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臧……自爆身份?(月末求订阅)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三选路,应风水地穴之道,应是左吉右凶中无关。△¢頂點小說,

  源于道家古典记载,自风水一派形成时,“左”成了男方的代表名词,“右”成了女方的代表名词,故有男左女右俗话。

  “左”一般比“右”强大,属于优越的一方。这一点,科学也承认了,例如左撇子比右撇子更聪明,左脑比右脑更发达之类的言论。左吉右凶,吉能克凶。

  把这些推论推到这次任务来计算,【侦探】与【凶手】相生相克,不过,总体来说,【侦探】是压制着【凶手】的。

  比起成为【凶手】,芽幺更愿意成为【侦探】,因为对【侦探】来说,不管做出多么不可思议的行为,都是情有可原、可以理解的。

  至于成为【死者】,想都别想,不只是芽幺,这次任务所有执行者对【死者】的身份是抗拒的,唯恐避之不及。

  虽然不知道在这个关节点诅咒有没有设定这样展开,但他还是决定走左边。

  有了这近两个月的经历,他也渐渐发现,这个不受控制的庞大诅咒一定与道家有渊源。因为这几天休息时间里,在调查s市连环杀人案(虽然没什么成果)之余,也抽空对诅咒展开了的调查。

  通过师父司徒玄清下山前交给自己的联系方式,芽幺成功沟通到了几位与修道者性质差不多的大师,主要有佛教大师、茅山天师,借了几串佛珠和几张天师符。

  然后在“门”后的空间肆无忌惮的使用出来,结果一丝效果都没有,完全对“门”后的空间造不成伤害。

  结果,只有用道家灵术打出的攻击,才能对“门”后的空间造成伤害,虽然这些伤害全都转移到了芽幺自己身上,“门”后的空间似乎与执行者连成一体,生死相依。但总之可以确定,只有道家的术法才能对诅咒产生影响。

  芽幺能考虑到这么多真是辛苦了,但却是无谓的多虑,因为这样分配执行者的身份就是靠运气了,走左边都成为【侦探】?

  但也不完全是没用,至少左边的路好走一些,可以直接通往哥休拉别墅,不必像其他两条路绕许多弯子才能抵达。

  走了大概十多分钟,已经完全看不见其他两条路的人影,杂草也变浅了,渐渐有些人不走划定的路,踩着草丛往其他方向走去。

  越往前走,身边的人越少。

  任务规定三小时穿越落日林找到哥休拉别墅,可现在三分之一的期限过去了,眼前除了树木还是树木,连个建筑物影子都看不见。

  能容纳很多人的别墅,一定不会小吧。就算不高,占地范围也应该很广吧。

  可总共就只有五万平方米大小落日林,真有那种别墅,一定会显而易见吧,现在这种情况算什么?

  难不成……哥休拉别墅根本就不存在于落日林内?

  远远望了一眼走在前方的七人,芽幺摇头叹了口气,这种情况,连表现的机会都没有,诅咒还要怎样评定。或者是走了****运,撞上了属于【死者】的剧情?

  从最开始走左边的近百人,到现在只剩下七个人。七个人表现都很正常,芽幺分辨不出谁是执行者。

  没有丝毫头绪的他,决定一直往前走。反正契约纸没有给出明确的方向,也就是说走那边都不碍事,诅咒总不可能最开始就给执行者设置个必死陷阱。

  当然,如果这真的是困难级任务,出现开头死也不是很惊讶的事。史上最严重的一次困难级任务,就是在任务刚开始没多久就团灭了。

  应该……不可能……吧!?芽幺嘴角抽搐的干笑着。第四次就遇上困难级任务,他也是只有悲叹自己命运的份。

  “不行了,我…我实在是走不动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啊,不是说这破树林里可以看见有趣的东西吗,可是这里除了树林就是树林,那些都是骗人的吗,真是可恶的开发商。”

  一位打扮得浓妆艳抹的青年女子扶着身旁的大树停了下来,一边喘着气一边抱怨着。

  “没事吧”,一男子跟着停下来,好像是女子的熟人,在其身边慰问到。

  女子撒娇道:“人家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怎么可能没事。”

  “那……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下吧”,男子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没问题哟,刚好我也想玩一会游戏。”

  最先回答的是一个挎着手提包的青年男子,芽幺与其有过一面之缘,这名男子就是无限坐旋转木马的那两个怪人之一。

  芽幺能感觉到这位仁兄非常的热衷游戏,坐旋转木马在玩游戏,现在连休息的理由都是想玩游戏。如果此人是执行者的话,神经未免太大条了些,于是本能的否决掉这位仁兄是执行者的可能。

  在游戏男坐到草丛后,其他人犹豫了下,跟着坐下犹豫了下,陆续驻足歇息。

  但浓妆女子的抱怨没有停:“风间,我们还要有多久才能走出这片树林啊?我是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待了。”

  被唤作风间的男子安抚道:“大概没多久了,有企,再忍耐下吧!”

  有企微微脸红,温顺说道“既然风间你都这么说了,我就再忍耐下吧。”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两人有事,这种羞涩不明的状态,说明两人相识已久。所以,稍微想想,芽幺就把两人从执行者名单中排除了。

  另外几人也交谈起来:“说是参观,怎么没有导游?”

  “的确,主办方就不怕游客走失在这片森林吗?”

  “诶,你们不知道吗?从落日林观光点成立起来,一直都是游客自己观光,没有导游指导。”

  “我知道,以前也来过一次,玩得很有趣,但现在,和以前不一样啊,难道开发商换了新制度?”

  “话说,我们是迷路了吗?走了这么久,除了我们自己,就没见到其他人。”

  芽幺插进几人的话题,说道“我想我们现在的状况就好比于哥伦布发现新大陆那样,只是走到了落日林一处未开发的地方……”

  “不可能的!我们是一直沿着正规的路走,有没踩过草丛,路都已经铺出来了,怎么可能不被开发,这里面一定有蹊跷。”

  芽幺故作惊诧的偏头看向说话的游戏男,等待着后文。

  “可恶,怎么没有网络,玩不成游戏好无聊。”游戏男却无厘头的说道,就仿佛刚才那些话不是他说的一样。

  呵…呵呵!芽幺楞楞的笑着。

  然而游戏男合上电脑后,仿佛被上身一般,说:“就如我刚才所说,我们可能遇见了不得了的事。

  对了,我还没有自我介绍吧!朋友、家人都喜欢叫我臧,你们也可以叫我臧。其实啊,我这次来……是为了完成任务!”(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偷爱换爱黄小兰无限动漫录无尽侵蚀无限神罗抗日之兵魂传说末日之魔卡诡神冢随身带着星际争霸大汉科技帝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