罗南同学为母亲荣誉的付出,应该也必须受到学校的支持和鼓励。

  “虽然这是我的个人意见,不过我把话放在这儿,如果有异议,你们可以置疑嘛,告也没问题,告到学生会、校友会、家长会、校长办公会、董事会,我都是这份说辞!

  “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我倒要看看,是谁能割断卜女士和罗南学弟的骨肉血脉?是谁能打得掉他们之间的母子亲情!是谁能把咱们学校的人文传承,踩在地上糟践!”

  谢俊平此时的气势,当真是排山倒海,他瞪着眼睛,先指向不相干人等:“郎学弟?”

  郎鼎苦笑摆手,不和他冲突。

  谢俊平又看话最多的那位:“朱律师?”

  朱律师脸色微微发青,没有立刻回应,似乎是在筹措辞句,

  谢俊平哪会给他机会?此时他心中畅快,无以言表,最终就是哈哈一笑,揽着罗南肩膀,扬长而去。

  前所未有的大胜利!没走出几步,谢俊平简直要热泪盈眶,特么这是他首次没看提词器,没用内置耳机的激情演讲好不好?

  效果简直爽到爆!

  可惜,可惜,就是没有录下来,以后想回味都不可得……等等,也许有个法子。

  一念既起,谢俊平扭头就问:“南弟啊,我这回的形象,你给画一幅……呃,对不起。”

  谢俊平这才发现,刚刚情绪激动忘形,到现在还揽着罗南的膀子没撒手呢。被这位爷冷森森的视线一扫,当下就缩了脖子,忙把手抽回来。

  哪知下一刻,罗南就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学长,好口才。”

  谢俊平咳了声,又想矜持一下:“这帮讼棍我见多了,也是阿姨和南弟给的底气……”

  到最后他还是忍不住,咧嘴大笑,末了又管不住嘴:“话说南弟,你就给一幅呗,不留个纪念太可惜了。”

  罗南竟然没有拒绝,只是道:“我先去买一块软屏。”

  谢俊平都没指望罗南能回应,突然得了这么个答复,乍愣之后就是大喜。其实一副画像不算什么,可这代表着他和罗南的交情,确确实实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

  他立刻拍胸脯:“这个我请!”

  “……不用,谢谢。”

  罗南笑了一笑,很快又敛去。他低头翻开笔记本,到仿纸软屏那一页,看破裂的屏面。片刻之后,就开启金属环,将仿纸软屏取下,在手中掂了掂,忽地作势欲甩。

  旁边谢俊平吃了一惊,本能地去拽罗南的胳膊。哪知还没发上力,罗南自己停了下来,对谢俊平笑笑:

  “破坏卫生不太好,是吧?”

  不管罗南发什么疯,谢俊平都是猛点头,他深知李学成究竟是如何变成一只死狗的,故而也能猜到,这块仿纸软屏对罗南的重要意义。不免担心罗南因一时之情绪,做出他日后悔的的选择。

  如果罗南自己能想通,那当然是最好不过。

  罗南沉吟片刻,最终还是将软屏放回笔记本里,继续往前走,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减肥专家其他小说:问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