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疾病的意义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人在压力的状态下,可能会同时产生几种身体上的不适,比如疲劳感,间歇地头疼,还有,睡眠的问题。

  我从你表面的状态,以及你最近的时间安排,做出的这个推测,你认为呢?”

  徐乐低下眼帘,眼珠子在加重的眼袋上,转了转,想到自己多多少少,是有些陆然说到的症状,她改口道,“或许是吧,最近是忙了一些,不过,这也不能证明,工作和我的病有什么关系。”

  徐乐的态度仍旧不愿意深入地探讨这个问题,仿佛如果承认了工作对自己造成了压力,就显得她不够胜任,不够优秀。

  像她说的一样,不够优秀的人,就会输。

  而她是不允许自己输的人。

  看得出,徐乐的工作压力,不仅来自于工作量的繁重,更多的是来自于她对自己的严格要求,那是心理上的无形压力。

  “是有可能有关系的。”陆然继续向她陈述,“当人的感官变得更加脆弱敏感的时候,便有可能诱发潜在的疾病。

  也就是说,如果你的压力过大,可能会诱发一些,你身体上,或者是心理上的问题,一些在过去,尚未暴露出来的问题。”

  陆然的这番话,便是那日和夏岚交谈过后,思考的结果。

  如果说压力,有可能导致潜在的身体疾病,那也有可能诱发心理的内在疾病。

  其实,如果单单是那日考试后,和夏岚的谈话,还没有直接地让陆然联想到徐乐的病情可能和工作压力有关。

  但是徐乐先前突然地叫停了咨询,说是因为工作的原因,时间上有所冲突。

  当下,陆然就感到徐乐在时间安排上,出现了吃力的现象。

  再加上,那日回想起徐乐在第一次来咨询的时候,穿着套装的细节,陆然就更加觉得奇怪了。

  第一次见面,是在周二,那是一个工作日。

  对于徐乐这样惜时的白领,大多是选择下班或者周末的时间咨询,但那天徐乐不仅来了,而且还穿着工作的套装。

  她说自己前两日昏倒了,所以才来看的咨询,陆然基本猜测到,徐乐那时,应该因为身体原因,放假休息了。

  休息时间,还穿着正装,这说明有几种可能,一,她没有别的衣服穿,她极少购买休闲服装;二,她在整装待发,准备随时回公司工作。

  无论是哪一种可能,几乎都能肯定一件事,那就是徐乐对于工作的极度投入。

  那日考试之后和夏岚的讨论,让陆然一下子,将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

  陆然仔细回想,从徐乐最开始报告的发病日期,以及近来的复发,和她这段时期越来越忙碌的工作,在时间上也是吻合的。

  徐乐自然是不知道陆然的这一番推理,她隐约觉得,听上去有理,但又本能地,有些排斥,“我觉得不太可能,工作太多,我可能睡不好觉,但那和我不敢乘电梯有什么关系?”

  看到徐乐又对这个话题产生了抵触,也不愿意再深入地想一想,陆然反倒觉得有些意思了。

  “你好像不愿意谈一些事情。”陆然干脆地问她。

  “或许吧。”

  “就好像你会害怕一些东西一样,你不愿意去面对。”陆然继续深入说道。

  “面对什么?我害怕的东西吗?我尝试了,陆医生忘了吗,你帮我做的催眠,让我尝试走进电梯,尝试触碰海水,但是我失败了。”说到失败,徐乐的表情有些自嘲,有些沮丧。

  “或许问题就在于此,那是我让你去面对,而不是你自己想去面对。勇气,是来自于自己的内心,而不是等待其他人的给予,咨询师也不能代替你勇敢。”陆然分析着。

  徐乐看着他,微微蹙着眉头,感觉这话耐人寻味,脑子里,却还没有回过味来。

  看到徐乐还没明白,陆然继续道:

  “我先举一个例子吧。如果这一次,你的晋升失败了,也就是说,你输了,你能面对吗?”

  陆然的这个问题,近乎是一个晴天霹雳的消息,徐乐简直躲闪不及。

  “不会的!我做了很多准备,没道理我会输。”

  “我是说,如果。”陆然重申道,他故意把徐乐推到了一个可怕的情景面前,让她睁眼看看。

  “可是……”徐乐的表情有一些痛苦,她挣扎了一下,最后还是说,“我不能输。”

  “为什么你的对手可以输,而你不能?”陆然追问,这是一个关键的问题,他等待着徐乐的回答。

  徐乐果然沉默了。

  她低下了头,双手伸进头发里。

  沉默是好的,对于徐乐而言,生活中的忙碌太多,空余太少,她需要沉默,来给自己一个思考的时间。

  “我,我不了解其他人。我只知道,我不能,我不想输……”

  徐乐的回答,断断续续,诸多挣扎。

  “很好,很好。你意识到了一些东西,首先,你并不了解你的对手,还有,你不是不能输,你是不想。没有人是不能输的,你也是一个人,对吗?”

  面对这个问题,徐乐似乎有些痛苦。

  她摇摇头,但没有说话。

  等她缓了一会,陆然继续问道:“那么,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不想输吗?”

  “这,很奇怪吗?没有人想要输吧?”徐乐反问,表现出了一种心理防御反击的行为。

  “你说的没错,”陆然顺着她的话说,“没有人想要输。但是,很少人像你这么地不想输。你甚至难以面对这种可能性,想到可能会输,你痛苦得难以承受。

  如果我刚才的假设没有错,你的恐惧症状,和你的工作压力有关,和你对‘输’的恐惧有关,那么,我们就需要认真地探讨一下这个问题了。”

  陆然把个中的道理,娓娓道来,“疾病,有时候对于一个人而言,并不纯粹只是负面的,而是也有正面意义的。

  尤其是心理的疾病。

  有时候它是一个警告,告诫你,需要注意自己的健康。

  有时候,它又是一个避难所,让你可以逃避自己不想面对的事情。

  比如,当你的压力到了某一个临界点,无法面对的时候,你就会开始发病。

  由于你发病了,所以不得不停止工作,领导会让你放假休息。

  因此,你获得了休息,而不是工作、竞争和压力。

  这样的疾病,让你从中获益。

  一件事,让你不停地从中获益,你就会保留它,所以,你的病就不会好。

  这就是这种疾病,对于你的意义。”

  陆然的一番理论,说法新奇,徐乐还没有完全听明白。

  “什么?我的疾病让我获益?不,我不喜欢疾病。我需要工作,我不想让这个病耽误我了,那样只会让我压力更大。”

  徐乐觉得陆然可能还不够了解她的处境,她的时间很紧张,不能再因为发病而耽误自己了。

  “徐女士,我想,这可能恰恰,是你对自己的误解。”(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