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四十六章 沙洲秘阵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待得萧华之神念落在御阵之上,仔细观察了片刻,不觉眉头有些微皱了。这御阵颇是有些怪异,好似一个锁头,罩在沙洲之上,四周冲入的三道溪流又好似开锁的钥匙,打开御阵只能凭借溪流。可是,这溪流中又是透着一股隐隐的诡异,蕴含一股杀机,萧华感觉有些熟悉可又是难以捉摸,他不得不多思索。

  “敬亭道友上次来此处是如何进入的?”萧华好似有了定计,开口问道。

  敬亭真人不假思索道:“在下第一次参加瑶台之会时,本已经在据此不远的山脉之上得到一枚国师之签,可惜还不曾收入乾坤袋就被另外一个道友发现,这道友实力比在下厉害,在下被打入那条溪流之中。为了逃避那道友的追杀,这才施展水遁之术躲避,谁知道一股很是莫名其妙的力量将在下带入那沙洲。只是……在下进入沙洲的时间极短,仅仅是看到里面的情形就被带出。待得后来在下又是机缘巧合……才知道内中就是寻常我道门修士所说的人菁!唉,既然知道此物是人菁,在下每次进来都要到此处看看的,不过除了第一次外,只有这一次能见到这四周的古木,以前的数百年星君殿都不曾将此处打开。”

  “这次我等的时间也不多了!”萧华看看据此不过数里的所在,那古木的边缘之处已经虚化,好似血色霞光将古木已经吞噬了一般,而且在霞光笼罩之下。所有的山脉、树林、溪流都再也看不到,只有远处的瑶台山好像通天的柱子一般矗立。

  敬亭真人见状,整整衣冠,冲着萧华躬身说道:“萧真人,其实先前拿到国师之签的玉匣之时,在下心里就有预感,这玉匣之内不是别的异宝,肯定是国师之签。”

  “为何?”元清真人有些不解了,“若非你早有预感……为何拼杀的抢夺?”

  敬亭真人很是意味深长的说道:“在下拼杀自然是为了国师之签,可若是在下拿不到那自然就不是国师之签。偏偏的。萧真人诛杀守阵星君。让我等四周找寻,在下能找到的……当然就是国师之签了!”

  敬亭真人的话说的很是拗口,不过元清真人也稍微明白了,敬亭真人运气背到极点。此次乃是他第十三次参加瑶台之会。国师之签的数量少的可怜。他第一次距离国师之签如此的近了,偏偏又碰到了势不可挡的萧华。即便是他能将国师之签拿在手中,到得最后也要交给萧华。

  敬亭真人说着。身形并不曾起来:“既然老天让在下双手将国师之签奉上,那也就是让在下向真人效劳,还请萧真人以后建国之时,能提携在下。”

  元清真人眉头一跳,有些苦笑了,看了一眼沉默不语的萧华,开口道:“敬亭道友,这怕不是你真心的理由吧?”

  “不错,这是理由,但不是最重要的!”敬亭真人不太明白萧华跟元清真人的关系,不过见到萧华不开口,只有元清真人开口,以为萧华不太相信自己,急忙说道,“最重要的是在下实在是对自己没有信心了,一定要投靠一个有气运的前辈!萧真人执掌儒修之国器,那绝对是有大气运之人,在下不投靠萧真人,还能投靠谁?”

  元清真人眨巴眨巴眼睛笑道:“原来如此,贫道还以为道友跟贫道一样怕死呢。”

  “怕死自然也是一桩缘由。”敬亭真人陪笑道。

  萧华看着敬亭真人躬身的样子,点头道:“早在敬亭道友将玉匣拿给萧某的时候,萧某已经答应过你的,会拿出跟玉匣内异宝相当价值的东西跟道友交换,既然道友要拿自己的前程来跟萧某交换,萧某当然却之不恭受之有愧了!”

  敬亭真人听了,脸上狂喜,叫道:“国师在上,请受属下一拜!”

  “呵呵,道友客气了!”萧华抬手将敬亭真人扶起道,“既然要为萧某效力,那萧某也必不会亏待道友,但凡萧某能给的,尽可以满足道友。”

  元清真人的脸上显出了一丝的异色,在旁边也笑道:“恭喜萧真人,恭喜敬亭道友……”

  “咦?”萧华正要抬头回答,突然间眉头一挑,嘴里发出惊讶之声,旋即将手一挥,凭空拉住元清真人和敬亭真人,不等两人开口,拽着两人冲向不远处的沙洲。

  敬亭真人和元清真人微楞,但是,当得他们的神念扫过沙洲上空,但见血色光华之下,靠近第二条溪流的上风,一股莫名的气息冲出,那本是杂乱无章的铭文登时蜂拥起来,那气息若同锋利的兵刃将御阵剖开一丝破绽!

