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九绝(二合一)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羽族的传讯终究是要更快一步。

  当段横骑着青龙,在乌云与雷电之中一路直奔大荒城的时候,在远在大荒城的十二神族及其附庸的宗门联军,再加上魔族帝姬就已经提前知道了这件事。

  可以说这简直是比大荒城久攻不下还要让他们震惊,以至于他们都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怎么可能?

  因为按照传来的消息,那段横突兀地出现在北域之中,然后扬手就是一道最纯正的寒冰天机印记,那威力堪比大乘期高手,更重要的是,居然还有一头血脉纯正的青龙相伴!

  开什么玩笑啊!

  别人且不说,光是神龙一族自己就坚决不相信。

  神龙也是十二神族中的一员,而且是能够与羽族,荒族并列为十二神族之中最强大的三族,实际上其他九大神族都是以这三大神族为尊的,很多耳熟能详的强大存在都是出自这三族,譬如神龙,青龙,风龙,烛龙,譬如青鸟,凤凰,朱雀,毕方,再譬如白虎,穷奇,麒麟。

  这些强大的存在就算已经很久不露面,那照样会有一种哥已经退出江湖,但江湖上仍然到处是哥的传说的味道。

  他们为什么不相信,原因就在于,即便是之前声势浩大的十二神族联军里面,其实也没有真正的三族大人物参与。

  羽族因为是第一苦主,被段横偷走了羽林仙剑,又绑架了两个直系血脉的王孙,所以才会出动十九只青鸟,一只凤凰,一只朱雀,三只毕方加入联军,其他的都是羽族的附庸。

  而神龙一族也只是派出一条冰龙,一条赤龙,外加三十二条蛟龙,以及海量的附庸参战。

  至于荒族,好吧,由于常年的内讧,彼此狗咬狗一嘴毛,烂摊子一大堆,能够派出一支五千人的附庸军团就已经很给面子了。

  所以所谓的十二神族联军主力还是要看其他九大神族的。

  你说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怎么会愿意相信?又怎么敢相信?

  别的不说,光是段横骑着那条青龙闯过来,他们连拦截都不敢,那可是真正的青龙!

  所以,尽管消息提前被送到,但十二族联军却平生第一次显得犹犹豫豫,无法决断,当数日后天边终于冒起滚滚云团,雷声震地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拿出正式的应对方案。

  或者,把应对方案拿出来也没有意义了。

  面对一条真正的青龙,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开战吗?

  傻瓜都知道神龙一族有多么护短,若是普通的冰龙,赤龙,金龙什么的,那也无所谓,但这可是青龙,与风龙一样,未来可以成长为神龙的存在,而且,一贯以来,神龙一族的子息就少得可怜,迄今为止,神龙血脉,青龙血脉,风龙血脉加起来都不到五十条,如今突然冒出来这样一条青龙,那些老家伙大概是会高兴坏了。

  最后,那段横竟然敢骑在青龙的背上,这就是大逆不道,不管他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一条青龙,但是他注定要得罪死神龙一族了。

  哼,且看他招摇过市,老子就等着你后悔莫及的那一天!

  不止一个人心里这么恨恨地想着。

  所以,十二神族的数十万联军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段横嚣张地横空而过,没有一人出手阻拦。

  十二神族尚且如此,那魔族帝姬固然心中有大计划,固然可以号令千万魔兵,固然在其他世界中可以狙击神龙一族,但在这天域,却怎么也不愿得罪神龙一族。

  所以当段横骑着青龙破空而来的时候,就见到那千万魔兵竟是休战一日。

  无人阻拦。

  对这些意外的情况,段横此时也颇为惊讶,但他也不至于就这么耀武扬威地挑衅,而是直接冲入大荒城。

  首先迎接他的就是大荒城的外围防御禁制,大荒城内的人被围攻了十四年,尚且不知外面发生了什么。

  所以段横不得不在外面等待了足足半个时辰,且先后由几个熟人验明正身,这才满不情愿地将他放入大荒城。

  只是,段横的一颗心却是渐渐沉下去,因为,他没有看到洛青璃,错非洛青娘也出现在城墙上,他真的要转头就走,他是为了洛青璃而来,但是现在他已经确定,洛青璃并没有在大荒城之中。

  大荒城明显是经过了多番的重建加固,并且,这大荒城之中的守卫者不是区区的数百人,而是足足数百万人。

  这才合理,否则大荒城凭什么能硬抗魔族千万大军整整十四年?

