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6 感动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只有唤醒魔尊大人,我们才能开启回修真界的上古传送阵。∽↗頂∽↗点∽↗小∽↗说,”月魔绝望的看着陶芜,眼中的恨意不加掩饰,“可惜全被那个小杂种给毁了!”

  陶芜目光一扫,才发现程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帐篷。

  月魔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找到他也没用,云泽斐那蠢货失去了威信,罗岚帝国那群小崽子根本不听我的号令,单凭我们两个,根本无法弄到足够的噬魂石!”

  “你的人呢?胤华联邦不是来了很多高手吗?”陶芜有些不解,神识扩散开来,瞬间就覆盖了整片营地。

  在噬魂海吞噬了无数怨魂后,她的魂力暴涨了无数倍,方圆万里的景象一目了然,观察过后,才发现偌大的营地中空空荡荡,除了几个守门的小兵竟然没几个活人,有五个炼尸警觉的守在唤魔阵阵眼处,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原来传说中的月华舰团看似强悍无匹,其实早就成了个空壳子。

  陶芜忽然明白过来。

  “堕神岭变数太大,我的人大部分死在了幻境之中,剩下的全被我炼成了傀儡,那些炼尸是保持唤魔阵运转的关键,这时候绝对不能有任何闪失!”月魔攥紧了拳头,声音中带着浓浓的无奈。

  她的身体早已腐朽到了极点,连最基本的行动能力都丧失了,若非如此,她也不会以逃生为诱饵骗云泽斐为她办事,更不会让心思不明的程翊环饲左右,以至于落到现在的下场。

  “你以为程翊那小杂种是我招来的?我才不会那么愚蠢的相信一个凡人!那小杂种跟他爷爷一样奸猾,他猜到我身体有异,自己闯进了营地,还设法让人误会他是我信任的手下……我的精神力全部用来控制傀儡维持阵法了,根本腾不出手杀他,也只能跟他虚与委蛇,没想到最后还是被他坏了事……”

  说到程翊,月魔眼中的恨意愈发强烈,如果她还能动的话,估计早就将程翊碎尸万段了。

  陶芜神识观察着营地外混乱奔跑的士兵们,不由的皱了皱眉。

  月魔的担忧不无道理。

  胤华联邦已无可用之人,罗岚帝国剩下的机甲师倒是不少,偏偏最高指挥官云泽斐威信不再,程翊那段视频放出后,云泽斐彻底失去了军心,连带着下面的劳森少校等军官也被人疯狂唾骂,生死关头,根本没人肯从长官的号令。

  罗岚帝国的军队群龙无首,数百名机甲师宛如一团散沙,再也没有人能将他们收拢起来,更何况让他们去危险的噬魂海运送噬魂石。

  陶芜沉声问道:“你需要多少噬魂石,我们还是多有长时间?”

  “魔尊大人概会在一个月后苏醒,但在那之前,我们必须准备足够承载魔皇境神魂的噬魂石,不然魔尊大人就算醒来也坚持不了多久,更何况重建上古传送阵需要很长时间。”

  足够承载魔皇境高手元神的噬魂石……

  那得把噬魂海上所有的石块儿都搬过来才够!

  陶芜目光一凝。

  这些日子她的实力虽然暴涨,但成为魂体后最大的缺陷是本身没有力量,所有的能力皆来自控制他人,单凭她一个人,就算附身在实力最强的云泽斐身上,也无法在一个月之内采集到足够的噬魂石。

  必须找个强有力的人物将所有的机甲师联合起来才行!

  只是,罗岚帝国的士兵已经陷入了混乱,除了云泽斐还有谁能将他们重新凝结在一起?

  陶芜烦闷的时候,程翊已经开着悬空车回到了噬魂海。

  自从云泽斐背叛帝国的视频暴露后,所有机甲师都怒骂着离开了这里,长长的海岸线空空荡荡,唯有一架银色机甲安静的立于海边。

  程翊下了悬空车,大步走到了阿尔迪克面前。

  “她们的对话你应该听到了吧?”他将一段视频传给了阿尔迪克,哑声说道。

  阿尔迪克沉默的看着他。

  “我虽然恨林月害死了我的爷爷,但这些事情与她无关,我不想因此让她永远回不了家。”程翊苦笑着说道,“她虽然乖张霸道,却从来没有做过危害帝国的事情,当初是我对不起她,我一直很后悔……”

  “我想请你帮忙,给她一个回家的希望,至于那些士兵,反正堕神岭已然成为绝地,无论如何他们都要死的……”程翊握紧拳头,有些艰难的说道。

  他的母亲罗拉跟阿尔迪克的母亲温妮是堂姐妹,说起来阿尔迪克还是他的表弟,但阿尔迪克,其实是恨他母亲的吧……

  阿尔迪克蓝眸凝视着远处黑色海洋,久久没有回应。

  程翊觉得自己有些强人所难。

  伊恩家族的人都有着与生俱来的骄傲,视荣耀与尊严超过生命,就算阿尔迪克愿意为了陶芜放弃生命,但让他向云泽斐那样欺骗这群无辜的士兵……这样做毁掉的不止是阿尔迪克一个人的荣誉,还有伊恩家族数千年来从未消逝的荣耀之光。

  或许这件事会随着堕神岭的士兵的死亡被永远的掩埋,但是谁知道呢……

  “这是送她回家唯一的办法吗?”

