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折返跑(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罗南当即一个立正:“姑妈……”

  沙发上的中年女士,是罗南的姑母罗淑晴。她个头瘦小,容色平平,性子则颇是沉静严肃。

  在这位长辈面前,罗南一贯地垂着头:“姑妈,这么远还过来?”

  “有人怎么请也请不动,我就过来问个安。”罗淑晴女士的毒舌一如往昔,当下就把罗南给堵得说不出话。

  他这时才醒悟,怪不得昨天晚上报平安的时候轻松过关,恐怕姑妈当时已经下决心,到这边来突击检查!

  好吧,这就是姑妈的风格。

  看看表,罗淑晴起身:“走吧,你姑父已经做好饭等着了。”

  她是不给罗南任何提出异议的机会。

  罗南还要挣扎一下:“不用这么麻烦的……”

  “既然知道麻烦,就不要再找麻烦。”

  罗淑晴走到罗南身边,她比体型瘦长的侄子矮了快一个头,然而气势又反压过一个头:“非常时期,你胆大包天,住在高层公寓不怕楼塌;可我和你姑父年龄大了,心惊胆战的,还指望你回去照应呢!”

  罗南张了张口,却发现已经没有力气争辩,是真的没力气了——连续四十个小时连轴转,其间没合过眼睛,面对燃烧魔影、燃烧者、能力者,还有外接神经元、齿轮的秘密,无数的信息涌入、交迸,还有缘于母亲、懦夫的激烈情绪冲刷,几乎已经透支了他全部的精力。

  此时此刻,他就像是刚刚结束一场艰难漫长的行军,回到家里。那么,面对口恶心善,一直将他视若己出的姑妈,面对世上罕见的可以完全放松下来的亲人,他何必再去抗辩,再去折腾呢?

  一个愣神的功夫,罗淑晴已经硬扳着罗南肩膀,让他正对门口:

  “大家时间宝贵,出发吧!”

  熟悉的、强硬的、亲呢的动作,让罗南嘴角动了动,想露出一个笑容,宣告在姑妈面前又一次的失败,这是他平日里的故技,也是最让姑妈得意的。

  可做了半截,就再也做不下去。因为在这一刻,两日里积累的疲惫、艰难、压力,最重要的还是无可抑止的复杂情感,都一发地冲上头面,咆哮着寻找倾泄而出的机会。似乎面部神经任何一个微小的牵扯,都会让脆弱的堤防垮掉,把所有的一切都流淌出来。

  有那么一瞬间,罗南甚至想扯着姑妈,一起回学校去,把齿轮、把树洞指给她看,询问她,是不是和自己一样的感觉?

  可是,想想姑妈对母亲近乎一无所知的状况,这份冲动就消去了。

  有些东西,注定只能自己去背负,不会有人完全承接、理解你的感受。今天能给谢俊平讲那么多,已经是他情绪失常失控的表现,很难再有下一次了。

  心念百折,最终罗南只是微仰起头,避免让姑母看到他面部表情失控的狼狈模样。可这极不自然的动作又该如何消解,已经超出他的能力范围。

  正窘迫的时候,手环震动起来。

  罗南几乎是瞬间转身,背对姑妈,深吸一口凉气,这才接通手环。对面半熟不熟的声音即刻传过来:

  “帅哥,约吗?”

  “……什么事?”

  罗南已看到是章莹莹的号码,也没力气和这个活泼过分的女人在言语上纠缠,可开口的刹那,自己嗓子的低哑程度,还是让他吃了一惊。

  怕姑妈听出异样,罗南再往屋子里走了几步。

  章莹莹倒是挺敏锐,听出罗南状态有些不对劲儿,奇道:“睡觉呢?你在哪儿?”

  罗南调整一下嗓子,尽量用短促清晰的词句:“在家。”

  “好吧,我想也是。不过你心也真大,一整天没收到入会考评通知,都不知道打电话问问?”

  “……”罗南能说,他已经把这事儿忘了个干净?

  “服你了,早上求职人员的主动性哪去了?我可是到现在都记着呢:老师,我想当职员!”少女捏起嗓子,杜撰罗南从来没说过的话。

  罗南倒是笑了起来。

  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太多了,对罗南来说,又是一件比一件沉重,已经把他的思维逼到了一个很狭窄的区域内,被章莹莹这么插科打诨地一提,脑子确实清醒很多。

  能力者职业协会……好吧,探险家协会是无论如何都要争取的平台,他现在没有多余的力气,再去为已经发生的、不抱希望的事情而伤感烦躁了!

  他就问:“开始了?”

  “嗯哼,现在就往回赶吧。知行学院外的‘大生活区’,水邑青石酒店,你的主考官就要到了。具体内容,你到了以后我会给你讲清楚……我觉得,你的机会来了。”

  “水邑青石?”

  这个电话能早来二十分钟吗?

  罗南一时无语,但也没有多说。毕竟这通电话给了他一个极好的理由。挂了电话,他的情绪也差不多缓了过来,转身就想对姑妈开口。

  哪知迎面就碰上罗淑晴女士奇妙的视线:“你这是要出去?”

  “呃,是。”

  “约会?”

  “不是!”罗南立马就缩了。

  “那是什么?”罗淑晴不依不饶。

  “呃,是聚会,聚餐!”

  “水邑青石?我记得是你们学校附近,你为什么不直接过去?”

  “我这不是忘了吗?”

  罗南艰难应付着,突然记起一件事,好像是今天下午,薛雷的女朋友,提起相关消息来着?他当即操作手环,果然在邮箱里收到了抬头是“知行互助会”的邀请邮件。

  无巧不巧的是,“知行互助会”的聚餐地点,竟然也是水邑青石酒店。当然,现在参会时间已经过了,却不影响他拿来顶缸。

  罗南把邮件给姑妈看:“这是学校互助会的活动,很正式的冷餐会。”

  “互助会……你怎么对它感兴趣?”

  对自家孩子的性情,罗淑晴最了解不过。其内向到自闭的性格,会对这种交际场合上心?

  罗南则拿出现成的理由:“学院里社团什么的都很排外,没有学长领路的话会很麻烦。我到现在还没加入社团,怕被扣学分,所以……”

  “神秘学研究社没考过?”

  “呃,是的。”

  “互助会是你主动找去的?”

  “不,他们来找我。”

  看侄子内向又青涩的表情,罗淑晴终于是信了,她摇摇头:“知行学院也是一届不如一届,早知如此,你何必一门心思考进去?”

  罗南沉默不语。

  罗淑晴还要再说,可突然间,见罗南瘦削的身影站在屋内,背后是公寓熟悉的陈设,恍惚中就像回溯了二十年时光,也是一个年轻人,正对她微笑。

  心头微痛,再看时,那意气飞扬的笑容,已经替换成侄子僵木沉闷的脸。

  沉默和压抑在门口蓄积,罗南几乎以为理由失败的时候,脸上微微一凉,却是姑母的手掌贴上来,轻轻拍了拍:

  “那就再去收拾一下,罗家的俊小伙儿,怎么也不能让人看轻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减肥专家其他小说:问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