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一章寒冬!!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八十一章寒冬!!

  三月初一的时候,阳光依旧灿烂,而西京城外的大雪已经变成了寒冰,道路湿滑难行,西京府尹出动卫军日夜不休清除出一条直通龙首山的道路。

  说来可笑,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不是马队,而是三架被马匹拖拽着并行的石碾子。

  辽国皇帝的銮驾终于启程去了龙首山。

  耶律重元和涅鲁古随驾而行,辽国文武大臣的车架也在同一时间同行,燕赵王府长史何元婴留守王府,处理所有与王府有关的事宜。

  欧阳修也跟随着辽皇的銮驾去了龙首山观礼,尉迟文受铁心源所托给他带去了一封长信,要求他回到宋国之后再打开。

  欧阳修沉吟良久,最后还是收下了书信,只是要尉迟文转告铁心源好自为之!

  铁心源得知之后,只是哑然一笑,然后就继续督促火儿尽量的从西京购买粮食,布匹和牲畜!

  从西京到哈密路上足足要走一个半月,等到流民们抵达哈密的时候,正是开始准备春播的时候。

  铁心源在饭食里增加了肉糜,他不是在收拢人心,事实上他已经失去了收拢人心的想法,人心都是趋利的,只要给足利益,自然会做到民心所向。

  增加肉糜的作法,只是为了尽快的让这些身体孱弱的流民们恢复健康,唯有如此,才能一到哈密,进行短暂的修整之后,就可以立刻投入到春播大业之中。

  眼看着流民们面黄肌瘦的脸庞逐渐有了血气和生气,铁心源就觉得自己这半个月的努力没有白费。

  流民们在路上有牛车乘坐,只有在通过沙漠的时候会有些麻烦,他相信,好吃好喝的供养一个半月,他们可以健康的穿过沙漠。

  许东升如今是西京最受欢迎的人,尤其是受到那些官员们的欢迎。

  西京相比契丹南京和中京,算得上是地贫民瘠之地,除了粮食和牲畜之外,这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特产。

  因此相对来说,这里的物资极大丰富,而金钱却少的厉害。官员们多年积累的财富,好多都是粮食和牲畜,如今突然有了一个庞大的出口,让他们极为兴奋。

  为此,他们对驱赶流民的兴趣越发的浓重了,只有出现更多的流民,他们才能卖出更多的存粮和布帛。

  在官府严厉的搜刮下,西京城已经看不到一个衣衫褴褛者。

  驱赶流民很快就成了众望所归的事情。

  流民被驱赶出城,而后再由一片云带去遥远的西域拓荒,这本就是一个顺理成章的事情。

  西京城的大豪客许东升,不论收到多少流民,依旧在感叹人手不够。

  一片云想要在西域建国的事情,对这些官僚们来说并非什么秘密,涅鲁古在和纨绔子弟们吹嘘的时候,早就把一片云要建立的国家贬斥的一无是处。

  因此,人人都想趁着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大捞一笔,尤其是在听一片云诉说自己如今穷的只剩下钱的话之后,有些疯狂的官僚甚至暗地里问许东升,别处的流民要不要。

  只要是官府,就和流民的立场是天然对立的,这些秉承了大宋政治精髓的官僚们,同样认为能甩掉流民,就是在给自己的辖地甩包袱。

  燕赵王府的官员们大多身为清流,他们没有那么多的物资可以卖给许东升,王府长史何元婴竟然将自己府里多余的丫环使女当作货物卖给了许东升。

  而许东升依旧笑呵呵的接纳了,还给的是高价!

  短短的三天时间里,许东升就与何元婴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兄弟,燕赵王府的一纸敕令,就让西京城外的两万三千六百多名流民奉命西迁。

