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三十四章 元婴闹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萧华见此,心中顿生感慨,瑶台山之行黎想说的明白,一定要藏拙,一定要低调,虽然黎想不一定看到这雾气之中蕴藏的仙兵,可他也知道儒修不会轻易放过道门修士,而萧华贸然想救这些金丹修士,一展超人的身手,可此时他真的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数个金丹修士分布在大阵四周,他只催动腾蛟剪斩杀了十数个仙兵,刚刚想要催动元婴之手将最近的那个金丹罩住,一阵波涛汹涌之声,无数闪动极寒气息的冰流在大阵四处生出,一个个身高数丈的冰骑自冰流之中诡异的凸出,一道道浩然气柱再次轰鸣着注入这些冰骑,一条条湛蓝的霞彩自这些冰骑中渗出,那挥动的青龙刀比之任何法器都要厉害,虚空劈出 一道道的裂痕凭空闪出,即便是金丹修士的法宝都无法到达如此之效果。儒修……已经逐渐的放出了手段!

  这些冰骑一出,金丹修士皆是大惊,面如死灰还是其次,一个个心中都是绝了生机。先前的冰河铁甲都将他们杀得落花流水,如今的冰骑更是比之前的冰河铁甲厉害数倍,金丹修士斗志全无,特别是那个靠近萧华禁锢范围的金丹修士,完全放弃了抵抗,只想得到萧华的保护,而萧华在催动腾蛟剪诛杀十数个冰骑之后,着实无法再顾及这个斗志全无的修士,但见冰骑一个突刺,那比之寒冰都要凄冷百倍的冰枪深深刺入他的背心,连那刚刚要自爆的金丹都被这冰冷所镇压。整个身形都化作了冰雕落下半空。

  不仅于此,这些好似冰河乍泄的寒流瞬时在数十里的御阵之内无处不在的生出,一个个实力堪比金丹的冰枪极其诡异的从虚空中出现,即便是萧华刚刚禁锢的数百丈的空间之内,那强悍的御阵天威一寸寸的将这禁制撕裂,撕裂的伤痕之处,一缕缕的冰流还是淤血般的出现,数以百计的冰枪随着冰骑的出现,一个个的冰枪好似飞剑刺向萧华。

  萧华无暇自顾,更别说那数个金丹。只不过在冰枪出现之后一盏茶的工夫都陨落了。那冲向遗宝。彼此之间生生拼了一击的翔天真人和无名元婴的四周跟萧华一样,涌现出极多的冰骑,这些冰骑阻挡了他们的道路,即便是数种神通之下都不能将这些冰骑灭杀!

  萧华自然是偷巧的。他双眉之间的法眼虽然没有特别明显的显露出来。可也时刻微微的张开。毕竟儒修将瞒天过海之计施展的如此熟稔,萧华当然不能大意。果然,十数个冰骑之后。一个比之冰骑强悍了数倍的仙将,手中同样拿着冰骑冲出了冰水,一个呼啸间,跟其它冰骑一般的刺向萧华。

  可惜这仙将虽然不曾露出脸面,那龌龊的心思也不能见到阳光。萧华也好似没有觉察,轻描淡写的用道袍一挥,将大多数的冰枪打散,极个别的冰骑有气无力的刺入萧华的护体金光之中。

  眼见冰枪刺入萧华腋下,那仙将眉头微微一翘,好似高兴了一般,可惜这眉头似乎停滞到了此间,再不可能挑起的,因为此时的萧华突然间一抖手,一根如意棒出现在手中,那如意棒呼啸声中,闪过冰枪,径自透过虚空砸在这仙将的顶门之上,那仙将至死都不明白自己为何会死在萧华的手下,因为这一棒……实在是太过诡异,任何人都不会想象!

  萧华遇到如此阻击,那翔天真人、元清真人和无名元婴修士就更别说了,那异宝左近的寒流比之旁处更多,元清真人还等追上翔天真人,就被诸多的冰骑挡住,元清真人不得不催动小戟迎战!冰骑和冰枪或许算是这些元婴修士的开胃小菜,那隐藏在冰骑之中的仙将就是开胃大菜了,几次三番,三个元婴修士险险被仙将刺中,三个元婴修士如何不知道其中的蹊跷?

  翔天真人急忙将手在顶门上一拍,一蓬碧光冲上半空,那点点的碧光化作寸寸的剑光若同喷泉般的落下,将翔天真人周遭数十丈左右的空间都是笼罩。这些剑光之中剑影萧萧,寒意重重,将那冰河和寒霜一寸寸的绞杀,再不容冰河铁马生出!