  在很多人古怪的目光注视下,段横落下成墙,那条青龙也重新化为白衣女子,神色冰冷地站在他身后。

  彼此双方谁都没有率先开口,段横冷冷地看着这一大票熟人。

  洛青娘,唐小夕,倾小小,欧阳长歌,疑似妖星的端木羽,以及数位天帝级的人物,这些人都是那个世界人族的精英翘楚,也是誓言复仇的天域三十九个家族的后人。

  十二神族联军迄今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占据大荒城,只有段横才会知道,在这大荒城之内,早在百余年前就已经架构好了一条可以连接两个世界的通道,沿着那个世界望月湖的通道。

  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他们利用段横。

  没有段横在明面上吸引九绝和魔族帝姬的注意力,没有他破坏掉九绝和魔族帝姬的计划,他们是不敢动用那处望月湖通道的。

  就这样,过去将近一百五六十年的时间里,他们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从另外一个世界反向移民了数百万人。

  两个世界的规则不同,但是在那个世界之中,他们积累了太多的底蕴,所以来到天域后,只需要百多年的时间,就可以成长为一个不错的高手,这就是大荒城可以屹立不倒的秘密。

  如今,曾经的恩恩怨怨都已经散去,段横不想去计较什么,他只是来寻找洛青璃的。

  “她在哪里?”

  段横终于开口道。

  “段横,不管怎样,你终究还是大荒三十九家族的后人,你应该知道,我们才是自己人。”洛青娘犹豫着开口道。

  “这么说,你姐姐反倒是唯一的外人?我问你她在哪里?”段横冷笑一声道,不错,这话说起来没错,那个世界之中,所有的人族的先祖都是在来自于大荒三十九家族,都是当初被九绝从天域移民过去的。

  但那又怎样,多少亿万年过去了,他根本不需要背负这个责任!或者就算是他有这个责任,他也早就偿还完了,他只是来带走自己的老婆的,难道为了亿万年前的祖宗就得把老婆扔掉?

  而且这是两回事。

  地球人曾经认为猴子是自己的祖先,也没见到谁碰到猴子就三拜九叩,好吃好喝供着的。

  再者,再退后一万步,大荒三十九家族的祖宗还要从天域算起,这么广泛地来论证的话,他岂不是要在天域看见一个人就要亲切地攀亲戚?那还用打个毛的战争,大家一起攀亲戚好了。

  “她已经走了。”倾小小忽然开口道,“从始至终我们就只是合作关系,合作的基础就是为了能重返故园,现在,我们彼此双方都达成了目的,她也再没有留下来的必要,所以她走了,不过在她走之前,对我们提了最后一个要求,那就是以你的名义,占据大荒城,打出了这个旗号,段横,现在不是我们在背叛她,而是我们在准备与你合作,希望你能够认真考虑。”

  “不错,我们和青木彼此不欠什么,段横你最好不要将她当成还是你的那位夫人,她和我们不是一路人,和你也不是一路人,现在,我们已经用抵挡魔兵整整十四年的辉煌战绩证明我们的实力,我想没有谁不愿意有这样的盟友,而且,我听说你这些年过得很狼狈,简直如同惊弓之鸟?”此时一个老者就眯了眯眼睛道。

  “你又是谁?”段横微微皱眉。

  “呵呵,老朽破军!如果你曾听过老朽的死讯,最好不要当真!”那老者笑得很灿烂。

  段横垂下眼帘,目光掠过洛青娘,唐小夕,最后落在那应该早已自杀身亡的昆仑身上,“我很好奇,老家伙,你身为朱雀一族的成员,居然能够站在这里,他们没有把你当外人?”

  昆仑苦笑一声,叹道:“抱歉,老夫当年假死也是不得已而为之,难得段小兄记挂,罪过罪过,而关于青木这件事,老夫可以用你我之间的友谊来保证,我们并没有难为青木,真的,只是我们的合作已经告一段落,她并不想与我们继续合作下去,所以在发生了一次激烈的——争吵对峙后,她就已经离开了,当然,我们并不会干涉你与她之间的关系,所以,还望你能慎重考虑与我们大荒城合作的事情。”

  段横盯着昆仑,良久才大笑三声,用手指点着众人,“看看你们,每一个人也都算得是大智若愚,枭雄般的人物,说句真话会死吗?你们真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当年她是用魂之印记把我从绝境中救了出来,却也因此引得你们不满,那个时候你们的合作还在继续,那个时候,她身边还有忠心的手下,唐小夕,哦,我应该叫你飞羽,你又算是哪门子的大荒三十九族的后人,你甚至都不属于人族,还有你,端木羽,你明明是梼杌一族的妖帝,怎么也好意思跑来做人族中的一员,不嫌丢脸吗?”

  “你们都可以名正言顺地成为‘自己人’,却要口口声声说她是外人?我今日的出场方式让你们很惊讶吧,你们大概也没有想到我段横也可以有令天下震动,十二神族都噤若寒蝉的一天吧?叛徒!你们才是叛徒!还说什么以大荒三十九族先祖的名义,我呸,是你们先背叛了你们的先祖!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所以在十四年前打出我段横的旗号,只是因为九绝和魔族帝姬,和十二神族他们找不到我的踪迹,这才花费巨大的代价将你们收买了,哇,真是好计策!”

