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三百六十三章 同心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奶奶的,张道然,你几时有如此的血性了?老子怎么从来没见过你有过冲动的这一刻呢?”旬空上人也是咧嘴笑道。

  “其实……”张道然又是说道,“这又涉及老夫要跟两位老弟要说的第二件事情……”

  “道然兄请讲!”萧华心里一动,淡淡的说道。

  “这第二件事情跟瑶台之会的异常有关!”张道然娓娓道来,“不知道两位老弟是否觉察出来,这次瑶台之会的跟以前截然不同呢?不瞒两位老弟,老夫也曾参加过几次瑶台之会,以前的瑶台之会……其实对我等元婴中后期的道门修士来说,与其说是一种考验,不如说是一种别样的竞买之会!只不过寻常的竞买之会上,比的是元石,而这个竞买之会上比的是实力!只要有实力,就能从主持竞买会的星君殿手上拿到异宝和灵草,并不一定付出生命的代价。那种风险……只是对于金丹修士和元婴初期修士而言的。否则,这次也不会有这么多的元婴道友过来凑热闹。”

  “不错!”听了张道然的话,旬空上人点头也是赞同,“说到瑶台之会,谁不知这是星君殿的诱饵?每十年都会弄些好东西让我们道门的弟子过来争夺,过来自相残杀一番?只不过,争夺异宝哪有不厮杀的?在瑶台山之外是杀,在瑶台山之内也是杀,与其为了瑶台山之外不知道真假的异宝厮杀,还不如在瑶台之会上厮杀!当然。最主要的还是国师之签,这国师之签只能用一次,我道门修士建国的时候,国师之签就会显露出建国的国号,显露了国号的国师之签以后再不能用。星君殿最损的一招还在于,有国号的国师之签道门修士拿了没用,儒修之国则可以凭借这国师之签来到瑶台山换取丰厚的奖赏……”

  “这不是拿我等道门修士耍着玩儿么?”萧华冷笑道。

  “是啊,即便是这样,萧老弟不是也来了吗?”张道然自嘲道,“而且。老夫跟旬空上人也来了!数百的元婴道友也都来了。”

  “以前的瑶台之会还讲求平衡。我道门修士有些折损,可折损的所在都是法阵和御阵,星君殿的仙兵仙将未必会出手,而且灵丹和异宝也会给不少。”旬空上人双眼微眯。说道。“可今次显然是都不同啊!”

  “根据种种迹象。这次的瑶台之会……怕是星君殿布下一个绝大的诱饵,要绝杀大部分元婴修士的节奏啊!”张道然同样眼中生出了厉色说道:“既然星君殿要老夫死,老夫为何不来个鱼死网破?萧老弟能袭杀一个星君。老夫为何不能?”

  “也是……你都修炼到了出窍,也算是到了儒修容忍的极限。到得此处能袭杀个星君,也必将留名藏仙了!”旬空上人若有所思了。

  萧华想了一下,说道:“萧某原以为只有自己看出来了,想不到两位兄台也都看出来,既然这样,我等更不能让这些道门修士自相残杀,而是将矛头一致对外,好为大部分修士谋个生路。至于联手的事情,萧某当然同意,不过仅限于争夺异宝,萧某愿助两位兄台一臂之力!若是碰到星君殿的追杀,萧某觉得两位兄台还是看自己的实力。以卵击石的事情,两位兄台万万不能做,而且萧某自信在星君的追杀之下未必没有一战之力……”

  萧华的话说的很明白,他不相信两人的实力,毕竟他们只是元婴后期修士,难以比拟元力五品下阶的星君,与其让他们送死,还不如自己逃遁,相信他自己雷腾之境的雷遁之术必是能遁出一条生路。

  “那怎么能成???”旬空上人又是要大嚷,张道然却低声道,“旬空老弟,听萧老弟的,我等即便是袭杀一些仙兵仙将,也是对萧老弟的帮助。我等指挥一众道门弟子跟星君殿弟子拼杀,不一样是帮助萧老弟?”

  “好……好吧!”旬空上人有些嘟囔,微微点头算是答应。

  萧华大喜,拱手道:“萧某能遇到两位兄台,着实的三生有幸,其实什么结拜的义兄义弟都是瞎扯,就跟心里有人,可这人不是身边的双修伴侣一样,脱裤子放屁的多余,你我心中明白,彼此能够相助即可。”

  “说得好!”旬空上人最喜欢萧华说起什么双修伴侣的典故,忍不住抚掌笑道。

  张道然也是微微一笑:“若是结拜,必是有血誓的,好像更加牢靠。我等这般的说说,没什么约束。”

  “不必要什么约束,天道、道心就是约束,自己的心同样是约束!”萧华不以为然,“若是心中有悖逆,即便是血誓……又能如何?若没打算悖逆,不立血誓有如何?”

