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四十章 杀星君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这“子”跟萧华先前的众“子”有所不同,乃是一个武将打扮,甚至这“子”的样子有些跟井木犴相似,“三气朝元!炼神还虚!!!”萧华一见井木犴的三色真气,还有“子”立时就明白了,井木犴不仅练就了三气朝元,更是将自己的心神炼入“子”内,达到了炼神还虚的地步。而且这子一出现,井木犴恍惚的目光立时清澈。甚至,两道青红色的诛灵元光落在这“子”的头顶之处,被那三色的真气所托住,根本落不下来!

  即便如此,侥幸逃脱的井木犴,背心也是泛起虚汗,有些惊魂未定的感觉,这感觉刚刚生出,“刷……”一阵锐痛自他背心出传来,那腾蛟剪居然趁着他抵挡诛灵元光亦然落下,生生将他的背心削下丈许的一大片!

  “该死!”井木犴咬牙切齿,头顶之上三色的子将手一挥,无数的铭文自手中落下,井木犴乃是兵家儒修,他的子不仅是武将打扮,而且举手投足之间就能御动铭文,跟儒家儒修口占真言有些类似。

  “嚓嚓嚓……”随着“子”手中的铭文砸下,一道道晴空霹雳自萧华四周生出,蜂拥的落入萧华的金身之内。

  “轰……”“子”的霹雳果然厉害,不仅可以将整座山脉轰倒,萧华的金色也随着溃散了不少。不过让井木犴侧目的事情再次发生,但见萧华眉心之处绿光一闪,一个个比之铭文更加阴冷的绿篆文生出。一声声若同天神低语的咒语在半空中响起,“轰隆隆……”一层层密集的雷光现世报的落在他的金身之上。无比的酥麻生出,数丈数丈的金身瞬时崩溃起来,而且这崩溃急剧蔓延丝毫无法阻挡!

  “这……这是什么手段??这瑶台山内不少已经将道门的引雷之术固锁了么?这修士怎么可能施展?而且,这雷光怎么可能跟怪异的文字有关?” 井木犴彻底懵了。

  井木犴固然被萧华的手段惊呆了,可他的噩梦还刚刚开始,因为幽绿的雷光之下,不知道何时一层双色的火网自他脚底生出,自下而上的倒卷,自己的金身一经碰到这火网立时化作纯粹的汁液落下半空!

  “该死!该死!!该死!!!” 井木犴接连的怒吼。不知道是在骂萧华。还是在懊悔自己为何如此大意的将兵器丢失,亦或者是责骂自己甚至也没准备太多的御器和文轴。井木犴怒骂之间,头顶之上的三色“子”豁然从头顶之处飞起,右手攥拳。好似流星贯日一般。携着萧华难以抵挡的禁锢之力砸向萧华的头颅之处!

  “嘿嘿……”萧华一声冷笑。绿袍萧华掌控无形元婴立时从萧华的头顶之处也是飞出,两只双手虚抱,一道道雷光晶丝缓缓的生出。准备在半路之上偷袭!可是,萧华的元婴刚刚飞出,立时生出一种难言的警兆,一股隐约的巨大吸力遥遥的自御阵的深处生出,虽然还没透出,可已经将萧华的元婴锁定!

  绿袍萧华一个冷战,顾不得偷袭井木犴,立时催动元婴落在萧华的头顶,这元婴一接触萧华的肉身,警兆立时消失,吸力同样也不见了。

  “奶奶的!这是怎么回事儿?”萧华大惊失色,也就是这个失神,萧华立时失了先机,“子”的拳头落下,萧华看看躲过头部,正是将他的左肩砸得塌陷大半!

  “轰隆隆……”一阵接连的闷响,萧华数百丈的金身再无法支撑,慢慢的缩小起来,井木犴也强不到哪里,那“子”刚刚击中萧华的金身,井木犴又是感到心神迷糊,诛灵元光又有了落下的趋势,他急忙将“子”收回,然后看看萧华忙不择地收金身,嘴角泛起一丝冷笑,然后那“子”将手一挥,巨大的光球随着手势落在他的眼前,那两条龙形更是拖着绵延的龙躯扑了过来。

  井木犴低头看看自己催动浩然之气都无法熄灭的火网,知道不将萧华灭杀怕是不能脱身,但见他狞笑一声,头顶之上的“子”将双手一挥,巨大的光球在比之刀锋都要锐利的浩然之气下立时分作三个,这三个光球中,“子”手中的那个较大,其它两个较小。

  “去……”一声威严的可以将整个御阵都震动的声音自“子”的口中绽出,比之春雷都要刺耳,两道浩瀚的浩然气柱发出巨大的轰鸣之声自天地间贯穿而出,直直的冲入两个小的光球之中,同时,“子”又是将口一张,三色真气好似虹桥喷将出来,分作两道一样落在光球之上。

  “吼……”两个龙形将巨大的头颅扬起,那龙首虽然模糊但是又是透着一种难言的兴奋,待得龙首张开,一股凄冷,黑幽的气息自龙首中的空洞之内发出,两个充满了井木犴凝练真气的光球落入龙首之内。

  “啪啪啪啪……”本是模糊的龙首在三色真气落入口中之后明显有了神色,就若同画龙点睛一般,而且这色彩飞速朝着龙躯之上蔓延!