  “里面有人!!!”敬亭真人低呼一声,看向元清真人,两人相视的目光之中都是带着惊讶。

  铭文好似喷泉,一道道的浩然之气蜂拥而出,这浩然之气好似锋利无比的飞剑“嗖嗖”的劈在半空,一缕缕细小的纹理在虚空中出现,但见一片片的白云在这细纹中化作虚无。

  萧华带着两人,周身闪动淡淡的金光,这金光在细纹中同样发出“咔嚓”的声响,片片击碎,不过也仅仅是破碎的瞬间,金光又是重新凝结,“去……”萧华落在铭文之中,将手一挥,一道光华生出,好似巨大的拳头撞入铭文,“轰……”万千的铭文被生生压住,气息出现的所在被这拳头撕扯出数丈大小的裂痕,那冲出的气息愈发狂暴,可是也就是气息刚刚冲出,但听裂痕之内一阵刺耳的兽吼之声,气息猛然收敛,甚至一种虚弱和无奈自气息中透出!

  “妖兽!!”萧华微微一愣,手上掐诀将自己等人护住,身形撞入裂痕的同时,神念更是冲入内中。

  “哦?有些意思了!”萧华落入御阵,神念早就将御阵之内的情形看得清楚,脸上不觉露出了饶有兴趣的意思。

  只见这是一个数亩大小的所在,三道溪流冲入沙洲,将沙洲分作三部分,而三道溪流又是在沙洲的中心汇聚,一层水濛濛的光华就是从沙洲中心冲出,分别将沙洲的一部分区域遮蔽,而且萧华神念之中,已经觉察出这光华的法力波动,遮蔽沙洲部分区域的……竟然是道门的法阵。

  再看沙洲之上,先前那冲出御阵的气息乃是来自一个十数丈大小的妖兽,这妖兽长长的耳朵,血红的眼睛,三瓣嘴跟寻常所见的兔子很是相似,只不过妖兽的皮毛乃是棕红,尾巴足有十丈,那双目中的血腥和庞大妖身之上的凶狠气息哪里是兔子能比的?

  妖身身下,两个若同人臂的前肢之上如今正是套着一个赤红的火环,这火环燃动数尺的火焰,将妖兽的前肢烤的发黑,一股刺鼻的气味在空中弥漫。不仅如此,妖兽的头顶之上,一个一尺多长的三股叉又是发出三色的光华将妖兽的头颅牢牢罩住,妖兽暴跳如雷的吼叫,能传出来的又是不多了。

  妖兽的面前,有数个元婴修士,呈包围之状环飞在半空中,头前三个掐动法诀,正在催动法宝,左近那四人则手中拿着法宝,冷冷看着妖兽身后一个身着绛紫色衣装的女修。

  萧华带着元清真人和敬亭真人落入御阵,七人立时生出警觉,不过,众人神念扫过,催动法宝的三人脸上波澜不惊,好似寻常看到了路人,反而是另外两人,惊讶之余又是带着一丝的嘲笑。

  这两人也是萧华认识的,不正是萧华在进入瑶台山之前的晚上,参加所谓的易卖之会所碰到的两个修士?一个是息帆真人一个是楚风真人!这才是“不是冤家不聚头”啊!

  两人的嘲笑之意萧华看得清楚,他的心里不觉一动,朝着身下那法阵之处看去,倒是敬亭真人,乍一进入御阵,立时就被如同兔子的妖兽所吸引,那目光早就落在绛紫色衣装的女修身上。但见这身材高挑女修年若双十,身上的紫色衣装将线条凸显,女子相貌秀美,一张瓜子脸上小小的鼻子微微翘着,最让人心动的是那一双眼睛。女子的眼睛 不大,呈杏状,薄薄的眼皮之下,流转的眼神若同水波,女子目光扫过萧华等人,立时有种淡淡的忧伤从众人心头生出。这忧伤似乎是感怀女修薄命,又似乎是对女修的一种痛惜,因为此时女子的脸上又是带着一种苍白和晕红,显然是身上有伤。

  女子的头顶之处,一个古朴的玉佩发出濛濛的光华将女子牢牢的罩住,只不过这光华稀薄如纸,看起来随便一件法宝都能将女子的防御法宝攻破。

  “嗷……”见到又有人冲入御阵,那妖兽张嘴怒吼身形竭力挣扎,一种浓浓的妖雾自口中喷出,可是在三股叉的禁锢之下,那浓雾并不能及远,甚至妖兽扭动的身躯也是流溢出一道道的符文,这符文好似绳索将妖兽困住……(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