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四百六十四章 云梦子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刀成或许没想到如此之局面,可应付薛平的话自然是信手拈来,而且薛平也不知道萧华的仇家是谁,两人说了片刻,刀成的回答滴水不漏,薛平也没问出什么,那翔凤仙子易容成云梦子的事情,刀成也绝对不会泄露一丝风声。

  道门师长的商议很快就结束了,张道然率先开口:“涤泉道友,老夫觉得……这两个宝物的禁制绝对非同小可,所以老夫第一个建议就是……我等一起破禁!”

  “啊?”涤泉真人一愣,张道然的建议实在是出乎他的预料,待得他左右看了韩真人等的目光,又是转头陪笑道,“道然道友的这个建议是极好。不过……这玉案之上只有两个宝物,你我这么多人,怕是不好分配。不若各行其是的好。”

  涤泉真人的话很明显,他们怕给张道然等做嫁衣,张道然也不意外,笑道:“既然如此,四位道友先出手吧!这两个禁制四位道友随意选择。不过无论失败和成功之后,都要由老夫这方面出手。”

  “好……好吧……”涤泉真人等人当然又是意外,不过既然送来的便宜他们也不可能不占。不过就在涤泉真人和韩真人准备挪步的时候,云梦子突然传音将两人叫住,因为细心的云梦子已经从张道然的话语中听出了什么。

  涤泉真人等四人又是传音商议了片刻,一起走到玉瓶所在的禁制旁边。

  只是,在四人聚拢的时候。那云梦子有些迟疑,不过这迟疑也仅仅是片刻,云梦子已经恢复了正常。

  “诸位道友……”眼看四人已经分作四角站定,萧华开口道,“老夫先要提醒一句,这玉案之上的禁制非同小可,反击之力甚大。诸位既不能留手,亦要防备自己受伤。”

  “多谢萧真人。”涤泉真人眉头一挑,目光之中又是闪过一丝的愕然,看看萧华脸上显出一些感激。然后有意无意的看向云梦子。开口道,“诸位道友可曾听到?你我一定要……量力而行。”

  “是,多谢萧真人提醒!”好似除了云梦子,其他两人都是开口。至于云梦子则微微一愣。笑道。“萧真人真是好心肠,我等不得不感谢啊!”

  萧华微微一笑,并不说话。他以为云梦子这是误会了。讽刺他先提醒过张道然这禁制厉害,是故张道然才先让涤泉真人四人试探。

  且说涤泉真人等四人站定,相互看了一眼,各自将手在顶门之上一拍,四道冲天的光华出现,四个小小的元婴身着灵甲出现在半空之中,这四个元婴大小相似,周身虽然闪动的光华不同,可法力波动也相差不大,但是,待得四人将手中的法宝祭出,威势又是不同了。

  但见涤泉真人一个一尺多长的银枪,其上镌刻极多流溢的符箓,符箓在元婴催动之下发出刺目的光华,那光华好似水波在银枪和元婴之间漂流,一股尖锐无比的气势从元婴身上生出。

  韩真人手中则拿着一口轻飘飘的飞剑,飞剑若同细丝,万千柳絮飘飞,或是隐于虚空或是落入元婴,虽然这飞剑并不似涤泉真人的银枪锋芒毕露,可那飞剑划过虚空所割开的裂痕,也足以让张道然等人眼中一亮。

  易明子手中拿着的乃是一颗明珠,明珠之内隐隐有异兽之影子,易明子元婴小手催动的时候,异兽之形脱珠而出,这异兽似龙非龙,异样的狂暴气息瞬时充斥整个洞府,虽然异兽还不曾真正的化形,可好似雷震的咆哮之声不绝于耳。

  云梦子手中所持乃是一个缺口的圆盘,其上光华内敛,边缘之处却是显露出齿状,一丛丛细小的光毫自齿上喷薄而出,虽然一样没有完全催动,可圆盘左近涌出天地元气的狂潮,圆盘的光毫剧烈的伸缩不定。

  眼看着四名修士的元婴都是男婴,萧华的心算是放了下来,看起来自己真是疑神疑鬼了,那所谓的翔凤仙子并没赶巧来到此间。

  “诸道友,动手!”但听涤泉真人一声轻斥,那手中银枪化作一道银色的闪电刺向玉瓶的一侧,电光耀目,一众低阶弟子忍不住闭眼。光曳之内,韩真人的飞絮若同风吹,更甚无形,同样落在禁制之上。“吼……”易明子的真元催动,一直在明珠外层盘旋的异兽,长啸一声,化作手臂粗细,朝着禁制冲了过去,那异兽周身的鳞甲异常清晰,内中隐隐有怪异的符文出现,一个拳头大小的犄角随着逼近禁制,愈发的涨大!

