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五百一十七章 琼花宫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摘星道友既然要走,萧道友,我等……也要赶紧回去了!”张道然犹豫一下,开口说道,“你若是有暇,过两年再来寻老夫吧!”

  “道然兄为何如此匆忙?”萧华有些纳罕,看看旬空上人和摘星子,很是不解。

  “哦?”看着萧华不解的样子,摘星子有些纳罕,冲着傅之文等吩咐道,“你等先避到一旁!”

  姑苏秋荻简单的处置了一下公输易馨,看起来公输易馨虽然还在昏迷,可气息已经平稳,应是没有大碍,姑苏秋荻看看众人,手里扶着公输易馨说道:“你等随我过来吧!”

  “是,前辈!”傅之文等都恭敬的回答。

  待得诸人走了,摘星子将手一挥,一道禁制布下,左右看看,依旧低声道:“萧道友,我等其实已经踏入出窍之境,如今都是用秘术压制着修为,不让突破元力五品上阶之界限!先前在沧浪子前辈的洞府之内还不觉得,可一出来,立时觉得这境界不受控制,我等不得不赶紧回转洞府,动用符箓和秘术压制,否则引动了天象就要被仙宫觉察的!”

  “啊?”听到此处,萧华心里一惊,虽然摘星子并没有再往下说,可他瞬时明白了很多,终于知道为何自己到得藏仙大陆之后,从来没见过道门出窍修士;也终于明白星君殿的星君们只有元力五品的修为!原来,只要道门修士修炼到出窍之期,立时就要被仙宫察觉。仙宫会采取手段!!这也再次证明了,为什么道门修士在藏仙大陆搞什么动作人家仙宫根本不介意,因为在仙宫眼中,所有的道门修士不过元力五品之下,不过就是跳梁小丑,着实没必要太过在意的啊!

  “蓬莱仙境??”突然间萧华又是想到了数月前送茕茕回仙宫之时,茕茕无意间泄露的所在。

  萧华眼珠一转,很是无奈的苦笑道:“唉,是啊!但凡突破了元力五品……”

  萧华同样的欲言又止,看起来满腹的辛酸。旁边的旬空上人又深有同感了。叹息道:“但凡突破了元力五品。就要被仙宫觉察,不管你在何处,仙宫之仙使瞬息出现,你若是抵抗。立时就遭杀劫!唉。我等道门修士……图个啥啊!”

  “当然是图个逍遥啊!”张道然淡淡的说道。“只要能修炼到出窍之境,仙宫迎仙使就迎接我等进入逍遥仙境,再不用过担惊受怕的日子!”

  “那等若同狗一般的逍遥。老夫死都不要!”旬空上人冷笑道。

  “有逍遥仙境么?”萧华看着摘星子,意味深长的问道,“萧某怎么觉得此处并不存在呢?”

  摘星子有些尴尬,陪笑道:“这个……在下也不知道,左右每隔一段日子就会有元婴后期顶峰的前辈消失不见。这逍遥仙境的传说由来已久,至于有没有,只有我等到的出窍之后才能知道。”

  “谁敢尝试?”萧华冷笑 回答,“若是仙宫的迎仙使就是勾魂的使者呢?”

  “其实……秋儿或许知道!”摘星子解释道,“不过,这等涉及仙宫隐秘的事情,她也不敢透露,这会给他们姑苏世家带来灭族之灾!”

  “如今之计只能是使用秘术,拖一天是一天!”旬空上人悻悻道,“想想上古的沧浪子前辈,那才是真正的逍遥啊!”

  萧华想了一下,拿出三个空白的玉瞳,神念在内中写了一些什么,递给三人说道:“这是萧某所用的隐匿之术,三位道友拿去看看,若是有用,尽管参悟吧!”

  “善!”三人大喜,知道萧华这秘术绝对非同小可,急忙接过,待得看过,旬空上人几乎是叫着说道,“老夫先不走了!待得参悟之后再说!”

  “好!老夫也是如此的想法。”摘星子立刻同意,将结界打开,催促道,“我等觅地静修,也不消多久,估计数月足矣。而且公输易馨走火入魔,也正好让秋儿帮她调息。”

  “甚是!”张道然深以为然,传音叫了自己几个弟子,飞往一处去了。

  摘星子招呼姑苏秋荻,旬空上人招呼自己弟子,各自也都是飞往不同地方。

  待得三人分开,萧华知道自己一时半刻也走不了,索性唤了薛平等人过来。

  那薛平率领众人上前躬身道:“晚辈多谢萧真人一路保护。”

  “呵呵,都起来吧!”萧华扶起众人,笑道,“保护你等不过是举手之劳,可惜萧某运道不佳,还不等进入洞府就被禁制送出,最后连那洞府真正的模样都没有见到,倒是你等……运道不错啊!”

