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真正的货物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八十章真正的货物

  在涅鲁古的眼中,铁心源就是大盗一片云的帐房和狗头军师。

  他甚至在暗地里猜想过,斯斯文文的铁心源会不会是一片云的私生子!

  当一篇花团锦簇的文书放在他的案子上的时候,他终于肯正眼看一下铁心源了。

  进门的时候这家伙没有像一片云那样对自己行叩禀大礼,只是斯斯文文的拱拱手就算是见礼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家伙一嘴流利的不能再流利的突厥话,和波斯话,他几乎就把这个少年人当作宋国的一个士子了。

  西域智慧之王穆辛的弟子,多少还是要给一些面子的,当初穆辛游历东方三国的时候,他是辽皇的座上宾,因此没有行尊卑之礼,涅鲁古也能理解。

  野马群对于宋国自然是一个极为新鲜的东西,但是对占据了草原的契丹来说,野马群不算新鲜,只要需要,他么能在北海找到更多的野马。

  身为游牧民族的后裔,即便是涅鲁古这样的膏粱子弟,也清楚地知道野马和战马的区别。

  野马的嘴部比较宽大,这是由于它长期食用半荒漠的植物造成的,这与吃惯了精饲料的家马瘦长的嘴形成了鲜明的对照。

  野马脖子上的鬃毛更是它野性化的一大特征,野马棕黄的毛色从未改变过,

  棕黄色的毛发向腹部渐渐变为黄白色,腰背中央有一条黑褐色的脊中线。

  鬃毛短硬,呈暗棕色,逆生直立,不似家马垂于颈部的两侧。

  头部较大而短钝,脖颈短粗,口鼻部尖削,牙齿粗大,耳比家马小而略尖。

  额发极短或缺如,不似家马具有长长的额毛。腿比家马的短而粗,腿内侧毛色发灰,蹄型比家马小,高而圆。尾基着生短毛,尾巴粗长几乎垂至地面。

  如此多的不同点,即便是涅鲁古也能轻易的分辨出野马和战马的不同,他想不通铁心源如何欺骗那些宋国官员相信这些野马就是战马呢?

  天啊,野马最为人称道的不是它相对矮小的身体,而是它极度暴躁的脾性。

  这东西常年生长在荒原上,要面对无数天敌的侵害,一匹成年的公马,甚至敢勇敢的面对三匹狼,并且能够战而胜之。

  除非宋国的官员都是傻子,他们才会把野马当作战马!

  既然主意是铁心源出的,涅鲁古就皱着眉头问道:“计将安出?”

  铁心源笑道:“大宋缺马!”

  涅鲁古见铁心源不愿意说内容,有些不高兴,沉声问道:“孤王如何助你成事?”

  “借我五百好牧人足够!”

  “孤王能获得什么好处?”

  “卖马的一半财货!”

  听到铁心源所求不多,涅鲁古的脸色这才变得好看一些,他之所以在听到铁心源说了这个漏洞百出的计谋还有兴趣问过程,完全是看在智慧之王穆辛的份上。

  当初穆辛在辽国临潢府舌辩群雄的时候,给他留下的印象太深了。

  如果铁心源不是穆辛的弟子的话,早就被一顿乱棍打出去了。

  涅鲁古沉思良久之后对铁心源道:“盛名之下无虚士,你的老师穆辛,我曾经见过,确实是一代智者。

  只希望你不要让你的老师蒙羞!”

  铁心源弯身微微一礼,就昂首阔步的走了出去。

  涅鲁古不满的指着铁心源的背影问许东升:“此人果真是穆辛弟子?”

  许东升笑道:“千真万确,如果不是那场黑风暴让他和穆辛走失,他不会留在哈密的。”

  涅鲁古很快就忘记了铁心源,转而问道:“你收拢那么多的流民做什么?”

  许东升理直气壮的道:“种地!哈密之地虽说每过几年就会有黑风暴降临,可是每一次黑风暴来临之后,都会带来大量的肥沃土壤。

  是一个非常好的屯田之所,上一次祖普大王府和回鹘王子阿萨兰一场血战之后,哈密之地就成了一片焦土。

  至于人,呵呵,不瞒世子,老汉连筑城的奴隶都找不到,更不要说种地的农夫了。”

  涅鲁古笑道:“你打得好盘算啊,也罢,这些贱民迟早会被饿死,能被你们带走也算是给他们找了一条活路走。

  孤王准许你带走他们,可是,哈密的产出应该有本王的一半才对。”

  许东升苦着脸道:“卖马……”

  涅鲁古大笑道:“如果大宋的官员那么好骗,我大辽早就饮马长江了。

  尤其是你们还准备欺骗富弼!嘿嘿,此人乃是宋国的干城之士,本王看不到成功的可能性在哪里。

  一片云,你既然已经投靠我父王,就要诚心诚意的为我父王效忠,一旦我父王认可你了,你有幸被我父王收为义子,我们支持你成为哈密国王不是没可能。

  如果总是耍一些小聪明,本王看不到你有成为哈密国王的那一天。”

  许东升慌忙起身躬身道:“一片云不敢欺瞒……”

  “住嘴吧,用一件毫无踪影的卖马生意来引起本王的注意力,而后再从本王手里讨走西京流民,这样的声东击西之计难道这还不算是小聪明吗?”

