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六章 素衣知命侯(求订阅)

夜间模式: 字体大小:+A -A

  金佛寺中,佛妖之战,风云惊变,妖中尊者,陷入一生最危险的时刻。

  染红的蓝色衣裙,鲜血点点落下,如星辰一般美丽的眸子,亦蒙上一抹艳红。

  眼前,魔中菩提,佛相尽散,魔气滔天,震撼人世。

  “魔衍六祸,血罪地狱”

  菩提一步踏出,周身魔涛汹涌而出,佛界崩塌,取而代之是无尽的血色地狱,罪业弥漫。

  地狱现人间,鬼菩提挥手,一百零八颗佛珠飞入手中,瞬息之后,化为一百零八颗骷髅,彻底魔化的佛者,眼中再无慈悲,唯有让人心悸的杀戮。

  无边魔威,天地齐悲,白云练受魔气影响,功体一阵剧烈不稳。

  这一瞬间,鬼菩提身子消失,再转眼,已至妖者身前。

  白云练眸中一缩,身前水光汇聚,急挡魔招,然而,魔威不可撼,砰然一掌震散水光,拍在妖者身上。

  “呃”

  雨水,血水喷涌,白云练身子飞出,直直撞在镇妖塔上。

  佛塔染妖血,刺目异常,白云练落地,再度呕出一口朱红。

  “妖,不该存于世”

  魔化的菩提,声音冰冷刺骨,手中一百零八颗骷髅念珠,魔气溢出,阴冷沉重的魔涛弥漫,魔招再出。

  “魔衍六祸,风兵天灾”

  魔涛卷狂岚,云海翻腾,天压地涌,魔愆之招,汇流天地灵气,黑色的狂风咆哮,惊世魔威,千里遭劫。

  魔招袭来,白云练强提妖元,弱水三千,风中狂涌,逆冲而出。

  惊天一声爆,天地两混沌,不对等的修为,再显残酷的真实,妖中尊者,一身鲜血染红,伤上加伤。

  “碧潭映月”

  再度重创,白云练勉强稳住身影,翻掌提元,眼中坚定之色却丝毫未变,为报原始之地千万生灵之仇,即便身陨,也无怨无悔。

  浩瀚妖力,汇聚凝形,天际现天河,一弯明月照落,空间急剧震动。

  月光落,菩提鬼身瞬息幻动,避开妖元之招。

  “魔衍六祸,火焚城郭”

  数步之后,菩提定身,骷髅念珠挥动,黑色火焰咆哮而出,冲向天际碧潭。

  水火不容,九天震动,妖元溃散,皎月散形。

  “喝”

  魔者难撼,白云练最后留恋地看了一眼人间,旋即眸子凝下,闪过一抹决绝,一身刺耳的清啸响彻九天,顷刻间,数百里天地剧烈颤动起来,燕云山外,整个青奚湖中湖水冲天而起,飞入九天,随即,白蛟化形,身入天瀑,盘绕天端。

  鬼菩提见状,神色一沉,道,“白蛟,想以血肉之躯强行催动如此庞大的水脉,你,太天真”

  “只要能杀你,白云练死而无憾”

  白蛟轻喝,再纳最后妖元,数百里内,所有水源汇聚迅速天际,燕云山外,青奚湖瞬间干涸,再无一滴湖水。

  眼见妖者搏命,鬼菩提周总骷髅念珠一转,双掌并合,头上,一道巨大的骷髅头像在天际显化,恐怖的吸力急剧蔓延,吞噬天地间一切灵气。

  “魔衍六祸,封神噬灵”

  雷云之下,力量不断提升的两人,宛如世间最璀璨的两颗星辰,照的千里天地亮如极昼。

  下一刻,双招对碰,燕云山瞬间遭劫,存世不知多少岁月的山脉应声崩塌,山移地动,乱石纷飞,末日之像,人间震惊。

  战局中,十数息后,余波散尽,但见千疮百孔的大地上,魔者岿然,被魔气染墨的白袍,随风猎猎。

  天际,重化人形的白蛟从天坠下,一身生机,再难察觉。

  “呃”

  大战结束,鬼菩提胸前,一瀑鲜血喷涌,踉跄数步,重创难抑。

  “结束了”

  一声结束,鬼菩提稳住身形,迈步走上前,掌一翻,不远处,镇妖塔鸣动,缓缓升起。

  与此同时,数千里之外,雁荡原上,双强之战,亦至最后的关头。

  神宫之主强势逼杀知命魔身,紫气浩荡,引来天雷降临,神惊鬼惧。

  一身重创的知命,恢复魔相,周身魔火照亮天地,太始敛华,赤练现锋。

  震动的天地,不断塌陷,强悍的掌力、剑气,摧枯拉朽,所过之处,满目尽是疮痍。

  鲜血染剑,随着剑锋挥斩,洒落天地间,重创难持的知命侯,局势越发危急。

  “天坠”

  赤练擎天,剑意扩散,千万剑光如雨倾落,瞬毁百里荒原。

  “紫气御长风”

