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四百六十二章 几多收获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可是,萧某跟旁人不同,这体内的元婴不仅无形,而且……萧某的元神已经十分,萧某若是按照功法所记载在元婴之内留下元神印记,不说不能保证这印记能否形成完整的元神,就算是能成功,萧某何必放着现成的绿袍萧华不用,改用还要培养的元神?”

  “若是如此想来,萧某所走的路跟沧浪子前辈……甚至都善俊也是不同,沧浪子前辈这丹药,怕是也用不上啊!”

  “还有,萧某的炼丹之术并不逊于任何人,只要灵草齐全,三品灵丹也能炼制,萧某何必纠结于灵丹呢?萧某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功法之上才好!”萧华已经想得明白,“萧某如今要自创功法,所需要的功法越多越好,沧浪子前辈的功法或许比不上都善俊给的,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不错,就要这墨云瞳!”

  萧华片刻间思忖完毕,双手一挥,若丝的灵火落在墨云瞳之上的禁制!

  这次所用的时候足足是上次的两倍!或是禁制不同,或是灵火的威力不如前次,左右萧华在一个时辰之后,才将墨云瞳拿了出来,也就是在萧华触到墨云瞳的时候,“刷……”好似雨水冲刷的一般,在远处一个石壁之上生出一层怪异的云纹,云纹涌动好似一副生动的画,一个拇指大小的人形自那云纹之中飞出,随着飞出,人形愈发的大了,眨眼间这人形就化就先前萧华所见到的一个元力三品左右的修士!

  那修士脸上带着兴奋,双目乃是紧闭。落地山洞之内根本不睁开眼睛,随便的盘膝坐下,跟薛平等人一般的静修参悟起来。

  “嗯,果然是殊途同归!”萧华将心放了下来,确认这就是沧浪子静修的真正洞府,然后回过头来,将墨云瞳贴在了自己的额头之上!

  “啊!!!”待得看清楚墨云瞳之内的记载,萧华禁不住惊呼出声来,这声音充满的狂喜和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这是完整的火遁、木遁和土遁功法??”萧华惊呼之后忍不住再次仔细的探看,完全不管先前那石壁之中如同下饺子般落下的其他修士。

  仔细的看完墨云瞳。萧华的心完全的放下。这墨云瞳之内不仅记载了火遁、木遁和土遁从初阶到高阶的功法,甚至还记载了一些稀奇古怪的遁法和秘术,甚至还有很多的丹方!!!萧华先前的木遁、土遁和火遁虽然跟这些遁法的初阶功法不同,可是显然……都是同源。只是细节上有些不同。

  “唉。早知沧浪子前辈的洞府之内有这些遁术。萧某何必费尽心思去旁处找寻?”萧华收了墨云瞳,交给绿袍萧华参悟的同时,显露感慨起来。是啊。上古道门修士的洞府,随便留下来的东西都是珍稀,也难怪那么多修士满天下的找寻这云山迷阵,若非这洞府是可以移动的,怕早就被人家在雍州云山找到了吧!

  “可惜……”萧华又是看看另外两个禁制,知道自己体内法力已经不能破除这两个禁制之中的任何一个了,心里颇是遗憾,他着实想知道这中间的那个是灵宝还是灵器。

  “萧真人?你还真够快的啊!”突然间,又是一个略加惊喜的声音自另外一个石壁之上生出,但见同样的云纹涌现之中,姑苏秋荻的身形自内中飞出,不过姑苏秋荻跟萧华出来的情形有些类似,虽然很是激动可眼睛并没有闭上。

  “呵呵”萧华转过身来,笑道,“秋仙子也没耽搁多少多久,萧某也刚刚进来罢了!”

  “刷刷……”说话间,又是一个石壁上再次涌动云纹,张道然的一个弟子从内中飞出……

  “看起来大家都很顺利!”姑苏秋荻笑吟吟的飞起身来,朝着萧华所在的地方飞来。

  “秋仙子……”萧华急忙提醒道,“切莫催动法术,哦,莫要催动真气!这四周遍布禁制!”