  薛平等人急忙陪笑道:“晚辈等人不一样是托了前辈之福分么?若是前辈不弃,晚辈等人可以……”

  “哈哈,不必不必!”萧华急忙摆手,只冲着薛平招手道,“你且过来,将你的修炼功法跟老夫细说,顺便的,若是在洞府之内有什么体悟,也可运起心法让老夫看看……”

  薛平一怔,随即脸上生出狂喜,急忙盘膝坐下,在萧华布下结界之后,将自己的修炼之法,还有行功之路线等等毫不隐瞒的说了。

  萧华细思之后,低声传音足足半日,随即又是拿出三个玉瓶,一个玉瞳,一件法宝赐给薛平。萧华撤掉了结界之后,薛平虽然没说什么,可那眉宇间掩饰不住的喜悦告知其他修士,他的收获极大。

  是啊,元婴修士的亲自指点,说起来比之自己得到上古功法更加的有用,毕竟这指点是活的,那功法乃是死的。

  就在其他修士羡慕的时候,萧华也不分亲疏,每个修士都给了半日的时间,同样赐下功法、法宝和灵丹,最后一个修士出来之后,萧华笑道:“萧某不能亲自带你等进入洞府,这些算是补偿!你等当竭力修炼,为我道门……”

  说到此处,“为我道门争光”还是“为我道门出气”萧华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只好笑着说道:“罢了,好好修炼即可!”

  “多谢萧真人!”面对这个有授业之实,并没有授业之名的萧真人,一众修士躬身道谢。

  “萧某还要在此等候张道然等人,你等若是想走,现在就可以走了!”萧华摆手道,“若是不想走,尽可以在此修炼,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尽管问萧某。不过,等张道然他们出关,你等也必须要走的。”

  “是,是,晚辈等人明白!”薛平等人见到张道然等都要从萧华此处拿到秘术玉瞳,如何不知道这又是自己另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急忙答应了,在距离萧华不远之处寻找地方静修起来。

  萧华自然不会将九夏送的秘术拿给张道然等人,可即便如此,他那掩饰功法的秘术也足够三个实际上已经到了出窍之期的修士绞尽脑汁了,参悟之中,三人还真是问了一些自己难以把握的问题。至于薛平等人当然问的更多。而萧华在自己静修之余皆是一一的回答了。

  云山迷阵逐渐的消失,只留下一众道门修士依旧在山间参悟修炼不提,且说仙宫之内,仙云萦绕的琼花宫中,一个漂浮在万花丛中的金色小亭子里,正是端坐一个身着宫装的女子,此女子肌肤雪白,眉若细柳,一双微微眯着的眼眸之中隐现星光。女子纤细的十指正是放在七弦琴上,手指灵巧的挥动之下,一阵阵比之天籁都要美妙的乐曲生出,比之清泉都要甜美飘荡在花丛之中。莫说花丛之内莫名的蝶舞翩翩,单说花丛之外,数只玄鸟随着乐曲舞动,那闪动的羽翅在花丛那淡淡而多彩的霞光之内更显缥缈!

  待得乐曲乍歇,整个亭子左近猛然生出凄冷,好似那乐曲方是此间唯一的温暖,乐曲的停歇抽取了花朵仅剩的热情。

  “唉……”一个幽幽的叹息之声自那女子旁边侍立的奴婢口中生出,“公主殿下,您之琴声早有百鸟朝凤之像,如今奴婢再听,居然心中也生朝拜之意,恕奴婢说一句不敬之言,琴由心生,奴婢当恭贺公主殿下无论是心境还是气度……都有大成之状!”

  “叮……”一声尖锐的琴音将那奴婢的声音遮蔽,一个淡淡的声音从女子口中生出,“静儿,你是不想活了么?”

  “不敢!”那奴婢急忙扑倒在地上,磕头道,“奴婢只不过是说了一句真心话罢了!”

  “嗯,起来吧!”那女子口气依旧淡淡,“此话本宫不想再听到第二遍,你知道么?”

  “奴婢知道!”那奴婢起身,扬起头来,看那面目正是琼花宫的宫女玉夏静。玉夏静看了一眼眼前这公主殿下绝伦的美丽,微微低头,嘴角挂起一丝笑意,公主殿下虽然口中生气,可看着那神情并没有发怒,相反,那好似青山碧海般雍容的眉宇间还有一丝的笑意。

  这公主殿下着实的美丽,只可惜,她的下巴未免太过尖细,乍一看去,总让人感到一种刻薄。(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