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六百八十二章 无所不在的都教授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罢了!”萧华摆手笑道,“不必你等找到的,只要给老夫消息即可!”

  “是,晚辈一会儿就你将此事禀告星月,前辈以后到得任何一个摘星楼都可以查问。”仲巧感觉自己有些弄巧成拙了。

  “嗯,这还差不多!”萧华说着,又是一探手,拿出一个玉瞳笑道,“这里面的材质呢?”

  “啊?如此之多?”眼看萧华玉瞳之内建造传送阵和雷舟的材质,仲巧再次傻眼,惊讶之后陪笑道,“这些材质倒是有,而且不少也在今日的竞买会上竞买,前辈要这么多的材质,晚辈不敢做主。若是可以,前辈只消竞买即可!”

  “哼,这不是跟没说一样么?”萧华冷哼一声,吓得仲巧额头有些冷汗。

  萧华看着仲巧脸色有变,摆手道:“罢了,待会儿老夫竞买就是了。”

  “是,有劳前辈,前辈乃是我摘星楼的贵宾,一切都有优惠。”仲巧急忙乖巧的说道。

  “哦,对了,那英雄册上除了老夫,还有那些儒修的新近事迹?”萧华追问道。

  仲巧一听,脸上又是微变,急忙说道:“前辈见谅,那些事情除了本人,晚辈是不能随便说的。毕竟内中有各人的隐秘啊!”

  “告知老夫这些儒修的名字总可以吧!”萧华笑吟吟的问着,可笑容落在仲巧眼中,不无阴谋的味道。

  仲巧思忖片刻,苦笑道:“前辈,您老来我摘星楼莫非……是得到了什么消息么?”

  萧华心里一动,收了笑容,看着窗外淡淡的回答道:“你说呢?”

  “唉,前辈既然要找那人晦气。其实……大可等着那人离开摘星楼。毕竟无论是前辈,还是那人……都是我摘星楼的贵宾,都受到我摘星楼的保护!”仲巧叹息道,“前几日羽灵殿的龙将逼到我摘星楼前,晚辈都不曾将那人的行踪泄露。若是那人换做了前辈,晚辈依旧是如此的!所以。还望前辈莫要逼迫晚辈!”

  仲巧如此之说,萧华愈发的好奇了,跟自己结怨的儒修并不算少,可大多数都是隐秘,但星月的强大萧华已经知晓,说不得他们就是知道什么隐秘的。这个值得自己晦气的人,会是谁呢?

  “端木晴!不对,端木晴的修为如今怎么可能值得老夫晦气?是端木良笙!”萧华首当其冲就是想到了端木世家,想到了端木良笙萧华甚至有些心虚。不过随即他又是摇头了,“也不对,老夫跟端木良笙的恩怨太过隐秘,星月不可能知晓!那……又是何人?”

  突然间,萧华一惊,好似想到了什么,差点儿从座椅上跳起来的,既然是摘星楼。那最应该被想到的应是铜柱国,既然有了铜柱国那想到的就是铜柱书院。想到了铜柱书院,萧华不得不想到铜柱书院的院正和院判!而既然想到了这两人,萧华已经可以确定这个值得自己晦气的人……是谁了!

  除了跟自己在铜柱书院门前大战过的都善俊,除了那个在黑风岭洞府内显露过超绝修为的都善俊,谁还值得萧华晦气?谁还能跟萧华一样看出屏风之内的星月和大手?

  萧华强自按捺住惊讶,他着实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心情。到底是想见到都善俊,还是想赶紧从此处逃走,面对这个都善俊,萧华感觉自己就是个孩童,根本没有任何的还手之力。他极不喜欢这种感觉。

  “呵呵,老夫只不过多年不曾见过都教授,想看看他是否风采依旧,你不必害怕,你既然不想说,老夫也不会逼迫你什么!”萧华笑着说着,一边偷眼看着仲巧的神情。果然,仲巧的脸上明显轻松,笑道,“多谢前辈宽容。”

  可是,不等仲巧的话音落地,一道很是诡异的神念就是从外面扫来,楼阁之内的禁制在这神念之下完全就是无物,这神念一扫到萧华,立时在萧华心底引起一丝极其轻微的惊栗。

  “奶奶的……”萧华登时警觉,他心中大惊,根本就不必思考,第一个念头就是,“这都善俊……到底什么修为?萧某不过是刚刚提起他,他就立刻觉察到了???”

