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五百一十四章 盘问茕茕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可不,此物仔细的看来跟一个小刺猬有些类似!不正是跟萧华得自孔洪武的那几个怪模怪样的东西相似么?

  想到此处,萧华急忙将其它五个东西拿出,六个放在一起,居然生出一层黝黑的光泽,看起来很是浑厚很是神秘,不消说的这六个东西……必是九州鼎中的六个!

  看着这六个鼎,萧华的手微微一个哆嗦,差点儿将六鼎从手中甩出去!这可是藏仙大陆的六州气运啊,居然就这么掌控在自己手中。任谁……别说谁了,就算是仙帝怕也想不到吧?

  几乎是一瞬间,萧华立时将六鼎送入空间,他已经有了决定,不到紧要时刻绝对不再将它们拿出来!更不会让任何人知道。

  “奶奶的,儒修要是知道此事,怕是发了狂也要将萧某抽筋剥皮的!不对呀,他们该找的是孔洪武,这都是那厮做的!也不对啊!孔洪武本就是星君殿的殿主,乃是堂堂正正的儒修,他……他在藏仙大陆搜集这九州鼎作甚???这……这不是平白坏了儒修的气运吗??”萧华真是莫名其妙了,脑海之中闪动极多的杂念“莫非萧某杀他杀错了?他是道门修士不成??”

  萧华思忖之间,龙脉萧华又是飞回,萧华抬眼看去,那只剩下一成的龙脉如今虚弱的异常,这龙脉此时驮着沧浪子的洞府犹自能够移动,不过移动的甚慢罢了。

  “道友好胃口!”萧华冲着龙脉萧华竖着大拇指赞道。

  龙脉萧华砸吧砸吧嘴笑道:“多谢道友,以后若有此机会。不妨多叫贫道出来!”

  “嗯!”萧华略加思忖又是问道,“刚才江澈说过,这九州鼎在地底之下乃是隐形,莫说寻常之修士不能看到,就是仙佛大能也不能觉察,道友能否看到呢?”

  “贫道当然也看不到啊!”龙脉萧华毫不犹豫的摇头了。

  “啊?不会吧!道友居然也看不到么?”萧华有些傻眼儿了。

  “嘿嘿,贫道看不到,不过贫道在百里之内能觉察到!”龙脉萧华笑吟吟的回答道。

  “百里啊!有点儿远!!”萧华叹息,“其它三鼎必在其它三州,每州之地远超百万里。百里之遥……有些大海捞针。”

  龙脉萧华耸耸肩:“道友太心急了!百里之内能觉察到已经很好了。”

  “哎哟。可不!”萧华微微一愣,稽首道,“道友所说甚是,贫道有些急功近利了。道友先回去休憩。此事回头再说。”

  送了龙脉萧华回去。萧华又是看看四周。眼见再无其它异样,这才准备遁回沧浪子的洞府。只是,看看那如同山岳的洞府。萧华着实的抓耳挠腮了,他可不想再走一遍迷阵,想了一下,又将那遗泽界的信物拿出来,可惜那司寅鼎如今灵光皆无,跟普通的小鼎一般无二,想必再也无法使用,更不能将萧华送回先前沧浪子洞府内的祭台。

  “罢了!”萧华想了想,叹息道,“沧浪子前辈想必也机缘巧合进入过遗泽界,甚至还因此从飞天蚂蚁身上悟道。至于他是否得到妖族真血,这就不得而知!既然他老人家都留着那祭台不曾毁灭,还在云床之下留了通道,那萧某何必再去将这些东西毁掉?如今萧某得了至圣血脉,怎么说也是受了妖族的恩惠,更不能做恩将仇报之事!”

  想毕,萧华遁出了地面,来到玉山迷阵之上。

  萧华离开了遗泽界,他自然不会知晓,就在遗泽界极其边缘的一个所在,巨大的星光之柱好似贯穿遗泽界一般,直直落下,一个三角之状的洞口泛着浓重的妖气生出,“轰隆隆……”巨大的轰鸣声中,一个一尺大小的物什从妖气中飞出,那物什色成九彩,彩光萦绕妖气正是显露出一个狐狸的样子!

  与此同时,“吼……”一声响彻长空的怒吼声从洞口内传出,一个身形足有数百丈的大妖从洞口中飞出。

  那大妖一落入遗泽界,一抬爪子将狐狸样子的物什抓住,略加发愣之后,仰天长笑起来,一阵怪异的言语自大妖口中发出:“这里果然是遗泽界!哈哈哈,老夫费尽心机,灭杀不知道多少妖族,终于在万妖界的遗弃之地找到了遗泽界的入口!待得老夫拿到上古血脉,老夫必将成就一代圣帝!”

