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六百三十三章 又一个似是而非的故事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哈哈……”傅之文抚掌笑道,“师父还真是看得明白!不过,铸情山的故事是仙帝的十公主跟一个道门修士的故事……”

  “哦?十公主?”萧华心里一动,笑道,“看起来,仙宫的仙帝不仅没有妹子,更是只有九个公主,绝对没有第十个公主啊!”

  “这个……”傅之文眼珠一转,明白了什么,点头道,“师父所说甚是,虽然弟子不知道仙帝有几个公主,不过这故事若是出于儒修世家,怕是不敢拿真的人物来讽刺的,只能是假的……”

  “嗯,仙宫和儒修世家的人也都不是傻子!”萧华不屑一顾道,“若是真的落实了,仙宫就能用仙律惩罚了!还能让这等故事流传在世间?”

  “嘻嘻,师父,您老真不想听听么?”傅之文笑道,“茕茕给弟子的玉瞳之内就记载了铸情山的位置,正是在咱们前面不过千余里的所在,这可是道门修士跟十公主故事的发源地啊,师父难道不感兴趣?”

  “哦?前面就是铸情山么?”萧华抬头看了一下远处,奇道,“这铸情山有什么特别的吗?”

  “师父听了故事不就知道了?”傅之文自己都没觉得自己今日很是奇怪,没来由给自己师父讲什么故事,而且一个接着 一个。

  萧华笑道:“那就说吧!左右闲着也是闲着。”

  “是,师父!”傅之文清清嗓子说道,“话说很久很久以前,一个淫雨霏霏的黄昏,仙帝的十公主难以忍受仙宫的清规戒律,思凡心切,偷偷从仙宫溜到了藏仙大陆。在一个叫做玲珑山的所在遇到一个相貌英俊的道门修士。这道门修士不过是心动之期,可因为性子浮躁,急功近利,以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在玲珑山左近耀武扬威,那十公主见到道门修士如此无知。就出手警示。那道门俊俏的小修士当然不是仙宫十公主的敌手,在败到十公主手中之后,又是约定十年的再战之期,十公主并不在意,随口答应,结果十年之后两人再战,那俊俏的道门小修士又败。道门修士不服,再定十年之期,如此这般道门修士跟这十公主接连比斗九场。这道门修士屡战屡败,屡败屡战。而待得第九次战败之后,道门修士约战之时提出一个条件,若是第十次他能战败十公主,十公主就要嫁给他!那十公主跟道门修士不打不相识,居然暗自爱上这个不屈的道门修士,于是这十公主不仅答应了他的条件,更是将仙宫秘传的五气朝元天书赠给道门修士。”

  “结果呢?”萧华没来由的眉头一皱。问道。

  “结果就是第十次比斗的时候,十公主并没有出现!”傅之文讲故事的口才着实的好。徐徐道来,“那道门修士等候了一年依旧没能见到十公主的到来!按照约定,这道门修士算是赢了!不过,道门修士不仅没有欣喜,反而极其哀愁,因为他发现自己爱上了这个刁蛮的十公主。十公主虽然没有说出自己的出身。可聪明的道门修士从那天书中发现了蛛丝马迹,就用从天书中学来的神通杀上仙宫,不仅大破南天门,更是闯入凌云殿,用五气朝元心法逼得仙帝说出十公主的下落!原来那十公主丢失了仙宫至宝。无法向仙帝交待,她又不愿意说出天书的下落,就被仙帝压在了一座万丈山下!而且仙帝在镇压十公主的时候已经说过,除非是有人能一剑将那大山劈成两半,十公主决不能逃出牢笼。所以那道门修士只能凭借自己的神通将十公主救出。待得道门修士到了那万丈高山之处才发现,这高山 并非普通大山,自己的修为根本无法劈开。于是这道门修士就在山脚之处结庐,一边陪伴十公主一边修炼五气朝元,俗话说精诚所至金石为开,那道门修士在高山之下苦修千载,炼就铸情剑,一剑劈下真的将万丈高山劈成两半,那十公主从山底之下飞出,从此跟道门修士双宿双飞,好不快乐!而那铸情山的名字就从那时候传了出来,但凡有情侣只要在铸情山的两侧经受考验,那么一定能将情感铸就金坚,得一世如意姻缘!”

  萧华听了,哭笑不得的说道:“这故事虽然是欢喜的结局,可……可这过程也太过荒谬了吧?也亏得儒修世家能编的出来!道门修士虽然比之牛郎强了不少,可在儒修眼中,同样不堪吧!而跟道门修士比起来,南天门居然被道门修士打破更是丢人了!”

