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四十五章 可悲的敬亭真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那矮小的元婴修士一听,不觉愣了,看看旁边的三人,都是一头雾水的样子,微微摇头道:“在下……从来没听说过。”

  “呵呵,无妨……”萧华笑着摆手,“不知道就不知道……”

  就在此时,敬亭真人却是波澜不惊的开口道:“真人所说,在下知道。而且在下还知道这瑶台山内就有一处!”

  “是吗?”萧华真是惊喜了,看看敬亭真人笑道,“若是道友可以助萧某,萧某必不会亏待道友。”

  敬亭真人似乎有了什么决断,轻咬嘴唇道:“在下跟真人算是有缘,若是真人能得到那物,还请真人分给在下一些。”

  “当然!”萧华毫不犹豫的答应了,“这个毋庸置疑。”

  “好~”敬亭真人当机立断,拱手道,“真人若是愿意,在下这就带着真人前往。不过那处颇是凶险,其他几位道友就不要轻易去涉险了。”

  那矮小的元婴修士见敬亭真人将话都说到这份儿上了,急忙躬身道:“贫道祝萧真人马到成功,告辞!”

  说完,催动法力就要离开,此时又是闻听极远之处,那瑶台山的所在,“轰隆隆……”一阵山鸣海啸之声响彻整个高天,萧华等人抬眼看去,只见一道血红色的流星自瑶台山的山巅之处冲出,直直的到得天之顶端,随即托着一条血红色的大尾巴,从天之巅冲向山脉的另外一端!流星划过,血色好似一把利剑将天破开。一条长长的血痕出现在天空之中!不仅如此,流星之前的天极度颤抖,万千的霞光在流星前部迸射而出,流星之后,那赤色的长尾好似荡溢的波纹,将整个血痕极度的扩展,漫天的血色霞光片刻间出现,不仅遮蔽了晴空,更是将日月掩盖!

  眼看着那夜和血,肉眼可见的从远处朝着萧华等人涌了过来……

  “这……这是怎么回事儿?”矮小的元婴修士大吃一惊。本是飞走的身形不觉停了下来。很是吃惊看着远处。

  一缕缕的天地元气,一道道的浩然之气缓缓的涌上天空,就好似血色落在了水潭中,那血色的霞光肉眼看见的朝着瑶台山落下!

  “轰隆隆……”震雷和霹雳之声好似这世间唯一的声音。来回的荡溢。血色的流星不仅划过天际。更是将一众修士的心都划开,一种难言的浮躁,戾气和暴虐不知不觉间从他们的心境中弥散出来。

  “异宝??”矮小的元婴修士刚刚停下身形。注意力落在血色流星之上,就见到一个个闪动光华和云霞的玉匣从四面八方冲出,跟在玉匣之后的又是诸多的修士。

  这些修士或是催动法宝,或是施展神通,左右一个个都是兴奋无比,可惜,绝大多数的玉匣冲入半空立时消失在血色霞光之中,只有极个别的落在修士的手中,那些得到了玉匣的修士,或者转身飞往别处,或是直接前冲,身形跟着其它玉匣消失。没有拿到玉匣的修士当然不甘落后,随即冲入血色的霞光身形不见,至于更多的修士则是犹豫,毕竟这血色流星乃是凶兆,谁知道这霞光之内又是什么?

  但是,流星过处,那血色天痕并不消失,霞光一点点的朝着下方蔓延,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有一些靠近霞光的修士,根本不同催动身形,但凡跟霞光一接触立时消失。眼见如此,一众修士哪里还不知道星君殿的意思是让所有修士都进入霞光的?与其等在此处待得最后被霞光吸入,不若现在就进入霞光之内还能更早一步得到异宝。于是,更多的修士自连绵的山中飞出,冲入霞光消失了不见。

  那矮小的元婴修士望着那些 遗宝落入霞光,眼中泛起了贪婪,眼看有修士冲入霞光,立时拱手道:“萧真人,在下先去了。”

  “请……”萧华颔首,那元婴修士催动身形,直直冲上百十丈,一经接触血色霞光跟其他修士一般的消失不见了。萧华神念跟着,只觉得这霞光能将神念隔绝,倒也看不出有什么怪异的所在。

  “诸位道友也赶紧去吧!”萧华催促一声,又是对敬亭真人道,“敬亭道友,可头前带路,看着架势星君殿是要将我等赶到一处的,先前的御阵等处可能都要关闭。”

  敬亭真人一听,立时明白,急忙点头说道:“真人请随贫道过来……”

  说着敬亭真人同样催动了身形,朝着一处飞去,另外几个元婴修士冲着萧华拱拱手,也有些着急忙乎的冲入霞光。他们原来是有些意思跟萧华一起走,可见到萧华又要去闯阵,而且还不想他们跟着,特别是那各色的异宝都被星君殿送入血色霞光,瑶台山所有的修士都要进入霞光之内方能得到异宝,那么萧华的作用又是减弱,是故他们也消了跟萧华同进退的想法。

  倒是那元清真人看看飞走的元婴修士,脸上不为之所动,镇定的对萧华道:“萧真人,晚辈修为有限,怕是不易从瑶台山脱出,不能不随着真人行事,真人不会赶晚辈走吧?”