  这样一来,铁心源连起码的收拢人心都不必了,对这些流民来说,有人接纳,已经是人世间最幸福的一件事了。

  由西京府卫军负责押送,直到祖普大王府,到了祖普大王府之后,自然会有哈密方面的人前来迎接,而后越过三百里沙漠之后最后抵达哈密。

  不知道许东升在这中间是如何运作的,不但为清香谷省了大量的人手,也省去了一路上层出不穷的麻烦。

  自从铁心源对徐东升卖关子之后,这家伙现在跟铁心源说话的时候,总是贱兮兮的要他猜。

  铁心源没心情理睬许东升的小心思,事情办好就成,很多时候他只问结果不问过程。

  自己的时间不够多,如今的江南水乡已经是绿柳发芽的好时节,飞去南方过冬的鸿雁,即将穿越雁门关回到北方,铁心源已经没有继续留在辽国的理由和时间了。

  孟元直跟着耶律重元去了龙首山,许东升必须留在西京充当人质,现在只有自己一个人带着三十六名清香谷精锐武士与五百名契丹牧人准备去横山找野马。

  这将又是一场漫长的旅途,必须尽快的弄到牧人,否则光卖野马的话,铁心源很可能会被以欺骗羌人发家的富弼给活活鄙视死。

  脾气暴躁,基因古老的野马自然是最好的种马,这些马弄到大宋去之后,除了浪费草料之外,唯一的贡献就是给大宋留下一些高素质的后代。

  而这些高素质的后代至少需要繁衍两代之后,才能变成高大的战马,在这之前,这么多的野马,只能像大宋厢军一样,白白的靡费钱粮,却没有多少用途。

  皇帝可能会有这种高屋建瓴的远见,宰相也许会有,知道这对大宋战马有着长远的好处。

  至于落在地方官吏的手里,他们不会考虑的那么长远,他们只会看到这些野马在白白的耗费钱粮,也在拖累他的晋升之路。

  何元婴喜欢宴客喝酒,经常醉醺醺的,他宁愿和那些官员文士们一起诗酒应答,也不愿意去臭烘烘的牧场。

  因此,五百名牧人都是许东升自己精挑细选的好牧人。

  耶律重元在西京有一个硕大无朋的牧场,占据了小羊河和龙首山之间最肥美的牧场,那里豢养着无数的牛羊和战马,除掉契丹的皇家牧场之外,这里就是契丹最大的一处私人牧场。

  富可敌国说的就是耶律重元这样的人,这些年他通过和辽皇赌博,赢到了很多好东西,比如皇太弟的名份,以及燕云两地大量的封地,包括这座以前隶属于北院枢密院的官家牧场。

  许东升在看到牧人的第一眼,终于明白铁心源另外的货物到底是什么了。

  西京的牧场里的牧奴,大多数是有汉家血统的牧人,许东升在挑选牧奴的时候,就长了一个心眼,专门挑选那些无牵无挂的牧人,即便是已经成家的牧人,他也尽量的把人家一家人一网打尽。

  许东升原本打算再给每个牧人配上两匹战马的,却被牧场管事严词拒绝。

  拒绝的理由让徐东升的心肝都噗通噗通的跳个不停,管事说一旦给牧奴们配上两匹战马,只要有机会,这群人就会一溜烟的跑的不见踪影。

  平日里让这些人干活,都是实行互保互查的,一人逃脱,全队受罚,唯有如此,才能保证这些人乖乖的干活,而不至于逃跑。

  一匹马的力量有限,只要追捕总能追捕得到,如果是两匹骑乘马,这些精于马术的牧奴转眼就跑了。

  最后不得已,许东升只好给管事塞了一大笔钱,这才给五百名牧奴统统换上了牧场中的上等马!

  铁心源看到五百名在寒风中瑟瑟发抖的牧奴失望的对许东升道:“应该有一千五百匹战马的。”

  许东升瞪了铁心源一眼道:“一骑双马人家都不答应,一骑三马一点可能都没有。

  我算是弄明白了,你是揍了欧阳修一拳之后心里过意不去,准备改变计划,实实在在的给大宋一点好处了,老天爷啊,欧阳修的脸是宝石做的吗?这么值钱!”

  铁心源笑道:“我是忽然发现大宋还有欧阳修这种人,应该不会在短时间里垮掉,值得我们帮一把。”

  许东升笑道:“你是读书人,我才是商贾,现在发现,读书人做起生意来比我们狠的太多了。

  我们最多只是卖自己的货物赚钱,你是在卖别人的货物赚钱,佩服,佩服!”

  铁心源微微笑道:“大食人的刺杀之名,名满天下,山中老人更是在西域之地能止儿啼,我们走后,你要想办法将这几桩刺杀事件,弄到大食人的头上去,怎么做,不用我教你吧?”

  “老孟愿意穿大食人的长袍,愿意在脸上黏上大胡须吗?愿意使用弯刀吗?我听老孟说了,他还要回头干掉西京府尹,留一点蛛丝马迹给人家追查。

  另外,你也要死掉才成,否则你把涅鲁古的牧奴和战马给卖了,我这里不好交代。”

  铁心源笑道:“我会死在横山西夏人手中,这一点不用你操心,老孟假扮大食人杀人不是一次两次了,他知道该怎么做。

  好了,不说这些,我给你留了详细的计划,你看着执行就好,我明日就要离开,西京之事拜托你了。”

  许东升起身拥抱一下铁心源轻声道:“保重,明日我就不送你了,我和老许,铁火都不在,你自己千万小心,事有不谐……”

  铁心源拍拍许东升的后背接话道:“远遁千里!”(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金枝宫孽

孑与2其他小说:唐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