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四百八十八章 牡鹿王的安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距离云山迷阵足有十万里之遥的一处,正是险山恶水之像。山高万仞,水流磅礴,一重重的山脉叠嶂,一道道的恶水肆虐。

  最为醒目的是五座怪异的丘陵,丘陵好似五头妖兽,或躺、或立,或蜷、或飞,特别是丘陵的中间,还有隐隐约约的头颅显出,虽然这些头颅的面容看得不甚清楚,但那丘陵之处散发出古怪的气息,这气息覆盖足有千里,而这千里之内渺无人烟,毫无生机。

  丘陵之间乃是一条大江,这奔腾的大江带着混黄的泥沙浩浩荡荡从远山之处倾泻而来,冲过丘陵再往别处,混黄的江色又是带着一种殷红。丘陵之上,一股股凄凉的狂风在半空中打着旋儿吹过,漫天的彤云好似要从天际之处坠落一般,压得极低,一种令大地都要窒息的压抑从云层中传来!

  “呜呜……”

  “呼呼……”

  除了江水之声,就是寒风的呜咽,这片天际再无它声!

  “刷刷……”不知何时,一片片比之鹅毛都大的雪片自彤云中落下,好似无声,可每每扫过凄风都会有种难言的波动,渐渐满溢了天地。眼看这山水都要被雪色掩盖了,一片十丈大小的妖云疾飞而至,只不过这妖云在雪色中一划而过,根本不曾停留,直直待得飞过丘陵足有千里,突然间那妖云又是回转,待得一道强悍的妖族元念扫过丘陵和江水,又是停了下来。妖云散去,露出里面一个身材健硕的妖!但见这妖数丈大小的样子,一双枯黄的眼眸之上显出惊喜,那头顶之上如同树杈般的鹿角很是醒目,不正是牡鹿王?

  但见牡鹿王双眸之间生出一种晕彩,好似波纹般的涨大,待得落在左近空间,那鹅毛大小的雪片都是停滞在半空中,转眼间,百丈之内的空间都被这晕彩罩住!

  “轰……”可惜也仅仅是数息。丘陵之间的气息不可抑止的冲入这些晕彩。所有的停滞都轰然塌陷,牡鹿王的身形颤抖了几下,五彩的光华自他身上生出,一个巨大的鹿身显露了出来。

  “哈哈……果然是此处!不错的。就是这里!”牡鹿王的本体虽然显露出来。可狂喜的异常。仰天长啸,啸声震动长野。

  足足有半盏茶的工夫,牡鹿王这才停了下来。左右看看,径自飞到远处一道山岭之上,将手一挥,一个怪异的翎羽出现在他的手中,“噗……”一口妖气落在翎羽之上,那翎羽泛起点点星光,一个拳头大小的异禽自星光中生出,牡鹿王开口,诵念几声难言的妖语,那异禽点点头,双翅一展居然有十丈大小,随即冲上天空,转瞬间消失了不见。

  “本王就在此等候吧!”牡鹿王随意的坐下,很是满意的看看远处的丘陵笑道,“果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本王寻了千年,足迹遍布千妖圣境,可真是没想到,此处居然在藏仙大陆,若非本王遍阅人族典籍,如何能得知?只不过,即便是藏仙大陆,有此等异象之处也不下百处,智风老妖他们算是白跑了,这首功已经被本王拿到了。”

  牡鹿王这一等就是数十日,这日,眼看乌云压顶跟寻常相似,可突然间一股冲天的火光从远处飞来,那火光落在云层之上,逼得乌云翻滚,好似云层裂开欢迎了一般,同时一种低沉的好似天地呻吟的声音又是从远处传来。

  眼看天际如此异状,牡鹿王哪里不知道有妖前来,他有些苦笑的站起身来,自言自语道:“这家伙怎么到了哪里都如此的嚣张?不知道这是藏仙大陆吗?若是被哪个文圣或文星发现了,我等岂不都要倒霉?哦,当然,本王倒霉是必须的,这厮不可能倒霉!身为朱雀一族最有希望成就大圣的赤焰朱雀,不过是千余年就修炼到摘月之境,跟人族元力六品实力相近,他若是被人族欺负了,奶奶的,朱雀一族还不得将藏仙大陆掀翻了?”

