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5章 道心上的刺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李耀和过春风目瞪口呆。←頂點小說,

  既不是因为苏长发的厚颜无耻超出他们的想象,也不是因为他们真的无从反驳。

  而是震惊于苏长发竟然会幼稚到这种程度——难道他以为逞几句口舌之利,自己就会乖乖放人么?

  李耀的眼角一跳一跳。

  他绝不相信苏长发会是这么无聊的人,这老家伙可是三名修仙者中的灵魂人物!

  心思电转,李耀瞬间明白了苏长发的意图,亦感知到了自己心底若隐若现的那根刺。

  “过大哥,借一步说话。”

  李耀把过春风叫出牢房。

  “这个修仙者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过春风感到不可思议,“他该不会以为,我们修真者真的‘天真烂漫’到这种程度,随便扯两句废话,就会把他放了吧?”

  “他不是这个意思。”

  李耀苦笑道,“他恐怕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他并不期待随便扯两句鬼话,就能让自己逃出生天,这几句话是专门说给我听的。”

  “说给你听?”

  过春风不明白了,“为什么,有什么意义呢?”

  “他想在我心底种下一根刺,一个有可能成长为‘修仙大道’的种子。”

  李耀认真道,“我估计有两个原因。”

  “第一,我一手坏了他的好事,把他彻底耍了,他估计心底极为不爽,希望借助这种方式,破我的道心。”

  “哪怕令我的道心出现一丝缝隙,从元婴境界跌落到结丹境界,也算是报仇雪恨了!”

  “第二,或许在极度痛恨之余,他也没放弃希望,想要最后尝试一下,是否能够将我转化成修仙者。”

  过春风哑然失笑:“就凭这几句轻飘飘的话?”

  “或许吧。”

  李耀十分严肃地看着过春风,“说实话,这几天我一直在思索修真者和修仙者之间的区别,倘若两者之间有一条清晰的界线的话,那这条界线究竟在哪里呢?又或者说,根本没有一条清晰的界线,只存在一片暧昧不清的灰色区域?”

  “身为修仙者的苏长发,究竟犯了什么罪?我们星耀联邦,究竟有没有权力去审问和惩罚他?即便他有‘危害国家安全’的嫌疑,必须被关押的话,这种关押的期限是多久?倘若他一直不肯老实交代,我们是否可以对他大刑伺候,百般折磨?”

  “这些问题的答案,的确是我想要知道的。”

  过春风嗤之以鼻:“你这是妇人之仁!”

  “或许吧,但我道心的一部分,就是由这样的‘妇人之仁’组成,倘若这一部分崩溃的话,我的道心也就破了,境界绝对一落千丈的!”

  李耀沉吟道,“而且这样一来,我就回答不了自己一个问题——倘若没有这点‘妇人之仁’,那修真者和修仙者的差别,究竟在哪里呢?”

  “呵呵,或许这样一来,我就会在牛角尖里越钻越深,不可自拔,最后假戏真做,真的变成一名修仙者了。”

  “想想吕醉和周横刀的例子就知道,有时候,从修真者变成修仙者是很快的,或许只要一秒钟。”

  过春风歪着脑袋想了半天,道:“我明白了,这个老家伙并不是挣扎求生,只是想用这番话,再加上自己‘凄惨的下场’,在你心底埋下一粒种子,有朝一日,将你转化成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修仙者!”

  “是的。”

  李耀点头,“所以,我非常迫切想要知道,我们这样将他关押起来,甚至过几天大刑伺候,压榨他的神魂,究竟有没有法律依据?”

  “毕竟,他从头到尾,的确没有做出半点对星耀联邦的敌对行为,甚至在火蚁王和莫玄教授侵入他医疗舱的瞬间,就缴械投降了,整个过程相当之配合!”

  “如果没有的话,你就会阻止我们的审讯?”

  过春风皱眉问道。

  “那当然不可能,毕竟这个修仙者和他的战争基地,蕴含的价值实在太大,我不可能阻止你们。”

  李耀想了想,道,“不过,我心底就会埋上一根刺,会有点儿想不通,从今往后,就不那么理直气壮,对修炼和战斗都造成严重影响,甚至在未来某一天,忽然就‘想通了’,只要为了联邦的利益,任何事情都可以放手去做!”

  “其结果就是,我就变成吕醉、周横刀、苏长发这样的修仙者了。”

  “了解。”

  过春风摸出玻璃茶缸灌了一口,用力咀嚼着茶叶末子,“所以说,为了不让你这个‘特级联邦英雄’,星耀联邦的未来之星,道心破灭的话,我们就要用完全合法的方式,找出确凿无疑的证据,来处理整件事?”

