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五百一十八章 显露马脚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叮叮咚咚……”听着七弦琴又是响了两声,玉夏静才又陪笑道,“公主殿下,您陪着淼淼公主前往紫微宫,本说三日便回的,可没想到一去就是五日,再看看公主的神情,莫非紫微宫内有变?”

  “若是有变……那就好了!你早就应该听到帝谕,而不是在此瞎猜!”这女子显然就是古闲云口中的青青公主,但见这青青公主微微摇头道,“事情远没有你所想的简单!”

  “哦?莫非……那消息是假的么?”玉夏静好似知道些什么,低声问道。

  “消息的真假如今已经没有必要探究了!”青青公主微微咬着嘴唇道,“那贱人即便是偷偷离开仙宫私自下界了,可在本宫和淼淼一同到得紫微宫的时候,那贱人就在宫内,这让本宫如何再行后手?本宫看着那贱人笑着的脸就明白,这必是那贱人有所觉察,匆匆返回了仙宫!本宫还是慢了半步。”

  “那……”玉夏静有些纳罕,“若是如此,公主殿下应该当日就回转的啊!”

  “那贱人看起来心情甚好!”青青公主又是说道,“简直就是春心萌动的样子!而且恰逢紫微宫内的天照蓝盛开,她居然在花苑之内摆开筵席,不仅请来大公主等人,还将帝后请来。不知道她是在赏花呢,还是在欣赏本宫的尴尬!”

  听到此处,玉夏静的心里咯噔一声,不敢再多问。唯恐惹了青青公主生气。

  还好,过得片刻,青青公主又是轻笑道:“可惜这贱人还是被本宫踩到了痛脚!”

  “哦?紫微宫那位……”玉夏静适时奇道。

  “本宫提到天择之会,那贱人居然有些色变,这着实让本宫吃惊!”青青公主笑道,“这贱人向来都是处乱不惊的沉稳,如今因为本宫一句话而色变,必然是对天择之会不抱什么信心,亦或者她那天心……有什么变故!”

  “嘻嘻,如此一来。公主殿下就能将那半片天心从新新公主那里夺来……”玉夏静低声笑着。可惜还不等她说完,青青公主又是一声冷哼,“哼……”

  “是,婢子错了!”玉夏静听了。急忙赔罪道。“婢子着实为公主殿下高兴。倒是将那事忘记。”

  “算了,难得本宫高兴,就不治你之罪了!”青青公主摆手道。

  “奴婢拜谢公主殿下赦免!”玉夏静起身道。“同时也预祝公主殿下得到天心,一窥天心之辛秘,掌控我儒修真谛,得仙帝重用。”

  “哈哈,本宫有了好处自然不会亏待你等!”青青公主大笑,又是问道,“本宫不在之时可有什么紧要的事情?”

  “禀公主殿下,确实有几件……”玉夏静将宫内的事情说了,又是看看青青公主脸上的笑意说道,“最后一件就是外宫的古闲云求见公主殿下……”

  “哦?闲云的差事如何了?”青青公主一听,眉头一挑,冰雪般秀美的脸上闪过一丝的兴奋。

  玉夏静略加犹豫,陪笑道:“这是外宫的差事,奴婢不敢多问,不过看古闲云急匆匆的样子,颇是辛苦。”

  “嗯,闲云确实辛苦了,若是此事能办好,本宫必会重赏!”青青公主似乎对玉夏静的话甚是满意,点头道,“去,宣古闲云进来,本宫详细问问。”

  “是,公主殿下!”玉夏静微微松了一口气,知道此时青青公主心情甚好,自己已经说了古闲云的辛苦,即便古闲云有些差池,青青公主也未必会重责。

  不过多时,脸色镇定的古闲云悄然站到了小亭子的下面。

  “进来吧,闲云!”青青公主轻声道,“这些日子你也辛苦了!”

  “不敢!”古闲云即便拜倒,“奴婢为公主殿下办事,不敢说什么辛苦。”

  “嗯,起来吧!事情办得如何?”青青公主双手微微的抚琴,那琴声极小,好似清风拂耳。

  “好教公主殿下知道,奴婢此行一共……”古闲云将牙一咬,口齿清晰的将自己得到元婴的数目跟炼妖壶内元婴的数目一五一十的说了。

  “丝……”青青公主听了不觉眉头紧皱,“怎么这么少?距离帝后的生辰之日已经不远了……不对!大胆古闲云,你在欺瞒本宫么?上次你请本宫借炼妖壶的时候,可不仅仅是这个数字!!但是如此之少的数量,怎么值得本宫舍了脸面去借炼妖壶??”

