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五百五十九章 传妖术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一瞬间,玉牒萧华的身形同样晃动起来,好似风中的灯烛明灭了几次后,玉牒萧华的身形这才明晰起来,而此时,玉牒萧华的脸上惨白的一片!

  “怎么?会有一场劫难??”玉牒萧华双眼微眯,看着已经隐入了星空之内的因果之手嘴里好似苦涩的低语道,“这劫难大的……无法阻止,若是一个处理不当,难免会落得个道消身陨的下场?这……这劫难是从哪里来的呢?是龙岛?还是仙宫?还是其它……”

  “而且这个劫难并不是躲避可以避过的,即便是萧某闭关……这劫难也会临头!难不成是仙宫?不太可能啊!萧某当日虽然从仙宫讨伐之内逃出,可显出的修为不过就是元婴后期,以孙戬的品性,他也不会添油加醋,怎么可能引起仙宫的注意?”

  “莫非是这次龙宫之行么?不对,也不像!若是龙宫之行有问题,贫道只消闭关不去就是了!”

  “罢了……”玉牒萧华想了片刻,依旧没有头绪,特别是,因果萧华传来的讯息太过模糊,玉牒萧华只感觉这次危急很是特别,但是特别到什么地步,什么时候发生他都无法感知,“一切小心,待得事情发生的时候再以不变应万变吧!”

  “萧某的修为还是不足啊!”萧华的心神脱出空间,睁开眼睛看看四周的云雾,深深吸了一口气,暗自叹息,“这警兆如此不明不白,固然是因为劫难的来处不清楚,更是因为因果萧华只能在空间内推断,若是萧某能施展完整的因果法决,未必不能知道一些蛛丝马迹啊!”

  “师父。这功法跟弟子先前修炼的很是相似!”见到萧华张开眼睛,邬天在旁边小心的说道,“只是天地元气的吸纳和淬炼有些怪异,弟子已经完全掌握了!”

  “好!”萧华收了心神点头道,“为师将柳毅等叫出来,你把这些修炼的差异跟他们详细的讲述一下。”

  邬天乃是金丹修士。跟柳毅等炼气弟子讲述功法自然是举手之劳,待得萧华将一众弟子从昆仑镜内放出,邬天将两种功法的差异仔细的分说,而柳毅等都是天资绝伦之辈,略加思索就是明白,只不过他们不知道萧华为何突然让邬天传授他们这般怪异的功法。

  萧华也不多解释,对邬天到:“你带一众师弟先回昆仑镜内,试验一下新的功法。然后你再出来,为师还有些事情要问你。”

  “是。师父!”等得邬天恭敬的答应,萧华又将他们收入空间内的昆仑仙境。

  “傅之文……”萧华转头问道,“咱们如今到了何处?”

  傅之文一听,不觉诧异,施展清目之术看看,低声道:“师父,此处甚是陌生,弟子也不知道。不过看起来应该在豫州之内。”

  “哦?怎么还在豫州?”萧华听了倒也不稀奇,豫州本就是大的。而且自己先前又是瞎飞,即便是在腾龙山脉四周转圈也好不奇怪。

  “你去打探一下!”萧华吩咐道。

  不过多时,傅之文又是飞回来,笑道:“师父,咱们还在豫州,如今乃是东临国境地。四周有迟占国、林国、欣国和宜丰国。”

  “宜丰国?”萧华眉头一扬,立时想到了当年那个 意气飞扬,一心想做游侠的游重权来。

  “师父这次历练可有什么目标?亦或者随便走走?”傅之文见萧华只把自己跟邬天放出来,知道萧华的意思,小心的问道。

  “为师要去一趟北海!”萧华想了一下说道。“不过如今时间还足够,你带为师去一趟宜丰国吧!”

  “是,师父!”北海对于傅之文自然是极远的,傅之文知道凭借天马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赶到,不过萧华既然说是时间足够,那就是足够了,他躬身应了一声,抬手拍在天马身上,示意天马飞往宜丰国。

  看着傅之文驾驭天马,萧华又是将手一挥,黑熊、金雕和白狮出现在飞车之上,三妖现出身形,看看左近急忙跪倒道:“老爷,可是让小的们为老爷开路?”

  “不必!”萧华摆摆手,说道,“老夫先前曾经答应过你等,会为你们找到合适的修炼之法,等到时机成熟再传授给你等。”

  “多谢老爷!”黑熊精等三妖听了,脸上都是生出喜色,急忙磕头道。

  萧华微笑着将三妖扶起,说道:“其实,老夫本是打算等得以后考验一下你们的心性再说的。不过如今我造化门初立,需要你等的出力,你等实力越强对我造化门越好,所以今日就将这修炼的法门教授给你等!”

