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三十九章 井木犴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可惜无论蟒枪如何挣扎,即便是萧华的头顶之处,那弱风、浓雾和冰河消失了,露出一片晴空,那蟒枪依旧可悲的落入萧华的手中,瞬时消失了不见!

  直到此时,才又有一片血滴自空中落下……

  一众金丹修士在这气势之下皆是伏倒,胆战心惊之余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击之念,但他们的心中又是惊讶万分了,看了虚霆子的情形,他们如何不知道一切的一切都是这个萧华所布局?甚至他们跟随虚霆子也是萧华引诱守阵星君的一招?最先陷入此御阵的几个眼尖修士或是看到了三色蟒枪击杀萧华的威势,再看看如今萧华生龙活虎,好似根本没有受伤的样子,心中的生机又是升起。

  “哼……”一个震动方圆数百丈空间的声音自众人头顶的晴空中落下,无数的浩然气柱再次降下,众人眼前一暗,一个数百丈大小的金甲仙将挡住了照入御阵的光线,同时,巨量的浩然之气冲入这仙将的左手之处,一个金光灿灿的大手缓缓的在半空中生出。再看那仙将的面貌不正是先前瑶台山前显出身形的二十八星君之一么?

  这星君的气势如同他巨大的身形,一缕缕的金色雾气自他的金甲之内流溢出来,凝结成巨大的甲铭文,每一个甲铭文都生出强大的威势,比之金丹修士的威压毫不逊色,一个个甲铭文的威势汇聚在一起,好似实质一般。将众人的口鼻都堵塞,难以为敌的畏惧之心不由自主从金丹修士心底生出,即便是死里逃生脸上生出侥幸神情的虚霆子忍不住也是将威压放出,极力抵挡。

  “呜呜呜呜……”众人畏惧之时,这星君的对面,同样又有强大的气柱生出,轰鸣着冲入一个逐渐涨大的金身,一阵阵金光好似初升太阳的自这金身之上泛出,一种同样节节攀升的威压自金光之内泛滥出来,这不正是萧华的法相金身?

  但见萧华法相金身生出。立时跟那星君的金身分庭抗礼。一阵阵噼里啪啦的剧烈响动在两人之间的虚空之内生出,这劲道的爆裂声中,一众金丹修士被炸得飞落极远,他们居然连靠近的能力都没有!虚霆子眼珠一转。看看萧华金身左近的弱风、冰河等都是不见。急忙飞往金丹修士的左近。悄悄带着这些金丹修士准备溜出去。

  “你很厉害……”那星君眼看着萧华金身生成,淡淡开口说道,那声音好似黄吕大钟震得四周巨响。“不过你进了瑶台山就没有出去的机会,老夫乃是星君殿星君井木犴,你若是投入老夫门下做一名星将,老夫不仅保你不死,还能让你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你在修炼中所要的东西,无论是功法、丹药,老夫都可以给你。”

  “井木犴?”萧华双眼微眯,冷笑一声,说道,“胆敢以二十八星宿为名,你实在是狂妄,老夫若是归附在你等手下,岂不是污没了老夫的英名?自古儒道不同,老夫既然选择了道门就不会跟你等儒修同流合污!”

  “哈哈……你这小小的道门修士才是狂妄!即便是摸到了元力五品的门槛,即便是你有心计,让老夫入瓮,可你如何能知道,老夫亦是在试探于你,只不过老夫有些大意,想不到你的法宝如此厉害,一不小心着了你的道罢了!” 井木犴大笑,将手一指飞在萧华头顶之上的腾蛟剪说道,“老夫喜你有几分神通,而且老夫座下正好有星将空缺,这才跟你说了这么几句,否则老夫现在就可将你诛杀!”

  “聒噪!老夫从来没见过像你这般狂妄的吸收,说大话不嫌闪了舌头……”萧华不为之所动,“老夫不过拿出三成的手段,你都不是敌手,若是都施展出来,你还不得力毙当场?”

  “罢了~” 井木犴似乎失去了耐性,将手一攥,一个粗大的浩然气柱在他手中凝成一个巨大的长枪,“老夫知道你的心思。可惜即便你再拖延时间,那些小东西们也不可能冲出星阵,甚至是你……也马上要落在星阵之内!”

  “呜……”井木犴将口一张,一口三色的真气好似水瀑落下一般冲入半空,“轰隆隆……”一阵的地动山摇,整个山岭都在晃动,随即那山岭之声缓缓浮现出两条巨大的龙形,而两座山岭之间的山崖之处又是浮现出数百丈大小的云霭,三色的真气有一部分落在内中,立时引动了虚空海量的浩然之气灌入,那云霭化作三色巨大光球落入御阵,两条龙形也咆哮着冲向这光球!