  “呵呵,怎么可能?”萧华笑了,身形飞起跟着敬亭真人冲出,嘴里还说道,“不过你若是想跟着我等,以后就不要叫萧某前辈。”

  元清真人笑了,道袍鼓动追向萧华,嘴里同样应着:“萧真人如此说,贫道敢不从命?”

  三人朝这一处飞了约有一顿饭的工夫,跟萧华所想的一般无二,整个瑶台山完全被火山云般的霞光完全罩住,霞光之下,一处处异宝和灵物飞出之后,莫说御阵逐渐的关闭,即便御阵不关,御阵都空了谁还会呆在这里?

  眼看飞过数重山脉,又是飞飞停停,在十数丈高的古木林中寻到了三道溪流交汇的一处沙洲,敬亭真人停了下来,转头眯着眼睛看看身后还有头顶之处落下的霞光,开口道:“萧真人,这里当是人菁所在地方了!虽然霞光落下将御阵引动,可跟在下得到的记载有九分相似。”

  萧华神念扫出,但见那沙洲之上浩然之气夹杂了晦涩的铭文将神念挡住,知道这当是星君殿的一处御阵,又是看看左近那繁茂的古木将血色的霞光挡住,若不是敬亭真人带着过来,自己怕是不会找到此处。于是萧华笑道:“敬亭道友,萧某来之前也请教了几位道友,据他们所说这瑶台之会一次跟一次截然不同,并没有什么可借鉴的,不知道道友如何得到此处的讯息?”

  敬亭真人看看萧华,又是看看后面跟来的元清真人,叹气一声道:“不瞒萧真人,在下这讯息也非得自旁人,乃是在下前几次参加瑶台之会时,偶尔到得此处才得知的。”

  “哦?”萧华大奇,“莫非敬亭道友参加过多次瑶台之会?”

  不说萧华稀奇了,就是元清真人也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敬亭真人。

  敬亭真人脸上泛起了苦笑,点头道:“不怕萧真人笑话,这次已经是贫道第十三次参加瑶台之会了!”

  “啊?”萧华没出手,元清真人却是惊呼起来,不过惊讶之余,元清真人又是有些不好意思了,笑道,“敬亭道友多想了。此次瑶台之会……也是在下第三次参加,你不过是比在下多参加几次罢了!在下怕是五十步笑百步了。”

  “唉……”敬亭真人叹息一声,那声音中充满了苦涩和无奈,看看前方的沙洲,说道,“两位道友见笑了。其实……贫道今次来瑶台山的目的……并不是先前所说的异宝,甚至贫道对星君殿拿出的三件至宝同样不感兴趣,贫道的目的跟萧真人一样的……”

  “哦?”萧华抬眼看看敬亭真人奇道,“难不成……敬亭道友十二次参加瑶台之会都是为了国师之签?而且十二次……居然都没有得到?”

  元清真人同样惊讶,毕竟修为到了元婴中期得到国师之签已经不算什么特别难的事情,只要运气不是太衰,参加一次瑶台之会就能得到,哪里会像敬亭真人这般参加了十二次瑶台之会都得不到的?

  敬亭真人本是想催促萧华的,可看看萧华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神念似乎已经放出,知道萧华正在观察眼前的御阵,又是想到自己的决断,就又开口道:“被萧真人说对了。在下自四百年前参加第一次瑶台之会开始,这数百年来十二次参加瑶台之会都是空手而回,一次都没有得到国师之签。”

  “敬亭道友……还真有恒心!”元清真人不知道如何安慰敬亭真人,只好低声说道。

  “其实,头三次……在下真是为了立国,有志做一国之师!”敬亭真人笑道,“可到了第四次,那跟贫道交好的将军已经年迈,他的嫡子见贫道久久不能助他们建国,已经舍了贫道跟旁人合作。贫道也见过那助他们建国的道友,也是贫道在瑶台之会见过的。贫道不能助人当然也不能扰人,所以之后的这些……不过是贫道的赌气!贫道倒是要看看,究竟能到第几次拿到国师之签!”(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