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6章 古武界的不治之症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0216章古武界的不治之症

  高文彦又哼哼了两声,他虽然口不能言,但是他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渴望却是谁也能够看得出来的。

  秦正阳道:“不要着急,相信我,你很快就能恢复正常的。”

  冯其孝道:“秦少,还请你尽力施为,如果你能够把我师叔治好,那什么都不用说,一亿元的现金支票,我们早就准备好了,除此之外,你还会成为我们武当派最好的朋友。即便是退一步讲,你未能把我师叔全部治好,但能够让我的师叔的症状有所减轻,那么我们也会有相应的酬谢,绝对会让你满意。”

  秦正阳淡淡一笑,说道:“诊疗费的事情,咱们可以先放到一边。我现在就给高老疗伤治病,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我治病期间需要绝对的安静,不能够让任何人打扰,所以,除了我和高老之外,其余人等必须要到外面候着。”

  “这……”冯其孝露出犹豫之色,他知道哪些有本事的人总是有一些奇怪的要求,而医生什么的,要求一个安静不受打扰的环境,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只是他虽然是武当派的掌门,但是却无法在高文彦的事情上做主,还需要征询一下高文彦那些徒弟的意见。

  那些高文彦的弟子面面相觑,高文彦如今是他们唯一的依靠,虽然跟个废人一样,但好歹还是活着的,要是让人给治死了,他们可就彻底的没师傅了,也就没了靠山,他们的地位更要一落千丈,所以再给高文彦治病这件事上,他们是非常矛盾的,一方面希望师傅早点好,一方面又非常担心遇到庸医,不但没有把师傅的病治好,还让师傅的病重上加重。

  “秦少,不是我们信不过你,只是有个问题,你怎么样让我们相信你的医术?”高文彦的一位弟子直言道。

  秦正阳指了指庞烈舟,道:“他可以作证。还有聂兄,也是目击证人。”

  庞烈舟朝着高文彦的几位弟子施了一礼,道:“几位师叔,秦少确实有妙手回春之能。我三年前习武的时候,曾经走火入魔过一回,当前花了不杀钱,聘请名医治疗,捡了一条命回来,但是也留下了一个后遗症,详细的,我就不说了,刚才遇到了秦少,我也是让秦少证明一下他的医术,然后秦少就当着聂王还有很多武林同道的面,在我的身上扎针治疗,很快,我就好了。”

  聂伟国在一旁道:“没错,我可以作证。另外不怕告诉你们,郑家家主郑世英,你们知道吧?他成了圣医门、百草门斗法的受害者,圣医门花费重金聘请千金堂四大护法之一雌雄莫辨王家平,在郑世英的身上下毒,结果就连百草门新一代弟子中的佼佼者,当代掌门的弟子黄霞都没有办法,甚至连病因都没有看出来,眼看着就活不成了。是秦少和他的红颜知己,同样是百草门的优秀弟子的叶珊叶神医两个人进入到了郑世英的房间,也就是一两个小时,就让郑世英转危为安,我今天听说郑世英都能够下床走动了。你们要是不信,可以去郑家那边去打听。”

  高文彦的几个弟子没话说了,庞烈舟跟他们有同门情谊,聂伟国是古武界堂堂的聂王,两人都没有必要说谎话骗他们,看来这个秦正阳应该是真的有大本事。“秦少,我们没有意见了。只是兹事体大,还是要问一下师傅。”

  秦正阳示意了一下,道:“那你们快问吧。”

  一名弟子趴在高文彦的床头,道:“师傅,你都听到了。你要是同意让这位秦少给你治病,你就眨一下左眼,要是不同意,就眨右眼。”

  话音未落,高文彦就迫不及待地合上了左眼,然后又睁开,又闭上……不大的工夫,就连眨了几下。看他的架势,如果这会儿他还能说话,只怕已经朝着几个徒弟开骂了。

  就连高文彦都没意见,他的弟子们不好说什么,只能同意让秦正阳给高文彦治病疗伤。

  秦正阳让所有人都退到了房间外面,然后他把房门反锁,又把窗户上的窗帘拉上,房间内马上暗了下来,秦正阳顺手把灯打开,然后走到了床头。

  高文彦目不转睛地看着秦正阳,这或许就是他能够恢复健康的唯一希望。

  秦正阳道:“高老,你是想一下子就好利索,还是留着点根,慢慢治?想早点好,眨左眼,想慢点好,眨右眼。”

  高文彦马上又开始不停地眨左眼。

  秦正阳笑了笑,这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又道:“既然是这样,那就好说了。你先睡上一觉,等你醒过来后,一切都会重新变好的。”

  秦正阳猛地拍出一掌,拍在了高文彦的昏睡穴上,让他陷入到了深深的睡眠之中。随后,秦正阳拿出来了一粒药丸,塞到了高文彦的口中,用法力引导着,让高文彦把这枚丹药吞了下去。

