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五百二十七章 疑惑渐生(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嗯,此时不必多说,待得一会儿细细的讲来!”萧华早就见到萧剑、渊涯和秦晓曜等人不在,江国的一众人等同样不在,他的心里已经明白了什么,摆手说道。

  “是!”熊毅不敢多说,退到旁边的黑风岭上,以元婴后期的水铭子和傲斩天为首的一众修士此时也飞将过来跟萧华见礼。

  萧华看着这些修士,脸上带着笑容,一一见礼。这黑风岭上,黎想、熊毅算是自家人,水铭子和傲斩天等就是客人,萧华还是有足够的耐心对待他们。

  待得见礼完毕,萧华笑道:“两位道友很是守信,早早就来到了黑风岭。不过,好似还是有不少的道友……没有践约啊!”

  “嗯,萧真人所说没错。”傲斩天点头,“今日聚在黑风岭的修士,比之当日少了三成,确实有些修士没有把血誓放在心上。”

  旁边的水铭子却微笑道:“当然,他们想必也有自己的一些苦衷吧,此事待得一会儿贫道等人要跟萧真人好好的商议一下。”

  “好!”萧华抬头,看着黑风岭之上,他那放在洞府之内的锦椅已经被拿了出来,放置在其上,柳毅和王靕飛已经站在锦椅的两侧,锦椅之前数丈的范围早就打算干净,并不曾有人敢靠的太近。

  “老爷请上座!”柳毅和王靕飛看到萧华的目光,同时躬身,口中叫道。

  “萧真人请上座!”傲斩天和水铭子当然也见到了萧华灭杀谢函和蒋长宏的情形,自知修为实力比之萧华所差甚远。口中同样恭敬的说道。

  萧华微微点头,并不催动风遁等飞行之术,而是一步步的走到锦椅之前,随着萧华的行走,黎想、熊毅、常羽等也都急忙飞动,按部就班的站在自己应该站在的位置。

  待得萧华坐在锦椅之上,熊毅等躬身喊道:“恭迎老爷回府……”

  这一声欢呼,真的如同山呼海啸了,那回音在整个山峰之间萦绕,久久不曾平歇。

  “见过萧真人!”熊毅等见礼之后。傲斩天和水铭子等也不敢怠慢。众人也躬身再次见礼了。

  “诸弟子,诸位道友请起身。”萧华看着众人几乎是漫山遍野的低着头,心里生出一种难言的豪情,抬手笑道。“老夫不在的这些日子着实让诸位辛劳了。今日老夫回来。以后我黑风岭就不必再担心儒修的骚扰,他们来一个,我们杀一个。来一双我们杀一双,即便是来上一千,我等也要杀他一千!”

  “老爷威武!”熊毅等人自然知道这是萧华豪言,都是恭敬的回答。

  “还有水铭子等诸位道友,萧某以前所说的话,如今也都算数,这黑风岭就是你等的家,是你等在藏仙大陆的避风之处,若有什么事情,都可以来黑风岭……萧某给你等做主。”

  “多谢萧真人!”水铭子等人当然也要表态,齐声答道。

  随即黎想等人上前,将黑风岭大致的情况讲了一遍,萧华看看众人笑道:“诸位辛苦了,先请休憩片刻,老夫着黑熊等摆下筵席,今日我等一醉方休。”

  “谢萧真人!”一众修士口中道谢,可心里并不怎么在意,毕竟黑风岭的情形他们早就看在眼中,哪里会有好酒好菜的?

  待得众人散去各自静修,萧华带着水铭子等人进了洞府。

  众人坐定,水铭子看了一眼傲斩天,开口道:“萧真人,在下跟真人告别之后,先回了洞府,只略加安排一下就来到黑风岭。不过在下在路上听到一些关于瑶台山星君殿的事情,不知道真人可曾闻听?”

  “嗯,萧某自然听过此事!”萧华点头,“不过萧某不明白,瑶台山的星君殿到底发生了什么!”

  “具体发生了什么,到得现在我等也不知道。”傲斩天在旁边接口,“不过看起来事情很严重,隐隐有些风声……说是孔洪武……被诛杀了!”

  “啊?孔洪武?”萧华有些吃惊,“孔洪武可是元力五品的大宗师啊,我等参加瑶台之会的修士,谁有这等本事?”

  傲斩天和水铭子知道萧华实力很强,不过他们可不觉得萧华能袭杀元力五品上阶的孔洪武,水铭子脸上略显尴尬,低声道:“萧真人刚刚回来,贫道等人先前有些想法,本不应该现在就提。可是如今形势实在是太过诡异,好似雷霆之前的寂静,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儒修就会发难,贫道跟傲兄商量一下,觉得还是尽早跟真人说一下的好。”

  萧华哪里会听不出来?笑眯眯道:“两位道友的意思是……?”

