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三十五章 合纵成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翔天真人……”萧华将如意棒一摆,脸上生出怒气,厉声叫道,“你不曾看到吗?你每一次跟旁人的拼斗都会引起御阵的变化,而且这变化一次比一次厉害。你先前已经连累十数个金丹修士葬身御阵,难不成还要拖着我等一起陨落到此间么?”

  萧华的话声音极大,好似御阵之中的霹雳,元清真人听在耳中不觉心摇神动,立时惊愕了:“这……这萧华怎么可能在御阵之内开口?”

  “萧真人……”元清真人急忙开口,可惜正是如他所想,即便这声音已经暗含了法力,依旧不能及远。

  而就在此时,御阵之内的笛声蓦然尖亢,那先前生出的弱风轰然加剧,弱风比所有的法宝都要厉害,吹在元清真人的身上,那护身的金光肉眼可见的熄灭!不仅如此,就算是那鸣浩戟上的光华也在急速的闪烁,一种猛然加重和沙砾摩擦的感觉从鸣浩戟之上传了过来,御阵的弱风居然连法宝都不能承受了。

  “不好……”元清真人色变,将口一张,一个水蓝色的珠子冲入半空,一股水濛濛的光华落下,恰好将元清真人完全罩住。那光华在弱风之中,表层泛起一串串的小气泡,气泡噼噼啪啪的爆裂着,好似煮沸的滚水。

  即便那水珠并不能完全的抵挡弱水,元清真人也算是长长的松了口气,将手一抓,想要把鸣浩戟拿在手中,可是法力到处。那弱风居然将他的法力阻挡,鸣浩戟闪动几下光华好似不愿回头的浪子,只挣扎着返回数丈。

  元清真人无法,只得催动遁光,朝着鸣浩戟的方向飞去。

  此时,翔天真人和那无名修士脸上也是微变,翔天真人惊讶萧华的神通,张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可那声音同样无法传出来,最后翔天真人也不敢再妄动。催动遁光将寒梅飞剑和鼎炉都收回。也仅仅是片刻的工夫,那飞剑之上的寒梅已经被弱风吹掉了半成有余,看得翔天真人心里大惊。那无名修士似乎早有准备,眼见自己法宝被弱风腐蚀。并不见什么惊讶。但是耳边听到萧华的声音则是大惊。将口一张,一个惨白色的珠子飞上半空,那珠子的光华范围不大。只有数丈大小,可这范围之内,一丝弱风都不能生出,“定风珠?”翔天真人眼前一亮,那飞剑好似他的贪心一般,在半空中伸缩了几下又是落在了手中。

  因为此时,最让翔天真人拿不准的萧华已经御风而来!虽然萧华周身的金光在弱风之中微微闪烁,似乎也被弱风所侵蚀,可萧华的飞行速度又是比先前快了极多,固然是比不上刚刚的雷遁之术,可看在翔天真人眼中,心里不觉又是一突了,毕竟萧华跟他是敌非友啊!

  “你等住手!!”御阵几多变化,直到此时,萧华才能当着两个元婴中期修士的面说出了这句话,“谁敢再妄动,萧某立刻将之诛杀!!”

  说着,萧华的眼神如同闪电,扫过翔天真人和那无名修士。

  翔天真人勃然大怒,手中的飞剑又是跳起,先前的顾忌一下子抛到了九霄云外,大声叫道:“竖子,你有何资格号令老夫?你有什么神通诛杀老夫?”

  “若是加上在下呢?”那无名修士面对萧华的厉色,眼角微跳,听得翔天真人叫板,眼中闪动一丝的讥讽,将手一抬,先前收起的一个小鼓槌发出土黄色的光华,然后才有淡淡的说道。

  “再加上贫道!”元清真人终于也赶了过来,手中攥着鸣浩戟笑吟吟的说道。

  “哼……”翔天真人冷哼一声,说道,“即便是你等三人,你觉得老夫会怕你们么?”

  不过,翔天真人虽然声色俱厉,但是手中的飞剑并没有飞出。

  萧华冷冷一笑,说道:“你怕不怕萧某不知道,萧某知道的是,你若是不能跟我等三人通力合作,莫说是山崖之上的异宝,即便是命也要留在此间。”

  说着,萧华用手一指左近,厉喝道:“你且看看,御阵之内弱风、冰河遍布,内中又是隐藏着仙兵和仙将。你不要说自己不知道这些仙将的存在,也莫说自己不知道他们的厉害,几个金丹修士在他们面前几乎没什么还手之力,即便是你我等元婴修士被他们围住,怕是也不易逃脱。”

  翔天真人口里犹自极强硬:“那是你等的看法,老夫自然有老夫的神通。你莫以为老夫不知道你的打算,你不过借着合纵的理由,阻止老夫得到异宝!”

