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正常发挥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但黑衣人没有立即理会他们的话。~頂點小說,而是居高临下地看了看草丛中的两个女孩子,向她们微微一扬下巴。

  “我听说你家是因为帮助李云心才被灭门,这事是真的?”

  乌苏与离离对视一眼,略微愣了愣。

  但她们只用了极小一会儿去考虑该怎样回答这个问题。乌苏拉着离离慢慢站起身。

  “先前我家帮神龙教做了不少事,神龙教主名叫李云心。”她小心翼翼地说,并且仔细打量黑衣人的眼神。

  于是那男人笑了。

  “你们两个人的身手有点模样。”黑衣人随意地说,“是聂三娘门下?”

  乌苏与离离再次惊讶地对视一眼,觉得心中忽然有了力气,却也没了力气。

  “……是。”

  “我和她打过几次交道。除了不爱说话,哪里都好。”黑衣人不再理会乌苏和离离,而是在屋檐上向前再走四步,站在房屋的一头,对那壮汉说,“你们这些杂碎,倒总喜欢用这种名字。”

  “什么渭水八虎,河中六鬼。听着唬人,实则是什么东西。”他厉声喝他们,“我今日心情不好,不想杀人。马上滚!”

  渭水八虎这名字,在高人听起来的确像是杂鱼。然而对于世俗世界中的百姓们来说,却是凶名昭著了。至少在渭城一带,都晓得这是八个武艺颇高、又能狠下心下毒手的恶人。

  这样的人行走江湖、又听了黑衣人的语气,心里不服气,却也晓得对方可能有来头。但……想到房中那于濛,价值白银一千两。

  也就不是很怕了。

  壮汉冷哼一声:“你倒是晓得河中六鬼!你可知河中六鬼正是我渭水八虎的授业恩师?在以往,兄弟们或许卖你这个面子。但今日——你即便报上了名号,咱们也不买账。想要保人,手底下见真章吧!”

  黑衣人忽然大笑起来,并且说了些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好一个见真章。这些日子我尽遇见些古怪人、受到些窝囊气,如今连你们这种不入流的货色也敢将我不放在眼里了。”

  “不过既然我已经将河中六鬼杀出了渭水,也不好再把你们渭水八虎赶尽杀绝——免得叫道上的朋友说我不够仁义。既然你敢要我见真章——就把吃饭的家伙留下吧!”

  他这几句说完,那壮汉就变了脸色——一句一句地听,越听越觉得不对劲、越听越觉得心惊。等到晓得大事不妙的时候,就已经看到那黑衣人从屋顶上一跃而起、一柄黑刀铺天盖地的斩杀过来并且……

  凌空、迫出了一道——

  刀芒!!

  这一道刀芒令壮汉肝胆欲裂,丢下了掌中短刀回身便逃,口中惊恐地喝道:“x他吗的,是黑刀应决然!!”

  然而他逃得快,却没有那刀芒快。壮汉的话音一落,下一刻身侧就有血光冲天而起!

  应决然说取他的吃饭的家伙,就是取令他这一条手臂。河中六鬼擅使剑,又弄了一套三流的刀法教给这渭水八虎,结果被这八虎练成了四流。可今后他大概连四流的刀法都使不出了——闷哼一声,直挺挺地栽倒在荒草丛里。

  但他那七个兄弟倒也讲义气。不再逃了,而是转回身持刀看着应决然,颇有同生共死的架势。

  被他斩断了手臂的壮汉也强撑着不晕。只用一只大手捂住右肩的伤口,瞪着眼、额头暴着青筋坐在黄草丛中看应决然。

  应决然走到他们身前,冷冷一笑。

  “倒有点义气。但我说要你吃饭的家伙,就只要你吃饭的家伙。回去告诉你们背后主事的。修行人的事情我管不了。江湖人的事——在这河中,我黑刀说话还是有分量的。于濛我保了。道上还有哪些兄弟想不明白的,尽管来问我这口黑刀!”