  既然知道了都善俊就在摘星楼内,萧华的口气佯作恭敬,摆手道:“萧某跟都院判乃是不打不相识的,虽然他是儒修,萧某是道门,可萧某也曾习练儒修的剑术,跟儒修有一定的渊源,萧某怎么可能如你所想的找他的麻烦。”

  “嘻嘻,这大概就是英雄惜英雄了吧。”仲巧又是掩嘴笑了,看起来很是有些难言的美丽,“都院判虽然修为比不得萧真人,可他同样能看出屏风的隐秘,以后两位前辈若是携手进入星月宫,说不得以后又是一段佳话了!”

  “这个……”萧华有些语结,仲巧这句话怎么听怎么都是别扭的,可要是反驳什么又是不能。

  仲巧大概将该说的话都说完了,起身道:“竞买会再过半个一炷香的工夫就能开始了,晚辈不在此唠叨前辈了,晚辈祝前辈今日能满载而归。”

  “呵呵,借姑娘吉言!”萧华点点头,并不起身。

  仲巧告辞出门,不过片刻,又是有貌美的女子送上灵果等物,萧华一问,这女子果然也叫小娥。小娥送了灵果刚刚出去,片刻间又是回转,手里拿着一个拜帖,脸上有些紧张道:“前辈,铜柱书院的院判都前辈想来拜会……”

  “哦?是吗?还不快请?”萧华听了,心知肚明,可又佯作惊讶,起身道。

  小娥脸上 一松,笑道:“前辈请坐下,都院判过来拜会,您老是前辈,不必如此多礼。”

  “呵呵,老夫跟都教授乃是旧识了,迎接一下算不得什么!”

  “前辈真是平易近人!”小娥说着,退出楼阁,片刻间,都善俊就是走了进来,萧华不敢怠慢,急忙迎上来,正要施礼。都善俊摆摆手,大袖一挥,但见一片云霞自他的袖内挥出,片刻间融入楼阁的四周,一层温润如玉的光泽自四壁中生出。

  萧华知道都善俊布下禁制,不想让旁人窥探到此间的景状,这才躬身道:“晚辈萧华见过前辈!”

  不过,就在他躬身,目光落到地面的时候,心里猛然一惊,暗自皱眉道:“以都善俊如此之修为,在摘星楼都要小心如斯,那……他又是在防备谁呢?”

  “呵呵,起来吧!”都善俊抬手扶起萧华,径自坐到萧华先前所坐的地方,抬头看着恭立在自己面前的萧华,笑道,“不过是数十年不见,你的名号居然响亮至极,远远盖过老夫,你到之处老夫还须避退三舍啊!”

  萧华恐慌道:“前辈多想了。都是前辈韬光养晦不想让旁人知道罢了,晚辈跟前辈比起来只不过是萤火之光。”

  “不,不……”都善俊捻起一个灵果,吃了一口笑道,“老夫说你做的事情,真是出乎老夫的预料,你的心思,老夫 愈发的看不透了!若是如仲巧所言,你这心机实在是太深,可若是你没有想那么多……怕是连雷音寺的大日如来都要给你让座了!”

  “前辈……”萧华苦笑,“晚辈想些什么您老还不知道吗?晚辈不过就是想静心的修炼罢了……”

  “静心的修炼只是一种理想!这理想只是你心中的一朵白莲花。在这世间,无论修为有多高深,都是一片飘萍,只能在莫测的情势中飘荡,身不由己。或许修为高了……能有一丝自保之力,可任何的反抗都要被这世间的一切所绞杀!”都善俊叹息一声道,“即便是老夫,也是亦然!”

  都善俊此时的口气 已经跟先前在黑风岭有所不同,虽然还不曾将萧华看成是平等的修士,但口气中已经隐隐有了极高的赞许。

  “是,晚辈知道!”萧华自然不敢顺着都善俊的口气往下问,只恭敬道,“晚辈得了前辈的功法秘术,一直都在苦练,想要拥有自保之力。”

  “树欲静而风不止,萧华,你身在局中,如今更是风头正劲,想要自保,单凭修为并不一定能成!”都善俊扫了一眼萧华道,“仲巧所言很多颇有道理,你也多多的想想!”

  “丝……”萧华一惊,低声道,“前辈,您老什么时候听到的?晚辈怎么没有察觉出来?”

  “哼,如是被你察觉了,老夫还有什么脸面?”都善俊呵斥了一声,又是看看萧华,颇是有些赞许道,“你这隐匿之术倒是不错,以老夫之能也不能一观全貌,且把秘术撤了,让老夫看看你的修炼!”

  “多谢前辈!”萧华脸上显出狂喜,因为都善俊这般说法,那是摆明了要指点萧华修为的意思,这对于一般修士而言,真是不可得多的机会。可惜萧华的心里苦涩的异常,他可是不敢都善俊这个积年老怪接触自己的肉身,都善俊若是发现了自己肉身的秘密,谁知道会露出什么样的獠牙?(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