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蓝罗涅斯的抉择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夜半时分,卡洛斯七阶圣殿圆形山的四周,浩浩荡荡尽是白色人流,所有差不多五万大军都已到来。◇↓頂◇↓点◇↓小◇↓说,

  在卡洛斯七阶圣殿的百层阶梯上,一位白甲信使刚刚通报完圣造天城的消息退去。

  “我的士兵们,你们听听,”蓝罗涅斯面对数万浩荡大军高声道,“刚刚从圣造天城得来的消息,曼多武修斯听说我们要攻打圣造天城,已经吓得抱头鼠窜,现在都不知去了哪里了,圣造天城现在由天使宫明智的大天使雷蒙思维德带领,我们此次将不费吹飞之力攻下那里。”

  “曼多武修斯这是想要做什么?难道这也是他目空一切,无视我们的一种方式么?还是说他想要使用这种自己逃离圣造天城的计策威吓我们说圣造天城之内有可怕的埋伏?”蓝罗涅斯大笑,“任何人在强大面前都是渺小的。曼多武修斯作为一个手握最高权柄的天国帝上,在没有任何威慑之时,一向以一副不屑的神情瘫死在那帝宫白座上藐视他看不起的所有人,现在,我们的军队集结在这里,想要做什么他并非猜不到。现在的他怎么不像以前一样了?他离开了他所爱惜的白座,龟缩起来,生怕被马蹄踏死,先不要讨论他暴戾恣睢、随意杀人的罪名,单凭这在弱小面前颐指气使,在强大面前奴颜婢膝的懦夫形象,他就早该从我们高尚天国的帝位上滚下来,圣母当然更不会接纳他。”

  随着他的话语,众士兵也跟着大喝:“攻入圣造天城,杀死曼多武修斯!”他们的决心无比坚定,正因为曼多武修斯以前所做恶事实在太多,这是每个天国白军士兵与天国人民几乎都知晓的不争的事实。

  大军已全部集结,该是出发之时。但就在此刻,一股寒气骤然降至,那大维罗水牢中的卡洛斯人幻化出的冰人突从阶梯之下一闪而现,他来到圣殿的阶梯上,向蓝罗涅斯半跪而下道:“统帅大人,大维罗水牢遭到了曼多武修斯队伍的袭击,死伤惨重。”

  众人注视着这蓝眼冰人,知道这是经常进出圣殿的大维罗水牢使者,便没有上前驱逐。

  蓝罗涅斯听到消息,顿时大吃一惊,这冰人是北方雪城卡洛斯人的顶级罪犯提耶晖尔幻变出来的仆人,十几年前在大维罗水牢中,他通过雷蒙思维德的介绍认识被关押在其中提耶晖尔,并将其私自释放,暗中让他成为了大维罗水牢的主子,使大维罗水牢落于雷蒙思维德与自己的手中。这些年来,提耶晖尔一向听从他的命令,为他所用,这冰人的话,他当然要相信。

  “什么!”他猛地一怔高声问道:“大维罗水牢遭受到曼多武修斯队伍的袭击?”

  他的话音中带着质疑,想到那之中所关押的一些一旦被释放出来便会成为无穷后患的人,他问道:“那里现在怎么样?大维罗水牢应该无事吧?”

  “主人说有他的守护,您尽管放心。”那冰人说,“但主人要我告诉你这股队伍来历不明,他们接近三千余众,他们一小部分是天国人,但很大一部分都是其他国度的人,他们很快就突破了千名白军所守护的狭窄山谷,实在不容小觑!”

  “基修德,你迅速带三千兵马前往大维罗水牢,若是大维罗水牢出了事,我们即便攻下圣造天城,也将给国家留下不可治愈的伤痛!”蓝罗涅斯高声命令。

  “是!”基修德拱手,旋即带着他身后的一个纵队转身出发。

  紧接着,蓝罗涅斯再次问道:“他们的带领者是谁?你们可曾得知?”

