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五百二十九章 恩断义绝(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师父,黎师叔请……”熊毅请两人登上亭子,随即法诀打出,那亭子泛起符文生出云霞,片刻间消失在半空之中。

  萧华坐在亭子之内,看着足下云彩飞舞,知道熊毅是隐了踪迹前往江国都城,那心中不觉又是有了一些沉甸甸的感觉,他着实不知道萧剑又做下了什么事情。

  亭子飞到江国都城的上空,停在那处,熊毅笑眯眯的说道:“师父,还有灵果和灵酒么?弟子昨日没有过瘾,今日看徒儿如此辛苦,可否赏赐一些?”

  “呵呵,你想要,有的是!”萧华一挥手,亭子之内玉石案几上遍布奇异的灵果,都是昨夜酒宴之上不曾有的,待得萧华又是拿出几壶灵酒,那清洌的酒香扑鼻,比之昨夜的灵酒更加香醇。本是默不作声的黎想不觉也是回过神来。

  “师父的收藏还真是不少!”熊毅此时算是晚辈,倒也不客气,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拿了一个灵果毫不客气的吃了一口,待得那灵果下肚,熊毅的眼中闪动惊讶的目光,看着萧华的眼神也是变了,几乎是压低了声音道,“师父,您老这灵果……是多少年的呀!”

  “吃你的吧,管它多少年?”萧华笑而不语,自己也拿起一个椭圆的灵果品尝起来,这东西是他在圣人江底弄到的,由小果栽种,他自己也没怎么品尝呢!

  “暴殄天物啊!”熊毅一伸手,拿了一盘灵果收入乾坤袋。居然十分摇头道,“这等东西……啧啧,您老就这么吃,唉,弟子不说了。”

  黎想自己倒了一杯酒,眯着眼睛喝了,砸吧砸吧嘴,又是倒了一杯,但见他周身法力微微鼓荡,显然是在炼化入腹的酒液。

  萧华见状。探手从怀里又是取了一个玉瓶递给黎想说道:“黎道友。这几年辛苦你了,这是一些丹药,对于你冲击元婴中期颇是有用。”

  “这个……”黎想看看玉瓶,不由自主又是看看熊毅。可惜熊毅只自顾自的吃着灵果。并不搭理他。

  想了一下。黎想笑道:“萧真人,在下心里还有些事情,今日这灵丹……在下先请真人收回。待得在下有了决断,再向真人讨要不迟。”

  “好!”萧华点头,要将玉瓶收回,说道,“黎道友随时开口。”

  此时,熊毅一伸手,笑道:“师父,黎师叔辛苦了,弟子也辛苦了,莫要厚此薄彼哟?”

  “呵呵,你说的没错,给你!”萧华对于熊毅的不见外很是喜欢,毫不犹豫将玉瓶递到了熊毅的手中。

  熊毅接过,神念一扫,惊道:“师父,这是心融丹呢?弟子的印象中,好似藏仙大陆已经失传了……”

  “嗯,确实!”萧华点头,“为师最近又有一些际遇,得到了失落的丹方。是故自己随手炼制了一些,你且服用了试试。”

  “不仅是丹方啊,师父,那灵草……算了,弟子不问了,有师父在,弟子以后不必为这些操心了。”熊毅欲言又止,仿佛在提防黎想这个外人。

  黎想见状,那眉心之间的思虑更甚,手中的灵酒 也是一杯接着一杯。

  熊毅当然知道黎想心里想着什么,也不过问,陪着萧华聊了一些近况,还有藏仙大陆各处的景致。又是过了半个时辰,眼看着日上三竿,熊毅一挥手,但见亭子之中生出一层薄薄的银白色光华,一个占地颇大的山庄出现在光华之内,随着熊毅手中法诀的掐动,这光华如同一面镜子般的在山庄之上游动,将山庄之内的景状看得清楚。

  但见这山庄是一个气势磅礴的所在,不仅四面环水,更是山岭起伏,秀木锦草遍布。而且,山庄的一角,各色的楼阁同样秀美,一座座亭台轩榭同样掩映于湖光山色之间,看着就不是寻常人家。

  看着这景象,萧华皱眉了,若这山庄在荒郊野外,倒还罢了,可这是江国的都城啊,这一个山庄之内居然有山岭起伏,这是什么样子的大手笔啊!

  黎想抬起头来,看着这个山庄,淡淡的说道:“这是秦皓岳在江国的住所,名曰国师苑,但凡他不在王宫的时候就在此处静修。”

  萧华微微一笑:“黎道友不在此处静修吗?”