  “咳咳,我等的血誓依旧有效!”水铭子咳嗽一声,感觉自己的脸上有些发热,陪笑道,“不过,我等希望萧真人不要将我等拘留在黑风岭,这样一来,不仅容易引起儒修的误会,更会在如此敏感的时刻,招致仙宫的灭杀!而且,依贫道所见,那些不敢过来的道友们,未必就不怕什么血誓,而是怕招惹到杀身之祸!”

  “这是诸位道友共同 商议的结果么?”萧华依旧含笑的问道。

  水铭子和傲斩天的心里咯噔一声,彼此看了一眼,眼中闪过一丝的阴郁,不过,傲斩天还是点头道:“不错,此事在真人还不曾回来之前,我等已经商议过来。”

  “就是因为这样,你等才任由黎想和黑熊他们在大阵之外厮杀,你等躲在大阵之内么?”萧华突然脸色一寒,追问道。

  “不敢,不敢……”水铭子和傲斩天急忙分辨。

  这时,众人身后的熊毅急忙越前两步,躬身叫道:“这是弟子的主意,师父先莫怪两位前辈。”

  “嗯……”萧华点头。

  水铭子和傲斩天急忙说道:“萧真人,我等来到黑风岭之前,就被熊毅道友所派的弟子拦住。根本不曾跟那些围攻黑风岭的儒修照面,只施展隐身之术进入黑风岭,我等只知道熊毅道友可能为了让黑风岭藏拙,这才如此,所以我等也就在黑风岭坐镇,若是真有什么问题,真人觉得我等不会出手么?”

  “呵呵,看起来是萧某误会两位道友了!”萧华想了一下说道,“道友所说的事情,萧某思忖几日,待得有了结果再跟诸位道友商议。”

  水铭子和傲斩天等人拱手道:“萧真人请放心,我等都是跟真人经历过生死的,无论真人如何决断,我等的血誓都是有效。”

  萧华起身送几人出去,然后又坐下,看看四周,笑道:“外人都走了,就剩下我造化门弟子了,熊毅,你倒是说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此时,又是有一个萧华看着陌生的弟子从外面进来,躬身道:“禀老爷,大阵之外有个名叫傅之文的儒生,说是老爷的弟子……”

  “嗯,确实,让他进来吧!”萧华点头,正要跟熊毅说话,可见那弟子脸上生出踌躇,并不出去,萧华奇道,“怎么了?”

  “那个……”弟子苦笑道,“黑熊大王杀的顺手,以为傅之文也是围山的儒修,跟他斗在一起。傅之文虽然口称老爷弟子,可黑熊精并不相信……”

  “这黑熊精……他哪里是傅之文的敌手啊!”萧华笑着,将神念放出,低声喊了几句。

  果然不过多时,脸上带着委屈的黑熊精耷拉着脑袋从外面进来,他的身后还跟着笑吟吟的傅之文。

  傅之文倒是认识萧剑和渊涯,可对此时黑风岭的众人并不认识,他看了左近一眼,躬身道:“师父……”

  “嗯,这是柳毅和王靕飛,都是你的师弟,其他师兄弟,让他们领你认识!”萧华点头。

  “是,师父。”傅之文看看冲着自己招手的柳毅,笑着走到两人旁边站定。

  “老爷啊!”黑熊精委屈道,“您老收了一个有一个弟子,什么时候收小的做弟子?”

  “怎么?你要当老夫的弟子?”萧华笑着问道。

  黑熊精听了,反而陪笑道:“看老爷说的,小的就是老爷洞府看门的,怎么敢让老爷收徒?不过是看到老爷的弟子一个比一个厉害,这个还不曾通名报姓的就把小的打的屁滚尿流,小的心里……”

  “呵呵,黑熊师兄!”傅之文眼珠一转,从怀里拿出一个玉瓶递给黑熊精,说道,“这是小弟从旁处得到的一枚三转灵丹,好似对师兄有用,还请师兄收下,算是小弟的赔礼!”

  “哎哟,师弟啊,你真是太客气了!”黑熊精一把将玉瓶拿来,紧紧的攥住,嘴里却是退让道,“这么一来,岂不是显得师兄太小气……”

  “哪里,哪里……”傅之文笑道,“黑熊师兄带着诸位师弟为师父镇守黑风岭,如此苦劳,这点儿灵丹算什么?以后小弟在黑风岭还要仰仗黑熊师兄呢!”

  “哈哈,好说,好说!”黑熊精一翻手将玉瓶收了,然后大大咧咧道,“黑风岭就是……咱们师兄弟的,咱们要仰仗的就是老爷。”(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