  “你们打着我的旗号,摇身一变成为了我段横的盟友,成为了我段横的手下,想要用这种方式把我给骗出来,至少要把我的同伴和追随者骗出来,很高明啊,太特么高明了!我还好奇呢,为什么九绝和魔族帝姬联手,千万魔兵日夜围攻,为什么十二神族联军亲自围攻,整整十四年都拿不下一座大荒城,感情这是专门为了诱骗老子而设计的陷阱,但那又怎样?老子今日能毫无阻碍地来到这里,就能毫发无损地扬长而去,你们只能吃屁去吧,九绝,你这个王八蛋,你特么给我滚出来!我知道你就躲在这里!”

  段横的怒吼声传遍全城,其实他早在三年前,与那小五,小九的师父对弈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这一点,可是他不能相信连洛青璃都背叛了自己,所以他这才一路不停地直奔大荒城。

  他要走这一遭,只是为了求心安而已。

  “你确定你要见我?”

  一个充满了戏谑的声音响起,然后对面的人群忽然散开,显然,这些人对于九绝的恐惧简直是与生俱来的,说实话,段横自己也打怵,他宁可面对九绝的那个师父,也不愿面对这个怪胎。

  绝亲绝友,绝运绝福,绝寿绝禄,绝子绝孙,绝天下。

  这家伙对自己都能如此凶狠,更勿论对付其他人了。

  也怪不得这些人一股脑儿地投降了。

  对面,一道人影浮现出来,却是个小孩子,七八岁的小孩子,唇红齿白,面如冠玉,假若不是那种堪称邪魅狂狷的笑容,谁又能想象得到这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大魔头?

  但这就是九绝,亿万年间,容貌根本不曾变化的九绝。

  “段横,我想你很久了,真的,好想好想,我做梦都在想把你身上的肉一块块割下来,精心烹制,就着千年老酒,我想那滋味一定会很美妙,啊——”九绝摇头晃脑,一副无比陶醉的表情。

  而段横站在远处,身上的汗毛都倒竖起来了。

  九绝却继续迈步,一边走一边感慨,突然,他停下来,用短短的手指,很惊讶地指着段横身后的青龙,无比惊喜地叫道:“大师姐?太好了,原来你还活着,呜呜,我是小九啊,对不起对不起,当初我不应该向师父泄密的,更不应该一刀一刀地把你身上的肉切下来,更不应该吃掉你,能看到你还活着,唔,我好感动,你是来报仇的吗?来吧,我绝对不会还手,我真的,真的很内疚。”

  九绝的表演很夸张,但是所有人都觉得一股凉气从脚后跟直冲后脑勺。

  原来这条青龙当年是这么死的,原来当年九绝之所以被发配到那个世界,是犯了这个罪过,而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分裂了。

  青龙在那里一动都不动,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丝毫变化,但段横能够感受到她心中的愤怒,这个时候,段横忽然心中一动,就冷笑道:“九绝,别装疯卖傻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真正的目的?哼,我可以告诉你,没门,你做梦去吧,你策划了亿万年,自以为宏伟无双的计划统统去做梦吧,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会亲眼看着你在噩梦中尖叫,挣扎,却永远都无法挣脱!”

  “啊!你以为我不敢杀你?”

  只是一瞬间,九绝就从人畜无害的小屁孩化作一头惊天巨兽,很眼熟,非常眼熟,正是当年段横在那个世界之中见过的那头本不应该出现的那头神秘巨兽。

  一见到这个大家伙,段横顿时就明白了,原来他还以为那头神秘巨兽是青木天帝豢养的,现在看来,在那个时候,青木其实已经秘密转世成洛青璃了,而九绝,不对,那只是九绝的一个化身而已。

  眼下这头,才是九绝的本体。

  不,还是不对,这头也不是九绝的本体,这家伙虽然无比‘变太’,却也是极其谨慎,他绝不会轻易露出马脚的,这一点,通过段横身后的青龙就可以完全看出来了。

  因为在九绝所化的那头巨兽怒吼的同时,一只更加巨大的龙爪已经是从天而降!

  啪叽一声,恶臭无比的碎肉漫天飞溅。

  “哈哈,亲爱的师姐,我们后会有期哦,下一次我不会这么客气啦!”

  远处传来九绝的声音

  “你大可以试试看!”青龙恢复人身,冷冷地说出了第一句话。

  远处众人都是噤若寒蝉,段横望了他们一眼,忽然觉得他们很悲哀,花费了那么大的代价,都已经成功返回了这天域,却只是因为一时的诱惑,结果重新掉入大坑之中。

  何苦来哉?

  九绝是什么秉性,他们还不清楚?居然还要与虎谋皮,智商欠费了吗?

  “有十二神族给他们作保,他们自然不会惧怕九绝,所以你也不用可怜他们。”

  青龙的声音忽然响起,她似乎完全能猜得到段横心中想什么。

  “原来如此。”段横明白了,十二神族为了捕捉他可真是煞费苦心啊,而破军,倾小小,欧阳长歌他们既然与洛青璃决裂,那么投入十二神族,成为十二神族的附庸,也的确是一招妙棋。

  因为有了这层关系,即便是九绝再疯狂,也不愿暂时惹怒十二神族的。(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天龙八部淫幻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神雕群芳谱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修仙狂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