  “是么?”姑苏秋荻的双眸之中闪动清光似乎在探看,可惜她看了片刻,除了钟乳石就是钟乳石,并没见到什么特别的禁制。

  “啊?这是……北冥息水??”姑苏秋荻的目光落在水潭之上,立时惊呼起来。

  萧华摸摸鼻子,有些苦笑,是啊,能孕育衍灵智的潭水能是寻常所见的潭水么?萧华当时用法眼已经看出了潭水的非凡,可他并没有收了这些潭水的想法,因为这洞府之内的禁制实在是太过厉害了。

  可姑苏秋荻不同,将手一探,那御器铜杯立时拿在手中,体内真气催动,就要收这些所谓的北冥息水。

  “秋仙子小心……”萧华只能再次提醒,希望自己都难以抵挡的霹雳不会给姑苏秋荻造成太大的伤害。

  可惜,这次萧华的眼珠子又是掉了出来,那潭水随着吸力落入铜杯,根本没有任何霹雳生出。

  “哎哟,萧某明白了!”一瞬间,尴尬的萧华立时想到了自己收取衍灵智之时的那层涟漪。

  随即萧华笑道:“秋仙子,萧某给你半盏茶的时间,剩下的北冥息水萧某都要了。”

  “好!”姑苏秋荻铜杯看起来并不是专门收取水状东西的御器,不过片刻间就已经装了不少,姑苏秋荻略加盘算立时爽快的答允下来。

  “秋姐姐……”正说间,公输易馨也从石壁中飞了出来,一看到这么庞大的洞府,立时高兴的叫了起来,“看看,没出小妹的预料吧!那巨石阵之后必然是沧浪子前辈的洞府!”

  “咦?这是琅霖石么?正是祭炼阵图的……”公输易馨并不曾飞起的,目光仅仅一扫,就是落到了距离石壁不远的一处,惊叫着飞了过去。

  “奶奶的,失算了,失算了!”萧华有些暗自跺脚的,他先是探看钟乳石,然后就看到了玉案和潭水,左近虽然用神念扫过,可并没有仔细察看,没想到这洞府之内遍地都是宝贝啊!

  “早知道应该全部打扫一遍,一颗小石子都不留给他们了!”小气的萧华后悔的紧啊!

  “咦?这是谁?”张道然所在的那个石壁之处,第二个飞入的是个元婴修士,不过萧华神念一扫,有些诧异,因为这修士面生的紧,并不是自己所认识的。

  看看正在专心收取北冥息水的姑苏秋荻和收取琅霖石的公输易馨,萧华急忙传音给两人。两人也是一愣,急忙抬头看看,不过见到那元婴修士盘膝坐下,并不理睬左近,相互看了一眼,传音道:“萧真人,你且仔细的监看这人,若有什么异动再动手,若不出意外,应该是我等破阵的动静太大,左近路过的道门修士被吸引过来,然后进入云山迷阵跟张道然等人遇到。”

  “嗯……”萧华心里一突,立刻想到了旭明仙子,很是警惕的看着那修士。而姑苏秋荻和公输易馨则丢下萧华,急忙自己收自己的宝贝去了。

  过得半盏茶,那修士并没有什么动静,萧华笑道:“秋仙子,该萧某了吧!”

  “好!”姑苏秋荻吸了口气,将御器铜杯收了,目光落在了萧华身后的预案之上,不过,待得萧华身形飞起,拿出了净水瓶,她又是将目光从玉案之上移开。笑话,以萧华的神通都不能收取的东西,她自然也要耗费真气,与其如此,自己不如先看看洞府之内有无其它宝贝呢。

  眼看姑苏秋荻飞向洞府其它地方,萧华苦笑了,人跟人真是不同,贪心跟贪心也是不同,人家就知道多去别的地方看看,自己倒好,一上来就跟禁制干上了,先把最难的收了,其它不费吹灰之力得到的宝物都留给了旁人。

  不过萧华此时也没工夫在看别的,他佯装拿出净水瓶,可心神已经放出将大片的北冥息水裹住送入自己的空间……

  依旧是出乎萧华的预料,无论萧华收取多少北冥息水,那潭水丝毫不见减少,反而在涟漪微生的时候,还有些盈余。

  “萧真人?这是什么宝贝?”摘星子也飞了出来,眼看着脸上带着红晕,周身星光闪动,显然也在石壁之内得到不少的好处。

  “北冥息水,你要么?”萧华笑吟吟的回答道。

  “要!”摘星子毫不犹豫的回答,探手就要拿出法器。而此时,远处的姑苏秋荻娇嗔的喝骂道,“星子,别听真人瞎说,妾身已经收过了,你去别点儿看看!沧浪子前辈的洞府内实在太多的宝物了。”

  “嘿嘿……”摘星子白了萧华一眼,嘿嘿一笑,也将神念放出。

  “奶奶的,老夫以为自己先到呢,想不到你们都到了啊!”旬空上人此时也飞了进来,不过他仅仅是闭目数息,立时飞将起来,大声叫道,“咦,萧老弟,这玉案……”

  不等旬空上人说完,萧华立时打断:“那是最难的,待得最后吧!”

  “好!”旬空上人更加狡猾,已经明白萧华的意思,神念一扫,连忙飞往其它地方。(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