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无恒产者无恒心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第八十二章无恒产者无恒心

  龙首山上寒风呼啸,山顶的青松被一颗颗的伐倒,耶律重元非常卖力的亲自指挥军士伐木。

  这样的活计本来就轮不到耶律重元这样身份的人来亲自做。

  他似乎对自己高贵的身份一无所知,站在一块巨石上,大呼小叫的呵斥那些军士们加快速度。

  孟元直习惯性的站在距离耶律重元五丈远的地方,孤独的抱着手里的长枪,注视着四周的动静。

  在他的前面,还有三层黑衣护卫组成的防御圈子,这些天以来,孟元直从未有机会真正的靠近耶律重元。

  他知道,自己依旧没有获得耶律重元的信任,不过这样的遭遇对孟元直来说算不得什么。

  当年自己初进皇宫的时候,在武德殿充当宿卫四年,才有机会进入百官面圣的文德殿,又有三年,才进入了皇帝举行寿宴的紫宸殿,又过了三年才能充任皇帝的亲卫班值,直到自己从宫墙上取下皇帝喜爱的狸猫之后,才终于可以带着武器接近皇帝,成为侍卫中职衔最高的带御器械。

  因此,面对那些黑衣侍卫们不信任的目光,孟元直毫不在意。

  能让耶律重元亲自指挥伐木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辽国皇帝就要到来了。

  这样的场面他也见过无数次。

  果然,辽国皇帝黑色的銮驾被几十个内侍抬着从刚刚开辟的道路上经过。

  耶律重元匆匆的跑下去,亲自扶着銮驾,似乎非常的担心銮驾倾倒。

  孟元直没有上前,反而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三步,就在刚才,虎奴那双寒光凛凛的眼睛,一直在盯着他。

  默默地计算了一下距离,孟元直放松了身形,五十步,这样的距离是杀不了辽国皇帝的。

  虎奴见孟元直后退,我在长刀上的手也离开了刀柄,冲着孟元直笑一下,就继续在前面开路。

  涅鲁古来到孟元直身边道:“你走吧!”

  刚才那一幕他同样看见了,这个时候有一个高手来到这里,会影响皇帝对父亲的看法,还会引起黄金力士们的主意,没有半点的好处。

  孟元直躬身施礼,然后就从王府侍卫首领那里领取了腰牌,将铁矛从中间拆开,放进了布囊里背在背上,然后就一刻不停的下了山。

  他的时间同样紧张,不但要去杀掉府尹,还要追赶铁心源,那家伙身边只有三十六个普通的武士和嘎嘎和尉迟文,万一出了问题,哈密国就成泡影了。

  一路上通过了不下十个关卡,这才来到府尹大人开出来的大道上,算是脱离了警戒区。

  整座龙首山主峰,被军队包围的密密匝匝,即便是在树洞里冬眠的狗熊,也被武士们从树洞里揪出来乱箭射死之后成为了武士们冬日进补的上品。

  孟元直来到山口,左右看了看,就毫不犹豫地钻进了左面的密林。

  踩着厚厚的松针向里走了不足一里路,就看见了一片绿色的绸布在随风飘荡。

  他将战马系在松树上,解下那片绸布之后塞进怀里,然后从那颗巨大的松树后面找到一条绳子,用力一拉,地上就多了一个斜坡。

  他将战马从斜坡上赶了下去,自己也跳进洞窟,点燃一盏油灯之后,他就合上了盖子,地面上重新恢复了平静。

  地洞里面很干燥,铁心源在刚刚来到西京城的时候,就在西京周围挖了很多这样的洞,预防万一。

  这个洞里的东西都是孟元直自己亲手放置的,因此,他对这里很熟悉。

  油灯照亮了洞窟,战马的眼睛闪闪发亮,孟元直卸掉马嚼子,在一个皮兜子里面放置了一些饲料,战马就低头大吃了起来。

  孟元直快速的脱掉身上的皮甲,从一个箱子里取出一身灰色的衣衫快速的穿上,将两个人头大小的火药弹小心的装进一个背囊里,在腰上插上一圈笔杆粗细的钢针,又从刀鞘里抽出一柄大食弯刀仔细的看了一遍,这才重新插回去。

  把身体丢在坑底的一堆干草上,闭上眼睛,等待天黑,今夜,他要重新闯过整整十道关卡,去皇帝的营地里去拿西京府尹的人头……

  牧奴们吃饱了饭,穿上簇新的厚衣衫,谨慎的问过清香谷武士之后,就开始在空荡荡的营地里溜达。

  原本足够三万人居住的营地,如今只留下一堆堆的灰烬,以及扎帐篷留下的痕迹。

  武士们很和蔼,有问必答,他们这才知道有一个大善人带着两万多流民,去遥远的西域垦荒去了。

  老牧人张成叹口气道:“走了也好,好歹可能是一条活路,留在这里只有一个死啊。”

  清香谷武士笑道:“肯定是一条活路,他们是背着一年的口粮走的,主人还买了很多牲畜,只要到了地头,努力耕作,怎么都死不了。”

  张成扯扯身上簇新的棉衣道:“我们也要去那里吗?老汉已经不会种地了。”

  武士笑道:“我们不去,在西域可不缺少会放牧的人,主人发现了一个巨大的野马群,我们是要去捉野马的。”

  老牧人倒吸了一口凉气道:“野马群?”

