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亚格斯调转他狱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深夜,沙缔与桑托拉以及那络等人退回,他们来到圣识堂的大殿上,西塔罗正在之中等待他们。△頂點小說,

  “事情办得很很好。”几人从拱形门中走进,西塔罗与圣识堂的一位白发长老迎上前,他快言说,“蓝罗涅斯已经撤军了,外面行军的脚步声都是他旗下的白军,看来对比于成功的喜悦,他更恐惧于失败的后果。据我们得来的消息,蓝罗涅斯现在正赶往大维罗水牢,那里的确是他的软肋。”

  “多谢各位的搭救,”那络向众位躬身拱手,“若不是你们,恐怕在今夜,我天国将面临一场灭顶之灾,这恩情那络我无以回报。”

  “不必多言。”西塔罗长老说,“虽然这次阻止了这场大战,但万不可掉以轻心,之后蓝罗涅斯定会将他的注意力转移到我们的身上。”

  “阻止了又能怎么样?”桑托拉穿行到众人之后背对着他们说,“我们的王还不是没有被救出?天知道他吃了多少、多大的苦,天知道他这样做为的是什么人!”

  众人无声,片刻之后,长老勉强一笑道:“我们总有一天都会救出王的。”

  “总有一天。”桑托拉嗤之一笑,“王已经被掳走了多少年月!你们这些人身为他的臣子就只会以总有一天来自欺欺人,你们并非不了解王,他的慷慨无私就像是苍穹大海,那辽阔的胸襟足以让所有人甘愿跪拜于他。你们说王有过命令,让你们不要去救他,说他到了时间自己可以挣脱束缚逃出来,是的,王的确很强大,可是以他的个性,谁又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呢?说不定他现在早已生命垂危,将永远远逝也不一定,你们这些人!怎么能够如此迂腐!王在那些恶人手中,那些恶人什么都做得出来,若是王受了难,我们还有什么脸面存活于世呢?”

  西塔罗感到深深愧疚,想到今日列格兰所说,想到那十魂眼之人已经开始对亚格斯下手,他的心中突然涌现出强烈的冲动,他想要率领帝依罗塔十万大军一举攻入大维罗水牢,救出亚格斯。但理智让他不能这样,这样做只会令他在天国所有的努力前功尽弃。

  “我会通知身在西尔飒斯的艾斯比那法长老细细商议此事。”西塔罗长老带着惭愧叹了一口气。

  “其实今日地灵军团的战士们本可以救出亚格斯王,”那络评语,“如若不是那卡洛斯大灵士的阻挡。”

  “那卡洛斯人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何拥有如此强力?”站在一旁的沙缔粗声问。

  西塔罗疑惑不解,桑托拉向他诉说了挡在大维罗水牢之前那左手托有旋转白镜的卡洛斯人。

  “在我天国亚多那与多德拉诺西的北方有层层叠叠连绵不绝的高原雪山,那雪山名为伊拉碧斯,伊拉碧斯是古卡洛斯语,意为天外之地。那个地方空气稀薄,没有人类居住,只有耐寒的卡洛斯人在那里生活,他们在山巅上建筑耸入云端的雪城,并成群居住在那里,关于他们的描述,在亚多那人类写的一首歌中可以得知,这首歌是我小时候背诵下来,现在依然记得,因为卡洛斯人在我眼中一直是很强大的种族。”

  “这首歌是这样的,”只听那络背诵道:

  “高山雪城上的壁炉烟囱深入云霄,

  粗壮得像支起天空的柱子,

  鼓风炉炽烈地来来去去,

  强壮的卡洛斯人围炉狂欢,

  大口大口地吞食着他们精酿已逾多年的雪山云啤,

  他们敞开银色的竖领长袍,

  袒露出强健的胸肌腹肌,

  他们肩上总是扛着两端粗实中间细小的浮文长棍,

  身边跟着奔走于高原雪地中的雪城狼族,

  它们的尖牙与蓝得发光的眼睛就像是寒冰冷彻!

  “卡洛斯!卡洛斯!”

  他们高傲的呼喊带来雪崩,

  但雄健的臂膀又能将洪流阻遏。

  穿过高山雪地是无穷无尽泛着金色光芒的大金森海洋,

  他们不畏所有金毛海兽的尖牙利齿,

  到那里去捕捉海食,

  单肩背负着抓获而来的海兽,

  用铁架,用赤火烘干,

  那是他们的绝品美味!