  卡洛斯人常住在雪城之上,对外界事情没有任何了解,这冰人是卡洛斯人幻化出来,当然不知道那络、沙缔与桑托拉的身份,而且现在,他的寿命已经到了极限。这冰人颤抖一下,一个字也没能回答,身体便现出裂痕,又突地一颤,化作一股寒气消散在空气之中。

  这冰人消逝之后,原本对攻打圣造天城充满信心的蓝罗涅斯瞬间低沉下来,他暗暗思想道:“曼多武修斯消失在帝宫之中,之后便有三千余众他的队伍攻打大维罗水牢,难道他真的对这场大战有所准备?最重要的是,他的兵马都集中在圣造天城,攻打大维罗水牢,他到哪里才能够凑得三千浩浩之众呢?难道他跟我一样,这些年来在暗中集结了很多队伍?那么这样的话,我这次进攻圣造天城恐怕就没有那么大的把握,他的队伍在暗处,我不清楚他们的实力,若是他们突然出现,在背后捅我一刀,将会把我带入万劫不复之境地,如果这次大战失败,我将注定永远被曼多武修斯踩在脚下,永远不能崛起,甚至要在大天使广场被处以绞刑。”

  他望了望眼前已经做好一切准备,只待他的一声令下便能够出发前往圣造天城进行一场殊死较量的浩荡白军士兵。再次思想道:“现在圣造天城的一切都掌握在雷蒙思维德的手中,如果我去攻打那里,他会拱手将圣造天城送与我的手中么?不,很显然,他不会,谁不想要得到更多的利益呢?况且我又知道了他太多的秘密,我尚且一直想要消灭他,他的心里又怎能容得下我呢?他会抓住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利用这天城禁卫军的兵力与天使宫的天使们和曼多武修斯暗中集结的队伍以我篡夺帝位之名趁机将我彻底消灭,这个雷蒙思维德,这个老不死的家伙,他定也不是一个省心的人。”

  他停顿了片刻,思想道:“但还好现在卡洛斯七阶圣殿的所有白军与大维罗水牢还掌握在我的手中,大维罗水牢,我只要控制住它,将它揽于我一人之手,以此作为威胁,那雷蒙思维德注定不敢对我下手,不仅不敢,在帝上的面前,他还要袒护于我,而对于私自聚兵这一事,我就说是对塞尔亚斯游行平民的威慑,到时就像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等到我查明了曼多武修斯私自集结的队伍,再对圣造天城下手也不迟。”

  想到这里,蓝罗涅斯立刻做出决断,对下面重兵大笑道:“战士们,很不幸,就在刚刚,发生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大维罗水牢遭受到三千无名队伍的袭击,队伍的带领者最可能是曼多武修斯,他为了阻止我们的进军,现在已经疯狂到这般地步。”

  话音刚下,全场一片议论之声。

  “你们知道,大维罗水牢内关押着来自各国四面八方穷凶极恶的罪犯,若是它遭到了破坏,罪犯逃出,整个天国将要面临一场滔天大难。”蓝罗涅斯挥了挥手臂道,“若真是曼多武修斯所为,那么事情不会如此简单,试想,曼多武修斯趁我们集结兵力之时,暗中遣派三千兵士攻打大维罗水牢,而他在圣造天城之外真正的实力,又岂能只有三千那样简单?”

  “我猜测,他的大军早已盯上我们,我们若是冒然行动,身在暗中的他们一定会给予我们致命的一击。为了避免失败,我们必须取消攻打圣造天城的计划,你们知道攻打圣造天城,只允许一次成功,若是失败,我们将身负西斯的罪名,曼多武修斯这样的人岂能够放过忤逆者,为了我们这些正义之士的生命着想,为了我们天国的大好明天着想,我们临时取消对曼多武修斯的讨伐,大军快速返回原地,留下两千与我前往大维罗水牢。”

  在蓝罗涅斯的命令之下,众白军士兵只有回返而去。蓝罗涅斯担心于大维罗水牢的沦陷,在重兵撤离之后,他快步走下台阶,驾起那腾斯,带上二十骑士精兵向浮提冥罗戈大维罗水牢冲奔而去。

  这一天夜里,多德拉诺西与浮提冥罗戈两处的行军脚步声与马蹄踏落声络绎不绝,居住在这一带的百姓无不人心惶惶,从塞尔亚斯的民众开始发起动乱游行的那时起,他们的生活就一直处于这种状态。

  当年与埃斯法一同流浪的伊凡带领志同道合之士四处游走,向民众们宣扬国家的弊端与隐匿的危难,所有民众莫不同意待到埃斯法出现之时助他一臂之力。曼多武修斯的侍卫布鲁斯乔装打扮走在黑夜彷徨的大街上,在民众的闲言碎语中,他寻到了伊凡的队伍……(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