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5 唤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怨魔,你终于来了……”

  黑色的帐篷中没有一丝光亮,但并不妨碍两个高阶修士看清彼此的模样,月魔的脸已经枯朽的不成样子,唯独一双黑黢黢的眼睛闪着幽光,死死的盯住了陶芜的魂影。

  “是啊,我来了。”陶芜扯了扯嘴角,不咸不淡的说道:“月魔,几年不见,没想到你都老成这样了。”

  同为曜烈魔尊手下的美女悍将,她跟月魔彼此看不顺眼,争夺战利品落井下石的事情两人都没少干,就连被当做炮灰扔掉时两人还在抢夺活命机会……曾经高傲美艳的月魔落到如此地步,陶芜有些感慨,口中却并没有留情。

  月魔怔怔的看着她,眼中带着不可置信。

  死灰般的眼珠子在空荡荡的眼眶中转了几圈,她忽然挣扎着站了起来,厉声道:“小贱人,没想到我们苦苦挣扎的时候,你已经修炼到了化实为虚的境界,真是……真是……”

  苍老绝望的声音连说了两个真是,却一直没说出后面的话。

  陶芜静静的坐在程翊肩膀上。

  看到月魔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曾经被抛弃时的愤怒与不甘忽然间消失一空,面对着如今的月魔,她倒是没兴趣跟她争吵了。

  骤然减了几百多年的寿元,月魔就算能重回修真界,也没机会再进一步了,不过是换个地方等死而已,也难为她这么辛苦的想要回去。

  “你摆出来的这是上古唤魔大阵吧?这是要召唤什么?”陶芜感应着身周熟悉的气息,盯着月魔问道。

  “我在召唤什么?你居然问我在召唤什么?”发现眼前的女人不但貌美如昔,修为更是飞跃了一个大境界,月魔顿时陷入了癫狂,骷髅般的手臂挥舞着,声音凄厉如恶鬼:“没想到我月魔四百年殚精竭虑,全都便宜了你这个小贱人!”

  陶芜诧异的看了月魔一眼。

  她来到这里不过四年,月魔已然到了四百年,这时间上的差距也太大了一些……

  而且月魔说都便宜了自己?

  陶芜唇角微扬,嗤笑道:“你费尽心机只是为了你自己,便宜了我只能证明你没本事,月魔,没想到你年纪一大把了,倒是越活越回去了。”

  魔界的生存规则,实力代表一切,抱怨不公只能证明自己的无能,以前在曜烈魔尊手下的时候,她跟月魔从来都是一言不合就开杀,根本不会做抱怨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情。

  月魔大概已经绝望到了极点,才会变得啰嗦起来。

  陶芜的眼神愈发的不屑,月魔又是不甘又是绝望,眼睛红的几乎要滴出血来:“贱人!你的运气永远比我好,你有魔尊,我却只有一个不中用的血魔,可怜血魔他……”

  老妪浑浊的眼中竟然挤出了几滴眼泪,陶芜眨了眨眼睛,有些不习惯。

  血魔跟月魔的关系确实暧昧不明,但月魔向来以利用男人为荣,对血魔利用居多感情很少,怎么可能会为他哭泣?

  “月魔,你傻了吧?在凡人中混了这么多年,你倒是学的挺快啊!什么时候跟凡人一样婆婆妈妈了?”她忍不住嘲讽道。

  一直静静站在不远处的程翊目光闪了闪。

  月魔浑然不觉,挥舞着手臂尖叫道:“小贱人!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以为你凭什么只呆了几年?我跟魔尊却在这里苦苦煎熬这么久……我的修为低还能保持着清醒,你知不知道,曜烈魔尊更惨,他、他……”

  “曜烈魔尊怎么了?”陶芜心中一紧,睁大眼睛追问道。

  许是体力透支到了极致,月魔说到关键时刻,忽然开始咳嗽,老半天都没喘过气来。

  苍老的身体似乎一碰就碎,连极品源晶都没力气炼化吸收,眼看着月魔越来越虚弱,陶芜将一枚上品补灵丹扔进了她口中。

  这枚高阶丹药终于给了她一丝力气,月魔吸收了很久,才重新睁开了眼睛。

  “曜烈魔尊的修为比你我高出两个境界,这鬼地方的元力根本维持不了他身体的消耗,所以他被迫将肉身尸解了,如今神魂还不知道在哪里沉睡呢!”

  陶芜倏然睁大了眼睛。

  “魔尊他、他居然尸解了?”她以为自己听错了。

  尸解意味着主动放弃肉身,只有渡劫失败飞升无望的修士才会选择尸解,尸解成为散修之后,不但飞升无望,散仙的天劫更是一重胜过一重,稍有不慎便是魂飞魄散的下场。

  她完全想不到,骄傲如曜烈魔尊竟然会选择主动尸解。

  “不尸解又能怎么样?在这没有元气的鬼地方,五百多年熬下来,他的肉身腐烂的比我还快,能不能活到现在还说不定呢!”月魔尖利的笑着,眼中终于有了一丝快意。

  陶芜沉思片刻,表情骤然一变。

  为什么魔尊熬了五百多年,月魔熬了四百年,而她来到这里不过四年?

  “呵呵,你终于发现了?”月魔嘲讽的一笑,道:“你以为当年我们进的是什么好地方?狗屁的秘境!那是正道那群老不死的设下的陷阱,要将我魔族一网打尽,魔尊大人提前发现异常,冒险进入了四方神灵镇守的时空之门,不然的话……”

  她笑了笑,看着陶芜渐渐苍白的脸,说道:“可惜时空之门只有四个,其中有三个已经被那群老不死的毁的不成样子,魔尊将最稳定的那个留给了你,又勉强修复了其中两个,可怜我的血魔把唯一的生存机会让给了我,自己却被正道那群老混蛋给活活围攻至死……”

  月魔泣不成声,陶芜终于恢复了冷静,沉声问道:“你们来到这里的时空通道不稳,所以才到达的比我早?”

  “不仅如此,因为通道不稳,到处都是时空裂缝,我到达这里时受了很重的伤,魔尊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不然凭我们的修为怎么会衰老的这么快。”

  月魔说完,又羡又恨的看着陶芜,“我真的很嫉妒你,凭什么你就这么好运!凭什么?”

  陶芜低下头一直没说话。

  良久,她声音艰涩的问道:“你摆好上古唤魔大阵,是打算唤醒曜烈魔尊的神魂吗?”(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