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四百七十九章 分道扬镳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看起来,萧某好似又是走错了通道!”萧华目光扫过洞府,落在四个不同的洞口之上,倒也不惊慌,似乎不走错才怪的,心中却又暗自想道,“若是想要找到真正的洞府,怕是要选择别的洞口。”

  想了一下,萧华拿出了昆仑镜,将翔凤仙子送了出来。

  翔凤仙子的脸上依旧带着一种凄色,她没有看向别处,目光却是盯着萧华,好似心中犹有余恨。

  “咳咳……”萧华咳嗽两声,笑道,“翔凤仙子,萧某虽说袭杀了翔天真人,不过如今又是救了你数次,单从恩怨方面,你我算是两清。跟先前在神念空间内所言一样,你不必感激萧某,萧某也不求你这么短时间内能将仇恨放下。不过,萧某想跟仙子说的是,萧某容忍是有限度的,可以当得起一而再,却容忍不了再而三,若是仙子最终还是无法放下,想要对萧某出手,那萧某绝对不会容情。”

  “既然如此,你还何必救妾身?”翔凤仙子脸色不变,低声问道。

  “唉,人活一世着实不易,蝼蚁尚且偷生,仙子修炼上千年……又何必为一些并不是迈不过的坎儿丧生呢?”萧华知道翔凤仙子必死的冲动已经过去,现在未必还会自尽,叹息一声劝道,“我等修士之所以为修士,就是要隔绝情意,逆天而行,仙子的过去就是因为过于沾染世间之恩爱,才有如今谪尘之祸事。仙子还是好好想想修炼的精要。体悟一下今次云山迷阵的所得吧。”

  翔凤仙子微微叹息,周身法力涌动间,身形和面目发生了细微的变化,不过多时又是恢复了女身。

  随即翔凤仙子抬眼看看四周,惊愕之色不过在她的眼中微微一闪,片刻之后又是看向萧华,说道:“萧真人所说甚是有理,不过妾身如今心头若同乱麻,未必能听得进去。妾身今次在沧浪子前辈的洞府之内所得甚丰,不光是有些体悟。这玉案之上的那个灵器也被妾身所得!若是依真人所言。妾身静心寡欲潜心修炼,未必不能踏足出窍之境,只不过这些说的容易做着难啊!”

  “既然知道如何去做,那就去做吧!总比想着过去要好!”萧华只能安慰了。

  “唉。这世间若是有忘情水……那该多好啊!”翔凤仙子叹息道。

  萧华心里一动。可是想想摘星子和姑苏秋荻。知道那忘情水未必有用,但转念间,萧华又是笑道:“不瞒仙子。萧某倒是知道一处名曰碎心山的所在有你所想的忘情水……”

  “啊?真的么?”翔凤仙子的脸上显出了不可思议。

  待得萧华将碎心山的所在说了,翔凤仙子点头,好似有了希望一般:“多谢萧真人,妾身出了此处,立时就去碎心山。”

  “好!”萧华微微一笑,心里算是安稳,苦命的翔凤仙子既然有了希望,即便这希望破灭了,可待得不知道多少年后即便是翔凤仙子再回想起来,也未必有如今的死志吧?

  既然有了目标,翔凤仙子游目四顾,浅笑道:“萧真人果然还是迷路了,此处当是我等先前已经进来过的吧?”

  “确实如此!”萧华苦笑道,“萧某自知没有能力破除迷阵,所以将仙子放出来,请仙子决断。”

  “接着去其它三个通道不久成了?总也得有个通道是出口的!”翔凤仙子有些诧异的问道,“这个不必妾身提醒吧?”

  “或许吧!”萧华微微摇头,“萧某自己也不能确定,所以才请仙子,哦,还有其他弟子出来,让他们自己决断。”

  说着,萧华将傅之文和薛平等都是放出来。

  众人眼看还是洞府之内,旁人都不见了,却是多了一个元婴女修,都是诧异不已。薛平等人甚至还觉得没有从洞府之内走呢!不过他们也不敢多问,上前跟翔凤仙子见礼,翔凤仙子微微摆手,并不太过理睬。

  而待得萧华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完了,众人这才明白,薛平陪笑道:“既然如此,前辈尽可以再挑选一个通道,晚辈等人并无异议。”

  “呵呵,不同的!”萧华微微一笑,眼睛扫了一下刚才自己飞下的石壁,看看没有任何的动静,知道端木量笙还没有追来,说道,“萧某的选择怕是跟诸位不同,所以这才请翔凤仙子……带着诸位找寻自己的机缘。”

  “哦?萧真人的意思是……”翔凤仙子微皱眉头,“不跟我等一起选择通道?”