  古闲云一听,吓得脸色大变,“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以头抢地道:“公主殿下慧眼如炬,这数字确实跟奴婢所想相差太多,可奴婢不敢欺瞒公主殿下。”

  “说!”青青公主冷冷的逼问,瞬间亭子四周都是冰凉的气息。

  “好教公主殿下知晓,奴婢这段时间在下界奔波,找寻合适的国主……”古闲云不敢怠慢,急忙解释,可不等她说完,青青公主淡淡的说道,“你的辛苦不必多说,说炼妖壶,到底什么怎么回事儿?”

  “是,公主殿下!”古闲云的嘴中发苦,应了一声说道,“奴婢按照计划将炼妖壶放入瑶台山的大阵之内,本打算在瑶台之会上,借助星君殿殿主之力将参加瑶台之会的元婴修士一网打尽,可谁承想,星君殿殿主被杀……”

  “啊??”青青公主听到此处,突然失声道,“你说什么?星君殿殿主被杀?这……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本宫怎么不知道?”

  “公主殿下!”旁边的玉夏静急忙低声道,“古闲云所说的星君殿……不是我仙宫的星君殿!而是下界藏仙大陆之上那个执掌瑶台之会的小组织。不过是为了糊弄藏仙大陆的道修,特意弄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这所谓的星君殿虽然打着仙宫星君殿的旗号,其实说来不过就是我仙宫罪将的服罪之地!”

  “哦……原来如此!”青青公主恍然,一声冷哼,说道,“原来是这么一个藏污纳垢的所在,怪不得本宫不知道。”

  “是,是,这等地方不过就是我仙宫管辖道修的一种手段,比之蓬莱仙境、天地门、玄黄令等都是不如,公主殿下自然不可能知道的!”古闲云立刻说道,“是故奴婢在上次跟公主殿下禀告的时候,也没有提到这个名字。”

  “嗯!”青青公主摆手道,“这所谓星君殿殿主的死活跟本宫无干,接着说为何你的谋划没有成功?”

  古闲云在青青公主离开琼花宫的时候当然不敢怠慢,再次降临瑶台山,仔仔细细的盘问了令狐丕然,还将一应的影像也都看过,如今青青公主问起,她自然游刃有余,将瑶台山上发生的一切,事无巨细都是说了,并将一个玉瞳递了上去。

  最后磕头道:“公主殿下,奴婢盘算了许久,这日月星三阵,还有瑶台山星君殿的大阵,都是元力五品之下实力不可能破除的!奴婢动用三件异宝引了千名道门元婴修士,正是想将他们都收入炼妖壶,可……谁曾知道,居然还是出了岔子,不仅日月星三阵被破,炼妖壶被惊的回转仙宫,那星君殿殿主孔洪武也被人诛杀在大阵之内!奴婢有负公主殿下之所托,还请治罪。”

  “是谁干的?”青青公主脸上发冷的紧,特别是听到近千名的元婴逃遁,更是发怒,逼问道。

  古闲云咬咬嘴唇,咬牙切齿道:“从影像和奴婢掌握的讯息中,并不能判断是谁!不过,据令狐丕然所言,内中有个叫做萧华的元婴修士特别可疑!他怀疑萧华是鸿蒙老祖的弟子!”

  “鸿蒙老祖?”青青公主眉头一皱,问道。

  “奴婢当然不能确定!”古闲云苦笑道,“鸿蒙老祖是何等修为,他若是出手,星君殿不过元力五品上阶的实力,根本不可能留下任何的痕迹!”

  “有什么可怀疑的?”

  听到青青公主口中有些置疑,古闲云心里一惊,急忙又是将自己的推测和令狐丕然的怀疑说了。

  “公主殿下……”旁边的玉夏静低声道,“这青虚真人是实,萧华为虚,一实一虚都是掩护。他们的目的就是掩护鸿蒙老祖的手段,想要让鸿蒙老祖出手扰乱瑶台之会,将星君殿殿主击杀!而且奴婢认为,星君殿……也未必是鸿蒙老祖的目标,他或许还有别的打算!”

  “怎么可能是鸿蒙老祖出手?”青青公主冷笑道,“若是这老鬼出手,瑶台山的星君殿怎么可能还会存在?他不杀个血流遍地绝对不会收手!而且,他既然杀了孔洪武,必定也会收了炼妖壶,怎么可能让炼妖壶回转仙宫?”

  “这个……”玉夏静陪笑,“奴婢好似听说鸿蒙老祖……肉身被毁,他或许没有恢复原来的实力呢?”

  “哼,你等就知道捕风捉影!”青青公主冷哼一声,开口道,“宣东方浩华。”

  “是,奴婢这就传东方先生过来……”玉夏静急忙答应,看了一眼跪倒在地上的古闲云匆匆下去了……(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天龙八部淫幻篇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