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四章 产业规划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李永生气得差点跳起来:我说,咱俩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毁我?

  不过转念一想,他又淡定了下来,微笑着发问,“最近找到野祀没有?”

  这厮虽然口无遮拦,但是一直在查野祀,若是能有什么消息,李永生也不介意主动出击一次——让你们再找我家永馨的麻烦。

  “碰到过两个小臭虫,不过当时不方便下手,”向佐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样子,拿起筷子夹两口菜,才又发话,“没想到,你居然能治了宁致远的伤。”

  李永生眉头一扬,好奇地发问,“怎么消息都传到你这儿来了?我已经回了博灵本修院。”

  “你做下好大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知道?”向佐又吃两口菜,然后叹口气,“连鹰的人,被你杀得好惨,他估计是要乞骸骨了……你这么折腾,有意思吗?”

  “什么叫我这么折腾?”李永生深吸一口气,大声发话,“每次都是他找我的碴儿……我脸上这道疤,就是拜他的喽啰所赐!”

  赵欣欣闻言,抬起头来,细细地看一眼他脸上的疤,“你们说的是博灵军役使?”

  “没想到你这小道姑,也这么熟悉官府,”向佐微微一笑,他就是个混不吝的性子,在水月庵附近都敢点评玄女宫,很是出言无忌,“这可不合道宫的形象。”

  赵欣欣耷拉下眼皮,也不理他,又自顾自地夹菜。

  向佐也不理她的反应,又吃几口菜之后,意兴索然地叹口气,“我不是说谁对谁错,我也没这个资格说,我就是感慨,有这股子劲儿,对外使不好吗?自家人杀来杀去,很有成就感?”

  “一点成就感都没有,”说起这个,李永生也有点无奈,“问题是我不杀人,就要被杀,你总不能让我老老实实地被杀。”

  “现场我也在,”张木子冷冷地发话,“那些人……该死!”

  “唉,”向佐长长地叹口气,“都是些可怜虫,哪有什么该死不该死的?”

  李永生真没想到,名震中土的四捕手之一的向佐,满手血腥杀人无数的向佐,居然有一颗悲天悯人的心——是不是有点滑稽啊。

  又吃喝一阵,向佐道出了来意,“你们是怎么杀掉卓源的?”

  说来说去,还是斩杀真人战绩,太令旁人惊讶了,向捕手也不例外。

  李永生不答反问,“你手上,现在有多少野祀的线索?”

  向佐怔一怔,缓缓摇头,“没有什么野祀的线索,见过两只小臭虫,就在这朱雀城内,不过,没有实打实的证据,我没法动手……这里跟其他地方不一样。”

  换给任何一座官府的城市,他都能毫无压力地出手——哪怕他没有十足的证据。

  但是朱雀城不行,这里明面上的统治者是官府,可事实上,这里混杂的势力太多了,玄女宫这庞然大物不提,还有很多其他的灵修,比如说子孙庙。

  李永生笑了起来,“我还以为你是百无禁忌之人,原来也有怕的。”

  “谁没有怕的,你不就很怕这个小道姑吗?”向佐抬手一指,指的不是张木子而是赵欣欣,他很得意地笑着,“要不要我跟她说一说,你身边曾经的其他美女?”

  积年的捕快,就没一个简单的,更别说能在中土国排上四大的主儿了,他已经从点滴之处,观察出了这几人之间的微妙关系。

  李永生干咳一声,“你还是说一说连鹰的情况吧。”

  他这么说,不仅仅是想听连鹰的近况,也是在为自己解释——我脸上的疤,就是那厮弄出来的,我也没有服用复颜丸。

  至于说赵欣欣能不能想到这一点……他觉得还是很有可能的,这一世的她虽然尚未觉醒,但是看起来智商不是那么太差。

  “近况,我也不是很清楚,”向佐摇一摇头。

  其实到了四大捕手这个层面,很多事情随便都能打听到,“据说朝安局抓了他不少证据。”

  李永生眉头一扬,“兑帅不保他吗?”

  “这个我就更不清楚了,”向佐苦笑着摇头——其实跟清楚与否无关,他不可能谈这些。

  “那我也无法告诉你更多了,”李永生缓缓摇头,“卓源怎么死的,朝安局最清楚,当时有朝安局的人在场。”

  可是我听朝安局那边的消息,好像人是你和张木子干掉的!向佐看他一眼,沉吟一下发话,“我最近在查一名野祀的真人,有没有兴趣,联手做一下?”

  “没问题,”三人齐齐点头。

  四个人差不多吃到亥末,才离开了夜市。

  回水月庵的路上,赵欣欣出声发问,“张大人,我若是有自主任务,你有什么建议吗?”