  牡鹿王自诩为王,面对这等傲人的天才自然不敢怠慢,早早的站在半空中,眼看火光进了,一种炙热的气息迫近,双手一抬,稽首道:“朱仙友,辛苦了。”

  “哼……”一个很是桀骜不驯的声音从远处的火光中传来,但见声音 一起,所有的火光和低沉的呻吟之声都是消失,似乎世间所有的一切都聚集在一团耀眼的火焰之内,那火焰在高空一闪而逝,待得出现已经是牡鹿王的眼前。火焰减息,一个身高数丈,周身披着赤红色火焰的妖自火焰中步出,“叫我一声朱嵋即可!搞什么见礼,好似你就是儒修的人族一样。”

  “呵呵,你说的甚是,我在藏仙大陆走动的多了,难免沾染人族的酸臭习俗。”牡鹿王直起身来,笑道,“这所谓的仙友,不过是人族自己彼此之间的吹捧,说起来着实好笑。”

  “嗯……”朱嵋微微点头,那明显的妖身依旧,似乎不屑于幻化成人身,他左右看看,若同火珠般的双目落在五座丘陵之上,淡淡的问道,“这就是你说的冷灵谷?”

  “是的,就是此处!跟我族传承的记忆一般无二。”牡鹿王点头回答道。

  朱嵋眼睛闪动,没有眼皮的眼睛看不出什么喜怒哀乐,只冷冷道:“这倒是奇怪了,我怎么就不知道妖族有这么一个冷灵谷?而且这冷灵谷居然还在藏仙大陆?”

  “嘿嘿……”牡鹿王笑了一声道,“朱嵋,你可是朱雀一族,乃是我妖族之上族,传承之多哪里是我等鹿族可以比拟?这冷灵谷怕是朱雀一族不屑传承的吧?”

  “嗯,看起来也确实如此!”朱嵋点头,一脸的傲然,说道,“也就是我百年前欠了你一点儿,否则我才不会在此浪费时间。”

  牡鹿王也不生气,笑道:“你可别小看了,据我所知,里面乃是我妖族以前修炼吞日妖体的所在,即便是如今已经荒废了,对我等的修炼无益,可说不定上古的赏赐依旧在里面,我等得到一些上古精纯的血脉,对于我等的修炼也是大有益处!”

  “希望如你所言吧!”朱嵋伸个懒腰,将口 一张,一道冲天的火焰飞上高空,将左近百丈的彤云都是吹散,“我怎么也不能相信这里能有比我朱雀一族更加纯净的血脉。”

  “这可是上古血脉啊……”牡鹿王低声嘀咕了一声,不过看看朱嵋并不在意的样子,索性一不说了。

  “那只老鼠几时过来?”朱嵋突然又是问道,“我可是不想多等了。”

  “应该快了吧!”牡鹿王看看另外的方向,陪笑道,“智风老妖虽然擅长风行,可跟你比起来还是差了极远,看起来我等还要多等几日。”

  “一个聚光之境的老鼠居然也敢自称老妖!真是好笑!!”朱嵋对智风老妖着实的不屑一顾,“我真是想不到,你找他作甚。”

  “嘿嘿,他修为虽然低浅,可毕竟从脱毛之境开始一步步的走到现在,年岁放在那里的,自称一声老妖,也说的过去。”牡鹿王解释道,“我请他过来,关键是他懂得风行之术,据我所知,进入冷灵谷是有要求的,我鹿族善草木之行,对于风行实在不行,否则也不会一直留着这个秘密的。”

  “嗯……”朱嵋不置可否,冷冷的看着远处丘陵,突然间一股很是冷冽的元念铺天盖地的从远处扫来,就好似人的目光毫无顾忌的探看旁人的隐私。

  “谁!”朱嵋一声怒喝,额头之上的翎羽突然炸开,同样强悍的元念冲了出去。

  “噗噗噗……”一连串儿的爆裂之声,就好似落潮碰上涨潮,漫天都是冲击的气浪,这气浪或高或低,高的直直冲上高天,那本是已经渐渐平复的彤云在这些强劲的气浪冲击之下,又是化成了极多的漩涡,漩涡之中飓风掀起,一副风卷云涌的天象!

  “刷……”朱嵋的双翅展开,周身赤羽之间橘红色的火光冲天而起,好似朱嵋吃了小亏,准备催动神通一般。

  “嗷……”与此同时一声嘹亮的龙吟之声从元念的来处响起,龙吟之中似乎也带着愤怒!

  “谁……谁敢跟小王叫板??”一声晦涩又是嘹亮的声音远远的传来,但见一道水蓝之色的光华从那处飞来,一条足有十数丈大小的龙形划过天空,龙气似箭,龙尾如剪,朝着朱嵋和牡鹿王就是扑来。

  “当然是我!”朱嵋冷笑,双翅一展,化作一团火焰冲了出去。

  “误会,误会……”牡鹿王一见急忙叫道。

  同样的,就在这水蓝色的龙身之后,智风老妖的身形也出现了,异口同声的叫道:“误会,误会……”

  “什么叫误会?敢跟本王出手的,能叫误会?”那蓝龙张嘴,左近百丈的天地元气一片混乱,朝着十数丈的龙形落下,一个个好似尖刺的漩涡瞬时在蓝龙的头前显出……

  ps:感谢“轮回乙”的打赏,明日加更。(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