  就在程翊几乎要放弃希望的时候,男子清冷的声音陡然响起,冷淡却带了几分认真。

  程翊眼睛一亮,解释道:“据我所知,这应该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了,林月似乎想召唤一个人,只有那个人才知道如何开启回去的路,错过这次机会,大概那人永远不可能被唤醒了。”他毫不犹豫的把自己知道的都说了出来。

  阿尔迪克陷入了沉默。

  虽然没有说名字,但两人都知道那个“她”指的是谁。

  林月做这些事情的目的是回家,陶芜的目的当然也一样。

  阿尔迪克蓝眸如同大海般波涛汹涌,很久之后,终于恢复了平静。

  他正色道:“我出面召集罗岚帝国的士兵,你告诉林月,必须要保证我们的士兵活着离开。”

  程翊当然无法保证。

  事实上,林月绝不可能听从他的命令,那女人一向心狠手辣,如今自保都很艰难,怎么可能会管一群凡人的死活……

  程翊抬头去看阿尔迪克,却看到了他眼中的沉痛与无奈。

  程翊忽然多了几分明悟,

  其实阿尔迪克自己也清楚吧,帝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少将又不是傻子,他要求林月做保证,不过是为了给那些白白死去的士兵一个交代罢了,其实谁能保证呢,连他自己都保证不了……

  程翊没有说话,转身上了悬空车。

  阿尔迪克站在空荡荡的海岸线上,抬手撕掉了自己脸上的拟真面具。

  “尊敬的战士们,我是阿尔迪克.伊恩,我请求大家继续之前的任务……”

  “我以伊恩家族的荣誉保证,只要我阿尔迪克活着,就一定会带领大家重回家乡,若是无法寻到回家的路,我必将与大家一同长眠于此地。”

  清朗的声音在每一个士兵的军用传讯仪中回荡,与声音一同播放的,是阿尔迪克开着银色疾影独自搬运噬魂石的视频。

  银色疾影在海面上飞速划过,那是阿尔迪克独有的空中回旋技术,速度快耗能低落地准确,除了阿尔迪克,没有第二个人会有这么完美的表现。

  聚集在一起咒骂帝国咒骂军方咒骂云泽斐的新兵们一片哗然。

  这架银色疾影在新兵中几乎无人不识,当初云泽斐鼓动大家去切割噬魂石的时候,是这架疾影机甲第一个冲向了噬魂海,很多新兵因此咒骂他爱出风头,但很快,银色疾影用绝对的实力赢得了所有人的尊重。

  很多新兵们都与这架银色机甲并肩切割过噬魂石,三个多月的共同劳动中,这架机甲曾多次救过他们的性命,只要跟着它,所有人都感觉到安全无比,在堕神岭的三个月里,这架银色机甲的号召力甚至超越了他们的长官。

  毕竟长官们都是坐在后面发号指令,从来没有人会与他们并肩战斗在第一线。

  新兵们围在一起激烈的争论起来。

  出事以来,云泽斐的谎言,劳森少校的无力,其他长官的逃避让他们对军方的信任降至了最低,反而共同跟他们战斗了三个月的银色疾影更让人信赖,不少新兵还打算去找那架银色机甲的主人想办法,但不知怎么的一直没有找到人。

  他们从未想过,这架机甲的主人竟然是帝国曾经最耀眼的少将阿尔迪克!

  “少将大人做什么,劳纸就去做什么!”306号运输舰的舰长王雄在传讯仪中爆喝一声,带头冲向了茫茫的噬魂海。

  新兵们都是跟着王雄来的,王雄是唯一一个将所有人安然送到噬魂岭的舰长,亲眼目睹了前后星舰的失踪后,王雄在士兵们心中的地位可能比阿尔迪克还高一些,见王鹏带头,很多人就跟着冲了出去。

  “伊恩少将都亲自去搬运噬魂石了,劳纸怕什么,难道劳纸这条命比少将大人还值钱不成?”有位被阿尔迪克救过的新兵怒吼一声,也加入了搬运噬魂石的队伍。

  “我相信伊恩少将不会主动找死,跟着他干说不定还能捡回一条命,不跟着他必死无疑!”

  不到半天的功夫,新兵们再次聚集在一起,热火朝天的干起了不久前大家还唾骂不已的工作。

  人群纷乱声音嘈杂,陶芜的魂影站在一名新兵肩膀上,明亮的猫瞳中隐隐有水光闪现。(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