  “吼……”地动山摇了,冰河、弱风的御阵如今疯狂的涌动,随着两条龙形的摆动,一股镇压一切的气势,携着整个御阵朝着萧华扑将过来!

  井木犴笑了,笑得很是灿烂,虽然他足下的火网还不曾扑灭,虽然“子”头顶之处的诛灵元光依旧威胁着他的性命,不过他丝毫不怕,这二龙戏珠之势本就是御阵最后杀招,萧华在算计自己的同时,自己又何尝不在算计萧华?井木犴从来没见过有道门修士可以从这二龙戏珠的御阵之内脱出过,以前的瑶台之会单单一个二龙戏珠御阵就可以将所有的道门修士一网打尽啊!

  “谁知道殿主如何作想,今日居然将二十八星阵皆开?这道门修士的实力远超元力四品,若是杀了着实可惜,不如镇压了,为吾所用……” 井木犴暗自盘算。

  可惜一切总有意外,井木犴刚刚生出笑意,但见一个圆盘自萧华口中喷出,但见圆盘一出立时蓦然涨大,一重重金黄色的龙气自那圆盘中涌出,而且这龙气之内,无数的山河社稷图影浮现,。

  “这……”井木犴呆在了,心中生出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眼看着整个圆盘在龙气之中瞬化一个椭圆状的玉玺,一股仙凡避退三舍的恐怖气息自玉玺内冲出,朝着扑向萧华的两条龙形压去!

  “镇压!”萧华冷冷一声低吼,虽然比之先前那“子”的声音威严少了很多,可又是清楚异常,有力无比,随着这声音,两条龙形极度颤抖,山河玺的龙气落下好似一只大手,勿论是龙首还是龙珠,一股脑儿都是攥住!

  “你……你怎么能有国器??你……你怎么能操控社稷之器!!!你怎么能掌一国之运??” 井木犴不可思议的叫着,随即他的“子”也在这龙气的镇压之下好似筛糠般的抖动!一种从来都没有的危急之感自他心中生出!按说这山河玺固然厉害,可未必能镇压住他这个星君殿的星君,可他为了控制二龙戏珠的御阵,将自己的真气跟龙珠融在一起,这样固然操控御阵得心应手,可在萧华镇压龙珠和龙形的时候,他的“子”也一样被镇压了!

  最让井木犴害怕的是,那山河玺之上的龙气有种无法抗拒之力,瑶台山两道龙形山脉的天地灵气远远比之不上山河玺,在山河玺镇压之下,龙珠和龙首已经没入其中,自己的“子”也随着龙珠塌陷着,要被拽入山河玺。

  井木犴突然有种黔驴技穷的感觉,不知道该如何从如此困境中安然脱出了。

  “拼了……”井木犴一拍自己顶门,三色的真气再次喷出,那真气疯狂的冲入“子”内,想要稳住“子”,“吼……”又是一声清亮的龙啸自山河玺之中发出,乍听起来似乎是两条龙形的挣扎,可井木犴知道这绝非自己先前所掌控的山脉之气,因为随着这龙啸之上,山河玺的吸力猛然增大数倍,自己的“子”轰然塌陷,那诛灵元光趁势落下,井木犴仅仅来得及将兵器摆动,诛灵元光早就冲破他的防御,在他巨大的脖颈之处一掠而过,“噗……”血光冲天而起,整个金身也是轰然倒下!

  “善……”萧华心中一松,那催动诛灵元光又是落下准备袭杀井木犴已经炼神还虚的元神,可是,诛灵元光还不曾落下,一种恐怖的波动自井木犴伏倒的金身之中生出,同时,山河玺镇压之下的“子”的体内也发出同样的波动。

  “不好!”萧华遗憾之余又是大惊失色,他知道自己终究还是没能按照先前的打算将井木犴完全伏杀,那井木犴到得最后关头知道自己无法逃过杀劫,不惜自爆元神跟自己同归于尽,萧华修为虽然比肩井木犴,手段也是极多,可要在这等同级别之下阻挡井木犴的自爆又是不能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