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四百六十五章 轻易破禁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萧华摸摸鼻子笑道:“萧某不出手,不代表别人不出手啊!”

  “谁?还能有谁出手?”张道然奇怪了,看着远处的傅之文和薛平等人!

  摘星子见两人传音,也不打扰,待得张道然看向傅之文和薛平,立时察言观色的笑道:“傅之文,你且过来!”

  “是,前辈!”傅之文一愣,催动身形飞了过来。

  张道然索性也不传音了,上下看看傅之文,奇道:“萧老弟,你说……是由傅之文出手?”

  “当然是他,不是他还有谁?”萧华笑吟吟道。

  萧华小气和护短的品性又是显露了出来,他固然现在没法力出手,可他犹自不忘拉着自己的徒弟入伙。若是刚刚他直接提出让傅之文出手,张道然和旬空上人说不得就会反对,可如今,即便两人想要反对,但看看涤泉真人等的伤势,他们自然会觉得傅之文一定有资格分得一杯羹,心里难免嘀咕,既然他们不出声,那以傅之文的辈分,无论是拿到了法宝还是丹药,旁人都不会亏待他的。

  果然,旬空上人皱眉了,有些不悦道:“萧老弟开玩笑吧?傅之文能做什么?”

  “格格……”姑苏秋荻也明白了萧华的所想,掩嘴笑道,“萧真人,还真是顾家啊!”

  “顾家的男人都是好男人!”萧华笑吟吟道,“你等女修可一定要珍惜啊!”

  “那是……”姑苏秋荻甜蜜蜜的看着摘星子道,“妾身比谁都明白。”

  “这小子能干嘛啊!”公输易馨同样冷冷的问道。

  傅之文自然也明白了萧华的所想。静静的站在那处,并不开口。

  萧华淡淡的吩咐道:“傅之文,把衍雷木拿出来吧!”

  “是,前辈~”眼见有外人在,傅之文的称呼立是更改,从贴身之处将衍雷木做成的木盒取出。

  “时辰如何了?”萧华似乎成竹在胸,笑着问道。

  “若不出意外,当是还有数刻!”傅之文恭敬的回答道。

  “嗯……”萧华点头,“那就再等一会儿。”

  “萧真人啊!”摘星子真是无奈的叹息了,“若是这丹药取出来。我等……该如何分派啊?你可是给我们出了个大难题!”

  “摘星老弟……”听着摘星子几乎是把握十足的口气。张道然很是纳罕的问道,“就依我等先前的商议分派即可啊?你这是什么意思?”

  “对,就如道然兄所说的吧!”萧华笑道,“傅之文是小辈。就该有小辈的觉悟。你说是不是啊。傅之文!”

  “是。晚辈但听诸位前辈的吩咐!”傅之文比摘星子更加的配合。

  摘星子无奈的看看姑苏秋荻,摇头道:“秋儿啊,今次我等可是沾了傅之文的光。”

  “沾就沾吧。以前妾身也没少沾,以后估计也不会少沾。”姑苏秋荻笑得跟一个小狐狸,“大不了多给傅之文一些好处就是。”

  “姐姐……”公输易馨不乐意了,大声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傅之文能破禁?”

  “萧真人说能,那就是能!”姑苏秋荻也开始卖关子了。

  旬空上人似乎有些醒悟了,上下打量傅之文。

  可张道然还是不放心,笑道:“既然傅之文替代萧真人破禁,那……我等如何配合傅之文?”

  萧华很是神秘的摇头晃脑道:“道然兄要做的……确实很重要!因为你们要选择……先破除哪个禁制!”

  “啊?”张道然纵然半只脚踏入出窍,可他也没有丝毫的把握破禁,如今听得萧华这种口气,好似这禁制之中的宝物就在手中一般,不觉吃惊了。

  “呵呵……”眼见卖弄的够了,萧华一正神情,咳嗽一声道,“诸位道友,就依先前我等的商议,各自站定吧。”

  “好!”姑苏秋荻当先答应,拉着摘星子站到了玉案的一角,只不过姑苏秋荻并没有拿出任何的御器,而摘星子则将落星祭出,当然,让涤泉真人等不解的是,摘星子并没有将自己的元婴催出。

  既然摘星子动了,虽然旬空上人和张道然心里纳罕,也各自将法宝祭出,站到了玉案之前,见到姑苏秋荻没有将御器拿出来,公输易馨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否该跟先前的商议一般拿出御器。

  姑苏秋荻见状,笑道:“这里都是道门的宝贝,你我也都用不上,帮忙自然可以帮忙。不过星子他们要先取丹药,我们不必插手。”

  “好的!”公输易馨同样满头的疑云,站在姑苏秋荻旁边。

  “萧前辈,时辰要到了。”傅之文低声提醒。

  “你动手吧!”萧华点头。

  傅之文得了萧华吩咐,将手中的衍雷木匣子小心打开,内中的天罚囚晶显露在半空中。

  “天罚囚……”公输易馨系出名门,一眼就认出了天罚囚晶,忍不住叫了出来,只不过叫了三个字立时察觉不对连忙闭嘴,她的目光很是慌乱的看看萧华,又是看看姑苏秋荻。她实在是想不到,姑苏秋荻和萧华居然跟仙宫的天罚囚晶有什么干系。这……这可是干犯仙律的大罪啊!