  剑意袭来,紫天宫翻掌纳气,狂风卷动,紫气荡出,挡下万千剑雨。

  剑招破,紫气磅礴无尽,砰然震飞知命。

  红衣倒飞,血花溅落,魔劫、重伤同时加身,杀体难行,前路尽无。

  眼见对手功体受制,紫天宫丝毫没有留手,脚步一踏,掌元滚滚翻涌,拍向前者。

  剑掌对碰,一者进,一者退,不断溢红的握剑之手,却是依旧紧握手中之剑,全力搏杀一丝生机。

  砰然一声,红衣止步,脚下大地崩裂,剑锋转势,斩向前者。

  近身之搏,掌剑再度交锋,凛杀的剑,沉重的掌,一招一式,生死相向。

  刺啦,一声剑锋划过衣帛的撕裂声,鲜血染红紫衣,杀戮的剑,锋锐至极,即便重伤魔劫加身,也非轻易可欺。

  伤势互换,剑与掌,近在咫尺的搏命,交织出最美丽的生死华光。

  久战不下,紫天宫神色越来越沉,有备而来,占尽优势,却依旧无法完全掌控局面,知命的顽强,超出预想。

  “血焰”

  魔招显化,火焰升腾,焚天之势,震撼人心,血中焰,焰中剑,剑剑催人魂。

  砰然巨响,双强再度交锋,火焰坠落如雨,身立火海中的两人同时受创,口染朱红。

  余威落尽,紫天宫翻掌再度震退前方之人,神色阴沉异常。

  “一招换一招,知命侯,你又能抗多少招”

  “魔式,涅槃”

  不言一语,知命手中剑锋一转,踏足入空,周身气息贯注一剑,顷刻间,千万剑意自四面八方汇聚,纵横交错,瑰丽无光。

  最强一剑,魔气连天,纵横瑰丽的剑光急掠而出,斩向神宫之主。

  “紫气东来,神武法相”

  眼见来招不凡,紫天宫亦催动一身功体,翻掌擎天,无尽紫气迅速汇聚,武神之像,再现尘世。

  双极碰撞,天愁地惨,尘沙翻滚如骇浪,余波中,剑光尽数消散,武神破涅槃。

  洒落的鲜血,是魔者败亡的钟声,砰然落地的红衣,剑锋拄地,周身血流如泉,顺着赤练,淌入大地。

  “知命,不可再战,速退”

  四十九位道门魁首开口,齐声提醒道。

  “至少,也要坚持到音儿安全离开”

  血泊中,宁辰拄剑踉跄起身,左手一握,太始现出,双剑运化魔凰之能,滚滚凤火,森森魔涛,无尽扩散,双息转动,再开阴阳之阵。

  黑红色的太极图出现天际,映下两仪的生命光华,无情的魔者,首次为了人间之情,不肯退却。

  两仪开阵,宁辰周身气息急剧消耗,不对等的阴阳气息,猛烈震动起来。

  看着天际出现的太极图,紫天宫眉头皱起,右掌翻转,紫气澎湃,掠向阵中魔身。

  一身剧震,阴阳化力,瞬息之间,紫气消散无形。

  “阵法不差,可惜,仍是徒劳”

  话声落,紫天宫身影一闪,掌凝沉沉浩元,再度欺身而上。

  双剑挡招,余波四散,阵法化力,阴阳失衡的阵法,再一次猛烈震动起来。

  紫天宫掌上再催三成力,砰然一声,震退前者。

  “天泣”

  宁辰定步,凝元贯力,双剑脱手,飞入两仪之中,瞬息间,天际太极阵图迅速转动,阴阳两气化为剑雨天罗,从天而坠。

  “无谓的挣扎,退下”

  久战不下,紫天宫怒火难抑,翻掌撼剑雨,一身功体尽数爆发,浩荡紫气,湮没百里,岌岌可危的两仪阵法,瞬间破阵。

  “呃”

  一身闷哼,数步连退,洒落的血水,染红身下大地,双剑铿然拄地,气空力尽的魔身,再难撑持。

  重伤难抑,魔劫加身,魔凰有翼难展翅,危在旦夕了。

  “死吧”

  紫天宫脚下一踏,一身气息化为雄浑怒涛,磅礴无比的一掌,逼命而出。

  再无转圜,再无犹豫,生死之刻,宁辰眸中血光闪过,一声沉喝,周身魔气疯狂涌动,前所未现的压力,动乱尘寰。

  “喝”

  震动的大地,尘浪冲天,招未出,风云急坠,恐怖的气息,人间惊颤。

  砰然一声,黑发冲破束缚,猎猎狂舞,身下,一片又一片大地崩裂,巨大的沟壑,蔓延数百里之外。

  “六道同坠,魔劫万千,太上禁剑……”

  双剑并流,魔气,凤元极转激发,魔身千年,双眸腥红如血。

  感受到前者身上异常可怕的威压,紫天宫神色一沉,功体再催三分,龙门显化身后,紫气汇聚,助势极招。

  就在双招将出一刻,远方,风云突变,步踏声响,一抹素衣出现,数步之后,现身战局之中。

  两人之间,素衣抬手压下双剑之锋,旋即右掌一翻,砰然震退临身的神宫之主。

  “你做的已很好,剩下的,便交给我吧”

  熟悉的声音,熟悉的面孔,一身素衣,风中轻舞,知命本体,再现人间。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推荐阅读:执掌乾坤人性禁岛逆剑狂神邪御天娇贩妖记重生之军火巨头天才杂役武逆乾坤官路弯弯大道主