  很快,秦正阳就听到高文彦身上发出阵阵的咕噜声,他的身上冒出一道光,在他的周身大穴不停地流动。他给高文彦服用的可不是一枚普通的丹药,而是专门用来给人重塑经脉的丹药,修炼的人服用的话,效果或许不太明显,但是用在走火入魔的古武者身上,却是能够收到奇效。

  足足过了一个多小时,高文彦身上的那道光才消失,这时候,高文彦身下的被褥都湿透了,他虽然昏迷不醒,但是重塑经脉的痛苦还是让他的身体不受控制地流出了大量的汗水。

  秦正阳的目光在高文彦的身上扫了一眼,又给他号了号脉,满意地点了点头。丹药的效果出乎意料的好,除了帮助高文彦重塑了破损断裂的经脉之外,竟然还给他保留了走火入魔前大部分的内力,损失的内力也就是一成稍多一点。

  重塑的经脉要比以前更加的坚韧,只要高文彦肯下苦功,用不了多久,损失的内力就能够补充回来了。而且有了这幅重生的经脉,他再次冲击天级宗师境界的时候,说不定会更加的容易一些。

  秦正阳伸手拍了高文彦一下,高文彦蓦然睁开了眼睛,他只觉得身上黏糊糊,湿乎乎的。几乎是下意识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秦正阳呵呵一笑,道:“恭喜高老,贺喜高老,恢复如初啊。”

  高文彦不敢相信地看着自己的胳膊,手,摸摸这儿,摸摸那儿,整个人好像是在做梦一样。

  “高老,站起来,伸个懒腰试试。”秦正阳又道。

  高文彦站了起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就这一伸,他清楚地听到全身的骨骼关节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所有的骨头似乎再用这种方式来庆祝他们重获新生。

  高文彦以前不是没有伸过懒腰,但不是每次都能够让骨骼关节发出这样的声响的,只有在自身状态特别好的时候,才会有这种奇景。换句话来讲,他这会儿已经处在了最好的状态中。

  高文彦闭上眼睛感知了一下,自己的经脉畅通无比,内力沛然流动,充盈无双,一切的一切,感觉比走火入魔之前还要好。

  高文彦大喜过望,连忙向秦正阳深施一礼。“秦少,你可真是神医啊,我高文彦这辈子没有服过谁,但是今天在医术上,我不能不承认你是当今古武界绝对的第一人,我高文彦这辈子拍马都撵不上你。”

  秦正阳心安理得地受了高文彦一礼,他笑道:“高老,咱们先出去吧。不要让你的那些弟子们还有冯掌门他们等得着急了。”

  高文彦连连点头,他自从走火入魔之后,就是个缠绵病榻的废人。这段时间来,他所受的苦和罪,还有弟子们的遭遇,早就让他心中憋了一肚子火,本以为这辈子只能把这肚子火强受着,没想到还有咸鱼翻身的一天,他迫不及待地想向外界展示一下自身的力量,好向整个古武界宣布他高文彦又回来了。

  高文彦亲自把门栓打开,然后拉开门,他没有先出去,而是朝着秦正阳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秦少,你先请。”

  秦正阳矜持地点了点头,率先走出了房间。

  冯其孝他们已经听到了高文彦的声音,但是他们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朝着门口这边看了过来,当他们看到是秦正阳走出来的时候,浓浓的失落之情笼罩住了他们,尤其是高文彦的那些弟子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秦正阳笑了笑,朗声道:“各位,让我们用热烈的掌声欢迎高文彦高老隆重出场。”

  伴随着秦正阳的这句玩笑话,高文彦昂首挺胸从屋子里面走了出来,他把他身为地级顶尖高手的气势完全释放出来,一股浓烈的杀伐之气冲击着四周。

  高文彦的那些弟子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纷纷惊呼出声。“师傅,你好了?”

  “混蛋,说的什么废话。老子要是没有好,怎么可能出来见你们这些不肖子孙?”高文彦中气十足地骂道。

  听到师傅熟悉的骂声,高文彦的那些弟子们顿时激动无比,他们争先恐后地涌到高文彦面前,纷纷跪倒在高文彦面前,有哭的,有喊得,有叫的,好像是失散了多年的孩子重新见到了亲生爹娘一样。

  高文彦也是眼角湿润,他走火入魔这么多的时间,多亏了这些弟子对他悉心照顾,才让他少受了不知道多少罪。“好了,好了,都给我起来,一群大男人,哭哭啼啼的,成什么样子?这不是让秦少和聂王看笑话吗?”

  冯其孝哈哈大笑,道:“师叔,你这是彻底好了?”