  卡洛斯人是高山上的星辰,

  他们高傲地生存着,

  就像雪狼一般自由自在,

  从不钦羡山下那些生活在天方国度——

  那西亚七阶城市中的民众,

  展示自己的地方就在属于他们自己的高处,

  即便是卡洛斯七阶圣殿的呼唤也不能将他们带离雪山,

  他们在属于自己的高处,

  高山上的雪城卡洛斯!”

  “你们也许知道卡洛斯人,他们在羽魔大战时曾出现在羽界大陆帮助过人类抵抗魔族,但你们一定不知道这样一件事。”那络诵读完毕,又接着说:“十几年前,有一个叫提耶晖尔的卡洛斯侍卫,一天夜里,他背叛了雪城,偷走了雪城中的至宝,雪城女王伊莲琪儿的帝决氏白镜,对,就是帝决氏白镜,这听起来就像是古神话《帕雷斯家族传说》中青冥境雪城中的帝决氏一样,有人推测他们是神话传说中帝决氏的后人,而我想也是如此,因为他们的文明中有很多的相同之处。”

  “传闻那帝决氏白镜的持有者也就是伊莲琪儿的祖先腾伽弗洛能够完美地使用白镜的全部力量,利用它冰封整个世界,这个传说也不知是真是假。但无疑的是,那帝决氏白镜中的确拥有着不可小觑的冰封力量。”

  “帝决氏白镜被盗,雪城之主伊莲琪儿大怒,四处派人抓捕这个提耶晖尔。”那络继续说,“在得知提耶晖尔已经走下伊拉碧斯山来到天国的人类领地后,她亲自到往圣造天城的帝宫与那时的帝上飒罗亚商议共同捉拿提耶晖尔一事。那伊莲琪儿降临在圣造天城之际,天空白雪纷纷,她一身雪白,有着长河般的银发,她在天空的白雪中纷然而落,仙袂飘摇,如同神人一般,她是这世间罕见的美人,拥有着寒冰般冷傲的气质,飒罗亚帝上热情地接待了她,她也与飒罗亚帝上很谈得来,飒罗亚帝上决心帮助她捉拿这个来到天国蓝瞳人领地的提耶晖尔。”

  “你说这卡洛斯人是提耶晖尔。”桑托拉说,“天国的实力如此强大,按理来说,他应早就被抓回雪城中,现在怎么在大维罗水牢?”

  “这一切应都是雷蒙思维德与蓝罗涅斯所为。”那络说,“那时候,天使宫的人已经宣称提耶晖尔被抓,但不知何因,伊莲琪儿却在归去雪城的途中消失不见,并且至今为止也未曾出现,而且,更奇怪的是,雪城人竟没有追查此事,他们只是悄无声息地选出了新的王者,就像遗忘了他们的女王,这样的大事就这样平静地过去,甚至连雪城的至宝——帝决氏白镜他们都不曾向飒罗亚索要。”

  “此后,”那络继续说:“那帝决氏白镜被天使宫收入囊中,可是,没有卡洛斯人的特殊灵力,那只是一面再普通不过的镜子罢了。在提耶晖尔被关押在大维罗水牢中之后,这件事情就全然不了了之,并随着时光的流淌渐渐被人遗忘。”

  “你说提耶晖尔是负责捉拿他的雷蒙思维德以特权救出,雷蒙思维德在同时将他手中的帝决氏白镜给了提耶晖尔,让他拥有了强大的冰封之力。”西塔罗问。

  “对。”那络点头。

  “这段故事听起来很吸引人。”桑托拉说,“不过,这除了能告诉我们那卡洛斯罪人的身份,便毫无意义,因我们这次攻打大维罗水牢,蓝罗涅斯将恐惧于水牢的沦陷,他一定会向那里增兵,这样,攻破大维罗水牢便不仅仅是打败提耶晖尔那样简单的事情,救出王的希望从这之后将尤为渺茫。”

  “王当然要被救出,无论有多么大的阻障。”西塔罗长老斩钉截铁地说,“但我们现在被形势所迫,我想在这之后,蓝罗涅斯与雷蒙思维德必然做出很大的动作,这也许是我们的劫难,也许是我们的机会,我们要安静两天,细细观察他们的所作所为……”

  这一夜对天国的所有人来说都无比漫长,在夜色的笼罩下,蓝罗涅斯带着他的下属驾那腾斯咆哮着划过夜空赶往大维罗水牢,蓝色的马蹄飞火若闪电惊目。

  大维罗水牢前方的坚冰已经退去,鲜血与尸体被守卫在这里的白军清洗干净。大空地与狭窄的山谷中,伫立着那来不及闪躲被冰封的二三十位地灵军团士兵与跟随沙缔而来的少许天国白军武者。

