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 臧!圙!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没有,没有,还是找不到,找不到关于哥休拉别墅的任何网页,就仿佛……不存在。

  芽幺试着输入了各式各样的关键字,仍然没有得到有用的信息。他甚至连p市近些年每件杀人案都一一浏览了遍,总算记住了大概,虽然不知道会不会派上用场。

  果然还是不行吗?芽幺十指紧扣撑着脑袋冥思苦想,这次任务到底会发生什么?

  今夜像芽幺一样思考这次任务的还有其他人,比如说某个一边打着段位赛一边敲击着键盘活跃大脑的无害男子,嘴里不停重复哼着那一句小调:“嗯哼哼,嗯哼哼,推塔,推塔,推塔……”

  【你已攻破敌方防御塔】

  直到系统提示音传来,心不在焉的臧才从思绪中被拉回了现实,盯着电脑屏幕欣喜加惊讶的说了句“厉害啊,没想到我又推到了敌方一塔”,就仿佛不知道自己如此厉害的脱节般大脑短路。

  “又快打完一局了啊”,臧抬手伸了个懒腰,趴在桌上哀叹着:“果然我的大脑不适合用来思考,但是……能预料得到,会发生很有趣的事情呢。”

  臧手指在契约纸上[穿越落日林找到哥休拉别墅]一行不停抚摸着,嘴角的微笑收敛至忧虑,思考了很久很久。

  【集合,发起进攻!】

  系统提示音再次传来,随后臧很不负责任的说了句:“想不到解决的办法哩。”

  然后就忘乎所以的精力重新投回了游戏中。

  另一边,在犹豫中保持某个姿势僵持了很久的圙(lue),最后还是没勇气把契约纸撕了。

  刚才剪纸灵感涌上心头,设计图形一幅一幅填满了大脑,就在他开始着手准备操作,胸膛突然灼痛起来,就因如此,脑海灵光全数散尽,怎能让他不怒。

  于是,一气之下,抽出契约纸就用剪刀一顿乱剪。若不是契约纸只能用手撕才能毁灭,那么此时的契约纸就是一堆碎纸屑了。当然,如果剪刀真能剪碎契约纸,在剪下第一刀,就意味着圙的死亡。

  圙很想就这样撕了契约纸,然后就此毁灭。但却舍不得大脑内的无尽创意,作为一名创新型设计师,自认为还是要创新一个属于自己顶级设计,才能死而无憾。

  待情绪平和了点,圙吝啬之极用了十秒不到的时间看完契约纸上的内容,随后傻眼了。

  道具失效,岂不是说,【千面】不能用了?要用真面目示人,怎么办怎么办?任务中被看见了真面目,现实生活中他们一定会打扰我的工作。

  哎,看来是不可抗力,那么,我就低调一点好了!

  说起来,我以前就够低调了。圙是这样单纯的想着。

  【千面】,高级区道具,形状是一个干薄面具,戴上后可以随着意念任意幻化各种容貌。为了防止现实世界中发生尴尬和冲突,高级执行者在任务中都会戴上【千面】,以不同的面孔活跃在高级道具区。

  平凡的画面,任谁也不会看出臧和圙就是【传奇】十人排名第六的【推塔】和第七的【纸树】,一个游戏狂,一个工作狂,怎么想,也不可能是大人物,但事实就是如此。

  凌晨六点,芽幺关上电脑,走进厨房准备早餐,眼神完全不像是熬了通宵那般黯淡无光,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虽是辛勤的操劳了一晚,但有用的信息一点也没收获。白白浪费了一晚的精力,这都不算什么,还有更严重的事。

