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三十七章 异象露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翔天真人低呼之声刚起,那三色巨蟒已经飞落到萧华的背心之处,萧华的元婴之手刚刚溃散,根本来不及施展神通抵挡,“轰……”巨蟒刺入萧华的背心,正是显露出一个碗口出现的长枪,“噗……”的一声,萧华好似被巨雷击中,一口精血喷出,整个身形在长枪之上抖动几下,缓缓的落下,手臂也无力的耷拉下来!

  “萧真人……”元清真人眉梢一挑,这长枪出现的实在是突兀,根本就在他的意料之外,眼见萧华被击杀成重伤,元清真人似乎想到了什么,惊呼一声,身形也停顿下来,那冲天的大手,还有紧随的鸣浩戟也敛了光华,小心的停在半空之中。

  但见击伤萧华的长枪,稍在萧华身边停顿了片刻,好似有些犹豫,随即又化作巨蟒飞回了高处,那令一众元婴修士都胆颤的威压也随即消失,再不见影踪。

  “哼……”但听翔天真人一声冷哼,那停了下来的大手再次催动,趁着一众元婴修士都犹豫的时候,立时冲到了头前,特别的,翔天真人身形化虹,寒梅飞剑更是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护在他的左近,似乎不害怕被那星君所击杀!

  “萧华……”元清真人立在半空,神念扫过萧华落下的身躯,眉头微皱,似乎在犹豫,不过也仅仅是片刻的,元清真人一抬头,身形同样化虹,那鸣浩戟的光华大作,轰鸣声中。一个狰狞的龙形再次浮现出来,只不过这龙形并没有追向翔天真人,而是候在半空之中,待得元清真人的身形飞过,立时咆哮一声冲入元清真人的护体金光之内!

  再看那虚霆子,原本是有些发愣的,待得见到元清真人也撇下萧华不管,立时明白过来,那执掌此御阵的星官只所以击杀萧华,不是因为萧华想要抢夺异宝。这御阵的异宝本就是应该抢的。而是因为萧华伙同三人击杀御阵的仙将!亦或者说因为萧华的存在。本是 应该火拼的四人没有拼杀起来,而是凝成一股绳,虽然还不曾到得破除御阵的实力,也让守阵的星君感到害怕。这才出手击杀。

  “唉……”虚霆子看了萧华落下的所在。有心去帮一下。可他又不敢得罪御阵的星君,毕竟那守阵的星君可是元力五品的修为,远不是自己能够企及的。不过虚霆子叹息一声,知道自己先入御阵的优势已经不再,此时莫说是翔天真人,就是其他几个新入御阵的元婴修士都比自己厉害,自己只能是寻找其它机会。

  于是,虚霆子索性也不去抢夺异宝,而是将神念放出,仔细观察御阵的动向,想找个机会从御阵之内脱出。而且虚霆子也留了私心,距离萧华跌落的所在并不是太远,待得最后御阵大乱的时候,看能否将重伤的萧华一起带走。当然,这也仅仅是一丝的善念,虚霆子不知道御阵的星君会不会放过萧华。

  元清真人和翔天真人动了,无论是元婴之手还是两人的遁术如虹,一下子就引起了其它十数个元婴修士的警觉,刚开始,其他修士自然不解,以为两人不怕死敢跟守阵的星君作对,但看着两人已经 愈发的接近异宝,那杀人的三色蟒枪也不曾出现,于是众人如何还能按捺的住?

  “该死……”一个同样是元婴中期的修士怒骂一声,将口一张,一道好似串珠般的法宝冲上半空,然后整个串珠爆裂开来,随着那修士一口精血喷在其上,十数个串珠化作狰狞的骷髅头,在半空发出摄人心魄的嘶哑叫声,风驰电掣的冲向异宝。

  再看另外一个修士,将额头一拍,一个很是精巧的飞鹤从顶门之处冒出,在半空中轻啸一声,晃动双翅落入虚空,待得再次出现已经是百丈之外了。

  更是有数个元婴修士一声大吼,周身法力涌动,天地元气疯狂的灌入,或是金光闪闪,或是碧光幽幽的法相显露出来,甚至还有一个是妖身。感觉无法阻止他人拿到异宝的修士,准备从各个方向堵截拿到异宝的翔天真人或者元清真人,倒是那个显出妖身法相的修士,正是一个怪异的双翼妖,双翅展动,一飞同样惊人,加入抢夺异宝的行列了。

  御阵之内的元婴修士各呈手段争夺异宝,那被卷入御阵的上百金丹修士怎么敢近前?他们连虚霆子那种捞便宜的心思都没有,只战战兢兢地将身形落下,准备在御阵之内找一些灵草等物,亦或者等在安全的所在,待得御阵出现破绽就逃将出去。

