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相忘于江湖 第二千七百二十二章 形势愈发严峻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接下来,十几个儒修你一言我一语,每个人都在猜测事情的真相,可即便每个人的口中都有一个真相,谁又知道哪个真相是真正的真相呢?至于旁边的萧华,早将五官闭合,静修起来,对众人的言论根本不加理会。傲墨云有时候会开口问一声,有时候则静静的听着,不过偶尔的,她的眼中会生出一种焦虑,甚至会抬起头来看看远处,好似在等着什么!

  一众儒修商议了半日,并没有什么结果,傲旬等几个起身准备告辞,可傲墨云微微 一笑,开口道:“莫非诸位仙友觉得我将大家凑在 一起……就是为了议论这些事情么?”

  “啊?墨云先生还有什么事情?”傲旬一愣,急忙开口问道。

  可惜傲墨云笑而不答。

  旋即,傲斩天的脸上生出恍然,低声道:“墨云先生是想将我等凑在一起,防止被那凶手分别击杀?”

  傲墨云微微点头,那张艳丽的脸上绽放笑容。

  “可是……”傲旬还是有些迟疑,低声道,“若是那凶手真想袭杀我等,我等就算是聚在一起……”

  一个儒修有些不耐道:“咱们跟那凶手无冤无仇,此时就怕被人家当做池鱼剿杀,我等聚在一起,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不错,不错!”另外一个儒修笑道,“在下此时已经发蒙了,还是墨云先生冷静,想的多。在下就在此处静修了,想必那凶手也怕在我等面前泄露了踪迹吧!”

  随即几个儒修也不再离开,众人坐下,或是作诗,或是作画。有些人还美酒当歌,看起来很是惬意,只不过,每个人都跟傲墨云 一般,总是有些心不在焉,好似再等待什么。

  这次不消等多久。仅仅是数日,一声惨叫代替了龙行的巨响,从楼阁的禁制之外传来。

  “走!”傲墨云虽然有些惊讶,可立刻从玉案之后飘飞而起,冲出了楼阁。见到傲墨云飞出,十数个儒修同样跟在出去,傲斩天飞出几步,又是折服,叫了萧华。这才跟着萧华一起出去。

  萧华等出了楼阁,龙行之内的空间还不曾出现五彩的云霞,再看楼阁左手千丈之外,已经有数个妖族飞在半空中,这些妖族丑陋的脸上都是带着一丝的惊骇。

  萧华等人飞到近前,早就看得清楚,这是一个山丘之内的洞穴,洞穴之外的禁制早就被撕破。那坚硬的山石也被破坏,一个长有百丈的妖族大半个身躯从散碎的石块中探出。头颅之处血肉模糊的一片,根本看不出是什么妖族,不过看着身躯之处的龙鳞,还有深深击入山石的爪子,谁都知道这妖族实力强横。

  “这是囚佑?”萧华看看这个若同野牛的妖族,知道是龙子囚牛的血脉。试探的问道。

  傲墨云微咬嘴唇,眼中闪过一丝的异色,点头道:“不错,这就是囚佑。但他的实力只有元力五品上阶!他还不曾完全成熟。”

  “吼……”这时候,龙使大人的咆哮之声从远处传来。一层层的云霞好似海潮般的涌来,一个巨大的龙爪自云霞之中探出,一把抓住囚佑的尸骸,随即又是消失不见。

  “咱们过去么?”傲旬看向傲墨云,低声问道。

  傲墨云微微摇头,苦笑道:“既然已经知道,何必再过去看呢?如今这击杀的间隔愈发的短了,想必是要趁着龙行到达龙岛之前要将他们想击杀的人族和妖族都灭杀……”

  “他们?”萧华微微一愣,有些不解的看了傲墨云 一眼。

  同时,也有几个儒修注意到了傲墨云的用词,彼此看了一眼,说道:“我等还是回去再说吧?”

  随后傲墨云吩咐几个儒修前去探看,其它人都回到楼阁,傲墨云本是想激发禁制的,可看看楼阁的禁制,再想想洞穴的禁制,傲墨云微微叹息,索性就信物扔在玉案之上。

  “墨云先生怎么说是‘他们’,难不成这不是几个妖族么?”一个儒修很是好奇的问道,“在下怎么就看不出有什么端倪?”

  傲墨云 有些心不在焉,目光略加扫过众人,笑道:“我也不知道,仅仅是瞎胡的猜测!”

  “不会吧!”那儒修故作夸张,“这是世间还有墨云先生估算不到的事情么?”

  “唉,当然!”傲墨云叹息道,“这世间除了仙帝,谁能遍查整个大陆?即便是仙帝也不可能正空整个藏仙大陆的动向啊!”

