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五百二十八章 疑惑渐生(二)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萧华微微的撇嘴,不理睬黑熊精,看着熊毅道:“被这黑熊打扰了,熊毅,你且说一下情况。”

  “是,师父!”熊毅急忙将自己来到黑风岭之后的情况说了。

  萧华渐渐听得明白。原来,熊毅带着邬天和常羽等数十个金丹修士安全来到黑风岭,可面对的正是数个儒修势力围攻黑风岭。当然,以熊毅和常羽等人的实力,还有黎想和黑熊精的相助,熊毅等人进入黑风岭算不得太过艰难。

  可等到熊毅进入大阵之后,将萧华的安排一说,黎想先就是为难了,因为黎想答应萧华的,是他在瑶台之会后就要考虑离开黑风岭的问题,既然萧华不回来,他就不能离开,这跟他的初衷有些出入。不过,在熊毅三寸不烂之舌的劝说下,黎想也还是选择留了下来,不过黎想虽然不曾将控制都天星阵的阵旗交出来,可黑风岭的谋划等也都交给了熊毅。而紧接着,熊毅又发现,萧剑、渊涯和江国原有的那些道门势力,都跟着江国的长陵公主已经离开黑风岭,如今的黑风岭都是造化门的弟子。随即,熊毅在布置人手的同时,又跟常羽和邬天商议一番,然后又将萧华的所知跟黎想说明。

  黎想惊讶之余,也听从熊毅的安排,自己还是表面的支撑整个黑风岭,熊毅等人的到来不仅瞒着围山的儒修,更是瞒了萧剑等人。

  随后,熊毅又是安排造化门弟子突出黑风岭重围。在数百里之外隐匿,但凡见到有前往黑风岭的道门修士,都会出来相见,若是前往黑风岭效力的,也都随了他们隐秘的进入黑风岭,并不会让旁人知晓。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莫说是黎想惊讶,感到不可思议,就是熊毅也感觉到了压力!毕竟水铭子来了。傲斩天来了。兰殿子来了,数十名元婴中期的修士来了,这其中任何一个放在藏仙大陆任何地方都是名声赫赫,都会引起仙宫的注意啊。如今全聚在黑风岭。那……那就是找死啊!

  还好。水铭子等人的到来,外面围山的儒修并没有完全觉察,即便是有些人感到不妙。可围山的实力隔不了多久就会更替,倒也不怕会有人看到黑风岭真正的实力。黎想、黑熊、金雕好白狮每隔一段时间也都会出去打一场,一般也都会大败而回,以此作为掩饰。

  当然,这次围山,黑熊精等心里却是有底儿的,比不得上次,他们根本就没有任何害怕、逃遁的想法。而且熊毅也说的明白,萧华就是有事儿去了别的地方,过不了多久就会回来,虽然这个“多久”一晃就是数年。

  萧华听到最后,终于明白了熊毅的打算,不觉打心里面有些佩服这个很是精明的道门弟子。他笑着点头道:“熊毅,你安排的很好,为师很满意,辛苦你了。”

  “师父谬赞了,这是弟子应该做的。”熊毅很是谦逊的回答。

  “那国师之签呢?”萧华想了一下,笑着问道,“到了今日,想必长陵公主已经复国了吧?”

  “好教师父知道。”熊毅急忙回答道,“国师之签还在常羽师弟的手中,弟子还不曾交给长陵公主。”

  “哦?为何?”萧华大奇,“国师之签不就是让长陵公主建国用的么?难不成江国到现在还不曾复国?”

  熊毅侧脸看看并不说话的黎想,又是说道:“好教师父知道,这国师之签需要国师的精血催动才能使用。师父不回来,弟子等人不敢擅专。”

  “精血?”萧华一听,不觉双眼微眯了,心里立刻想到了晓雨大陆之上各修真门派中的本命灵牌,心里暗自思忖,“奶奶的,看起来这也是仙宫辖制道门修士的一种手段。老夫怎么可能上当?”

  “都是老夫的失误,把此层干系忘记了。”萧华点头,“罢了,想必长陵公主也等急了。待得过几日就把国师之签送过去,让你做江国的国师吧!”

  “弟子可不想当江国的国师。”熊毅坚决的摇头。

  “哦?怎么了?莫非这国师之签是老夫拿到的,只能由老夫来当国师么?”萧华奇道。

  熊毅笑道:“那倒不是,不过,待得明日之后,师父再做决断也不迟!”

  “为何?”萧华有些大奇。

  “嘿嘿,弟子先卖个关子,一切待得明日师父就知道了。”熊毅又是神神秘秘的回答道。

  萧华倒也不多问此事,又是问道:“好,此事暂不多说了,水铭子和傲斩天等人的事情,你怎么想的?黎道友,你也说一下!”

