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四十八章 萧华怒了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只见萧华大怒之余,急忙催动雷遁之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往爆裂的中心,而且在他的身前,雷光的爆裂之处,无数的金丝闪动,正是萧华先前催动的法术,只不过这些金丝居然在爆裂中被冲得有些凌乱,迟迟不能落下,而待得那爆裂最为强劲的一波少落金丝才消失了不见。再看半空之中,那兔子一般的妖兽被炸得高飞百丈,两只耳朵有气无力摆动,一双赤红的眼睛中闪动后怕的神情,妖兽身上的静仙子脸上同样惨白,很是惋惜的看着前方。至于围攻静仙子的四名元婴修士,如今早就飘飞,全部幸灾乐祸的看着当场。那半空中,楚风真人和息帆真人周身闪动金丝,楚风真人的脸极白,白的像一张纸,而息帆真人眼中又是透着一种无辜,想要开口辩解,可萧华盛怒之下,连嘴都无法张开。

  至于元清真人,站在距离两人数十丈的远处,半身的道袍破碎,脸上涌出一种殷红,双目之中透着一种死里逃生的情形,那目光犹自盯着刚刚他竭力逃离的所在,在那里,倒霉的敬亭真人已经不见,莫说是尸骸,就是一滴鲜血都看不到!谁也没有元清真人看得清楚,就在萧华将大手收回,身形远遁,攻击三个元婴后期修士的时候,那从萧华禁锢之下脱出的楚风真人,猛然将口一张,一个数寸多长的菱形器物喷将出来,那器物一出,立时让元清真人生出一种心惊肉跳的感觉。而随即,萧华那处爆出轰鸣之声,元清真人瞬时催动身形,准备攻击楚风真人,可他还是慢了半分,那楚风真人丧心病狂的将手一抖,半条胳膊化作血水冲入那菱形的器物,菱形器物立时抖动,蓦然在元清真人眼前消失,元清真人哪里还不知道此物的厉害啊。急忙远遁。

  敬亭真人的修为比不上元清真人。心机更是拍马难比,元清真人遁飞的片刻,敬亭真人才回过味儿来,待得他连忙将震天槌祭出。那菱形的器物已经浮现在他的胸前。“啪啪……”的气流之声就是菱形器物冲破敬亭真人护身之气的动静。然后菱形器物轰然爆裂,敬亭真人被炸得尸骨无存!!!即便是元清真人见机的快,也一样被这器物所伤。不仅半边儿身子不能动弹,体内的气血一直都在涌动,难以平复。

  “这……这东西是什么?为何如此厉害!连一个元婴中期的修士都能灭杀?”元清真人心有余悸的暗道,“怕是……跟楚风真人有关系的高人特别炼制的毁灭型法宝!”

  元清真人思忖之间,萧华的身形已经出现在刚刚敬亭真人站立的所在,萧华仅仅用神念扫过不及再往他处探看,就闻听背后的火德真人同样一声冷笑:“竖子尔敢!!”

  然后就见得火德真人将手一拍,一个拳头大小的火葫芦飞上半空,一股好似能毁天灭地的凶势从那葫芦口中冲出!

  “该死!”萧华怒不可遏的骂了 一声,此事也算不得他大意,他见到静仙子凭借妖兽和法宝能跟三个元婴修士对峙,自己只消将禁锢妖兽的法术破掉,然后己方还有元清真人和敬亭真人,三个元婴修士和一个妖兽对付七个元婴修士应该没有问题,而他见到妖兽身上的禁锢之术,知道这身下的法阵之内必定还有其他利害的元婴修士,是故破掉禁法将那些修士引出,这些厉害的修士由自己应对,不算厉害的让敬亭真人等应对。

  可萧华没想到的是,楚风真人居然有这么厉害的法宝,此物跟萧华当年还是低阶修士时炼制的一次性攻击法宝相似,而且此物又是比萧华的那个厉害百倍。

  特别是,可悲的敬亭真人实在是倒霉透顶,元清真人都能躲过去,敬亭真人居然没什么反应,被人生生的击杀!元清真人被击杀,萧华或许会为他报仇,可敬亭真人被人击杀,萧华那是必定要报仇的!眼看着火德真人背后袭击,萧华根本就不理会,双眼冒着怒火将手一探,一个大手的虚影将楚风真人和息帆真人攥住,两个可是元婴修士啊,在萧华的怒火之下,根本没有任何的反抗,如今在萧华的手中居然若同婴儿!两人双目露出惧色,竭力的张嘴,似乎在朝着火德真人呼救,可不等火德真人的法宝飞出,“噗嗤!”“噗嗤!”两声连在一起的声响,两个元婴修士的肉身在一片碎光之中,居然被捏成了肉酱!!