  云梦子元婴挥动圆盘的时机没有把握好,好似略加犹豫,亦或者方向好像不准确,但那偏向萧华的光耀扭曲了一下,立时又随着其他三人的法宝劈向禁制。

  也仅仅是云梦子这一刹那间的犹豫,但听“咔嚓咔嚓”的霹雳之声再次充斥玉案,那几乎是同时刺入禁制的三件法宝之上,立时被细若发丝的霹雳所缠绕,“卡卡卡卡”好似琉璃龟裂的声响,银枪之上一条条扭曲的裂纹生出,银光化作黯淡!那易明子的异兽更是可怜,“刷”的声响间,周身所有的鳞甲都不霹雳掀开,一层层血红色符文好似鲜血般涌流出来。倒是名不见经传的韩真人,随着那霹雳击下,剑丝化就一条条细细的青色丝线,将大部分霹雳躲过,极少的霹雳落在剑丝之上,只微微颤抖了数下,渐渐地消失,很显然韩真人的飞剑乃是罕见的木属性。

  “噗噗……”两声低沉的闷响,涤泉真人和易明子的元婴将嘴一张,半口淡金之色的淤血喷将出来,整个元婴的脸色已经萎靡不振。

  “丝……”云梦子见此,大吃一惊,急忙收回圆盘,就在圆盘刚刚停顿之时,“咔嚓”又是轻响,一道细细的雷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在圆盘的边缘之处,但见一个小小的齿状被霹雳击中,显出一道小裂痕。不过弹指间,那圆盘随着元婴将手一招,立时落入双手,那元婴几乎没什么停顿,落入云梦子的体内。

  萧华眉头一扬,意味深长的笑道:“云梦道友倒是听了萧某的劝告,其他道友好似不在意啊!”

  涤泉真人和易明子脸上微红,收了元婴,相互看看,彼此使了眼色,随即看向韩真人。

  韩真人虽然没有受伤,法宝也有没什么折损,可他自己更是不可能破除禁制。所以韩真人苦笑一声,收了元婴和法宝,对张道然:“道然道友,看起来我等跟这灵丹无缘。此时轮到几位道友出手,我等暂时在一旁休憩。”

  “好!”张道然点头,“待得老夫等人出手之后,无论是否成功都由四位道友再次出手。”

  “就依道然道友所言!”韩真人点头,飞到旁边,皱着眉头看着玉案暗自思忖,涤泉真人和易明子则飞到旁边服用丹药疗伤。至于云梦子,当然脸上略带阴郁看向萧华等人。

  所谓的云梦子当然就是翔凤仙子,她先前犹豫的缘由当然就是萧华。毕竟萧华近在咫尺,而且没有防备,自己只要催动法宝,极有可能将萧华诛杀于当场。可惜,翔凤仙子传音跟涤泉真人等商议的时候,三人皆是不同意。不说异宝当前,三人已经将目光放在了玉瓶之上,就是摘星子等五人在场,就足以威慑住这三人,让他们不敢动手。也就是在翔凤仙子催动法宝出手的瞬间,翔凤仙子的眼角看到了萧华方向那个兽型的黑洞,这才心中一动收了法宝,继续袭向禁制,当然,也就是犹豫的时候,禁制的反击之力没有重创翔凤仙子。而此时,看着张道然传音再次跟萧华商议,翔凤仙子忍不住心里又起侥幸……

  只见张道然传音问萧华道:“萧老弟,这禁制果然如你所说的厉害,涤泉真人他们……不听你的建议,自己动手,果然是吃了大亏,你看现在我等如何动手?”

  “以道然兄的所想呢?”萧华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这个……”张道然沉吟片刻,苦笑道,“说实话,老夫等人修为虽然比之涤泉真人深厚一些,可毕竟相差甚微,他们如不能破禁,老夫等人亦不能破禁。老夫……这不是想看看萧老弟能有什么办法嘛”

  说着张道然的脸上现出一层的笑意,看向玉案之上,那本是放着墨云瞳的空地儿。

  萧华耸耸肩,笑道:“萧某若是有手段,还能等到现在?”

  “哦?”张道然有些愕然,“刚刚……我等所商议的,岂不是不白说 了?”

  “哈哈……怎么可能白说呢?”萧华笑道,“要是白说,萧某还跟诸位商议什么?”

  张道然真得是有些挠头了,苦笑道:“萧老弟,刚刚咱们商议如何破禁,你不曾说起自己出手,老夫以为你有把握在关键时候将禁制破除,可如今你若是不出手,这禁制如此厉害,我等怕是连禁制的毛都摸不到啊!”(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