  那妖身法相的元婴修士看起来最快,不过数息间已经追上了一个元婴修士的大手准备超过,那大手怎么可能放过他?大手呼啸一声,凭空抓下,想要阻止这修士。

  “嘎嘎……”但听那妖身修士一声长笑,并不施展其它神通,双翅一扇,整个身躯朝着那大手冲去,“轰隆隆……”巨大的声响再一次响彻御阵,元婴修士的大手被冲破一个大洞,修士的妖身略一踉跄就要再次飞上高空,可就在此时,一道流光自虚空而出,竟不知道是哪个元婴修士的法宝,挡住了妖身修士的去路。

  “啪……”这流光刚刚显露,不等妖身修士看得清楚,立时化就一个五色的屏风模样,朝着妖身修士罩了过来!

  不仅如此,就在巨响过后,整个御阵又是震动,那催人命的琵琶之声大作,一道道的冰河铁马脱缰而出,比之先前萧华等人遇到的大阵还要诡异,琵琶之声后,鸣笛之声也起,弱风和迷雾共举,颇是有些琴瑟和谐之意!

  “杀……”一声声的喊杀之声自无处不在的铁骑中生出,本就是大乱的御阵之内,如今更是乱成了一片,杀声震天。

  “该死……”眼看自己的头前被五色的光华挡住,而且光华迸裂之处更是有夺目的毫光扑向自己,那妖身修士大怒,但见他周身青光若同波浪般的生出,额头之上渐渐生出一个若同龙角般的独角,这独角一出全身的气势大盛,双翅再次涨大数分,扇动之间妖身好似流星扑向那光华,他要跟冲破元婴之手那般击碎这法宝。不过他倒是没有注意,一缕弱风已经悄然在他头顶之处吹动了。

  “噗……”妖身元婴撞入无数屏风一般的光华,那光华就跟孔雀收翅似的合拢起来,只不过在那光华的头前,一抹青光若同尖刺突出,“轰……”左近数十丈的空间震动了,那法宝居然被这元婴的妖身法相击碎!!

  “噗……”远处,一个身材矮小的元婴修士脸色一变,一口精血随之喷出,显然这本命法宝被破,他也受损不少,只是,还不等他伸手自乾坤袋内拿出疗伤的灵丹,但听一阵刺耳的琵琶之声再他身下生出,十数支冰枪很是突兀的刺来,吓得这修士急忙掐动法诀,一道若山的光华砸下,生硬硬将这些冰枪挡下。“嗖……”紧接着,一股弱风吹来,“滋啦啦”的声响,矮小修士本来就有些黯淡的护身光华又是被吹灭了极多。

  “不好!”矮小修士心生警觉,急忙将手一拍自己额头,一个五尺大小的元婴手里拿着一个破碎的扇子浮了出来,只不过这元婴的嘴角之边也有一缕金色的血液,而且面相萎靡。

  “刷……”元婴一现,立时搓动双手,那扇子落下,五色的光华再次要将修士的肉身罩住。可惜,那五色的光华刚刚卷过修士的脖颈,“噗……”一条铁枪自弱风之中探出,神不知鬼不觉的刺入修士的背心之处。

  “嗷……”那小小的元婴低吼一声,显然是怒极,将手一抓,一道血红之色的禁制如雷般的砸下,“轰……”巨响之后,铁枪断裂成两截被丢弃在半空,同样也是一口鲜血自弱风之中喷出,可弱风吹过,一切又是消失。

  “该死!!”元婴很是无奈的看着已经没了生机的肉身,还有肉身之上,那背心之间的大洞,一声尖锐的怒骂,然后周身涌动光华身形朝着远处就要遁飞出去!

  就在此时,异变突生,“呜……”迷雾大作,比之别处多了数倍的雾气自虚空中生出,随着这迷雾,一道即便是元力五品修士都要窒息的气息自元婴身下生出,一道浩然气柱更是比之元婴之手还要凝实的将元婴罩住,“唧唧……”元婴大惊,惊叫之余,数口精血喷出,化作光华极其强烈的符文,符文没在元婴体内,元婴的身形弹指间消失,这元婴要施展瞬移之术从浩然气柱内逃遁!

  “轰……”浩然气柱轰鸣冲入虚空,左近数丈的空间生出一阵强烈的扭曲,那元婴再无声息,而且这浩然气柱的轰鸣之声在冰河铁马的嘶喊声中也算不得厉害,一心看向山崖异宝的一众修士更不会注意到此处一个元婴的消失。(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