  “救命,救命……”随着血光,两个身着宝甲的五尺元婴从肉酱中冲出来,可惜两个元婴到了此时周身依旧闪动金丝,萧华的禁锢之术不仅仅禁锢了他们的肉身,连他们体内的元婴也是封闭!

  “轰……”两个元婴一出,立时又是生出浩然气柱,一层层的迷雾冲天而且,朝着萧华手中的元婴裹来!

  “哼……”萧华一声冷笑,早有准备的左手一张,剑葫显出,葫芦之上那有鼻子有眼儿的东西冲出,立时将楚风真人的元婴钉住,“刷刷”,诛灵元光飞出,微微一转,楚风真人的元婴脑袋固然没有落下,可双目之中失去了神采,周身的光华也登时湮灭。

  “救命,救命……”息帆真人的元婴急忙叫道,“萧真人,晚辈不曾……”

  “闭嘴!”萧华怒吼,将手一指剑葫,那剑葫的诛灵元光越过息帆真人,冲向火德真人,但见火德真人的火葫芦之内同样飞出一道赤红的火光,迅疾无比的刺向萧华。

  “卡啪啪……”又是剧烈的轰向,数以百计的火花自诛灵元光和赤红色火光之中溅出,一圈圈的虚空波纹在荡漾,那本是站在火德真人身后的一众修士眼中生出大骇,急忙催动身形后退,“哼……”萧华一声冷哼,目光看向手中的息帆真人,冷冷的说道,“楚风真人为跋扈,你居然也煽风点火,他心中没有道,你又如何有道?老身先前虽然没有灭杀你等之心,奈何你等一再挑衅。老夫不得不出手!至于你……失去肉身也算是惩戒,老夫不会让自己手上再染血!”

  “多谢真人,多谢真人……”息帆真人的元婴尖尖的声音之中透着惊喜,只是待得萧华将手一松,将手中攥着的乾坤袋都是收了,但见一股巨大的吸力带着浩然之气轰然压下,息帆真人的元婴根本无法控制身形,随着那雾气直直的落入下方。

  “真人救命……”息帆真人的元婴大惊失色,急忙又是叫道,可惜他的声音刚起,萧华那幻化的大手就是崩溃,强如萧华在这星君殿有心的布置之下也不能抵挡。

  萧华淡淡的看着息帆真人缓缓消失的地方,微微摇头:“不是老夫不救你,是因为老夫无力救你……”

  话音一落,萧华将头一抬,目光如电看向火德真人又是笑道:“老夫虽然无力救你,但可以送人与你同行!”

  萧华盛怒之余将火德真人也恨在心中,双手搓动,一道道的金丝又是没入虚空,火德真人周遭十数丈的范围内,古怪的力道猛然加重,好似数道铺天盖地的海浪砸下!

  “这……”火德真人心里一一惊,他可想不到萧华居然在催动剑葫的同时还有余力施展法术,他的心里稍微一乱,那赤红色的火丝已经无法抵挡诛灵元光,“啪啪啪”好似剑刺竹节,火丝一寸寸的崩溃,诛灵元光顺着火丝冲向火德真人。

  “水铭道友助我!”火德真人脸色激变,大声叫道。

  火德真人旁边那个手持拂尘的修士无奈,将手一抬拂尘就要挥出。

  此时,萧华冷凄凄的声音传来:“萧某现在心情不好,你等最好不要动手,否则萧某不能保证不把你等都灭杀……”

  “狂妄……”不等名曰水铭的元婴修士出手,旁边身着玄甲的修士一声怒吼,手中的小戟若同蛟龙般飞出,朝着萧华袭来!

  “打……”萧华将手一抬,覆海印冲出空间,那盘龙咆哮着催动番印如山般的落下,古铜色的光华之下,条条璎珞凝结恐怖的气息,在这气息之下,玄甲修士的小戟再无蛟龙之像,一下子被压下去数尺有余。

  “去……”那水铭修士见状,脸色微变,不敢怠慢,急忙要催动拂尘,可就在三人剑拔弩张紧张之余,突然又是听得静仙子失声叫道,“敬……敬亭道友?”

  萧华一愣,神念急忙扫去,但见远处的法阵边缘,一个小小的元婴闪动微弱的光华显出身形,看着那元婴摇头晃脑的 样子,似乎有些站立不稳。

  见到此景,萧华立时明白,那楚风真人的法宝固然是将敬亭真人的肉身击碎,可敬亭真人的运气没有衰到极点!他的元婴居然逃出,只不过元婴被巨大的冲击力击晕,如今刚刚苏醒罢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