  壮汉已经疼得说不出话,全凭一点求生的本能死撑。他的七个兄弟则不敢说话——很怕说错了什么自己也落得一样的下场。

  李云心见了这情景或许会觉得惊诧,但刘老道也许觉得理所当然。

  因为在修行人的眼中,世俗武者无论有多么强悍,都几乎是一道符箓便可以解决的事情。

  但在刘老道这样的世俗人眼中、渭水八虎这样的江湖人眼中……差异就太大了。

  好比人们不会费劲去区分路边蚂蚁的种类、等级。然而在江湖人当中……

  黑刀应决然这样的二流高手,已经是可怕的强悍武力了。他可以迫出刀芒——对于世俗武学来说,这便是最最匪夷所思、最最接近神仙道法的存在。至于渭水八虎之流,却是连三流也算不上——只是凭着些许武艺和凶悍劲头,在渭城一带有些凶名。

  然而今天才意识到他们招惹上了在渭城府、河中地一带都已闯出了偌大名头的黑刀。他们和背后的主事人都晓得道统的道士们并不在意什么于家的血脉是否还存留于世。如今做这些事算是痛打落水狗、为了不是道统的事,而是世俗市井间的事。

  可如今落水狗傍上了一条对于他们这些江湖人而言相当可怕的巨鳄……只有江湖人才晓得江湖人的分量。

  ——兄弟七人见应决然再没有其他的言语,七手八脚地搀扶起几乎已经疼昏过去的壮汉、兔子似地逃远了。

  这时候乌苏和离离才回过神。

  姐妹俩儿也杀人,但并不算是江湖人。她们师从刺客聂三娘,也是于其为她们寻的师傅,并不像其他弟子一样,依着江湖的规矩教授。

  因而离离一时心急,脱口而出:“怎么不杀了他们?!”

  乌苏忙拉了拉她。

  但应决然已经转过了身,高深莫测地笑笑、并且重新压下他那顶黑色的斗笠、只露一个下巴:“小姑娘,江湖人多得数不清,哪里杀得过来。你家少爷是镖局行会龙首,这道理也该懂。”

  “有些事情,说说话儿就好,没必要见血。有些事情,见了血,没必要要命。一旦要了命,谁还没有个老亲故邻、叔伯兄弟。事情闹得大了,哪怕是鲁公角那样的人物——他一剑能杀十个人,可能防得住客栈伙食里下的药?”

  “今天伤而不杀,他们回去就要记我一个人情。以后有其他的事,就多一条路。江湖不是杀出来的,是走出来的。杀得最凶的,死得也是最快的。”

  离离对他的话并不很服气。但她也不是不明白事理的女孩子。知道这样的时候这样的人,可不是用来给她理论的。因而住了口、抿抿嘴:“那……还是要多谢你。”

  应决然笑了笑。再要说话,听见门开了。

  于濛抱着他那一柄华丽的剑,出现在门口。

  于家的少爷眼圈发黑,发髻散乱,看着狼狈。但眼神却很亮。像是一个重病的患者在弥留之际、燃烧仅剩的一点生命力迫出来的光。

  他看看乌苏和离离,又看看应决然。隔了半晌说一句话:“多谢。”

  应决然挑了挑眉,抱着他的黑刀看于濛:“早听说于家公子很有本领。今日见——没受什么伤,怎么倒叫两个小姑娘护着你,自己藏在屋里。”

  乌苏咬了咬牙:“应大侠,我家少爷遇见那种事,这也是人之常情。少爷先前并不想苟活,是我和妹妹下药迷晕了他,才将他偷运出来。药效未过身子不爽利……”

  应决然听这小姑娘忠心护主,嘴角泛起一丝微嘲的笑:“都不算理由。武道,一往无前,无坚不摧,才是正道。越是这种时候就越要直面生死——不在生死中领悟,怎么成就神功!”