  “或许……”傲默然猜测道,“还真如同墨云先生所言,这是几个妖族,有实力高的,他们去袭杀陛奇等,实力差的,去袭杀囚佑和人族。”

  “若真是几个,难怪龙使大人无法找到他们的踪迹!”傲斩天微微点头,不过随即他又是奇道,“可即便是知道了是几个,他们的目的 又是什么呢?”

  “谁知道啊!”一个儒修耸耸肩,“这世间莫名其妙的事情多了去,谁知道都有什么缘由!”

  “可若是他们人数多……”傲旬看着不曾被激发的禁制,又是低声道,“我等聚集在一起,怕是也不能抵挡什么!”

  “聚在一起总归是人多势大,彼此有个照应!”傲斩天急忙说道。

  “不好了,不好了……”众人有些不知道要说些什么的时候,一个声音自楼阁之外传来。众人大惊,抬眼看去,只见刚刚前往探听消息的几个儒修急匆匆的飞回,当前一个神色慌张,以至于还没有飞将楼阁就忍不住叫道。

  “怎么了?”傲墨云微皱眉头,看起来有些不悦。

  “墨云先生!”那儒修急忙说道,“这次除了囚佑被击杀,还有个良永也被击杀!特别是……”

  不等这儒修说完,旁边一个又是抢着说道:“青州的傲风,连同十数个人族也被击杀在自己的楼阁之内!”

  “啊……”不仅仅是傲墨云等儒修呆了,就是萧华也是大吃一惊啊!若是如此之说,这趟龙岛历练哪里是什么收获之行啊,简直就是惊魂之旅!

  “真的假的啊!”傲旬真是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忍不住反问道。

  那头前的儒修看起来惊魂未定,尖声道:“你若是不信,你自己去看!”

  傲旬想了一下,果真起身飞出楼阁,可是也仅仅是数息的工夫,他又是回转,一进楼阁就叫道:“哪位仙友跟我去 一趟看看?这龙行之内如今清冷异常,连半人人影都看不到,看的我心里发颤!”

  傲旬的实力虽然比不得傲墨云,怎么说也是元力五品的儒修啊,平素间怎么可能会说出如此胆怯的话?但他此时说出这等话来,谁也没觉得有什么不正常,甚至那先前抢着说话的儒修还缩缩脖子,摆手道:“要去你去,刚刚回转的时候,我都觉得害怕。怕那莫名其妙的凶手猛然间冒出来!”

  “萧某陪你去吧!”萧华想了了一下,起身说道。

  傲斩天急忙开口:“我也去!”

  随即三人离开了楼阁,果然如同傲旬所言,整个龙行之内的冷萧之气甚重,难言的危机好似无处不在,三人飞在半空中总感觉有双眼睛在莫名的地方偷窥。萧华心里有些纳罕,他搞不清楚这种感觉是真的还是发自自己内心的恐惧。

  龙使弃尸的所在如今血腥味甚浓,除了几个尸骸庞大的妖族,还有十数个血迹斑斑的人族尸骸,似乎人族尸骸比之妖族更加的恐怖,一个个或是头颅粉碎,或是身躯被击毁,几乎没有一个是全尸!萧华目光扫过甚至无法分清这些尸骸是谁的。

  “唉……”萧华叹息,举目朝着四周看看,除了自己等三人,这四周再无一丝的生气,跟自己初来龙行之时截然不同,所有的人族和妖族都心里惶惶,怕那凶手的魔爪落在自己的头上。

  “走吧!”傲旬虽然心中不信,自己亲自过来查看,可见到如此情形,心里空落落的,难言的恐怖片刻间充斥,他很是警觉的看看四周,低声道,“趁着那凶手还心有顾忌,我等赶紧回去!”

  萧华等三人比之来时更是迅速的回到阁楼,这次并没有一人多问,先前略显喧闹的气氛被沉默一扫而空,每个人都满有心思般的坐在那处,不知道想些什么。就是那傲墨云,也失去了先前的灵动,双眉紧皱眼中有些呆滞。

  萧华依旧是走到角落坐了,闭目思忖,可惜他所知甚少,满头雾水一无所得。足足过了半日,傲墨云咳嗽一声,起身强自笑道:“既然我等聚在一起也难逃被人击杀,那就不必凑在一起了,各自散去或许能有保命的机会!唉,可叹这次掌控龙行的龙使,居然如此的不负责任,视我等性命为草芥,奈何啊奈何!”

  “在龙使眼中,我等就是攀附龙岛的杂种!”傲旬口气也是不善,“我们的死活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要将龙行驶回龙岛,到那时候无论凶手是谁,都会被龙岛缉拿!”(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天龙八部淫幻篇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