  因为……今天凌晨是该做梦的时候,那个预知今天未来的梦……好像是错过了。

  自从知晓在诅咒中改变未来不会对三界秩序产生任何影响后,芽幺就非常珍惜月半和月末的这个梦。现在后知后觉发现自己熬通宵错过了“梦”,心中郁闷至极。

  做完早餐后,芽幺决定试着睡一觉,看看能不能把梦补回来。

  然而,他刚睡下没多久,雪颜就从卧室出来了,还顺手把他叫醒了。

  平常的话,雪颜倒不会打扰休息中的芽幺。谁让现在是非常时期,必须叫醒讨论任务的事情。

  芽幺当然不可能解释说“我昨晚熬夜了,错过了预知未来的梦,现在正准备补回来”。这种听起来就很傻、不容易被别人相信的话,他才不会去说。

  于是,芽幺只能不抱有怨言的吃完早餐,然后配合雪颜讨论。虽然讨论内容全都是他早已分析出的信息,但是为了雪颜的成长,他只能耐心听着。

  聊到八点,雪颜就找不出话题来讨论。芽幺再三考虑,最终还是决定提前去落日林查探(睡觉)。

  储物囊也在道具范略内,一旦失效就意味着取不出东西,带去了也没用,所以还是放在家里比较好。

  稍微准备了些必备用品放进行囊,然后就带着孔小灵传送了过去。

  孔小灵原本是想回去兑换一件道具的,不过,这次任务似乎用不到,就没在折腾芽幺。

  芽幺睁开眼,周围的环境很陌生。眼前是一片茂密的树林,右侧不远处有一条柏油路。左侧是一个大型游乐园,这种情况已经司空见惯,不要以为游乐场建设在这种偏僻地方不赚钱,其实它的盈利远超一般的游乐园。

  落日林每年观光的人不计其数,基本每个人都去游乐园玩过,于是,连带盈利就产生了。

  芽幺蹲下身,问:“小灵,要去玩吗?”

  孔小灵心有顾忌的问:“可以玩吗?不会耽误芽幺哥哥的事吗?”

  芽幺笑了笑,摸着孔小灵的头,说:“小灵真乖!没事,随便去玩。”

  “嗯”孔小灵兴奋的点了点头,贪玩是小孩子的天性。

  “我们先玩什么?”芽幺牵着孔小灵一边走一边解说:“那个长长的、能载很多人、像火车一样游走在轨道上的,是云霄飞车。那边左右上下摇摆的叫海盗船。那个围着一根大圆柱坐的叫……”

  “鬼物就不用去了,反正我们有免费的可以看,嘻嘻”,孔小灵打断芽幺的话,声音低落的说:“小灵以前去过游乐园,这些娱乐场所的名字我都记得,所以……芽幺哥哥不用费力的解说。”

  芽幺一怔,“以前去过”一定是在孔父孔母的陪同下。这个话题再讨论下去很有可能揭开孔小灵的旧伤疤,只有玩个痛快才能忘记烦恼。

  “那……我们去玩旋转木马吧!”

  “嗯。”

  芽幺不放心孔小灵一个人玩,就买了两张票,陪孔小灵一起坐旋转木马。

  说实话,他没看见几个大人玩旋转木马,因为旋转木马本就是小孩子心性的人才会坐,那些烂得要命的狗血偶像剧中才会出现的两个成年男女坐旋转木马煊情的画面,根本不切实际。

  当然,也不能完全否决那些特别热衷于旋转木马的大人。

  反正芽幺是见识到了,今天上午的旋转木马坐着两个怪人。这两人不知是买了多少张票,从来没从旋转木马下来过,一直坐一直坐,坐了一遍又一遍。

  手中还忙着自己的,一个拿着剪刀不停的剪纸,剪出一张张精美绝伦的图案,在大庭广众下秀手艺,说好的低调呢?

  另一人更为奇葩,坐在旋转木马上玩电脑打游戏,嘴里时不时发出怪叫声。

  总之,很奇怪就对了,芽幺深刻记下了两人的脸。(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十二天劫随身带着星际争霸我捉鬼的那些年无限神罗无尽侵蚀大汉科技帝国抗日之兵魂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