  说完,那大妖收了信物,身形飞起,一个巨大的虚影自它肉身之内透出,正是一个后面拖着九个尾巴的狐狸……

  且说萧华飞到云山迷阵之上,此时的云山迷阵跟数年前萧华进去时有了一些差别,那破烂的废墟在大阵之力下已经开始渐渐的恢复。甚至那碧落黄泉阵的黄泉之水也从洞府之内流出,整个大阵还在运转!当然,没有了玄清禁灵大阵内的数百凶魄,这大阵已经失去了极多的威力。可是,这藏仙大陆之上又能有几个像萧华这样佛道儒魔都是精修的修士?以后即便还有别的修士来破阵,那也不是容易的啊。

  特别的,随着龙脉从荆州鼎上脱出,这云山迷阵又开始移动,虽然现在移动的甚是缓慢,可谁知道以后会移动到什么地方去呢?那时候,能找到的修士就更少了吧?

  萧华站在空中,看着这座大阵,心里百感交集,这种心情和诸般的收获是他当年进入大阵之时未曾想到的!

  “怪不得所有的修士都想探寻上古禁阵,如今萧某真是明白了!里面的东西……实在是太过珍稀!”萧华暗自想道,“想想萧某在里面的所得,真是做梦都想不到啊!这一切……足够萧某修炼数千年了。”

  数千年听起来很是骇人,可萧华还是太过低估至圣血脉了,万年的修炼怎么可能完全融合至圣血脉?至于具体多少时间,怕是只有萧华到得那种境界,才能真正明白吧?

  叹息片刻,萧华将神念放出,发觉这云山迷阵四周并无什么修士,知道张道然、旬空上人和摘星子等人并不曾出来。他将身形落在迷阵的山峰之上,将手一挥,昆仑镜拿了出来,法力催动之下,茕茕的身形飞出。

  昆仑镜内虽然有个破损的空间,可同样的,在萧华刻意安排之下,收入其中的诸人并没有相互见面,茕茕一飞出昆仑镜立时秀目四扫,见傅之文并不在旁边,眼珠一转,急忙上前拜见萧华道:“妾身见过萧真人!”

  “起来吧!”萧华眯着眼睛看看茕茕,一拂袖道,“你出来的时候萧某正在闭关,不曾见你,但萧某听傅之文和姑苏秋荻说起过你。你不仅是姑苏秋荻的好友,更是傅之文的娘子,所以萧某不得不帮你脱困!”

  萧华虽然看起来只有元力四品左右的实力,而茕茕已经是元力五品,可茕茕依旧恭敬的听着萧华的话,待得萧华刚刚说完,茕茕立时陪笑道:“真人是外子的师父,自然也是妾身的长辈,因为外子没有在此,妾身不敢称呼师父,真人对外子有授业之恩,对妾身又有脱困之德,妾身不知道如何拜谢才好。”

  “呵呵,你等还不曾拜堂成亲,叫声外子是不是逾礼了?”萧华笑吟吟道。

  茕茕脸上微红,一咬嘴唇坚决的说道:“傅之文对妾身如何,妾身心里明白!今生今世妾身非傅之文不嫁!那姑苏秋荻能为洛空反出仙宫,妾身为何不能?”

  “不必如此!”萧华笑道,“你跟姑苏秋荻不同,你是傅之文的娘子,萧某如何会不管不问?”

  “多谢……真人!”茕茕急忙道谢。

  “不过!”萧华脸色一正,又是说道,“你乃是仙宫之人,萧某乃是道门修士,而且萧某跟仙宫……有些恩怨,萧某不得不问问你跟姑苏秋荻在仙宫的身份!”

  “这个……”茕茕有些迟疑,旋即极其诚恳的说道,“萧真人,妾身身为仙宫女官,身上自然有仙宫仙律监管,而且如今妾身更是戴罪之身,不敢稍微泄露仙宫之内的隐秘,希望真人谅解!”

  “嗯,这个萧某可以理解!”萧华见茕茕不说,自然也不想逼问,因为跟姑苏秋荻和摘星子相处的这段日子,从来不曾听姑苏秋荻说起仙宫什么的,知道此事甚是关键。

  “而且真人跟仙宫的恩怨,此时也不能跟妾身说!”茕茕又是急忙说道,“妾身不能保证自己回到仙宫是否会被搜魂!”

  “丝……”萧华吸了口气,奇道,“有这么严重么?”

  “是的!”茕茕点头,“妾身的刑罚并未到期,仙宫自然要追及天罚囚晶被击破的缘由,妾身让真人将天罚囚晶的碎片拿着,就是因为仙宫会根据天罚囚晶之内的讯息论断妾身的脱困是否合乎仙律。若是旁人,必定会被搜魂探看的,而妾身乃是……紫微宫女官,有那位的照拂,当不会被搜魂,不过这也说不定的,毕竟还有那位一直跟那位……算了,妾身不说了。真人知道就成。”(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