  “差不多吧,有难度吗?”

  “一般吧,给我五分钟,我想想。”

  五分钟后。

  李耀满面春风地回到了牢房。

  苏长发耷拉着眼皮,有些狐疑地看着他。

  “问题解决了,苏前辈。”

  李耀轻快地说,“我们的确没有任何证据,支持对你的所有指控,估计你很快就会恢复自由了。”

  苏长发愣住,眼底放出一丝迷惑的光芒,不明白李耀究竟在搞什么鬼,真的就这样把他放了?

  “不过有一点,希望苏前辈知道。”

  李耀干咳一声,煞有介事道,“早在你们真人类帝国的星舰登上盘古文明遗迹之前,我们星耀联邦的考察团已经抢先发现了这里,所以,我们有非常充足的理由宣布,这里早就成为了星耀联邦的领土!”

  苏长发的眼珠几乎盯住,凝固了半天才重新转动起来,哑着喉咙道:“所以呢?”

  “所以,苏前辈实际上是触犯了联邦法律中的‘非法入境罪’,当然,我们理解苏前辈对此并不知情,所以不准备对您提起正式诉讼,只是没收您非法入境的交通工具,并宣布您为我国‘不受欢迎的人’,将您驱逐出境就是了。”

  这回轮到苏长发半天说不出话来,死死盯着李耀看了很久,才冷笑道:“驱逐出境的意思,是不是没收我所有的法宝,再把我发射到大气层之外去等死?”

  “绝对不是!”

  李耀郑重其事地摇头,“我们的确会把你发射到大气层之外去,但肯定会让你携带足够的食物和水,还会给你一套足以在星海中生存好几天的密封服!”

  “我们会把你发射到一条固定航道上面,那里每天都会有几艘来自飞星界的运输舰路过,你一定会得救的!”

  苏长发的喉咙里像是塞了一坨冰块:“飞星界?”

  “没错,飞星界。”

  李耀补充了一句,“就是那个几年前曾经被修仙者闹得生灵涂炭,死去无数普通人的飞星界。”

  苏长发狠狠瞪着李耀。

  “每一个细节,我都仔仔细细帮苏前辈思考过了,我的祖国这么做,绝对合乎法律和人道主义精神,挑不出半点毛病来!”

  李耀捂着胸口道,“能够帮苏前辈争取到这样的待遇,我也非常欣慰,觉得自己胸膛中的道心更鲜艳了!”

  苏长发目不转睛地盯着李耀,一字一顿道:“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厚颜无耻的修真者。”

  李耀挠着下巴:“或许不那么厚颜无耻的修真者,早就被残酷的宇宙淘汰了吧?”

  苏长发道:“也就是说,只要我不交待真人类帝国的大量情报,以及战争基地的全部秘密,你们就会把我交给飞星人——和修仙者有深仇大恨的飞星人?”

  “从技术上说,我们只是将苏前辈驱逐出境而已,更何况你们这一次远道而来,原本就是来征服飞星界的,将你交给飞星人,我的道心并没有半点不安。”

  李耀道,“而且,我不明白,苏老既然已经选择了投降,为什么不愿意痛痛快快都交待了呢?”

  “那怎么一样?”

  苏长发**道,“投降只是我个人的私事,打不过就投降,保留一线生机,或许还有机会东山再起,这是战术选择,并不可耻!”

  “但我交待的关键性情报,却极有可能损害人类文明的整体利益!”

  “我终究是两百多岁的糟老头了,即便再怕死,也没怕到要出卖全人类,来苟且偷生的程度!”

  李耀奇道:“这和人类文明的整体利益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

  苏长发道,“经过这几天的了解,我看出来了,你们星耀联邦虽然地处星海一隅,势单力薄,但却是旭日初升,野心勃勃,很有点儿昔日圣盟的味道!”

  “眼下你们整合了三大世界的力量,又发现了一座规模如此之大的盘古文明遗迹,再被你们得到帝国的大量情报,那更是如虎添翼!”

  “一旦联邦崛起,帝国就会腹背受敌,倘若在你们身上消耗太多资源和力量,就更没有余力去对抗圣盟!”

  “万一被圣盟战胜了帝国,人类文明就彻底被‘至善之道’镇压,永世不得超生了!你说,这是不是有损于人类文明的整体利益呢?”

  “嘿嘿,寇如火那个莽夫燃尽生命,就是为了让盘古族看到我们人类的胆魄和勇气!我这个糟老头子,若是为了多活几十年,就出卖一切,日后下了九幽黄泉,如何有脸面去见寇如火呢?”(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限神罗无尽侵蚀大汉科技帝国诡神冢抗日之兵魂传说阴阳鬼医全方位幻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