  武士点头道:“野马群!”

  老牧人摇头道:“要野马何用?除非是昆仑山下的天马,否则,野马没什么用处,就算是吃肉,也不是好东西,最多拿来配种。

  咱们的牧场之内就有很好的种马,完全没有必要去捉野马,那东西性子凶悍,会伤人的。”

  武士笑道:“我家主人要野马,就一定有他的道理,我们只要捉住野马,每人都有二十个银币的赏赐。”

  老牧人指指自己的胸口诧异的道:“您说我们也有?”

  “当然有了,我家主人可不是小气的燕赵国王,寒天腊月的连一件破羊皮袄也不肯给你们。”

  老牧人瞅瞅武士身上的皮甲,和暖和的长靴,小声道:“这里的五百条汉子都是最好的牧奴,小哥能否和贵主人说说,把我们留下来。”

  武士奇怪的道:“就为了二十个银币?”

  老牧人沉默片刻摇摇头道:“儿子今年十六了,如果再留在牧场,他就要去当奴兵了。”

  武士看看自己身上的皮甲,疑惑的道:“不愿意当兵?为什么?”

  老牧人张嘴笑了一下,然后对武士道:“老汉兄弟四个,当年三丁抽一的时候,我大哥,二哥去当奴兵了,我本来还指望两位哥哥能给家里带来一些军功,好让我们脱离奴籍,结果,他们战死了,什么都没有。

  后来二丁抽一的时候,我三哥也走了,后来听说他死在雁门关下,如今,再抽丁的话,我太老,人家军爷看不上,那就只有我儿子去了……”

  等到晚上吃饭的时候,嘎嘎和尉迟文已经汇集了很多牧人们的要求。

  铁心源一一的看过之后,放下手里的纸张笑道:“看样子牧场应该是一个地狱一般的存在,否则就不会有这么多人才来我们这里,就毫不犹豫地投诚。”

  尉迟文收回纸张道:“我还以为奴隶就是奴隶,只需要干活,不需要上战场,契丹的奴隶好像也是要上战场的,族长,我们以后怎么管理奴隶?”

  铁心源挠挠后脑勺道:“奴隶是一群很麻烦的人,如果奴隶当得时间长了,就更加的麻烦,他们甚至会失去自立的能力。

  契丹的军制中,其中有一项就是部族军,部族军其实就是每个勋贵的亲兵。

  培养一个亲兵的代价很高,所以勋贵们是不愿意把亲兵送上战场消耗掉的,而是留在家里帮自己看家护院。

  可是契丹北院枢密院对每一个勋贵出兵的数量是有规定的,于是,奴隶上战场就理所当然了。

  这些人上了战场之后,只能被当作肉盾和炮灰来使用,最过分的时候,有的将军会下令让奴兵们用身体去填护城壕沟。”

  尉迟文听得连连点头,见铁心源避左右而言它,接着问道:“您还没说我们怎么管理奴隶,都像清香谷那样逐渐放掉吗?”

  铁心源摇摇头道:“我现在也不知道,我个人不喜欢奴隶,也不愿意使用奴隶,可是咱们清香谷,将来一定不能收留太多的奴隶。

  这些人一旦获得了力量和权力,就会和别人起冲突,尤其是住在我们清香谷里的那些已经富裕起来的人。

  到时候国内的人就会自然地分成两派,如果萨迦他们再掺乎进来,就会变成三派甚至更多派。

  到时候国家也就乱了。”

  “咱们只要富人?”尉迟文有些不解。

  铁心源笑道:“咱们只要有可能成为富人的人,哪怕他现在很穷。”

  “这样我们的人数就会很少。”

  “可是我们的起点就高,其实啊,在西域建国,不一定需要很多的人,装备一个骑兵的费用高昂,可是他的战力却能顶得上十个拿着破烂刀枪的奴隶。

  他们保家卫国的心也比奴隶来的干脆,小文,你一定要记住一句话,无恒产者无恒心!

  这里的恒产,最好是他们自己亲手获得的,唯有如此,才会为此而拼命!

  你看看这些牧奴,他们对我们一无所知,不知道我们要干什么,不知道我们是不是好人,仅仅因为我们给了他们棉衣和一顿饱饭就要投靠我们。

  今天能这样投靠我们,明天就能投靠别人,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

  因为他们一无所有!背叛起来没有代价可言!”(未完待续。)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大唐绿帽王我要做皇帝我和姐姐的爱爱临高启明三国小兵之霸途重生在三国开艘航母去抗日桃运狂医极品女仙金枝宫孽

孑与2其他小说:唐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