  “呵呵,在下怎么能跟江国第一国师比呢?此处在下只来过一次,还是在下刚刚臣服江国的时候来的,秦皓岳……胸怀有些狭小,不喜欢旁人多看他的东西。”黎想抿了一口灵酒,自嘲的说道。

  两人说话间,熊毅将镜面的光华落在了山岭左近,就好似三人立在山岭之上一般,同时随着熊毅的法诀打入,居然有些呼呼的风声自镜面之上传来。

  “哦?”萧华惊讶了,奇道,“熊毅,你这镜面之术居然还能将声音送来?”

  “嘻嘻,师父错了。”熊毅笑道,“镜面之术当然不能送声音过来的,不过弟子早就得到消息,先放了一些法器在此处的。”

  “原来如此!”萧华大笑,“原来是老夫想多了。”

  “可是,这山岭上……又有什么好戏看?”黎想有些纳罕。

  黎想一说,萧华又是楞了,看着灰黎想道:“黎道友,莫说这热闹连你都不知道吧?”

  “在下当然不知道啊!”黎想苦笑道,“熊道友来了之后,都是他主持,在下向来不问。而且,不瞒萧真人,在下对这些俗务真的不是特别精通……”

  “嘘……,师父,来了!”一直盯着镜面的熊毅急忙一指一处,叫道,“咱们别说话,徒儿这法术不一定靠谱。”

  “嗯!”萧华点头,抬眼看去,但见山脉的东部,一个精瘦的老者身着簇新的道袍飞了过来,这老者精瘦的脸上,两个浑浊的眼睛闪动着一丝的狡诈,干瘪的嘴唇上,两抹略有花白的小胡子,若同老鼠尾巴般的耷拉在嘴角之处。而此刻,老者一边飞行一边用手捏着自己的小胡子,脸上正是一种春风得意的神情。

  这老者不正是萧剑么?

  眼看萧剑出现,萧华并没有意外,不过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恶心,此时萧剑的样子不正是传说中小人得志的情形么?

  “这厮进境也不错,居然已经恢复到了筑基初期!”看着萧剑飞行的速度,萧华暗自腹诽道,“可惜了老夫的那些灵丹,真是明珠暗投了。”

  “咦,这……这是渊涯???”待得萧华目光又是落在了镜面的西边,看清来人的面目,不觉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几乎要惊叫出来的。他是想到了萧剑,同样也想到了很多人,甚至想到了秦晓曜,可偏偏的,他从来没到渊涯。

  萧华的目光扫过熊毅,熊毅冲他微微点头,示意这就是要看的热闹。

  萧华微微叹息,不觉直起身来,竖起耳朵,全神贯注的看向镜面,他真是很想知道,自己不在的这些年,江国究竟发生了什么,萧剑和渊涯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萧剑和渊涯自然不知道萧华等三个元婴隐在半空探看的,渊涯虽然脚踏青豹,可打扮也跟以前不同,那身上玄色的甲胄,看起来很是合身,甲胄之上隐隐的光华之中还留下斑斑的伤痕,而且那伤痕之内还有层层的血色,显然渊涯身着着甲胄不知道杀过多少铜柱国的大将。

  只是,渊涯手中拿着的魔锤不变,那俊朗 眼中的警觉不变,眉宇间隐隐的忧愁也是不变。似乎那忧愁好似从见到蝶舞之后就已经生出,而到了今日愈发明显。

  “涯……”还不等青豹飞到近前,萧剑就是冷冷的叫道,“你要跟为师作对么?”

  渊涯催动青豹落在萧剑之前,躬身施礼道:“师父,不是弟子跟师父作对,是……师父在逼弟子!”

  “老夫怎么逼你了?”萧剑口气极其发冷,“你是老夫从角斗场里捡来的,你的命本来就是老夫的,老夫如今又不要你的命,只要你从江国离开,这算什么逼迫?若是惹得老夫恼了,直接就要了你的性命。”

  “师父……”渊涯并不发火,不过依旧双眼微眯,说道,“您老逼我离开江国,逼我离开蝶舞,不就是在要我的命么?”

  “涯啊……”萧剑开口道,“你的故事老夫听得没有一百也有八十遍了,你口中的蝶舞根本就不是长陵公主。而且长陵公主不是也说得明白了?她从来都不曾去过玄瑶暗林,你可莫忘记了,她可是江国的公主啊,怎么可能流落到玄瑶暗林?你还是醒醒吧!”

  “好吧~”渊涯微咬嘴唇,点头道,“既然长陵公主不承认自己是蝶舞,弟子也不再多想。其实早在萧前辈还在黑风岭的时候,弟子已经当着他老人家的面说过,只把蝶舞当做长陵公主,只……能护住她的安危即可,能让她复国,得到自己应该得到的东西!弟子再不做他想。师父,难得……这样还不成么?您老为何非要逼得弟子离开江国?”(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夫人们的香裙神雕腥传小龙女篇神雕群芳谱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