  “信任!”张道然竖起大拇指道,“信而不疑,是为弟兄也。”

  “但愿道门弟子……都是弟兄!”萧华笑道。

  “不能斩鸡头烧黄纸,总觉得缺点儿什么!”旬空上人很是遗憾,举起双手道,“不若击掌吧!”

  “好!”张道然举起双手看向萧华。

  萧华有些犹豫,张道然跟旬空上人联手很是正常,毕竟两人虽然不对付,可也是熟识的,自己跟两人只是初见,还没有到得那般的交情啊!不过萧华看看两个飞舟之上数十的修士很是规矩的站在那处,并不似火德真人带着那帮修士的龌龊,萧华心里一动,举起双手道,“萧某能跟两个元婴后期的兄台结交,真是三生有幸啊!”

  “哈哈……”旬空上人一只手跟张道然相击,一只手跟萧华相击,口中大笑道,“老子做梦都没想到能跟张老儿击掌盟约,这次的瑶台之会还真是有趣啊!”

  三人即击掌盟约,都是欢喜,张道然撤了结界,看向四周,说道:“我等拿完玉匣,先将玉匣之物拿出,哪个想要,就拿出相应的东西做代价!待得这些玉匣交易完了,我等即可分派一众修士去御阵各处探看。”

  “好!”旬空上人点头,“老夫这里有件法宝可以探看御阵之破绽,我等寻了玉匣,立时就从这御阵之中脱出。”

  说到此处,旬空上人用手一指那星空尽头的血色星辰,“或许三件异宝之一就在那血色星辰之上!”

  “好,就依两位兄台所言!”萧华点头,“需要萧某做什么,尽管说来。”

  随即三人略加商议,那找寻玉匣的十数人已经返回,果然是每人手中都拿了一个玉匣,这玉匣都是合着,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拿着玉匣的修士也不敢打开,各自走到张道然和旬空上人面前,恭敬的要将玉匣交给他们。

  旬空上人摆手,开口道:“你等先拿着……”

  萧华看看旬空上人不在乎的样子,微微摇头,笑道:“旬空兄,这些可都是烫手的芋头,若是这些修士拿着,怕是要出问题,还是您老拿着比较合适!”

  “左右一会儿就要交易,谁耐烦那这些东西?”旬空上人不屑一顾的回答道。

  萧华想了一下,又是对张道然说道:“道然兄,先前你说的在此处做交易,萧某觉得不太妥当。”

  “哦?为什么?”张道然正是接过那些修士递来的玉匣,逐一的查看,想要赶紧将这些玉匣分派出去,好安抚众人的心,听了萧华之言不觉微楞了。

  萧华笑道:“其实很简单,只不过道然兄不曾多想罢了。”

  “嗯,老夫明白了!”萧华并不消明说,只微微一点,张道然和旬空上人已经知道,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催动飞舟,让两个飞舟靠近,然后飞到飞舟之上,而静仙子将玉匣交给张道然之后,又是站在萧华之侧,此时眼中生出异色,笑道:“真人,如今可随妾身上飞舟了吧?”

  “当然,仙子请!”萧华含笑回答,静仙子相貌甜美,那一双眼睛更是好看。

  两人飞上巨舟,此时就听得张道然已经开口道:“诸位道友,你等也看到了,先前我等跟相互拼杀,不知道折损了多少的弟子,各自也未必能得到什么异宝,而今,我等齐心协力,并不消害怕什么死伤,就拿到了这个御阵内所有异宝。孰安孰险,不必老夫多说吧?”

  “是,前辈所说甚是,晚辈听从前辈安排!”立时就有修士在近处开口,“晚辈不过就是金丹境界,万万不敢跟诸位前辈比拟,若是里面有晚辈需要的东西,待得诸位前辈都不要了,晚辈再捡漏,这总比把命留在此间的好!”

  这修士一开口,众人都是笑了,谁都明白,可看到了异宝,谁都不敢留手,此时张道然、旬空上人和萧华能出头镇住,正是他们想看到的。

  旬空上人在旁边也叫道:“道然兄所说,也是老夫要说的。你等若无异议再听道然兄接着分解。”

  “是,晚辈等都没意见!”旬空上人手段狠辣,他那飞舟之上更是齐心,没人多说个不字。(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腥传小龙女篇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