  “彻底好了。”高文彦道,“不但经脉重新接续好,就连功力也没有损失什么。掌门师侄,秦少真是神医,是我高文彦的大恩人,一定要好好谢谢秦少。”

  冯其孝大喜,他原本只期望着能够把高文彦治好,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他就很满意了。他倒不是不盼着高文彦恢复如初,而是知道太难,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只要高文彦能够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活的有尊严,有体面,就不枉高文彦这些年为武当派做出的贡献。

  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秦正阳手段竟然这么妖孽,就跟华佗扁鹊附体一样,竟然完成了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让高文彦恢复如初,武当派曾经倒下的擎天柱又重新树立了起来,再没有比这更好的结果了。

  “好,好,太好了。”冯其孝一连喊了一声好,他朝着外面喊道:“传我号令,赶快准备一桌最好的酒席,我要代表武当派感谢秦少,庆祝师叔恢复如初。”

  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出去准备了。随着他一去,高文彦走出走火入魔的阴影,重新恢复如初的消息马上不胫而走,先是迅速在武当派传来,之后又从武当派开始传播到度假村的大街小巷。

  秦正阳对喝酒不怎么感兴趣,他道:“冯掌门,喝酒就算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我还有些事情要办,就不叨扰了。”

  冯其孝道:“都这么晚了,秦少还要办什么事情?等到明天再办也不晚呀。”

  没等秦正阳开口,聂伟国就道:“冯掌门,秦少要办的事情,还就得今天晚上办,要是等到明天早晨,黄花菜都凉了。”

  冯其孝心中一动,他想起了明天早晨要发生的一件事,顿时明白了过来。“我知道了,秦少还在为举荐理事联合推荐文书的事请着急吧?秦少,别的人,我不敢保证,我可以承诺我们武当派绝对不会再这件事上作梗。只要推荐文书提交了上来,我们武当派绝对绿灯通过。”

  高文彦好奇地问道:“秦少想当理事会的理事吗?”

  秦正阳没有否认,而是点了点头。他找了一个能够让冯其孝、高文彦等人相信的理由,道:“我给人治病,有时候要用到特别稀有、特别珍贵、特别罕见的玩意儿,光凭我一个人的力量,很难去搜集,我于是就想着要是我能够成为理事会的理事,那么就可以发动全古武界的力量,为我有偿寻找我需要的那些玩意儿了。”

  “原来如此。秦少医术如此高超,简直就是当今古武界第一人,不敢说是后无故人吧,绝对是前无来者。你要是能够成为理事会的理事,绝对是咱们古武界之福分。来来来,举荐文书在哪里?我这就签上自己的名字,一起向理事会举荐秦少。”高文彦未等秦正阳开口,就主动道。

  聂伟国连忙把举荐文书拿了出来,递给了高文彦。

  高文彦人老成精,一看举荐文书上只有聂伟国和月心师太两个人的签名,就意识到秦正阳这次来给他治病疗伤,只怕十有八|九是冲着他的签名来的。想通这点,高文彦不但不恼怒,反而是暗暗庆幸不已,要是举荐文书上已经有不少人签名了,那么他的签名有没有,就不那么重要了,秦正阳又怎么可能主动登门来给他治病疗伤呢?这应该是老天爷眷顾他,这才有了他获得重生的机会。

  高文彦欣然提笔,在举荐文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道:“秦少,我看你在这份举荐文书上签名的人数还有点单薄,你要是不嫌弃的话,我在理事会中有不少朋友,我这就给他们打电话,让他们过来,和我一起举荐你。”

  秦正阳感激地道:“那真是太感谢你了。”

  高文彦也没有拖延,他让弟子把他的手机拿来,当着秦正阳的面,就开始拨打电话。每一个接到他电话的朋友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都认为是遇到了骗子,高文彦不是骂他们两句,就是揭穿他们的糗事,搞得他那些朋友都是哭笑不得,却也意识到他们的老朋友是真的醒了。

  高文彦醒了,这绝对是古武界的一件大事,但是更大的事是谁让高文彦醒的。走火入魔可以说是笼罩在古武界每个古武者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就像现代社会中每个人都有可能得癌症一样,每个古武者都存在着走火入魔的可能性,就像癌症对绝大多数人是不治之症一样,走火入魔对每个古武者来讲,也是类似于癌症一样的存在,甚至在某种高程度上,还不如癌症呢。得了癌症,治不好,也就是几年甚至几个月的工夫,就完蛋了,但是走火入魔呢?等待着你的可能是一辈子的瘫痪,生活无法自理,人没有一点尊严的活着,没有一个古武者愿意承受这种痛苦,但是苦于没有一个人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所以人们虽然不愿意,却也只能忍着。

  高文彦的痊愈,让这些古武者看到了希望。他们迫不及待地想知道是谁创造了这个奇迹。于是,他们在接到高文彦的电话后,几乎都没有停歇,就纷纷离开自己休息的地方,争先恐后地往武当派这里赶。

  也就是半个小时不到的时间,已经先后有十几位理事会的理事出现在了武当派中。(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

大秦骑兵其他小说:最权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