  翔天真人如此,元清真人和那无名的元婴修士同样施展神通,一个是如同海舟般的水色光华将周身护住,一个更是凝炼出一个巨大的纺锤状法宝,罩在自己的体表之外,无论是冰枪还是铁骑都不能冲破他们的防御。

  眼看御阵之内幸存的几个金丹修士接二连三的陨落在冰河之中,萧华叹息一声收了法力,那神念催动腾蛟剪所向披靡的在自己头前数丈左右扫清那些自冰河中探出的冰枪和铁骑,手中的如意棒同样舞动,朝着翔天真人等处飞去。

  一时间,整个御阵跟四个元婴修士间成了僵持之境,虽然数十道的冰河依旧在御阵之内,四人之间不同的出现,可冰河对于四个元婴修士的防御似乎束手无策。

  一见到之前的防御凑效,翔天真人立时催动飞剑冲向异宝,而那无名元婴更是施展元婴之手抓向那异宝。

  元清真人见状,知道这是个绝佳的机会,几乎也是毫不犹豫的,催动小戟,在半空中闪动一条条的晶状霹雳,不知将多少的冰枪击碎,好似跟无名元婴夹攻翔天真人一般,朝着翔天真人的后背之处落去。

  “尔敢!”翔天真人冷冷一笑,将手一指那飞剑,“呜……”飞剑发出风啸之声,飞剑瞬时涨大,本是飞向异宝的方向极其诡异的一变,直直的劈向无名元婴的元婴之手。而且这一变之势是如此的凝重如山,好似翔天真人早就预谋一般。

  那无名元婴的脸上微变,心里明白这是翔天真人的声东击西之计,不过到了此时无名元婴已经避无可避,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再看翔天真人脸上得意之处,又是微微一张嘴,“蹼……”一口清气喷出,一口拇指大小的鼎炉,飞入半空,随着翔天真人口中念念有词,“呜呜……”鼎炉的炉口之处平升十数道巨大的元气之柱,发出不啻于浩然气柱的动静落在了鼎炉之上。

  “嗡嗡……”鼎炉得了元气之柱,顺是发出强烈的光华,好似一只流星般的挡在了几乎要化龙的小戟之前。

  “轰隆隆……”

  “咔嚓嚓”也就是瞬间,翔天真人以一敌二,分别用飞剑劈开了无名元婴的元婴之手,用鼎炉挡住了元清真人的法宝小戟。

  巨大的声响中,整个御阵在剧烈的颤抖,无论是冰河还是雾气都迅猛的翻滚,这让元清真人口中极其苦涩了。他虽然对翔天真人有了高估,可这高估又着实的不够。同样都是元婴中期的修士,翔天真人居然可以以一敌二,而且看起来很是游刃有余,那个无名修士的感觉元清真人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的气血上涌,体内的法力好似冰河一般的翻动,两只耳朵内似乎还生出一种尖锐的声响!随着这声响整个御阵之内的琵琶声响几乎到了极致,高亢的能冲上云霄。

  “一定不能让翔天真人与那无名修士联手,一定要联合萧华灭杀翔天真人!”这是元清真人此时唯一的所想,同时,他不顾的太多,一边催动法力,自己的鸣浩戟闪动异常强烈的光华,拼命冲向翔天真人的鼎炉,一边又是传音跟萧华,准备联手夹攻。可是,御阵之内雾气和冰河疯狂的翻滚,声响高亢而杂乱,浩然之气若同巨蟒般的乱窜,元清真人根本无法传音。

  “糟糕……”元清真人心中猛然生出一阵惊栗,有了一种不祥的感觉。这感觉刚刚生出,猛然间整个御阵静了下来,一应的琵琶声、冰河乍泄声、浩然气柱的轰鸣声瞬时诡异的消失,就好似深夜的阑珊。

  也就是在动极而静的片刻,翔天真人的寒梅飞剑从冰河中冲出,再次化作一只梅花大手抓向山崖之上的异宝光团。

  “该死!!!”大手不过是升起数丈,萧华怒极的声音发出,整个御阵之内雷鸣之声大作,但见萧华化作一道雷光,在长空中划过,扑向翔天真人的那只梅花大手,要阻止翔天真人。

  “呜……”雷鸣声中,一缕笛声不知道从哪里发出,虽然清扬可又是极具穿透,萧华的雷鸣之声都无法掩盖。随着这笛声,整个御阵猛然自各处生出一阵阵的弱风……

  翔天真人见到萧华施展雷遁,心里一惊,将手一指鼎炉,躲过元清真人的鸿铭戟凭空涨大数倍,朝着萧华当头落下!

  萧华雷遁之术固然极快,可那鼎炉生出巨大的吸力,而且又是在他必经之路,萧华一声冷笑,手中如意棒一挥,如意棒在翔天真人眼中不可思议的变长变大正是打在鼎炉之上!那鼎炉不受翔天真人控制的在半空翻滚起来!(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天龙八部淫幻篇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