  “嘻嘻,虽然故事略显粗糙,可世俗之男女最喜欢这等不畏权贵的硬骨头,也最喜欢追求幸福的故事啊!所以这故事在世俗之见流传甚广。”傅之文笑道,“弟子当年知道茕茕乃是仙宫女官,不由自主就是想到了这个故事的!那茕茕更是将铸情山的位置告诉弟子,表示对弟子的情比金坚。”

  萧华醒悟了,用手点点傅之文道:“徒儿啊,原来是你想去铸情山啊!早说啊,何必跟为师绕怎么大的弯儿呢?”

  “师父……”傅之文更加的啼笑皆非,很是无辜的耸耸肩道,“弟子即便要去也要跟茕茕去的,弟子不过是跟师父说说罢了。”

  “那……故事中的玲珑山又在什么地方?”萧华眯着眼睛,又是问道。

  傅之文摆手道:“师父看了不少的儒修典籍,想必也知道,这藏仙大陆山岳无数,可偏偏的……并没有一个山脉名曰玲珑山。或是编故事的人故意为之,或是玲珑山害怕仙宫,早就改名了吧!”

  萧华若有所思的点头,可突然间又是想了起来,“对了,常媛和游重权两人如今什么样子了?”

  “唉,别提这一对儿欢喜冤家了!”听到萧华提起游重权,傅之文真是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口气说道,“这游重权就是个犟驴,常媛越是对他好,他越是躲避,除了万不得已的剑道修炼,他根本不跟常媛说话。不过弟子偷偷问过小师妹的,这已经不错,比之以前在宜丰国的时候根本不想见强了太过。”

  “你说把他们送到铸情山会不会有用呢?”萧华突然问起来。

  傅之文一愣,苦笑道:“师父,您老都说那个故事是儒修世家编排仙宫的了,怎么还相信这铸情山的作用呢?”

  “死马当活马医呗!”萧华耸耸肩,“毕竟为师答应过常媛的。”

  傅之文眨巴眨巴 眼睛,看看萧华,嘀咕道:“明知是死马了,还怎么医治?师父这叫病急乱投医!其实依弟子所见,不如生米煮成熟饭的好!”

  “呸!”萧华哪里能听不见?笑骂道,“生米煮成熟饭你自然是愿意的,你小师妹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再不就给小师弟灌迷药!师父灵丹无数,这个肯定是手到擒来!”傅之文脸不红气不喘的说道。

  萧华笑眯眯的看着傅之文,说道:“徒儿这个主意不错,为师得好好的奖励你!”

  “嘻嘻,不消什么奖励,师父多教授弟子一下神通即可!”傅之文心中大喜。

  “嗯,那为师先把你的天书彻底封印了,再将你的中丹田也封印了吧!”萧华点头道。

  “哎哟,师父,千万别啊!”傅之文“大惊”,叫道,“那弟子真成手无缚鸡之力的牛郎了,还怎么带着您老去铸情山?”

  萧华恍然的一拍自己额头,笑道:“还真是啊!好在茕茕仅仅是个仙宫不起眼儿的女官,否则你跟茕茕的故事也要被儒修世家拿来大做文章了!”

  “是啊,师父,还是可怜可怜弟子吧!”傅之文陪笑着说道,“赶紧助弟子修入文圣之境,否则弟子跟茕茕天人两隔,连灌迷药的机会也没有啊!”

  “哈哈……”萧华大笑,又是用手点着傅之文道,“当日你就是用这些秘药将人家茕茕迷倒的吧?”

  傅之文脸色一整,点头道:“师父所说甚是,这世间的感情有很多种,弟子当年对什么一见钟情也是嗤之以鼻,以为跟牛郎和玄女的感情就是狗屁,不过是肉欲而已!可是……不瞒师父,弟子先前也是说过,弟子见到茕茕就有一种难言的感觉,知道茕茕就是弟子这一辈子的偎依,所以……有时候啊,任何的主观臆断都可能有错,待得那些看似荒唐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自己才会知道内中的真实!”

  “好吧……”萧华点头,说道,“徒儿,你说的甚是,看起来儒修在某些方面确实比道门强一些,这些经历邬天就未必能有的!”

  “邬天师……师弟跟弟子的情况不同,倒也不能一概而论!”傅之文急忙回答道,“他已经是金丹修为,马上就能到得元婴,弟子跟他没办法比。”

  不过说到此处,傅之文又是有些尴尬,皱着眉头道:“师父,邬天年纪比弟子大,修为也比弟子高,虽然他拜师的时间较晚,可弟子总叫他师弟,极不习惯啊!而且,柳毅那小子才多大,就当个大师兄,这个……他自己也觉得不舒服啊!师父虽然觉得都是自己的徒弟,谁大谁小无所谓,可弟子等人还是觉得……”(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