  “嗯,正是如此!”萧华的目光再次看向石壁,苦笑道,“萧某有一些苦衷,在此不能明说,如今时间急迫,仙子还是挑选一个通道,带着这些弟子进入吧!”

  旁人或许没能觉察到萧华的不安,翔凤仙子哪里看不出来?她已经知道在自己进入昆仑镜之后萧华必定又有什么遭遇,她试探道:“真人莫非不要妾身的助力吗?”

  “仙子现在还有余力么?”萧华反问道。

  “唉,好吧!”翔凤仙子无奈,同样看了一下萧华看过的石壁,起身来到一个好似水滴的通道之前,说道,“老身就选这个了!若是哪个弟子想跟着,就过来吧!不过老身可不能像萧真人那般保证你等的安全!”

  “要不……”薛平略加 犹豫,说道,“我等在此再等等其他走错的前辈和道友?”

  “最好不要!”萧华微微摇头,他既不想因为自己跟端木世家的恩怨波及这些修士,同样也不希望他们看到自己跟端木世家的争斗。

  “是!”萧华的话虽然婉转,可语气很是肯定,薛平等人眼见不容置疑,也不敢违逆,走到了翔凤仙子的身后。

  “妾身走了!”翔凤仙子冲着萧华微微点头,带着薛平等人冲入通道。

  看着众人都去了,傅之文恭敬道:“师父,您老遇到什么强敌了?居然如此躲避,让翔凤仙子前辈带着薛平道友等自己进入通道?”

  “奶奶的!”萧华挠挠头,骂了一声道,“是咱们的老冤家!”

  “端木晴?”傅之文立时明白过来,脸上浮现出歉意,躬身道,“是弟子让师父为难了。”

  “呵呵,不必如此!”萧华摆摆手,笑道,“你既然是老夫的弟子,你的事情自然也就是老夫的事情。再说了,那端木世家的来人不一定就是老夫的敌手,老夫不过是不想理会他罢了!”

  “哦?”傅之文微微一笑,“既然师父不怕端木世家的来人,为何还让这些弟子离开?若是翔凤仙子前辈在一侧怎么说也是助力啊!”

  萧华冷冷一笑道:“翔凤仙子就是云梦子,为师在瑶台之会上将她的爱侣翔天真人灭杀,你说为师放心她在身侧吗?”

  “丝……”萧华一句话立时点醒了傅之文,根本不必萧华再解释别的,傅之文已经明白了内中的蹊跷,想到了先前的旭明仙子,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了。

  “还有薛平……”萧华目光不离开自己刚才落下的石壁,暗中戒备的同时又说道,“为师固然不怕端木世家的来人,可是……为师也不能保证自己万无一失。来人可是元力五品中阶的大宗师,若是为师失手被擒,或者有别的意外,为师岂不是耽搁了人家?这等因果还是不沾惹旁人的好。”

  “丝……”傅之文再次如同牙痛一般的吸气了,不带着薛平等人冒险,他说明白了,可听到来人是元力五品,他能不惊讶么?

  “不过你乃是为师的弟子,即便是刀山火海,你也得随着为师赴汤蹈火!”萧华笑眯眯的说道。

  “这是弟子的本分!”傅之文恭敬的回答道。

  “好了~”萧华将手一拍,诛灵元光拿了出来,很是傲然的看看,说道,“可惜此宝祭炼的时间太短,还不曾到得灵器境界,否则老夫岂能怕一个元力五品的儒修?”

  “那弟子怎么办……”傅之文低声问道。

  “你乃是儒修,这端木世家的端木量笙看起来为人算是豪爽,他也不知道你是何人,未必会难为你!”萧华神秘一笑,“若是为师有什么差池,你不是还能帮着为师吗?”

  “是,弟子明白!”傅之文眨巴眨巴眼睛,也是极其“阴险”的笑了一声,他别的没有,关键时候那天罚囚晶出来,其上的雷霆怕也会让端木量笙吃不了兜着走吧?

  只是,萧华手持了诛灵元光等候半晌儿,莫说是那石壁没有任何动静,就是其他修士也不曾有一个回转的。

  “奶奶的,难不成那厮也有了狗屎运?遇到了什么机缘??”萧华心里有些烦躁了。

  旁边的傅之文倒是镇定,低声提醒道:“师父,天罚囚晶的雷罚好似又要来了。”

  “嗯,再等等……”萧华一摆手,目光在洞府之内探看,待得他目光又是落在那如同棕熊的洞口之上时,眼珠一转,又是问道,“傅之文,先前我等所走的路你可还记得?”(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夫人们的香裙神雕腥传小龙女篇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