  黎想好似被萧华惊醒,陪笑道:“这个事情嘛,其实……早在水铭子前辈来的时候,在下已经想过了。两位老前辈所说确实没错,所谓的树大招风正是如此,而今藏仙大陆形势特别敏感,若不想招惹仙宫,真人此事不必太过高调,还是先放他们走的好!既然有血誓作为约束,他们还是真人的助力,他们分布在藏仙大陆的四周,同样也是真人势力的遍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熊毅也是同样的意见,笑道:“师父,瑶台之会上生出异变,想必是仙宫的布局被扰乱,那么仙宫必定会派出人手探察天下,莫说黑风岭,就是我道门都没有跟仙宫叫板的实力,只能是避其锋芒!师父或许不想将他们都放回去,留上一些也成。”

  “嗯,老夫明白了!”萧华笑道,“就依你等所商议的吧。”

  然后萧华又是看向黑熊精,问道:“黑风岭的元石矿脉开采的如何?”

  “好教老爷知道!”黑熊精一听问到自己的差事,立时胸膛挺起,说道,“老爷不在的这些年来,小的三妖催促孩儿们夜以继日的开采,可这元石矿脉着实的多,到现在就没有挖空。”

  “你这笨熊!”萧华笑骂道,“老夫问你开采了多少元石,你倒是想将元石矿脉开采完,可你有那个本事么?”

  “嘿嘿,具体开采了多少,小的不知,还是要问黎师叔。”黑熊精挠挠自己的头笑道。

  萧华摆摆手,阻止了黎想开口,一挥手拿出一个乾坤袋递给黑熊精道:“这是一些灵果和灵酒,且拿去大摆酒宴!切记,这是招待那些远来宾客的,你等别着急。”

  “是,小的明白!”黑熊精接过乾坤袋,有模有样的躬身离去。

  “好了,都不必多想了!”萧华起身道,“黎道友,熊毅,你等前去外面应酬,老夫待会儿就出去。柳毅,你等三人跟我进来。”

  熊毅看看有些失神的黎想,嘴角挂起了微笑,拉着他的道袍出了洞府,而黎想走了两步好似想到了什么,看看左近居然传音问熊毅些什么,那熊毅也低声传音,两人越走越远。

  待得两人走了不久,萧华带着傅之文、柳毅和王靕飛也从内府中走出,他自然是检查两个弟子的修炼进境,结果柳毅和王靕飛果然没让他失望,不过是数年的工夫已经修炼到了元力一品的上阶,着实让萧华咋舌。知道这固然是自己灵丹的妙用,更是黎想亲自的教授,最为紧要的是两个徒弟的天资。

  黑风岭的夜宴当然不会让一众道门修士失望,灵果珍馐,觥筹交错,寻常难得一见的美酒都让水铭子等人惊讶不已,天上星斗耀眼,地上篝火通明,端是天上人间一样欢快。

  一宿无话,待得清晨,熊毅带着黎想到萧华的洞府之外恭立,萧华自洞府之内出来,两人急忙见礼,但听熊毅笑道:“师父,今日请随徒儿去看一场好戏。”

  “哦?”萧华上下看看熊毅,想问些什么,不过想想昨日熊毅的神秘,他索性不再多说,不过也不用熊毅说些什么的,萧华已经隐约的知道,这好戏可能跟萧剑有关了。

  果然,三人飞上高空,方向正是萧华不曾去过的江国,一路上,熊毅不时问一些修炼上的疑难,那黎想还是脸上带着思索之状,想来昨日熊毅的传音并没有帮他解惑。

  萧华刚刚回来,虽然对黎想的所想有些明悟,不过如今事情还多,倒也没直接问起,只指点熊毅的修炼。

  三人都是元婴修士,虽然不曾化虹而行,飞到江国之都城也不过用了一顿饭的工夫。眼看一座大城自远处显出,萧华很是自然的放出神念,也就是在此时,熊毅突然笑道:“师父,切莫打扰了他们,否则今日的热闹就看不到了!”

  “哦?”萧华眉头微皱,将神念收回,奇道,“他们?他们是谁?”

  “师父随弟子来就是了!”熊毅还是不肯开口,听到萧华没好气的摇头。

  紧接着,熊毅带着萧华和黎想,并没有直接飞入江国的都城,反而是冲上了高空,待得距离江国的都城还有十数里的时候,将手一挥,自乾坤袋内取出一件法宝,法力催动之下,那法宝化作亭子一般……(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