  “小心将她放在禁制之上!”萧华低声吩咐。

  “是,前辈!”傅之文的眼中生出一种温暖,慢慢的将天罚囚晶放到了禁制上空一尺的所在。

  “慢慢的落下……”萧华又是吩咐。

  “是,前辈……”傅之文依旧答应着。

  随着天罚囚晶慢慢的接近禁制,张道然等人的心都悬了起来……

  “你把握着,差不多的时候就松手!”萧华提醒傅之文。

  “是!”傅之文紧紧盯着天罚囚晶,手指慢慢的松开……

  “咔嚓嚓……”就在众人紧紧盯着天罚囚晶的时候,数道霹雳突然出现,好似虬龙般在众人眼前生出,这些霹雳一经生出立刻从四面八方击向天罚囚晶。但是,也就是在这些霹雳生出之前,傅之文的手指松开,天罚囚晶正是落在了玉瓶的禁制之上,那霹雳固然大部分都落入天罚囚晶,可依旧有一些波及了禁制!“轰隆隆”但听刚刚将两名元婴击伤的细纹型的霹雳同样从禁制之上闪耀而出,打向天罚霹雳!

  “嗡……”天罚囚晶在雷丝之中发出轰鸣之声,一道道铭律链锁自雷丝中浮动和流溢起来,一种难言的肃穆,一种井井有条不可抗拒和违逆的感觉从这锁链之中生出,一阵阵的紫色霹雳随着这些铭律锁链落在敢于挑战它们的禁制之上,“咔嚓嚓……”“轰隆隆……”不绝于耳的轰鸣之声在小心的玉案之上响起,不止是张道然和旬空上人看得目瞪口呆,就是涤泉真人和韩真人也看得呆若木鸡,甚至那本是要趁乱偷袭萧华的翔凤仙子也微张着嘴,早将自己的打算扔到了一边,呆呆的看着这仙宫天罚之雷跟道门渡劫修士禁法之雷的纠缠和拼斗。

  萧华真是有些得意洋洋了,沧浪子固然是渡劫修士,但他比之仙宫的力量又是弱小不少,更何况是仙宫的天罚之雷?眼看着玉瓶之上的禁制片刻间已经单薄,若是再不动手,说不得玉瓶都要被这儒道之争的雷光所击毁,萧华不得不提醒道:“快动手!”

  “好!”张道然等人直到此时才如梦初醒,各自催动法宝打在雷光之下的禁制处,“轰……”光华大盛之间,三件法宝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击中了禁制。

  “嗖……”但见光华刚刚生出,萧华大袖一挥,袖里乾坤之术比谁都要熟稔的施展出来,生硬硬在那刚刚裂开一丝的禁制之内将玉瓶凭空拿在了手中。

  只是,还不等旬空上人皱眉的,萧华的手好似蜻蜓点水在傅之文的眼前一晃,那玉瓶瞬时在傅之文不曾醒悟过来就落在了他的手中。旬空上人即便想说些什么,怕是也没办法开口,毕竟萧华跟傅之文乃是师徒,虽然萧华自己说过不出手抢夺玉瓶,可他替傅之文抢一下,也算是可以说得通。特别是……以傅之文的修为现在根本就无法使用这些丹药的情况之下!!!

  “萧老前辈……”这时候,旁边的公输易馨急忙叫道,“您老赶紧把天罚囚晶送到另外的禁制之上啊!!!”

  可惜,萧华白白眼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有本事……你自己拿啊!”

  “你……”公输易馨气得有些发喘,看着那天罚囚晶之上的天雷,此时的她也醒悟过来,这可是天罚囚晶啊,那天罚之雷乃是代表天意之怒,岂是一般修士可以触动?不过想到此处,公输易馨忍不住又是看向傅之文,是啊,这等雷罚……傅之文为何就不惧怕?

  眼见到萧华居然如此轻易将玉瓶拿到,自己连出手的念头都不曾生出,翔凤仙子真是又羞又怒了,忍不住怒目看向已经眼珠子都掉在地上的涤泉真人了。待得涤泉真人注意到了翔凤仙子的眼光,不觉吸了一下差点儿流出来的口水,很是苦笑的看看韩真人和易明子,他真是后悔了,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同意张道然的建议。(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