  “我哪儿有什么建议,”张木子很随意地回答,“不过既然身入道宫,还是率性而为好一点,我就是这么做的。”

  赵欣欣点点头,“那我想做点什么呢?嗯……我要弄个铺子,自己挣钱自己花。”

  她身为天潢贵胄,却为了实现自身的价值,一直都想自力更生。

  李永生默默地赶车,并不答话。

  接下来,赵欣欣又自言自语道,“可是,做点什么好呢?开一个客栈,或许不错?不过……我也不懂这个啊,真是让人头疼。”

  “你一个劲儿地看着我作甚?”张木子在马车里不满意地哼一声,“别看我,能跟你商量的人,正赶车呢。”

  赵欣欣倒也听劝,直接出声了,“李永生,你说我做点什么好?”

  李永生听得有点哭笑不得,“当然是你擅长什么,就做什么了,你不会连自己擅长什么都不知道吧?”

  “我擅长的……”赵欣欣沉吟片刻,尴尬地咳嗽一声,“我擅长的,玄女宫不许往外流传。”

  合着你没有谋生技能啊?李永生顿时被打败了,想一想之后,他又问一句,“那你有多少启动资金?”

  “启动……资金?”赵永馨琢磨一下,反应了过来这词是什么意思,“资金也不多,几千两黄金,不足万,能做什么?”

  李永生扭头向马车上看一眼,正看到张木子向他看来,两人眼中,都是一个意思——这还叫不多,什么叫多?

  皇族中人的起点之高,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投胎果然是一门关键技术。

  这么大的本钱,做什么都容易,要是搁给没背景的人,这海量的资金做起来的买卖,没准会引来一些贪婪的目光,但是赵欣欣不但是玄女宫中人,还是英王的九公主。

  谁吃了豹子胆,敢冲她的生意下手?

  李永生想一想,因为选择太多,反而没有办法选择了,“我劝你选一项只在朱雀城做的生意。”

  “啧,”赵欣欣闻言,遗憾地回答,“我刚才正想,是不是该弄个镖局走镖?”

  中土国不禁刀枪,储物袋也没有大量地应用,地方势力又比较强,所以镖局这个行当,发展得不错。

  “最好还是不要搞这个,”李永生淡淡地回答,“一来镖局的经营,超出了朱雀城的范畴,二来,你手下并没有镖师……这不是你擅长的领域。”

  “我可以去找退伍的军士……”赵欣欣不服气地回答,然后,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找退伍的军士,那不是给你老爸惹祸吗?李永生很是无语,镖局的壮大,必然会拥有越来越多的物力,对地方势力的影响也会加强。

  这种镖局,一旦成为全国性的镖局,会成为天家的眼中刺。

  若是没有英王的背景,再大的镖局,也上不得台面,但是有了英王,那就截然不同了。

  李永生知道她也意识到这个问题了,于是柔声发话,“管理镖局是很累的,会影响你的修行……还是选个不怎么影响修行的行业吧。”

  “没错,”难得地,张木子也出声支持,因为她对此深有体会,“不要做太大的买卖,搞个小铺子,随意地经营一下,能养活自己的同时,也算是红尘历练,一举两得。”

  “唔,”赵欣欣明显地被说动了,她沉吟片刻之后发话,“那还是要搞个客栈了。”

  她觉得客栈一点都不难,买个楼或者盖个楼,然后谁住进来,收钱就行了。

  “客栈可得是跟各色人打交道,”李永生提醒她,“突发事情很多,你还得找专业的管理人才……除非你想弄七八间房的小客栈。”

  猛然间,他想到一个好点子,“这样,我觉得可以搞个裁缝铺子……”

  裁缝铺子不需要太耗费心思,李永生脑子里也满是地球界和仙界的衣服款式,让赵欣欣来经营,肯定也不会有人问这款式的由来。

  最关键的是,他希望能通过设计一些华美的衣衫,让她对自己的好感度,再往上长一长。

  女人嘛,总是难以抗拒华丽衣衫的诱惑。

  不成想,他的话还没说完,赵欣欣就很干脆地打断了他的话,“裁缝是下人做的事,你让我去干这个?”

  “有没有搞错?”李永生气得不轻,“又没让你亲自去做,保镖也是苦力呢,你想弄镖局,镖局成立之后,你莫非要亲自走镖?”

  “我当然可以走镖,”赵欣欣理所当然地回答,“靠修为吃饭,这有什么丢人的?”(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江湖淫娘传天龙八部淫幻篇神雕腥传小龙女篇夫人们的香裙白娘子落难记情色聊斋嬉游花丛斗破苍穹成人系列—极品小萝莉紫研神雕群芳谱修仙狂徒

陈风笑其他小说:官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