  萧华不理睬翔天真人,转头看向那无名修士,拱手道:“贫道黑云岭萧华,不知道道友如何称呼?”

  那无名修士笑道:“在下靖西山庄虚霆子。”

  “好……”萧华点头,又是问道,“不知道虚霆子道友志在国师之签否?”

  “国师之签?”虚霆子微微一笑,“在下不需要。”

  “嗯……”萧华点头,笑道,“萧某需要国师之签,既然道友跟萧某所需不同,那此事应该能联手。”

  “如尔所愿!”虚霆子更是大喜,“汝之所想正是吾之所想。”

  “翔天真人……”萧华微微乜斜翔天真人一眼,“你可要跟我等三人作对?”

  “作对如何,不作对又如何?”翔天真人看看四周,弱风已经开始凝聚,又一缕缕聚成了一条条,而这些一条条的弱风逐渐又化作飓风,待得这弱风汇成飓风,即便是元婴中期的自己估计也不能对付了,他不得不给自己找台阶下了。

  “作对的后果老夫就不说了。”萧华淡淡的说道,“若是想联手,你我等人的恩怨,暂时都放在一边儿。还有这山崖之上的异宝,不管它是什么,都暂且不管,我等先联手自保,一同施展神通将这御阵破掉……”

  “哈哈……萧华,你这是开玩笑吧?”不等萧华说完,翔天真人仰天大笑,“将这御阵破掉?你知道这御阵是什么吗,就跟狂妄的谈论破掉。”

  萧华微微皱眉,淡淡的说道:“既然是阵法,勿论是我道门的法阵,还是儒修的御阵,皆是可以破除的。萧某不觉得自己所说有什么不对。”

  翔天真人冷哼一声道:“真是无知者无畏!老夫跟你说吧,老夫虽然不知道这御阵是什么,可看着这能把你我都伤在其中的威力,这御阵必是瑶台之会鼎鼎有名的二十八星君御阵之一。以前参加瑶台之会的修士,但凡谁能从这星君御阵之内走出的,即可获得国师之签,根本不用再进行任何的遴选!老夫还从来没听说过这二十八星君御阵被破除呢!”

  “听萧真人把话说完!”元清真人冷冷道,“你我联手或许破不掉这星君御阵,可自保或将御阵之内的异宝拿到还是有可能的。”

  “不错!”萧华趁势说道,“我等先联手自保,然后一同将这异宝拿到手,若是异宝乃是国师之签,那萧某谢过三位道友;若这异宝不是国师之签,我等逃出御阵之后,你等三人商议如何分配!”

  “谁拿这异宝?”翔天真人一针见血的问道。

  萧华傲然道;“自然是萧某。”

  “为什么是你,而不是老夫?”翔天真人立刻不满。

  “因为……我是萧华!”萧华看着翔天真人一字一句说道。

  元清真人抚掌:“老夫同意!”

  “你呢?虚霆子道友……”萧华看向虚霆子。

  虚霆子略加思索,看看元清真人,又是看看自己定风珠的光华已经开始摇晃,不觉试探道:“在下这定风珠怕是不能坚持多久,若是萧真人能有手段护住我等前往异宝之处,在下也同意道友拿着!”

  “嗯,这个萧某自然可以应承!”萧华说着,将手一挥,弱水珠飞在半空,那弱水珠飞出,一蓬蓬的弱水落下,形成疏密不一的水帘将四人护住,密集之处的弱水正是将弱风挡住,那弱风固然是能透过稀疏之处的弱水,可这稀疏之处又是容元清真人等看到外面,透过的弱风并不能威胁四人的安危。

  “善!在下听从萧真人安排。”虚霆子大喜,急忙收了定风珠说道。

  翔天真人看着萧华头顶之处的弱水珠,目光几经闪烁,此时的局势已定,他若是不答允萧华,那么萧华必是要动手,自己对上元清真人和虚霆子尚有一战之力,再加上实力莫测的萧华……

  翔天真人只略加思忖,又是淡淡的说道:“如今之情势,老夫还有选择的余地么?”

  “走……”萧华见到翔天真人没有反对,也不啰嗦,用手一指那弱水珠,自己的身形朝着山崖之处飞去。

  翔天真人比之元清真人和虚霆子更加的快,身形晃动落在萧华的左手,正是在弱水珠范围之内,又是跟萧华保持足够的距离。元清真人倒是不着急的,微微抬手示意虚霆子飞在头前,自己则跟着萧华飞在后面。(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