  “我不再出剑了。”

  应决然说到兴头上,却突然听见于濛低低地说了这样一句话。声音虽然低沉,却很有力。听着不像是一个心灰意冷之人说出的颓废的话,倒更像是用低沉的语调表明自己的决心。

  应决然一愣。看见那于濛倚在门框上,又紧了紧怀中的剑,看着乌苏和离离,又看看他:“你的武道不是我的武道。”

  “从今日起到我死掉那一天,我只为一剑做准备。那一剑杀不了仇人,就杀了我。”

  三个人都怔住了。乌苏和离离对视一眼,不晓得该说什么。应决然倒是想了想,用刀柄将斗笠将向上顶了顶,认认真真地看于濛一眼:“藏剑啊。听说古时候有剑客用过这法子。但要么就是把人藏废了,要么,就是把人藏死了。”

  “但这些东西……都只是世俗武学罢了。”应决然叹口气,“于龙首既然有这样的决心报仇,为什么不去学道法呢?功夫再高,也比不过道术、剑诀。听说于龙首少年时候身上曾经发生过奇异之事——”

  “道法、剑诀,对我都没用。”于濛看着应决然说,“我也修不了。你是什么人?”

  应决然皱眉,没有弄清楚对方说的“道法剑诀对我都没用”是什么意思——是说他没法儿修炼它们,还是说……像那一夜一样?

  那一夜在小巷中,他与孟噩见到李云心座下四妖击杀两个道士……似乎听过类似的说法、什么不受禁制之类的话语。他并不很明白,到如今听了于濛的话,也不是很明白。

  但对方显然不想继续有关自己**的话题,而问他是谁。

  应决然也不追问,微微一笑:“于龙首该听过在下的名字。在下黑刀应决然,混迹在河中一带。是个江湖人。”

  “不是问这个。”于濛的语气缓慢,像他平时说话一样。但平时的慢是因为慵懒,如今的慢是因为沉重,“我是于濛,是大庆镖局行会的龙首,但我也是协助了妖魔李云心、得罪了道统的人——你是什么人?”

  应决然明白了。

  他想了想,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我就是因此救你。”

  “我和李云心见过两次面。那两次啊……”他又顿了顿、想一会儿,但仍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确是个妖魔。”

  ——如果不是妖魔,自己为什么只因为两次都算不上和平友好的经历……

  就真地带着黑寨堡的第一批人来了渭城?!

  “但他答应了我一些事,如今我要找到他。”应决然下意识地舔了舔干燥的嘴唇,“可是他人又不见了,我也不晓得去了哪里。城里说法很多,听着没一个是真的。然后才知道你家的事——既然你家帮他在城里搞出了那么大的阵势,你该清楚他在哪儿。”

  应决然皱眉。仿佛阳光透过斗笠照在他的眼睛上,令他不得不这样做:“我需要一个交代。我的人都还在等着。”

  于濛深吸一口气,看看乌苏和离离:“你们去睡一会儿。我和黑刀兄有事要谈。”

  于濛很少用这种正式的语气说话。小姐妹认为或许是自家少爷经历大变,转了性子。她们也不知道这转变是好是坏,但她们的确需要休息了。发生这样多的事,她们需要好好休息一下、才能继续负担起照顾自家少主人的责任。

  于是乌苏看着于濛:“少爷,你不要——”

  “我等你们醒过来。”于濛说,“醒了再算账。下药放那么多做甚,本龙首的脑仁现在还疼。”

  乌苏和离离终于觉得有点想哭。但连忙咬紧嘴唇忍住了,快步走进屋子里。

  “应大侠这边请。”门被关上,于濛就引应决然向远处走。他抱着剑、额角因为炎热而渗出汗水,“在下第一次见到李云心的时候——”

  两个人从屋门口走到废园中一处破败的凉亭里。凉亭倾塌了一半,但仍有另一半提供阴凉。一路上于濛用简短的言语叙述他初见李云心时候的样子,但说的不是他“最初认为”的那个版本,而是后来知晓的、是“遇到了歹人”的版本。

  然后又说了之前在城里看到作为神龙教主的李云心时候的事情。这些都说完了才站在亭下问应决然:“应大侠见他的时候,是怎样的?”

  应决然惊讶地看着他。

  都听说过于家公子豪爽的大名。但与“豪爽”齐名的是他的“赤子之心”——或者说傻。

  可如今见他,却发现他说话条理清晰,和“傻”字没有半点儿关系。

  “我不傻。”于濛感受到他的目光,“只不过有些时候——穷人才需要思前想后。从前我是有钱人。有钱有势。但现在我不是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

沁纸花青其他小说:类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