  许东升慌乱的拿手擦一把脸,额头上的汗珠子立刻就下来了,噗通一声跪在涅鲁古面前,浑身颤抖的如同筛糠。

  涅鲁古藐视的瞅着跪在面前的一片云,满意的喝了一口温热的****,放下小碗道:“起来吧,本王体恤你们这些人的不容易,你们也要体恤本王的艰难。

  你们都知道靠在我父王这颗大树下乘凉,既然有我父亲为你们遮蔽阴凉,让你们占尽了好处,等到我们父子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你们也该尽力王事才好。”

  许东升艰难的抬起头看着涅鲁古连声道:“一旦王爷有召,一片云一定万死不辞!”

  涅鲁古起身拍拍许东升的肩膀道:“你们的忠心才是我父子最大的收获。

  通关文书一会自然有人给你,穆辛的弟子要的五百牧人,孤王也会给他,你看,本王对你们的要求有求必应……”

  许东升连忙回答道:“流民之事属下一定会按照王爷的意思每年分出一半来孝敬王爷,这没有问题,只是……”

  涅鲁古皱眉道:“只是什么?”

  许东升舔舔嘴唇艰难的道:“只是穆辛弟子的主,属下实在是做不了。

  王爷有所不知,这些大食人所图甚大,此次喀喇汗东进,意图就在吞并回鹘,据说,这次喀喇汗国之所以会在冬季这个不适合用兵的季节兵进回鹘,就是智慧之王穆辛策动的,一旦回鹘国被吞并,属下担心……”

  涅鲁古笑道:“你不放心穆辛的这个弟子?”

  许东升艰难的道:“他是穆辛在宋国收的弟子!”

  涅鲁古哈哈大笑道:“一片云,你终于解开了本王心头的疑惑,我就说此人怎么会是一副宋人模样。

  不过啊,你不用担心,穆辛此人极为歹毒,当初在我辽国讲道之时,也曾收过几个弟子,只是后来的时候,那几个弟子就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由此可见,穆辛的弟子对穆辛来说,不过是一个工具而已,还是一个用过之后就随手丢弃毁灭的工具。

  你只要对他使用怀柔手段,他迟早会背离穆辛的,至于回鹘国……呵呵!”

  许东升一头雾水的从燕赵国王府里出来,就看见铁心源站在一颗叶片落尽的大槐树底下,仰头看着天,心情似乎非常的好。

  见许东升出来了,就笑道:“难为你了。”

  许东升笑道:“跪拜无所谓,只是用力用握在手里的湿巾子往脸上挤水难度非常高,差点被涅鲁古看出来。

  源哥儿,我到现在都不明白,我们怎么卖马给大宋?我就不信人家看不出那是野马?

  就算是你打算把野马当作种马卖给大宋,这皮里阳秋的买卖,人家恐怕不会接。”

  铁心源只是笑笑,没有回答老许的问话就跨上了战马,等离开了燕赵国王府邸才问并辔而行的许东升:“把我和你的关系割裂了没有?”

  “已经按照你说的做了,涅鲁古并不在意,好多话都没有机会说,他没有你预料的聪明。”

  “他不说是因为他不想节外生枝,看样子这父子二人起事恐怕就在近两年了。

  唯有如此,才能解释他们为何会这样大肆的接纳投奔他们的人,以至于连我们马贼都要。”

  许东升笑道:“涅鲁古已经在催促我早日在契丹开饭铺了,他们真的很急。

  你觉得他们会成功吗?”

  铁心源停下战马,看着因为没了流民而变得空荡荡的西京街面道:“他们是知道的最愚蠢的谋朝篡位者!”

  说完,就轻轻地磕一下马肚子,就率先奔向了城门。

  许东升哎呀一声连忙追上,他到现在都不明白铁心源到底要干什么。

  昨日的时候他还是一脸悲愤的模样,以至于脑子都出了问题,仅仅睡了一觉,整个人就变得神秘莫测。

  直到出了西京城,铁心源才对紧紧追随自己的许东升道:“我们去大宋的货物终于快备齐了,就剩下野马这一样货物了。”

  “还有别的货物?”

  铁心源哈哈大笑道:“当然有!”(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我要做皇帝大唐绿帽王三国小兵之霸途我和姐姐的爱爱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重生在三国妖神金枝宫孽三国之召唤猛将

孑与2其他小说:唐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