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那片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又到了那片海!

  徐乐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頂『≤点『≤小『≤说,

  她不打算再靠近这海了。

  她转头往回看,近处,远处,全是沙地,再往远处,就是一片黑暗了。

  看不到尽头,也看不到岸。

  无边无垠的沙地,看着却像是另一片大海,没有边际。

  徐乐有了一些犹豫,水是她恐惧的,黑暗亦是她的恐惧。

  这里荒郊野岭一般,要是有个人就好了。

  正在徐乐转过身,准备往沙滩上走去的时候,呼呼的海风再次吹拂在她的身上。

  她打了一个寒颤,忽然就停下了脚步。

  她抱着身子,蹲了下来,整个人蜷缩着,哆哆嗦嗦地。

  “冷,好冷啊。”

  徐乐的牙齿都冷得开始发抖,打颤了,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的。

  此时,她感觉至少有十台空调,在对着她猛吹冷气。

  而且还是在冬天!

  徐乐非常明确地感觉到,此时空气中的温度,已经是零下的冬季温度。

  风吹在身上,刺骨地寒冷。

  如果现在是白天,就能清晰地看到,她每呼出一口气,都从嘴巴和鼻尖冒出一股热气。

  “怎,怎么这么冷啊。怎么一下子,就到了冬天?”

  徐乐双手抱腿,倒在了沙地上。

  她无力地想要保存体内残存的温度,不敢站起来再往前走。

  前方黑暗,看不到尽头,也没有人生火。

  但是如果就此倒地不起,到时候能量耗尽冻死在这里,也只是时间问题。

  徐乐想着,这一次,恐怕就要在这里结束了。

  还是没有结果,她什么也没有看见,什么也没有想起。

  她静静地等待自己昏厥过去,就像一个等待死亡的人,忍受,煎熬。

  催眠她进入这里的陆然,一路默默地观察,已经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一切。

  看上去,事情又陷入了僵局,徐乐已经打算放弃了。

  要不要进去,帮她想点办法,或者,至少给她带件衣服?

  想到这里,陆然摇了摇头,否定了这个想法。

  这样,就和前两次一样了,自己还是在一旁帮她度过。

  可是这一次,明明说好了,要让她独自面对。

  这不仅是陆然的要求,更是徐乐对自己的要求,陆然必须遵守规则,才能帮助徐乐完成对她自己的期待。

  “再等等吧,再过两分钟,如果她还是这样蜷缩不起,就干脆叫停这个催眠。”陆然在心里对自己说。

  他就坐在徐乐的旁边,心情比徐乐更加焦灼。他想停止徐乐的痛苦,又想再给她一点时间。

  时间一秒一秒地流逝,躺在沙地上等待放弃的徐乐,心里反倒不那么焦虑了。

  她知道,这里,就是一场梦。梦醒了,她依然会回到安全的现实。

  现在她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然后捱过最后那一刹那,昏厥之前,濒死的痛苦体验。

  平静下来以后,她躺在沙滩上,不慌张了。

  她的耳畔不再只有自己紧张的心跳声,她能听到更远的声音,她的感官变得更加敏锐了一些。

  海风还在呼呼地刮着,风打在身上,像鞭子抽打一般生疼。

  而海浪,依旧哗哗地翻滚。

  徐乐忽然觉得,这个地方,有一些古怪。

  从她刚睁开眼看到这片海滩的时候,除了莫名地荒凉,人际罕至以外,倒也算是个自己认得的地方。

  就是一处海边罢了。

  可是,自从第一丝冷风,吹打在身上,一切就开始不对劲了。

  这里的温度骤降。

  从刚开始的清爽凉风,一直到接近零度的冷风,到最后,是零度以下的寒风。

  这一切的变化,只发生在短短的五分钟左右!

  可以说是温度的骤变。

  而在这个过程中,徐乐听到的滔滔海浪声,却自始至终,没有过改变。

  直到现在,它的声音听上去,也依旧宽广,缓慢,而有韵律。

  气温的骤变,对于海水,没有一点变化吗?

  虽然徐乐不是一个物理学家,她也没有遇到过这样骤变的天气,相信整个地球的人,一生也不会碰到一次这样怪异的天气。

  可是,常识和判断,却让徐乐觉得,这里面有古怪。

  她的心里忽然生出一种好奇,她想起身再看一眼远处的海水,真的什么变化也没有吗?

  人在濒死前,会有很多的挣扎,生出很多的恐惧和**。

  但像徐乐这样,因为求知欲而想活下来的人,大概是不多的。

  为着这股好奇,她强撑着近乎冷得僵硬了的身体,一点一点地伸展开了自己的双腿,等她的腿和脚,都确定能动,还有知觉了以后,她又用双臂支撑着身体,慢慢地从侧面,坐了起来。

  最后,她弯曲着小腿,蹲坐着,单手撑在带着冰晶的沙地上,缓缓地站了起来。

  再一次,她面朝着大海,站在了海边。

  她离海水有一段距离,她看着依旧欢腾的海浪,天气的骤变,似乎真的对它没有丝毫影响,眼前,就像是另一个世界。

  徐乐忍不住,朝前走了过去。

  外界,陆然就这么看着徐乐,一步步的产生变化。

  他也没有想到,徐乐居然自己站起来了。

  在这样近乎身处极地的极端环境下,徐乐没有就此昏厥过去,还能强撑着站起来,就已经是一个不小的奇迹了。

  但是,徐乐似乎再一次着了魔一般地往海水的方向走去。

  想起上一次的经历,陆然也有一些紧张起来。

  她要做什么?

  她不是很害怕水么?

  陆然一边疑惑着,一边仍旧静静地观察着,按兵不动。

  他没有跳到徐乐的面前,拦住她的去路,也没有隔空喊话,让她停下。

  一切都随她的心意,随着她的直觉,指引她去。

  陆然沉默地关注着,甚至也生起了一些好奇,一些期盼。不到最危急的时刻,他不会出手打扰。

  说好了,这一次,让她一人独自面对。

  看着徐乐不畏向前的背影,“说不定,情况会有转机?”陆然心想。

  徐乐一步一步,越来越靠近海边,脚下的砂砾,开始变得潮湿。

  “温的?”

  徐乐的脚底早已经冰冻得快要失去知觉。

  此刻,她却感觉到自己僵硬的脚底,传来温度的感觉。

  原来,自己的脚还没有冻坏,而且,这温度,是暖的?

  ps:(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