  “二龙戏珠??”萧华有些明悟了,而且那本平静的脸上又是露出了阴沉,因为在他强横的神念之中,他已经看得明白,两道龙形真是将整个星阵都围在中央,龙形盘旋戏珠之时已经将整个御阵都是带动,御阵之内气流如刀,先前争斗的元婴修士惊骇异常的停了下来,竭力抵挡这先天之威。至于幸存的近五十个金丹修士更如同风中的蒲公英,只能翻滚,难以抵挡。这井木犴根本不消做什么,只要控制了巨大的光球引动龙形戏珠,即可将所有的修士灭杀!

  “吃老夫一棒!”萧华冷冷一笑,静了心,双手一举如意棒,那棒子化作数百丈大小,朝着井木犴砸了过去,棒子划过长空,一道道的裂痕在虚空中生出,那呼啸的风声都是冲入裂痕,众人耳中并不能听到。

  井木犴脸上带着轻蔑,可心里着实不敢大意,手中凝结的长枪更是不敢怠慢,“呜……”的放出怪异的声响,同样迎了过去,不仅如此,长枪晃动之际,好似山岳般沉重的浩然气柱,好似飞剑般锋利的浩然之气同样自萧华四周生出,朝着他的金身冲去。

  “轰……砰……”浩然气柱打在萧华身上,一道道的暗金色裂痕生出,一股股发黑的汁液自裂痕中渗出,井木犴元力五品的实力不是摆设,单凭这一击之力就能将元婴修士击杀!只是,浩然之气落在萧华金身之上的同时,萧华的如意棒也砸在了井木犴的长枪之上,轰然的声响不仅长枪被砸得崩塌就是井木犴的手臂也被如意棒砸中,刚刚生出的左手如今连同左臂又是血光四溅,眼见的血肉模糊了。

  “丝……”井木犴疼得吸了口冷气,急忙催动真气,但见三色的真气生出,那伤臂之处肉眼可见的恢复,只不过接二连三的受伤,让井木犴的脸上更加发白。

  “不得不说,老夫小觑你了!” 井木犴郑重的说着,不敢怠慢,急忙探手自乾坤袋中取出一杆巨大的怪异兵器,这兵器好似长枪,不过在头前之处乃是一只大手,那手中竟然攥着一个粗大的匕首。

  “杀……”萧华早就生出杀心,不等井木犴拿好兵器,手中如意棒搅动风云再次击下!那井木犴也是好武艺,舞动巨大的兵器,更是催动御阵之内充沛的浩然之气跟萧华斗在一处!这两个巨大的金身打得真是天昏地暗,仅仅是半盏茶的工夫,整个御阵都被两人搅乱,甚至那两条龙形都没两人威势足!可是,萧华比不得井木犴心静,他要自保,要救出虚霆子等人就要必杀井木犴,而井木犴乃是元力五品的仙将啊,能击败他固然是容易,可要击杀又是何其难啊!还有,井木犴能借助御阵之威能,萧华灭杀他的可能真是微乎其微。特别的,如今的井木犴还是游刃有余的跟萧华拼斗,并不曾借助御阵之威 啊!

  萧华挥棒,一棒将井木犴打得落下半尺,眯眼看看井木犴的金身,又是看看远处两个龙形不觉心中有了定计,此时的萧华固然没有自己趁手的灵宝能一击必杀井木犴,可他也不会再跟以前那般一件件的法宝试探了。

  但见井木犴怒吼一声,足下生出三色祥云,怪异的兵器再次挥动,那能将山峰都削平的道道浩然气剑一片片的刺向萧华,巨大的轰鸣之声同样从兵器头前的手中发出!

  萧华的金身虽然偏偏削落,而且一块块的塌陷,但他依旧面沉似水,绿袍萧华掌控的无形元婴悄然出现在他的头顶之上,刚刚还在半空中闪动金光的腾蛟剪再次化作一条巨龙,呼啸着冲向井木犴,那巨龙摆动龙尾朝着井木犴的背部就是摆去!

  “咦?有些手段!”眼见萧华“一心两用”,跟自己拼斗的同时还能用神念催动腾蛟剪,井木犴心生淡淡的惊讶。

  这淡淡的惊讶刚刚生出,又见到一个小小的葫芦出现在萧华的头顶之处,转眼间一个有鼻子有眼儿的东西自葫芦口中浮现出来,井木犴心神一阵的恍惚,“哎哟,不好!” 井木犴大惊失色,急忙反手一拍自己的顶门,但见三色的真气冲入高空,瞬时化作一个威风凛凛的“子”!(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