  “老爷,小的对天发誓,小的对老爷,对造化门忠心耿耿……”黑熊精最是机灵,待得萧华说完,立时从身上逼出一滴精血,发下妖族的妖盟,旁边的白狮和金雕不敢怠慢,同样盟誓!

  眼见半空中显露怪异的波动,萧华将手一抬,三滴精血拿在手中,吩咐道:“黑熊,把白狮和金雕的本命灵牌拿来!”

  “本命灵牌?”黑熊一愣,旋即明白,急忙将先前萧华在黑风岭逼迫两妖发誓的玉牌拿了出来。

  “疾……”萧华抬手一挥,三滴精血又是落在其上,那玉牌之上红光一闪再次消失,萧华没有将玉牌再还给黑熊,而是自己收了,说道,“这玉牌老夫先拿着,只要你等是真心对我造化门,真心跟着老夫,待得千年之后,老夫必定还你等的自由。”

  “嘿嘿,老爷说的外话了!”黑熊笑道,“小的等人对老爷丝毫没有外心,有没有这本命灵牌都是无所谓的,老爷若是喜欢尽可以拿上一万年。”

  “是,小的也是这般的想法!”白狮和金雕都急忙回答道。

  “嗯,这样最好!”萧华笑着看向黑熊,黑熊精但见萧华眼光之中泛起一丝幽绿之色,就感觉到自己的眉心之处猛然一疼,旋即就有无数图腾蜂拥而入,这些图腾之中莫不是熊妖修炼的姿势,一道道修炼的秘术好似波纹般自这些图腾中冲入他的脑海……

  足足有半盏茶的工夫,萧华一转头又是看向金雕……

  待得傅之文将飞车停到宜丰国的上空,萧华已经将适合三妖修炼的妖族传承送入三妖的脑海之内。

  看着三妖的肉身微微颤抖,一些莫名的波动时有时无的自他们身上散发出来,傅之文知道事关紧要,也不敢打扰,只静立在天马之侧。

  萧华收了神通,微微闭目,自他从遗泽界中得到莫名其妙的至圣血脉,他的肉身每时每刻都在发生微妙的变化,甚至每时每刻间都有一应神通无法察觉的星光之力落入他体内一亿三千二百个精血之内,这些精血在蜕变,那精血之内的传承也在融入萧华的血脉,同样,难以计数的妖族图腾也冲入萧华的血脉进入妖凤萧华的体内,这图腾是如此之多,已经冲击了魔灵萧华的修炼,萧华也趁势暂时停歇了滴血洞天功法,任这些图腾在血脉中冲击,萧华能够通过魔灵萧华清楚的看到,血脉之内的金丝愈发的清晰,而且在图腾冲击之时,一种莫名的金光不时的闪现,每一次的闪现不觉带动一下体悟,更是有种灵魂深处的重击,甚至有难言的晦涩波动隐于虚空,不知所踪!

  趁着这个间隙,萧华心神又是进入了神秘阴云,但见此时的了心天内,好似阴沉沉的天气,魂修萧华的头顶之处,一个沉甸甸的阴云紧紧的压在那处,密密麻麻的魂丝好似花岗岩之声的纹理,透着凝重和厚实,跟先前所有的魂丝都是不同。

  “如何了?”玉牒萧华双目微眯看着这层无法探察的阴云,低声问道。

  魂修萧华出现在玉牒萧华面前,微微摇头:“贫道尝试过无数次,这阴云怪异的异常,一丝一毫都无法突破。”

  “奶奶的,萧华,这玩意儿也太奇怪了吧!”小白挥舞着巨大的龙躯,叫道,“即便是先前的星华天,嗯,就是灵气天也没有如此让人难以琢磨!”

  “别着急!”玉牒萧华淡淡的说道,“了心天和魂结天的间隔乃是魂士和巫师之间的区别,从我道宗的角度看,当是元婴跟分神的差别吧,这一层要靠机缘。”

  “也只能如此了!”魂修萧华闭上双目,周身无穷的魂丝开始舞动,整个了结天内,那冥果若有若无的香味随着魂丝飘飞起来。

  萧华的心神出了神秘阴云之后,又足有数个时辰的,金雕当先睁开眼睛,那眼中的迷茫一闪而逝,随即满有感激的再次磕头道:“多谢老爷……”

  此时这句老爷比之先前任何时候都要发自肺腑,金雕心里明白的紧,自己眼前这位道门的老爷……远不是寻常人眼中的道门人族修士。

  “嗯,金雕……”萧华点头,“你已经遗忘了多少?”

  “老爷……”金雕的眼中闪过一丝的畏惧之色,恭敬的回答道,“小的……小的……已经忘记了七成……”(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