  这时,刚刚从卡洛斯七阶圣殿来到这里打算支援他们的白军队伍已经到来,他们列队在水牢之前。

  卡洛斯人提耶晖尔在队伍的最前方。蓝罗涅斯让他的人停下,自己匆匆上前,来到提耶晖尔前方,以他那一贯的说话方式说:“多亏了你,贼人才会撤退,要不然今日大维罗水牢恐怕要有一场大劫。”

  提耶晖尔没有回答他的话语,蓝罗涅斯四下一瞥,见那伫立的地灵军团冰雕问:“你所说的那群异国之徒是帝依罗塔人,但帝依罗塔已经遭受灭顶之灾,曼多武修斯怎么可能会得到这群人的帮助呢?”

  提耶晖尔仍是不发一语,蓝罗涅斯知道提耶晖尔一向如此,便没有责备什么。

  “提耶晖尔,你干得很好。”蓝罗涅斯钢铁般冷峻的脸上绽出丝丝微笑,“但不要忘了,若是没有我的支持,你现在只是卡洛斯雪城的罪人,被关押在冰冷的暗牢之中,这里的所有人都归属于我蓝罗涅斯旗下,雷蒙思维德我们两个孰轻孰重,你应该心知肚明,只要你为了我行事,你将永远也不用回到你们的女王伊莲琪儿的身边作为一个侍卫,不,确切的说,是一个囚犯。”

  “对了,提耶晖尔。”蓝罗涅斯继续说,“这里有两个尤为重要的罪犯,帝依罗塔的王亚格斯以及我天国的前任帝上飒罗亚,若真是曼多武修斯趁我们聚集兵力袭击大维罗水牢,想必目的就是劫走这两人。他们两个现在被关押在何方?赶快带我去看,我要将他们转移到另外一个地方,那个地方将无人知晓,是一个绝对安全的所在。”

  在蓝罗涅斯的命令下,提耶晖尔带他穿过深潭,来到大维罗水牢内部。

  进入水牢的大门,是一条幽深望不见尽头的长廊,长廊的两边燃着蓝色的夜火,这里只有暗淡无光的墙壁,没有一座看起来像是牢狱的屋子。蓝罗涅斯与提耶晖尔在这长廊之内刚刚行了不远的距离,一个满面皱纹、头顶无发、佝偻着身子的老者从幽暗长廊的尽头处迎来上来,他的后面跟着十几个狱卒,他是这大维罗水牢的总司,水牢之中的一切大事小情他都一清二楚。

  “统帅大人。”他的身体佝偻得已经不能够再鞠躬施礼,于是就这样说,“统帅大人前来此地,不知有何要事吩咐。”

  “派人帮我将帝依罗塔的王亚格斯和勾结魔族的飒罗亚带出来,”蓝罗涅斯以盛气凌人的口气说,“今日有人袭击大维罗水牢,恐怕就是冲着这两人而来,我担心他们这两个顶级罪犯被人救出,要将他们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

  “您是说亚格斯与飒罗亚两位么?”那老者嘶哑地说,“难道蓝罗涅斯大人不知道么?他们已经被人带走了。”

  “带走了!”蓝罗涅斯大吃一惊。

  “怎么可能?”蓝罗涅斯惊愕地高声道,“是谁将他们带走的?我怎么不知道!”

  “是的,是一个眼中长有十颗瞳孔的人,他是天使宫的人,是大天使雷蒙思维德的下属,他说这是大天使的命令,所以我只有服从。”那老者说:“来者有着大天使雷蒙思维德的大天使法杖,我已经确认过了,他的确是天使宫之人。”

  “唉……”蓝罗涅斯抚脸长叹一口气,他暗自念道,“没想到这个雷蒙思维德下手竟然如此迅速!他这样做分明是想要遏制我,看来我还真是小瞧他的志气了,原本我就能够想到,他不止是想得到天使宫那样简单,现在,天使宫不已经是他一个人的了么?人类啊,总是不满足于眼下手中所拥有的东西而想要得到更多本不属于他的新鲜事物。”

  “有什么事么?”那老者问。

  “没什么?”蓝罗涅斯故作淡然地摇了摇头,他反顾而去,快步走出了水牢,从大桥上走过深潭,驾起那腾斯对白军士兵呼喊道,“兵士们,请站出十名跟我前往天使宫,我有重要事情要与大天使雷蒙思维德商议!”

  话罢,他驾起那腾斯战马向远方飞腾而去,十位白军骑士主动站出紧随其后。(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